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非要这么理解,也可以。但是您所处的是真实的世界,请不要当成游戏,这里没办法存档的。”

“知道知道,貌似昨天晚上跟那个白狮家族的小白脸对上的时候,也紧张的不行,应该也分泌了不少肾上腺素吧,早知道当时就揍那个孙子。后来怎么不提醒我?我买套仿古的板甲也行啊。”

良岩昨天晚上买完电击枪后就开始挑选防护装备。

考虑到现在所处的世界处于冷兵器时代,发生的冲突应该多数是近身冲突,所以需要防护强度高,覆盖全面的防护装备,并且重量要适中。

先搜到艺术品类目,看了不少仿古的现代合金材质的板甲。虽然按订货器页面的介绍来看,这些板甲不光是精美的艺术品,实际上本身就是实用的精致铠甲。唯一不合适的地方就是,连头盔,胸甲,护腿,护臂,护胫和护手等其他配件,加起来多数都要一百斤以上。

良岩自己连皮带毛还不够一百五十斤,要是穿上这么一套百十斤的罐头皮,整个就二百五了。不用说跟人动手,就连正常走动也困难,估计就只能当个人偶干站着,所以干脆就算了。

然后看了几套武装警察用的防护铠甲,据说有防弹功能。倒是从头到脚都包裹的严严实实,还带防爆盾牌,看起来也很“拉风”,重量三十斤以内,但是防护力有限,仅仅有三级以下防弹能力。

毕竟只是对付老百姓用的,防个石块、酒瓶子、木棍的时候较多,偶尔有手枪也没问题。

不过这样的铠甲要是遇到这个世界的冷兵器,近距离来一下,还真不好说,很可能就不“拉风”,是“拉稀”了。

一直就听说华夏的防弹衣物美价廉,在国际上供不应求,良岩首先就开始搜索华夏产的防弹衣。结果,因为“某种原因”,国内的军品不对私人出售,没办法只好选欧美的产品。

最后看中了一套美国产的军用防弹衣——号称防护力最强,却因为价格高太高,被美国政府拒绝采购的龙鳞甲。

这种防弹衣具有四级+的防护力,属于单兵防弹衣中最强的级别。

龙鳞甲是由一片片的,酒瓶底大小的圆形陶瓷防弹瓦排列而成,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传说中的龙的鳞片。

这种结构能有效阻挡近距离多数口径的突击步枪射击,甚至能抵御钢芯穿甲弹,保证使用者本人身体不受任何伤害。

而且对冷兵器时代来说,龙鳞甲的结构比起常见的插板式防弹衣,还有另外一个优点,就是结构“松散”,甚至可以随着身体的扭动而变型,跟一套古代金属鳞甲几乎没多大区别。

但是这种防弹衣的默认设计都是背心样式,虽然可以加装护颈,敌人依然很容易就对暴露在防弹衣外面的身体部分进行攻击,比如胳膊,腰部,对于良岩这种冷兵器战术小白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好在龙鳞甲的生产公司提供定制服务,良岩就按照冷兵器时代的需要,定制了除了头盔,手套和鞋子以外的适合自己体型的全身甲。

每个部位均采用比合金瓦更轻,强度更高的陶瓷防弹瓦。

备用的陶瓷防弹瓦另外多订了一百片,这些总共花了近两万美元,大约五十个金币,过下订单后还要过几天才能拿到。

在这个北方地区的夏天,气温大约二十多度,所以良岩没有先买被戏称为“中暑衣”的插板防弹衣,只买了一件软质的凯夫拉防弹背心,暂时先顶着。

这背心里面填充的是一种糊状液体,平时保持很好的柔软性,使其像普通衣物一样贴着身体,但当受到高速撞击时,这种液体就会瞬间板结,大大增加受力面积来减少撞击产生的损害。

这也是刚才挨了兽人一记猛撞后,胸口的订货器被撞的变型碎裂,良岩却没有受伤的主要原因。

从刚才良岩对自己身体状况的感受来看,穿一套全身金属板甲,一点问题也没有。

“其实经过我对您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的身体情况评估,得出的结论,肾上腺素并不是立即发挥作用,每次需要大约二十到二十四小时的反应时间。”

“哦——误会了。”良岩攥了攥拳头,感觉双手刚才抡了一通木棒之后,依然充满力量,“那么就是说,再过一天左右,我还能变得更强壮,更敏捷,更那个——能吸魔法能量?”

“是的。”

“如果我要是买些成品的肾上腺素针剂来注射,那——我不就,就,就无敌了?”

“理论上成立。但是您要考虑几个方面。第一,人工注射成品肾上腺素,对身体产生危害的几率较高;第二,经过两次反应,您在守护之石获取的能量已经基本被肾上腺素消耗完毕,如果您还需要身体继续强化,那您需要再获取更多的这种能量。”

“啊?这,这还真是好事多磨,这我哪里找去,呵呵,算了,现在不就很不错了么!”

而且,即便再找到这种能量,良岩也不打算再分泌肾上腺素了。

安全第一啊——每次身体分泌肾上腺素都必须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就像过去的三天经历的任何一种情况。

即便过几天可以穿着四级防护力的全套龙鳞甲,仅仅靠着铠甲就可以万事无忧么?良岩可不这么认为。

最重要的是不挨打!

他打定主意,等进了雪漫城,就找个店面宅着,只做买卖,赚够钱攒够灵魂石,立马回家。

天性有点小乐观的良岩,用力跳了一下,就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一下居然能原地跳起近两米,颇有点不适应。

“哇哈哈,请叫我大力哥!跳高哥!”

等回地球后,哥就牛啦!哥可以……可以干什么呢?这么大力气,去参加体育队比赛?嗯,等等,估计不等开赛,分分钟就要被有关部门捆去做活体实验。

不敢暴露自己的实力,加入国家部门?

不大可能,自己这个宅男性格,除了登山驴友以外,不被逼着,任何出头露面的场合都不想去。

有魔力也不会用,难道就只能入黑帮,在街头跟地痞打架?倒是在老妈库房卸货时,可以多搬几个箱子……

这——貌似也没什么可牛的。

好吧,好歹在这个世界还有用,安全系数高点不是么。良岩很期待一天后的第二次“反应”结束后,自己的身体会强化什么程度。

良岩从乱木堆里翻出被甩掉的X3电击枪,重新换上新三发电镖弹,插回枪套。

掉在墙边的弩拿回来检查一下,背到身上。

将已经发射出的电镖从兽人尸体上拽下来,金属导线连着树脂弹匣,还有沾血的口罩一起扔进院内的篝火中。

“这血真臭,等下都得烧掉!”有着外科医师身份的良岩并不害怕兽人的尸体,他皱着鼻子闻了闻身上的味道。

在良岩看来,不管多少钱买的,沾了臭血的衣服就洗不干净了。

正在想着等下怎么能洗个热水澡,良岩就听城墙上的士兵大喊队长回来了,拉起铁门后,艾文一行人马小跑近院子。

“阁下,两个都抓回来了!您看怎么处理?”

“噗通、噗通”两声,两个黑色的肉粽子被摔到地上,艾文上前拉起高个子那个,拖到良岩跟前。

“男人?”良岩有点诧异的看着跪在面前的粽子,棕色头发,白色皮肤,胡子拉碴,怎么看也不像是叫“莉莉”或者“阿曼达”的样子。

“哈,是啊,我们也觉得纳闷,这俩货居然给自己佣兵团起个女人名字,另有其人也说不定。”

“该怎么处理,还是就交给你们吧。”别人的地盘,别人的俘虏,还是由别人做主。

“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围攻我们?”艾文拉掉高个子死灵法师嘴上堵着的烂布条,把长剑驾到他的脖子上,“不说老子活劈了你!”

跪在地上的高个子死灵法师,抬起头来向着围着他的众人看了一圈,发现一个个的脸上眼上都带着奇怪的罩子,又盯了唯一能看到脸模样的良岩一眼,

“哼”一声,低下头歪向一边,谁也不理。

“嗯?还挺有骨气!”艾文一看火了,好家伙,被抓住了还这么硬,“不给你来点真格的,你不服是吧?”

正当艾文气急败坏的准备找点什么刑具给这个家伙用上的时候,就见良岩飞起一脚,脚尖狠狠的踢在了这个家伙的下巴上,直接把他踢了个后空翻,趴在地上直哼哼。

艾文抓着头发把他扯起来,满口鲜血,牙齿掉了一地,下巴好像被踢碎了。

“阁下?这是?”

“我看他似乎在念咒语。”良岩一边指着墙边的兽人尸体,一边在想:我这是精神分裂了么?以前的我的性格,可没这种攻击性,从来就只有被老妈吼,被同学欺负的份,难道我的性格不随老爸,而是随老妈?我这也太狠了吧……

刚才高个子的死灵法师学徒一歪头,良岩就感觉到空气中有一阵魔法元素的流动,经过郁金香的确认,发现有一股魔法能量从这个死灵法师学徒的身上往墙边的兽人尸体那边“流动”。

良岩其实没看到他是不是念什么咒语,也不知道他具体要干什么,不过,怎么看也不是要干好事的样子,总之,先下手为强吧!

“混蛋!还不死心!”艾文顿时被惊了一身冷汗,这家伙歪着头并不是表示不屑,而是在发动招魂术。

艾文四年多前亲眼见到过类似的状况,如果招魂术成功发动,那具兽人尸体会转变成一头死灵生物,短时间内激发身体内所有的潜力,力量暴涨。它不怕疼痛,极度嗜杀,会攻击附近除了控制者以外的任何生物。

突然发动之下,只怕在场的这些人有一半要遭殃。

“所有人都听着!除了哨兵,其他人都去处理尸体!”艾文从身边一个士兵手里拿过一柄巨斧,抢上前一步,把兽人尸体的头给剁下来,开始下令,“快!把所有的尸体都烧掉,别忘了把头砍下来,那是咱们领赏的的凭证!”

“轰”一声,除了良岩艾文二人之外,其他在场的士兵和护卫都跑出去打扫战场,旁边的兽人尸体被拖出去,艾文剁下来的兽人脑袋也被搬出去插到一支长枪上,竖在城墙外面。

(顺便点下收藏推荐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