就在良岩被围困在望溪堡,准备跟凶残的狼骑兵死磕的时候,往雪漫城方向,离望溪堡有一天路程的一个旅馆的客房里,有两个人在小声的谈话。

“老约翰,你找的那两个人可靠么?”

“少爷,您放心!这两个死灵法师虽然是学徒,但是心狠手辣,下手干净利落,从不留活口。咱们以前很多事都是找他们,而且他们一直不知道咱们的身份,绝对安全,没人知道是咱们出手。”

谈话的这俩人,赫然就是在溪木镇被良岩他们吓跑的白狮家族小白脸少爷肯特和管家老约翰。他们这票人从溪木镇出来就没敢停下,一路狂奔,赶了一晚上外加一白天的路,赶到了这家旅馆。

白天稍早一点的时候,老约翰联系上了经常替白狮家族干脏活的两个死灵法师学徒。先付给他们二百个金币,让他们打劫在望溪堡的一个商队。老约翰重点提到其中有个黑发年轻人带着一件精致的武器,并详细描述了良岩和弩的样子,让他们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杀死那个带武器的人,并把那件武器带来,然后再付给他们三百金币。

“那就好!我要让那个混蛋死无全尸!敢招惹本少爷,哼!”肯特到现在还恨的牙痒痒。

“对对,少爷,让他知道厉害!我想这会儿那边已经围上了,可能已经得手了吧。”

“嗯,明天一早叫人去看下,回来跟我仔细的描述下那个混蛋的死状!”

“是是,少爷您放心,明天一早我就安排,让他骑最快的马去望溪堡,估计明天下午咱们还没到雪漫城就能听到好消息。”

“嗯,就这样吧,我要休息了,累死我了,要是在赛洛迪尔,白狮家族的人能被人欺负到这样!?混蛋!”又跟老约翰抱怨了几句,肯特骂骂咧咧的自顾自的一头扎到床上,亡命徒一般窜了一天一夜,可把这个糠心萝卜给累坏了。

就在肯特这边开始做美梦时,包围圈中的良岩跟艾文还在紧张的盯着北方的狼骑兵。

“阁下,我看他们今天晚上可能不会进攻了,您看那两个家伙好像在吵架,应该是怕了,哈哈!”艾文从瞄准镜里面一直在看狼骑兵的主人——两个死灵法师学徒。

“嗯?给我看看。”良岩一听,心想不好,要是真不来的话,天亮了可能更危险。

据艾文说,如果有援兵,估计最快也得三天后了,而且前提是有人知道望溪堡被围困。良岩拿过瞄准镜仔细观察那两个死灵法师,本来天黑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之前两个人居然嚣张的点上了火把,对着城堡指指点点的样子,果不其然,两个家伙确实在是在争吵什么。

良岩他们猜的没错,一高一矮两个死灵法师学徒的确是在为了是否立即发起进攻而争论不休。

而且围困城堡的正是臭名昭著的“莉莉和阿曼达佣兵团”,唯一错的地方就是,两个死灵法师学徒不是女人,而是两个裤裆里面带把的。

之所以起个女性化的名字,主要是掩人耳目。

两个家伙平时不“干活”的时候,就混迹在各个领地之中,以正常人的身份招摇过市,在城门口和酒馆门口,有人在围观通缉他们的告示时,他们两个有时也在人群里,甚至就在旁边酒馆里面“接单”。

今天早上和中午他们俩居然接到两份“大单”,而且目的地只有一个——望溪堡,只是目标不同:早上是一个看不清面貌的长袍斗篷“陌生人”,要求杀掉一个年轻姑娘和一个小男孩,带着脑袋去换三百金币;中午是一个“熟人”老头给了二百金币,要求杀掉一个黑发年轻男人,并带回他身上的一件武器,然后再给三百金币。

依照他们俩的行事规则,从来不会强攻有士兵守护的城堡,只会在野外袭击抵抗力更小的目标。

但是这次的单子油水太厚,再加上他们俩这一年多来从来没有失过手,金钱和信心双重影响下,两个人准备试一下。

本来之前的预想,应该早就让狼骑兵们冲上去。那么矮的城墙,即使背负着二百多斤的兽人,巨狼也可以扑上去,而且城墙上也没有多少士兵防守,跟以前一样把人全杀光,值钱东西全拿走,再找到老头要的那件武器,然后完事大吉,简单而且回报丰厚。

结果就在刚才,漆黑的城墙上突然出现了一大片强烈的白光,把城堡周围照的雪亮,两个家伙吓了一大跳,然后意见就不统一了。

“是光明魔法!那里面是不是有个光明魔法师?”高瘦子说。

“不会吧,如果有的话,那两个主顾能不告诉咱们?”矮胖子接茬。

“那这些白光怎么解释?真有魔法师在里面的话,这些狼骑兵上去就是送死;如果只是用的魔法物品,能发出这样强烈的光明魔法的,绝对不是一般人能用的起的,而且说不定还有更厉害的在等着咱们。两种情况无论哪种,咱俩肯定都对付不了!”高瘦子在打退堂鼓。

“可是咱们收了那个老家伙二百金币,两个都做完后还有一共六百金币,这些钱够咱们快活一阵了,要是就这么走人会不会得罪他们?两个家伙看起来都挺有背景的。”矮胖子很不甘心。

“命要紧还是钱要紧?得罪就得罪,大不了退给他们钱!哼!坑咱们一道,还要跟他们算算账呢!估计他们在这个地方也是没办法,要不还找咱们来干这些脏活?”

“那就这么走人?真可惜,还以为能跟上次一样,说不定还能弄个女人玩玩。”

“别墨迹了,走人!”

“嗯?等等!”正当两个家伙商量好了准备撤的时候,忽然看到对面的城墙上有变化——城墙上雪亮的光源好像有些减少,还有些在减弱。

于是还不死心的两个死灵法师学徒决定等下看看。

“难道是魔力不济,用光了?”

“有可能!快看,又暗了很多!”

“看到了,他们在城墙上乱跑,你听!还有人在哭叫!”随着城墙上的白光开始有些变暗,两个死灵法师学徒依稀看到城墙上有好些人影“慌张”的跑来跑去,而且好像还有些类似“怎么办啊!”“死定啦!”“居然用光了!”之类的哭叫声顺着风传过来。

“哈哈!果然是魔法物品,东西不行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妈的吓老子一跳!”矮胖子兴奋的手舞足蹈。

“再等一会看看,如果还是继续这样,就让狼骑兵冲上去!”高瘦子很谨慎。

“嗯嗯,泽尼萨尔圣灵在上,到手的金币一个也跑不了!我快等不及啦,哈哈!”矮胖子很是虔诚的拜了一下商业之神——两个混蛋真的把杀人越货当做是正当买卖来干了。

两个“买卖人”从外面看到的情况基本属实,城墙上的光源确实开始变暗或者直接灭掉了。不过当然不是什么“魔法用光”的原因,而是良岩指示在城墙上的商队护卫干的,甚至正北面城墙上亮着的仅两个手电也关掉一个,调暗一个。

同样,那些在城墙上来回奔跑并“绝望”的大声呼喊的人,也是良岩安排的。

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示敌以弱,人为造成城堡内毫无斗志并且混乱不堪的假象,引诱对面的敌人进攻。

从本心讲,从小就“示人以弱”的老实孩子良岩,向来不喜欢跟其他人发生冲突,今天这种情况下,他也是一万个不情愿,不过现在看来也只能这么做了。

趁着这会儿占着天时地利——有城墙,有南风,有强光,还有“利器”辣椒素,人手也不少,跟这些狼骑兵打上一场,说不定还有机会。

如果对面的狼骑兵等到天亮,再从东西两侧冲上来,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堡里人说不定都得搭在这里,自己也异界两日游,然后嗝屁。

跟丫的死磕了!我肯定也有主角光环,死不了!良岩这样安慰自己。

如果良岩知道对面两个死灵法师学徒并不准备等到天亮,而是已经准备放弃进攻直接走人,却被他的“妙招”留下来以后,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咚咚咚……”当城墙的军用手电陆续变暗并关掉大约一半,跑动的商都护卫们气喘吁吁时,对面进攻的战鼓“适时”的响起。

“这些杂碎要上来了!都撕开袋子准备好!”

良岩并没有越俎代庖,所有指令都由艾文藏在正背面城垛后面的士兵们下达。一是良岩从来没有任何战斗经验也从来没有给谁下过指令,二是这些士兵平时习惯了听从艾文的指令,由良岩下令的话,就怕关键时刻掉链子,但他还是提醒士兵们都把口罩和风镜带好。

在毫无节奏感的鼓声中,整整一队十二骑狼骑兵被两个死灵法师学徒召集起来,不准备再不等了,现在就要进攻。

他们选则从正北方的城墙突破,东西两侧的城墙上光源比之前少了很多,但实际上还是很亮,而正北面“只剩”一个光源,看起来比一个普通的火把亮不了多少。而且正北面城墙塌了一个大口子,虽然有些长枪插在那里当拒马,但是这点高度的拒马,还不够狼骑兵一跃的高度,怎么选也是正北面城墙最合适。

两个死灵法师学徒骑着马,矮个子举着两个大火把,高个子敲着战鼓,驱动前面的狼骑兵开始向着望溪堡小步跑动。

到了大约三百米左右的距离上,两个死灵法师学徒停下来,他们似乎对攻城很有经验,知道这是守城部队有可能持有的远程武器的射程极限。

再看城墙上,似乎没几个人了,看起来是都吓的躲起来了。

“突击!”高瘦子突然一声大喊,手中敲打战鼓的节奏开始急速加快。

狼骑兵们随着这一声令下,骤然加速,并嚯嚯怪叫着,轮着手中杂七杂八形状怪异的武器,有血迹斑斑的狼牙棒,有歪歪扭扭的铁锤,还有纯粹一截树干上包一层铁皮做的木棒,向着城堡冲过去。

“进攻进攻!杀杀杀——!一个不留!哇哈哈哈……哎呀对了,给我留个女人!”矮胖子在后面激动地语无伦次。

这时墙头上却没有大动静,只有艾文在紧张的盯着北方一百五十米左右的地上,黑暗中若隐若现的一堆白色的石头。

“开始——!”当十二匹巨狼驮着呼号的兽人刚冲过那堆白色的石头时,艾文突然大喊一声。这个位置是几次“演习”中,根据风俗测出的最佳“撒料”距离,太近和太远都可能出现撒出的“恶魔的胭脂”覆盖不到的情况。

蹲藏在城垛后面的九个手里有辣椒素的士兵听到命令后,立即站起来,加上艾文,都举起一只手开始往风中快速撒出,然后再继续撒第二袋。良岩同学手里存货多,一次撒四袋,撒完后再撒四袋。

就这样,二十八小袋辣度达到一千六百万的辣椒粉,在持续的南风中形成一大片连续的微红色“云团”,向着狂奔而来的狼骑兵们盖过去。

下面的狼骑兵们并不知道城墙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墙头上突然站起来十来个人,当然这并没有让这些凶残的生物有任何一丝害怕,它们反而为即将到来的杀戮感到更加兴奋。

随着呼嚎的声音更大,巨狼的脚步更快,它们已经冲进距离城墙一百米范围内,正常情况,接下来几个呼吸间就它们就可以冲到墙根下,再跳上墙头,一场期待已久的屠杀即将展开。

但是他们没有机会了。

黑暗中的呼嚎声在接近城墙五十米的时候嘎然而止,十二匹巨狼和兽人就像同时被人用破布塞住了嗓子,紧接着咳嗽和喷嚏声传来——它们被辣椒素云“盖”了个正着。

由于能见度低,巨狼和兽人都睁大了眼睛,而且跑了几百米,它们的呼吸变得急促,血液循环加快,这都无形中加剧了辣椒素的反应效果。

“开灯!”良岩此时已经确认辣椒素起作用了,于是通知三个方向的城墙上的人把身边的军用手电打开,推到强光模式。雪亮的电光瞬间铺满了望溪堡三个方向,接下来,城墙的所有人都看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

狼骑兵们已经随着奔跑的惯性冲到了城墙三十米内,但是速度已经减慢到几乎停下来,奔跑的方向也不全是正冲着城墙。辣椒素同时充斥着它们的眼睛,鼻孔,嘴巴和喉咙等这些最柔弱的部位,越来剧烈的灼烧感和刺痛感让它们变得疯狂,却毫无办法。

有的巨狼来回转圈子,甚至把肩上的兽人甩出去,而被甩到地上的兽人却“毫不在意”,因为它正在闭着眼睛忙着抓喉咙;有的闭着眼睛乱撞,直到撞上墙根上的长枪拒马,蹬几下腿挂在拒马上死去。

大多数的巨狼都停下来无助的原地打滚哀嚎,而大多数的兽人都从狼身上滚下来。

它们比巨狼更惨,因为除了面部器官以外,裸露在破烂盔甲外的皮肤也是辣椒素的侵害对象,这种浑身上下被火烧一样的感觉让它们都把能摸到到的皮肤都抓了个稀烂,脸上,喉部,胳膊,前胸,大腿,红色的鲜血加上绿色的皮肤,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感觉格外瘆人。

“还等什么?!弓箭!投枪!”艾文咽了口口水,突然反应过来,大声命令道,“让它们都变刺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