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变异的天虫数量极少,产出的黑色真丝也很少,有人说,可能被他们自己给吃了,呵呵,四脚蛇天生不就是吃虫子的么。”

“普通的丝绸衣物,卖到大陆其他行省,价格可以按同等重量的黄金计算。黑色真丝做的布料,那价格就要按百倍千倍计算。如果一件法袍全都用黑色真丝制成,那几乎就是天价了,极少人能负担的起这个价格。”

“于是黑沼泽的亚龙人就把正常丝绸布料里面,加入比例不等的黑色真丝,按照添加黑色真丝的比例来销售,价格依然很高,不过至少有人能负担得起。啊哈!谁说这些小脑袋的四脚蛇都是笨蛋的!”

“比如这两件法袍,就是加入了一定比例的黑色真丝做成的。”约瑟夫拿起一件烂法袍,“当然了,黑色真丝比例很少,寥寥的几十根,其他的就是染色的普通丝绸。”

良岩拉过旁边一支长枪上绑着的手电,强忍着恶心走上前去,顺着约瑟夫指的地方,用手电照着仔细查看。果然看到,在长袍的胸口位置,横向有十几条线,更黑更亮,感觉跟其他的丝质不同。

“才十几条这样的黑色真丝,能起到多大效果?”良岩表示怀疑,居然还有这种利器,那要是搞一件整个都是黑色真丝做的法袍,会不会瞬间“满魔”回家?

“呵呵,阁下,像这样的法袍,在任何一个城市的成衣店或者魔法物品店,都是抢手货。具体的效果怎么样,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是感受不出来的,不过,”约瑟夫干脆把手中的烂法袍抖开,“您一定是魔法师,可以穿上感受一下。”

“哎哎哎,别别,我信你了,快拿开——”良岩吓的往后一跳,“等我去雪漫城自己买一件更好的,这件还是算了。就说这两件值多少钱吧。”

“值多少钱,嗯,直接卖是不行了,都烂成这样,拿回去还要抽丝,再重新制做成衣,这个成本……”一提到价钱,约瑟夫商人的本性又显现出来了,他又反复的看了下两件烂法袍,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开口“例行压价”,却被良岩打断了。

“约瑟夫先生,这些钱不是给我的,是给战士们和护卫们的,今天晚上要不是他们,咱们可都要没命了。”

良岩说的是实话,辣椒素再厉害,也顶多是起到临时的效果,更不用说毫无杀伤力的手电筒了。要是没有堡里这些士兵和护卫们,兽人们跑开后,洗洗脸漱漱口再回来的话,良岩实在想不出来,到时候还有啥招。

“这是他们的血汗钱,受伤的五位和被害的两位,他们的家人还指望这点钱过日子。还有,再想一下咱们将来的买卖,想好再出价。”

“将来的买卖?将来——噢噢,”约瑟夫突然明白过来,两件破衣服比起将来的食盐买卖,连个屁都不是,他抬手“啪”的拍了自己脑袋一下,“对对,是血汗钱,血汗钱不能昧下。阁下,两件这样的法袍,在雪漫城郁金香商会的成衣店,全新的每件最多卖八十个金币,您看这两件我二百金币收下合适么?”

约瑟夫的报价,把旁边三个其他商队的商人吓一跳:这个约瑟夫向来以精明透顶闻名啊,今天怎么回事?正常情况下收购战利品,就这样的两件破烂,给几个金币就算不错了,好家伙,一下子给二百金币,这老头疯了么?

艾文也一脸惊讶。

以前他也卖过战利品,每次都被收购的商人压价压到脚后跟,今天怎么回事,就因为良岩几句话,这个一脸精明相的老头大出血了,而且一脸爽快,毫无肉痛的感觉。

周围的士兵们都很兴奋。

他们的军饷一年也不到十个金币,战争时期一般都靠战利品做补贴,而且他们的领主为了保持军队的士气,也允许他们这么干。近五年来,天际省根本没有像样的战争,偶尔会有打击盗匪的任务,也很少轮到他们。

听到约瑟夫的报价后,他们知道今天会有一个不错的收入,即便大头会被良岩拿走,剩下的如果每人分到五个金币,那就是半年的军饷呀。

护卫们也挺高兴,按规矩,这些战利品他们也有份,只不过少一些就是了,但是谁会嫌钱多呢。

“很好,约瑟夫先生非常慷慨,这是一个好的开端不是么?”良岩对这个世界的物价一直还没有详细的直观看法,对于金币的购买力,他从溪木镇上略有了解,二百金币应该算是很大的一笔钱了,而且从周围众人的表现来看,约瑟夫给的价格应该相当不错。

约瑟夫现在很享受其他三个商人看他像看傻瓜一样的目光:哼哼,就尽情的笑吧,等我做起食盐的买卖,你们都得羡慕的哭鼻子!

“看看最后这些东西吧,再给估估价,”良岩指着最后的一小堆东西问约瑟夫。

“是是,阁下少待,我先看下都有什么。”约瑟夫上前把最后的一小堆东西仔细的分开,两条白骨项链,两条白骨手链,做工很简单,就是把骨头穿成一串,在灯光照射下白森森的,拿起来嘎啦啦的让人心里发毛。

这玩意上一点修饰也没有,不带金银,也没有镶嵌宝石,约瑟夫拿不准,于是他拿起一串项链让其他三个商人一起看下,结果这三个商人也认为只不过是骨头项链,可能是死灵法师们戴的饰品而已。

“阁下,这几件东西,好像就这枚戒指能换钱。是银的,上面还镶着一小块宝石,我不是宝石商人,看不出是什么宝石,”于是约瑟夫放下白骨项链,捏起最后剩下的一枚戒指,左看右看,好一会儿才开口:“不过就这么大点的宝石,根本就像是下脚料做的,放在店里当新的卖,也卖不了一个金币。您如果不打算自己拿着玩的话,我出一个金币吧。”

良岩把戒指要过来,捏在手上靠近旁边的手电仔细看了下,看不出啥道道。银色的戒指不大,正面是个骷髅头造型,就在骷髅头的额头正中央,镶了一粒蚂蚁头大小的什么宝石,也看不出什么颜色。

“检测到可用能量。”郁金香突然开口。

“嗯?在哪?”良岩一喜。

“就在您手中的这枚戒指上,有很少量的可用能量。”

“少量?你是说戒指上的这点宝石实际是灵魂石?”

“是的,是否立即吸收?”

良岩有点拿不准。他感觉这个戒指有问题,具体哪里,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把灵魂石镶到戒指上呢,是魔法物品?要是按照体积来算里面的魔法能量的话,那基本没有多少。纯装饰用?在灯光下面仔细看才能看到的东西,能起得了什么装饰效果。

算了,想不出来就不想了,干脆吸收算了。

“让我帮阁下看下可以么?”良岩刚要通知郁金香吸收掉戒指上的魔法能量,阿米拉拉着弟弟走上前来,依然罩着斗篷。

“嗯?好啊。”阿米拉给良岩的印象,就是一个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的大家闺秀。今天一路上,良岩通过跟阿米拉交谈,知道了不少这个世界的知识,说不定这个戒指,她能说出个道道来。

“这是枚空间戒指。”良岩把戒指递给阿米拉,阿米拉没有接过去,只是用指尖碰了一下戒指,马上把手缩回去,然后就下了定义。

“空间戒指?什么东西?”良岩不大明白。

“空间戒指是一种魔法物品,几乎所有的魔职者都会佩戴的饰物。它通过镶嵌在上面的灵魂石提供的魔力,可以支持一个只有佩戴者本人才可以接触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佩戴者可以存放任意比它支持的空间小的,非生命物体,随时随地都可取用,而且不会给佩戴者增加任何负担。”

几乎所有的旁观者都觉得奇怪,为什么良岩可以用“空间魔法”带来那么多神奇的东西,却没听说过空间戒指。

“随时随地,那可太方便了。”良岩对别人的目光毫无知觉,瞪大眼睛盯着手中的戒指。

“是的,只要您拿在手里,或者戴在手上,向戒指注入一点点魔法,就可以接触到这个戒指所支持的空间了。”阿米拉不厌其烦的把这个世界的基本常识解释给良岩。

“噢,很简单么,注入一点点魔法就行,嗯——”注入魔力?怎么注入?良岩连吸收魔法能量都是靠身体“全自动”完成,不要说再往戒指里注入了,顿时傻眼。

关键时刻还是郁金香“出马”,良岩就觉得拿戒指的右手里有什么东西流动了一下,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大约半个立方大小的空间,非常突兀,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在这个小空间里,“飘”着两样东西,一本书和一个钱包大小的皮口袋。

“拿出来?”良岩脑中刚出现这个念头,两样东西就瞬间出现在他手中,眼前的小空间也消失了。

“在别的地方可以买到更大空间的空间戒指么?”良岩非常惊喜。嘿,真方便,有了这个东西,以后驴友还要背包干吗?运输还要货车干吗?还要轮船干吗?干买卖还要租库房干吗?不过他的高兴劲还没多长时间,就被接下来阿米拉和约瑟夫的介绍给浇灭了。

(顺便收藏和推荐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