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鹫,兽如其名,长有狮子的躯体和尾巴,巨鹰的头和翅膀,前肢是鹰爪,后肢是狮爪,泰姆瑞尔大陆最有名的魔法生物之一。

因为狮子和鹰分别称雄于陆地和天空,所以被广泛认为是霸王级别的生物。

这种生物源自何时何地无人得知,大陆的贤者们认为它是古代文明中某次魔法试验的成果,但似乎在有文字记载之前,狮鹫兽就已经出现在游吟诗人们和老人们流传下来的传奇故事中。

狮鹫兽天生会使用御风魔法,生而适于战斗,勇敢无畏,而且强烈的忠诚心与荣誉感使狮鹫兽成为胜于一般战马或其它飞行坐骑的最佳坐骑。

狮鹫骑士团对骑士的要求也非常严格,首先得有贵族身份,其次魔法学徒的魔法感知力,然后必须真刀实枪的获得骑士称号,最后才能参加狮鹫骑士的选拔,每次选拔,十选一的几率经常有,竞争相当残酷。

狮鹫骑士的战斗力虽然很强大,但是养一支可以形成战略级的的狮鹫骑士团,至少需要一百骑,那就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

一千多年来,在天际省,仅在独孤城的至高王麾下有一支狮鹫骑士団,其他领地不被允许私自培养狮鹫骑士,当然,多数领地根本承担不起。

直到赛洛迪尔皇帝跟先祖神州的精灵族签订了“丧师辱国”的白金协定,引发了一系列的恶果,直接导致了天际省全面内战。为了拉拢雪漫城,独孤城至高王送了一批狮鹫兽给雪漫城,也组成狮鹫骑士团,作为卫戊部队专门守卫雪漫城龙宵宫。

良岩眼前这两头全副武装的成年狮鹫,就隶属雪漫城狮鹫骑士団。

两头狮鹫从天而降,把酒馆门前小广场上的军马,还有几个也在酒馆里休息吃饭的商队的牲口都给吓得不轻。

商人们都从酒馆里跑出来,哆嗦着绕过两头个头比马还高的狮鹫,去追赶安抚受惊的牲口,艾文的士兵也去给马合上眼罩,拉到远处。

两名狮鹫骑士各自把手中的长枪挂到狮鹫一侧,等狮鹫的翅膀收好后翻身下地。其中一个站在两头狮鹫中间,负责安抚暴躁的狮鹫,另一名径直向酒馆门口的艾文走过来。

良岩打量着这名骑士。见他全副铠甲,皮毛质地,从头到脚包的倒是严实,鹰头造型的头盔面甲把脸整个罩住,只露几个小观察孔,还有条厚厚的皮毛披风。这种装扮,良岩认为原因有两个:减轻起飞重量和在高空时保持温度,严实的面甲纯粹就是挡风。于是脑中有个念头浮上来,是不是卖点飞行员用的防寒服和头盔给他们?

这名狮鹫骑士背上并排斜背着三支短标枪,这应该就是空对空或者空对地武器。腰上挂着把制作精良的骑士长剑,左胸有一枚盾形徽章,徽章的图案跟艾文胸前的徽章很像,都是一个白底黑马头,这是雪漫公爵巴尔古夫的族徽,所有向他效忠的骑士,均佩戴这种徽章。

但是这名狮鹫骑士的徽章两侧多了一对金色的翅膀。

大概是空骑兵的意思吧,良岩很是羡慕的看着两头巨兽,心想,自己要是能骑着这玩意上天转一圈就好了。

按说艾文跟这名骑士都在一个领主麾下效力,即使不认识也应该有点友好的表情吧,但是良岩观察到,艾文和他手下的士兵看这名狮鹫骑士的面色都相当不善。

“巴尔古夫公爵大人的手令!”这名狮鹫骑士走到艾文面前站定,盯着他看了几息,摘下皮盔,将手中的一卷羊皮纸拍到艾文怀里,一脸不屑的问:“两位殿下在里面?”

问完不等艾文回答,一手抚着剑柄,一手抱着自己的皮盔,径自往酒馆里面走去。

艾文并不答话,看了下羊皮卷系带上的红色蜡章,确认没人做手脚后,把系带撸下来,打开羊皮卷查看上面的内容。

“阁下,公爵大人派他们来接应二位殿下。”艾文见良岩一脸疑惑,于是给他解释道。

“阁下?哪门子阁下?”良岩还没说话,那名狮鹫骑士居然听到了,他转过身来打量一下良岩,“细胳膊细腿,感觉不到一点魔法波动,连个徽章没有,不是骑士也不是魔职者,穿一身漂亮衣服就是贵族?艾文呀艾文,你这些年还是自甘下贱,总跟些不着四六的下等贱民搞一块,真是没救了。”

嘢?没得罪他吧,这孙子怎么骂上了?别人什么身份关你毛事?长得瘦怎么了,没魔法波动怎么了?我要是会魔法就留着收拾你了!别看哥们长得瘦,骨头上面全是肉!哥不怕你!

良岩一阵火大,来这个世界第四天了,前三天都出状况,今天是不是还要再来一场?

“艾文,这是?”良岩听那话头,似乎还跟艾文认识很长时间了,先问问艾文再说,万一搞了熟人就不好了。

“我父亲的长子,”艾文一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似乎很不愿意提起他,“名叫艾瑞斯,雪漫狮鹫骑士团第五队队长,将来要继承父亲的伯爵爵位。”

真是熟人!怪不得刚才摘下皮盔时,良岩就感觉有点面熟,仔细一看,跟艾文长的还真像,就是眼睛细一点,嘴唇薄一点,一脸的刻薄相。

看样子没法动手了,大概也打不起来。

良岩左手从右胸前放下来,那个位置是满电满弹的泰瑟电击枪。右手从腰间收起,腰带上挂着良岩昨天晚上得到的空间戒指,上好弩箭的弩就在里面。

良岩现在从戒指里面存取东西已经相当熟练,丝毫不用郁金香代劳。

不过,兄弟之间为什么这种态度?有什么故事?

“你应该叫我大哥!”艾瑞斯走了回来,重新站在艾文面前,“出去这才几年,贵族最基本的礼仪都忘光了么?用不用你大哥我再教教你?”艾瑞斯自己好像也忘了喊一声“弟弟”。

“哼。”艾文轻哼一声,不光不答话,左手还扶上了腰间的的剑柄。

“啊哈!这就是你见到大哥后的真实想法?”艾瑞斯有些恼怒,手也握住了自己腰间的剑柄,“你那点剑术,哼,对付个哥布林还可以,跟我动手?你差点吧!”

哥布林几乎不会出现在寒冷的天际省领地,但它们是整个大陆上公认的个体最羸弱的种族之一,连普通农夫都可以对付落单的哥布林,用它来羞辱人再合适不过了。

还真要开打?那得帮帮场子。

不管是不是艾文的亲大哥,这个家伙的嘴太欠!良岩两只手又各自归位,眼睛在他铠甲上四处打量,想给电击枪找个罩门。

阿瑞斯看良岩手上有动作,虽然看不明白要干什么,不过明显不是好事,他退后一步,一边准备拔剑,一边还要防着良岩做什么动作。

“队长!”眼看一场骑士对决加一场偷袭作战即将开始,就听另一名狮鹫骑士开口了,是一个女声。

也不知是她天生说话简洁,还是对阿瑞斯不满,她对眼前的局面似乎毫无所觉,只是用下巴冲着酒馆扬了扬。

众人一看,是穿着斗篷戴着兜帽的阿米拉和阿恩两人从酒馆里走出来。

艾文立即赶上前去,躬身礼后,对阿米拉姐弟俩说:“二位殿下,我刚收到巴尔古夫公爵大人的手令,到龙宵宫最后这段路将由雪漫狮鹫骑士团来负责您二位的安全。”

艾瑞斯见状也赶紧上前躬身行礼:“二位殿下放心,狮鹫骑士团保证您二位的绝对安全,在下其他兄弟已经在路上分散警戒,在天际省从来没有人敢挑战狮鹫骑士団。还请二位尽快启程,巴尔古夫公爵大人正在龙宵宫等候二位殿下。”

“好吧,我们立即启程,但是艾文阁下他们还没有吃午餐。”大家还没怎么吃饭就被这家伙个打断了。

“他们?哈,他们可以吃饭去,因为接下来就不需要他们了。”艾瑞斯一挥手,这种人自信满满的样子着实让人讨厌。

艾文也没办法,因为手令上写明,由艾瑞斯全权处理。但他还是找了两名驾车经验比较丰富的士兵负责给阿米拉驾车,再把拉车的两匹马增加到四匹。

良岩一样被阿瑞斯拦了下来,理由是“公爵大人没说要召见一个贱民”,良岩懒得跟他计较,只是看着阿米拉和阿恩上车后,提醒姐弟俩车里还有不少食物,因为他们俩也没来得及吃什么东西。

“岩,”之前阿米拉一直称呼良岩为阁下,良岩觉得不舒服,就说了句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哪知道阿米拉真的只叫他的名字,不带姓氏的叫法,这让良岩暗爽不已,“我跟阿恩先走一步,非常感谢您和艾文阁下对我们的照顾,这辆马车暂时先借用几天……”

阿米拉上车后,拉开斗篷上的兜帽,按开电动车窗,微微的探出头跟良岩艾文他们告别。

艾瑞斯也跟其他初次见到阿米拉容貌的人反应相同,一副痴呆的样子在后面,都忘了呵斥良岩。倒是另一名女性狮鹫骑士听到阿米拉说,这辆制作精美的马车是良岩所有,多看了良岩几眼。

“不着急,这辆马车我也没啥用,你跟阿恩要是再出门就用它,很结实,”良岩刮了刮同样探出头来的阿恩的鼻梁,车里的设备怎么用,良岩已经都教给阿恩,“嗯,过几天我到龙宵宫去看你们……一路顺风。”

阿瑞斯在马车跑出去好一大段路后,才回过神来,咬着牙说了句“贱民还想去龙宵宫?做梦去吧!”骑上狮鹫跟另一名狮鹫骑士一前一后腾空而起,给良岩他们留下一阵呛人的烟尘,追着马车走了。

“切,飞行员有什么了不起?”

良岩也留下一句话,和艾文目送马车一直到在视野中消失后,跟士兵们回到酒馆。

酒馆里的众人都安静的看着这一帮人闷头吃喝,没有一个敢大声说话的。

开玩笑,这票人连雪漫城号称实力最强的狮鹫骑士団都毫无敬意,领头那两个居然还要揍人家队长。要知道狮鹫骑士団在雪漫城,除了领主以外,基本上横着走也没几个人敢管。

良岩和艾文现在心情都不好。

良岩是超级不爽,本来想着能官商勾结一把,狠赚一笔来着,这下可好,八姑夫(巴尔古夫公爵)不待见咱,不光这样,还跟阿米拉分开了。

虽然刚认识两天而已,良岩怎么就觉得这么割舍不开!刚才他跟阿米拉说的很轻巧,要去龙宵宫看人家,说完他自己都不大信,“一入宫门深似海”这句在华夏被说烂了的话,现在套过来可能正合适。

自己没有贵族爵位,没组织可以依靠,没房子没领地也没肌肉,兜里现在倒是揣着百十个金币,对人家高高在上的伯爵继承人来说,可不就是个“贱民”么?贱民能随便进宫么?贱民能随便见贵族么?

“我请大家喝酒!”烦躁的良岩从背包里拽出一袋金币来,大声对着酒馆老板说,“在场的有一位算一位,每人一瓶,一个银币一瓶的那个!”

算了,本来就没打算居功来着,以后还是靠自己,走一步算一步吧,说不定还会有转机,赚钱还不容易么?良贱民想开了,反正不着急赶路,喝一通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