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诡异的战斗开始了——战场上只有一方在攻击,而另一方毫无进攻意识,甚至没有反抗。

攻击的一方当然是望溪堡城墙上的艾文他们。

“所有会用弓箭的用弓箭,不会用弓箭的全用投枪!不用紧张,瞄准再射击!”

“我射中两头狼啦,哈哈,那谁再给我搬一捆投枪!”

“弓箭手,瞄准东北边那个兽人,别让它跑了!”

“混蛋,怎么还不死?再给你一下!欧拉夫,伊高,兄弟们给你们报仇啦!”

……

墙头上人来人往,口罩下面传出的走了调的呼喊声起此彼伏,商队的护卫们也加入进来,看起来毫无硬碰硬的那种战斗的紧张感,只有一副“忙碌”的景象。

反观城墙外面的狼骑兵们,只能用“悲惨”来描述它们的处境。

视觉,嗅觉,味觉都被剧烈的灼烧感代替,每次呼吸都像是吸进了一团烈火,让疼痛感更加猛烈,听觉对他们来说有没有几乎不重要了。

十二个兽人和十二头巨狼在城墙下面乱成一锅粥,当被弓箭或者投枪击中后,却只有轻轻的呜咽声,因为它们的嗓子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已经被杀死快一半的狼骑兵们当然很明白自己所处的境地,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出这种状况,但是还没失效的听觉告诉它们,今天晚上的屠杀目标反过来正在屠杀它们。对此它们无能为力,眼睛睁不开导致方向感也没有,感觉到处都是敌人来的方向,似乎只能等着被杀了。

它们其中一些开始发狂,有个兽人开始轮着手中的武器朝着四周乱打,直至将附近一个兽人脑袋敲碎,然后被城墙上来的几只投枪钉死在地上,有头巨狼甚至将在跟前趴在地上打滚的一个兽人给活活咬死,从腰部啃成两截……

它们这一发狂,出事了。

一个兽人摸爬到一头发狂的巨狼身上,大概想逃跑,但它没想到巨狼狂乱中不听指令,原地转了几圈居然冲着城墙奔跳而来,方向正好是良岩所在的墙垛位置旁边城墙坍塌的那个缺口。

因为巨狼奔来的速度时快时慢,路线忽左忽右,城墙上先后投出的几支投枪都没有击中它们。

正处在缺口左侧城墙上的良岩刚才已经射出一箭,正中一头“活蹦乱跳”的巨狼,为了保证杀伤效果,还把弩箭头在撒空的辣椒素袋子里面滚了滚。

现在他刚不慌不忙的上好第二支加了料的弩箭,端起弩,转身准备找下一个目标,结果就看到一个血绿色的硕大的脑袋从一旁“飞过”——狂奔而来的巨狼撞上了城墙缺口前的长枪拒马,被几只长枪扎了个透心凉,背上的兽人却由于惯性从缺口被甩进堡内。

在空中“飞行”的兽人无意识的乱舞的手臂,正打在良岩平端的弩上,巨大的撞击力把弩打飞,并把良岩也给带了下去。

兽人掉在空地上摔了个狗啃屎,良岩哎呀大叫一声,向后平沙落雁摔到了城墙下的盛放木柴的小木棚顶上,砸透了树皮棚顶,掉到木棚里面的柴垛上,也摔了个七荤八素。

良岩晃晃脑袋,掀开身上的一大块树皮站起来,刚走出小木棚,就看到跟他一起摔下来的兽人也站起来。

接近两米的身高,极为雄壮的身板,满脸满身的血污,在院内篝火的映照下,格外恐怖。大概是已经知道自己撞到敌人内部来了,狂躁的兽性让它不管浑身的剧烈疼痛,听声辩位,闭着眼冲着良岩的方向的地方就冲过来。

城墙上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但是搭弓射箭已经来不及,投枪也怕伤到良岩,无奈之下,艾文和两个士兵抽出长剑从城墙上跳下,向着兽人冲来,但是还是晚了。

“你大爷!”

良岩只来得及拔出一支电击枪,向着扑过来的兽人连续射击,将三发氮气推进的电击镖全射到兽人身上,并一直扣着扳机不放。

六条导线提供的持续的神经肌肉失能脉冲,让冲过来的兽人身体立即变得硬直,而强大的惯性却带着兽人的身体依然冲向良岩。

后面跟上来的艾文几个就看到,兽人在奔跑中突然倾下身子,冲着良岩顶过去,而良岩却只做着一个奇怪的姿势,双手托着个什么东西指向兽人,却毫不闪避。

结果兽人右侧金属护肩正好撞在良岩的前胸上,兽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而良岩却倒飞回木棚内。

“哗啦”一声,木棚整个散架倒塌下来,良岩被埋在里面。

看到这种状况,艾文停下来,心想完了,被兽人这么撞一下,一个穿铁胸甲的强壮士兵也会被撞塌胸骨,更何况是没有穿任何盔甲,身体看起来很瘦弱的良岩。

难道这么一个从今天下午开始无偿救治自己兄弟,并设计这么一场大捷的神奇人物就这么被杀死么?

“剁死它!给良岩阁下报仇!”早知道不让良岩上城墙,这场战斗根本不需要他亲自上,他完全可以坐在木屋里,喝着蜜酒等艾文他们把狼骑兵解决掉。

艾文正在暗自懊恼,就看到趴在地上的兽人又晃晃悠悠爬起来了,于是怒吼一声就要往上冲。

还没等艾文他们有新动作,就听到“哗啦”一声,良岩居然从那一堆木头下面暴起。

“混蛋!!!你这混蛋!居然把我的订货器给打碎了!”刚才被兽人顶飞出去,而且被埋在一大堆烂木头下面,良岩居然没有觉得身上有多痛,一摸胸前,坏了——订货器刚好就挂在良岩胸前的衣服里面,被顶了个四分五裂。

“碎啦,回不去啦——!”这是良岩在这个世界保命的手段,而且回家的唯一希望,订货器碎成这样,哪里修去?!这下良岩似乎有天塌了的感觉,看看不远处的兽人,似乎还准备再找准位置再来一次,这下他彻底怒了。

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良岩从脚边的乱木堆中抽出一根两米多长,大腿粗细的圆木,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就给那个兽人抡到头上。

“嗵”,伴随着一声脆响,还带着一丝瘆人的头骨裂开的声音,这个二百多斤的兽人再度飞出去十几米,撞到东侧城墙上,“噗通”一下又落回地上,没了声息。

似乎还不解恨,良岩再度上前,抱着圆木,一下一下的继续往地上的兽人身上砸,也不顾兽血飞溅了一头一身,嘴里还恨恨的喊着:“你们这些杂碎,杂碎!无冤无仇的非得来惹我,混蛋,混蛋!你给我起来,起来!……”

“呃——阁下?阁下?”艾文几个在后面看的有点傻,这是什么咒语,居然可以让一个瘦弱的人强壮到这种地步——良岩喊的是华夏语,几个重复的词,被他们当成了某种高深的咒语——难不成是魔武双修?眼看地上的兽人就要被良岩砸成饼了,于是艾文上前拉住良岩,“它死了,阁下,它已经死了。”

“嗯?!什么?”良岩一回头,满身的兽血把艾文吓了一跳,良岩抹了一把风镜上的兽血,看了看地上的兽人尸体,愣了愣,“死了?噢——是死了……”

良岩扔掉圆木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一堆柴垛上,扯下口罩和风镜,也不说话,就只是直直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一点也没有打死兽人后应该有的喜悦感。

“队长!外面的都收拾干净了,没活的啦!”这时城墙上有个士兵向艾文汇报战况。

“哦?好,我看看!”艾文闻言一喜,急忙跑到城墙上查看外面的情况,并在强光手电的帮助下,开始数尸体。

“一对,两对,三对……十一对半,加上良岩阁下打死的那个兽人,正好一队狼骑兵,一个也没跑!哈哈哈……”就这十来个士兵加上一帮商队的护卫,轻松搞定一队狼骑兵,己方无一伤亡,这种战绩即使在五年前大灾难,天际省精英云集对阵死灵大军时,也极少出现,艾文心里的成就感简直无以复加!

就在艾文高兴地在心里默念圣灵保佑时,一个士兵大叫:“队长,看那边是什么?”

“嗯?”艾文顺着士兵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离城墙三百米左右的北方有两支火把。对了,外面的狼骑兵是搞定了,还有两个死灵法师学徒在后面跟着呢。

“不能让这两个混蛋跑了!”死灵法师的能力主要在迷惑和召唤亡灵,毁灭系比如火球术,风刃术等等打击性的魔法不是强项,起码学徒级的死灵法师掌握不了多少,所以艾文现在不怕他们,而且为了不让他们把已经死去的兽人和巨狼转化成死灵,也必须有所行动。

“其他人保持警戒,看护好良岩阁下!”良岩现在的样子让人有些担心。

艾文让人拉动绞盘,把铁栅栏拉起来,带着七个手下每人骑一匹马,都拿着一个绑在投枪上的强光手电,冲出望溪堡后分成两队,从东西两侧绕过辣椒素覆盖的区域,向着两个死灵法师学徒抄过去。

再说那两个跟在狼骑兵后面,准备拣落果子的一高一矮两个死灵法师学徒,两个货早吓呆了。

当看到从墙头上突然站起来那么多人时,他们就觉得有点不对头,紧接着整整一队狼骑兵突然像是犯了病一样,在城墙下面“跳着舞”让人家屠杀,这时候他们终于明白是上当被骗进陷阱了——城堡里面要么藏着个大杀神,要么藏着大杀器。

就在望溪堡的大门里突然冲出两小队骑兵,向着自己包抄过来时,两个家伙才想起来要逃跑。

但是,两人来时没想到要逃跑,根本没有安排好退路。就这样打着火把在荒地里盲人瞎马般乱跑,能跑的过打着强光手电的八人围堵么?

十五六分钟后,艾文和手下就回来了,多了两匹马,马背上打横驮着两个五花大绑的死灵法师学徒。

艾文带着人回到堡内时,看到良岩正站在院子里活动腰腿和胳膊肩膀,脸上看起来已经没有刚才失魂落魄的样子了,艾文心想,大概是刚才用力过猛,脱力了。

实际刚刚过去的几分钟。良岩的心理经历简直可以说是冰火两重天。

出去抓捕死灵法师学徒的一行人刚走,良岩就从乱木堆里把已经后壳严重变形,屏幕四分五裂的订货器拣出来,放在手里看了看,心情极度惆怅,长叹一声:“完了,真是回不去了,这个哪里修去,唉!”

“不用修,买新的就可以!”一声熟悉的女声在脑海中响起。

“哇!”良岩被吓了一跳,拿着订货器跑到光亮处,翻来覆去细看,屏幕和零件的碎片随着良岩的翻动,稀里哗啦掉了一地,“你没坏?都烂成这样了?”

“我不在订货器里面,我的实际位置在您的大脑内部。”

“呃,什么?那,那那——为什么,这个订货器,那个显示画面,订货……”良岩被喜悦激昏了头脑,语无伦次。

“最早时跟您讲过,是为了方便您跟总部那边沟通,才在您的订货器上面做了下修改。”

“噢噢,明白了,怪不得刚来时我的头疼的厉害,原来——”良岩长舒一口气,放下心来,只不过损失了个千把块钱的订货器,等过几天攒够能量随时可以买一个订货器,或者再买个更好的平板电脑来用,“有个东西在脑袋里面的感觉,还真是,呵呵,也不错。”

“对了,”平静下来的良岩准备整理一下自己,结果转头看到趴在墙边的兽人尸体,他指着兽人尸体问郁金香,“我刚才是怎么回事,哪来的那么多力气,你之前不是说守护之石改造我身体的效果很缓慢么?”

“肾上腺素。”郁金香回答的很干脆,“您刚刚因为激动而分泌的肾上腺素,激发了这种身体改造的速度。”

肾上腺素是由人体分泌出的一种激素。当人经历某些刺激(例如兴奋,恐惧,愤怒等)分泌出这种化学物质,能让人呼吸加快,心跳与血液流动加速,瞳孔放大,为身体活动提供更多能量,使反应更加快速。

一听到医学名词,良岩的“医生身份”马上做出反应,脑中出现这么一段“记忆”。

“你是说,每次我体内分泌肾上腺素,就会让我的身体力量、速度和魔法吸收的提升速度更快?”

“是的,快很多。”

“那不就是,就是打怪——升级?”

(顺手点下收藏和推荐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