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岩抓着酒瓶,在酒馆里转来转去,跟这些从不认识的商人、酒客们喝的好不热乎。他自称是个外地商人,一会儿问这个做什么生意,一会儿问那个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一瓶酒喝完,又请了一轮。

刚开始很多人还放不开,在良岩说再来一轮后,酒馆现场的气氛就引爆了。一个银币一瓶的好酒呀,平时谁舍得喝?酒馆内男男女女四五十号人,大手笔呀。

第一瓶蜜酒下肚,良岩就成了大家的亲哥们,去他的狮鹫骑士团,去他的什么狗屎队长,比得上手里的蜜酒重要么?

“敬良岩阁下!”

“喔!”

“雪漫万岁!”

“喔!”

“大家发财!”

“喔!”

……

酒馆老板更高兴,开店这么长时间,从来没见过这种豪客,这一会儿就有十个金币进账。

他单独给良岩倒了一杯自己珍藏的顶级蜜酒,还给顺带良岩讲起了这家酒馆的故事。

出门旅游吃吃喝喝就是吃个文化,老板讲的起劲,良岩听得也起劲。

故事其实很简单,五年前这家酒馆的老板不是他,据说是一个酿酒水平极高,却对待工人极度刻薄的家伙,被一个他雇佣的工人在巨型蜜酒发酵桶里下毒陷害,让雪漫巡城卫队抓去砍了头。

那个陷害他的工人被当时的巡城卫队队长随意指定为老板,而这个工人却是个懒鬼加酒鬼再加滥赌鬼,不到一年就把酒馆,连带酿酒作坊给败光了。

然后现在的酒馆老板接手过来,三年多才恢复成以前的规模,蜜蜂场和酿酒作坊也基本恢复正常。

说到兴头上,这位一脸精明相的名叫巴德的酒馆老板,干脆拉着良岩去参观隔壁的酿酒作坊。

“阁下请看,这六个大桶都是用来做蜜酒的。”

自从下毒事件以后,天际省几乎所有的酿酒作坊都禁止陌生人接近发酵桶,这家也是一样。

巴德只是带着良岩从酒店二楼过道里看一墙之隔的酒坊内部,他指着酒坊内矗立的几个巨型发酵桶很自豪的对良岩说:“以前只有四个,今年又加了两个桶。我们出产的蜜酒不光供应周围几乎所有的村镇,连雪漫城的很多贵人老爷和几个大酒馆,包括酩酊猎手酒馆都从这里订货。”

这间酒坊面积不小,大约得上千平米的样子,房顶也要有十几米高。

良岩就看到六个近七八米高的巨型木桶均匀的摆在那里,几个工人分散在几个木桶旁忙碌着。有的在从大木桶的龙头处接蜜酒到小型的木桶里面,他后面是分别堆成垛的空的和满的酒桶;有的在整理大堆新鲜的蜂巢,往一口大锅里面放,准备加水煮开;还有个工人在二楼拿着长长的木刷子在清理一个空的大木桶。

“你没自己养蜂么?”良岩这几天来见过不少蜜酒,但是从来没人提到过养蜂场,就有点纳闷。

“自己养?不不不,阁下,我们用的都是用采蜜人送来的蜂蜜,其他的酒坊也是,没人能养蜜蜂。不过,硬要说有人会养蜜蜂的话,”巴德摆摆手,不过他略一思考又说,“听说裂谷城领地的黑荆棘蜜酒庄园会养蜜蜂。据说在霍利奇湖的湖心岛上,有个叫金色光辉庄园的地方,专门用来养蜜蜂。黑荆棘家的蜜酒不光口味纯正,而且产量极大,很多商队都在采购他们的家的蜜酒,整个大陆都能买到黑荆棘酒。但是他们在湖心岛上看守森严,不让外人接近,所以其他地方没有人会养蜜蜂。”

“那你的蜂蜜的供应能跟得上么?”只靠采蜜供应,听着就不大着调。

“那还真不好说,有的年头夏天的天气好,花期长,就能多收点蜂蜜;有的年头天气不好,雨天多,冬天来得早,那就收不到多少。好在可以在年景好时多存下一些,反正这东西也不坏。不过总的来说,不够用啊,要是有足够的蜂蜜,我们的酒坊能再增大一倍不止。”

“那他们怎么采蜜,知道么?”良岩喝了一口杯里的酒馆老板珍藏的蜜酒,味道还不错。

“知道啊,太简单了。这些采蜜人每年春天开始之前,扛着前一年掏好洞的木头上山,找个树杈朝阳放好,”巴德自己也端着一大杯蜜酒,喝了一大口继续说,“十来天就有蜜蜂筑巢,不到两个月就可以采蜜。他们点燃半干的草,用烟把蜂巢里所有的蜜蜂都熏死,从蜂巢中割出有蜜的部分,就可以送到我们这里来了。”

“全都是这样干?蜜蜂都要熏死?那你这一桶蜜酒得用多个蜂巢?”作孽呀,这么搞有点太绝了吧,就不怕蜜蜂绝种?

“全都得熏死,要不然被蜜蜂蛰狠了要出人命呢。裂谷城的黑荆棘酒庄怎么干我们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认识这些干了一辈子的采蜜人都这么干。”巴德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一口把手中的蜜酒全喝下去,打个酒嗝说,“就像我们家这种大桶,装满一桶蜜水原浆,怎么也得三四百个蜂巢的蜂蜜才够。”

听到这里,良岩看着自己杯子里的蜜酒就感觉有点发红,血红的那种。

从小到大,良岩无论从从哪种渠道获取的关于蜜蜂的知识,都是充满正能量:什么勤劳终生,什么不求回报,什么农作物授粉专家。

一箱蜜蜂,过一个冬天,仅仅需要一两斤的白糖而已,其他季节出产的蜂蜜却多达五十斤甚至还要多。即便是恐怖的“杀人蜂”,那也是种非常出色的采蜜高手。

怎么在这里都成了“杀鸡取卵”的对象?这样的事情放在现代的地球,简直可以算是骇人听闻的虐待动物事件,搞不好会有人示威游行的。

“不如我教你们养蜂?”稍微思量一下,良岩忽然开口问酒馆老板。

良岩总认为自己很快就会回地球,所以一路走来,一直不想对本地的环境造成不好的影响,不论是自然的还是人文的。

他的穿着打扮、谈话方式、生活习惯都尽量学习和融入本地人中,自己带来的外来物品,也严格的执行清理方式,吃的用的选用纯天然的原料,包装多数用无印刷包装的金属制品,极少用不可降解的塑料。

即便是有,也一定要亲自盯着烧掉,把污染减到最少。

当然,这种“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个塑料袋,只揣走一兜金币”的想法,好是好,但是对本地环境一点影响也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特别是良岩要大肆销售食盐的打算,如果真干大了,可能会改变整个大陆的普通百姓的消费结构,这个影响应该算是超级巨大了。

有影响既然不可避免,那就往好处影响吧,良岩这样想。

“养蜂?您教我们?哈哈,阁下别开玩笑了,”巴德感觉有点好笑,养蜂要是那么简单的话,早就大家都去养了。一年到头的累个半死不说,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到山上和荒野中,每年都有采蜜人被野兽和蜜蜂杀死。

多少年,多少代,养蜂人死伤那么多,难道他们不想养蜂么?根本原因是不会!他又看看良岩的脸色,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于是小心翼翼的又问,“阁下说真的?”

“真的。想学么?很简单,”良岩把还有大半杯蜜酒的杯子放到一边,淡淡的回答,“而且不用熏死蜜蜂,甚至取蜂蜜时也不用激怒蜂群。一窝蜜蜂只要蜂王活着,就可以一直取蜂蜜。只需一个人就可以养几十窝蜜蜂。”

“想啊,太想啦!”谁不想学谁是棒槌!要是真能自己养蜜蜂,那蜂蜜的来源就稳定下来,不用到蜜源少的时候,四处求购还得多花本钱,而且自己的酒坊又能扩大经营了。

“那好,我教你。”

“真的?那您有什么——要求么?”大公无私的人和事时有出现,但是在商人里面可能出现么?这种能发大财的技术,说教就教了?怎么也得要点回报吧,巴德担心要大出血。

“没要求。”良岩一看巴德的表情就明白了。

“免费?”

“免费。”

“这……”巴德可不认为突然幸福就来敲门了,这么大的买卖,免费送人?这说不定是个陷阱!他面色有点不大自在。

“要说有要求,还真有一点。”良岩见巴德好像是误会了,“那就是,谁想学,我就教谁。”

“呃?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可以学,其他人都可以学,任何人,只要他想学。当然最好是把那些采蜜人一起叫来学,他们比较了解蜜蜂的习性,学起来应该比较快。”

巴德就觉得脑子不大够用。

按良岩说的,一个人就能养几十窝蜜蜂,真想干大的话,多雇些人,养上一千窝,而且在天际省这边一年到头,除了冬天以外,其他季节都可以取蜜,换成钱的话,这是个多大的概念?更何况还没有任何危险。

巴德不知道养蜂是不是“一本”,但他知道绝对是“万利”!

良岩也认为是养蜂“万利”,当然他不是从传统的获利角度来看的。

在地球的养蜂产业,是极少的几乎纯绿色零污染的行业之一,养蜂不光出产大量营养价值高的蜂蜜、花粉、峰王浆等产品,还有很多农作物要依靠大量的蜜蜂来授粉,有些农场每年都要花钱请蜂农来授粉。

养蜂获利多少良岩不关心,因为在他笔记本上记得那些商品,动辄就是百倍千倍的利润。他仅仅看重的是养蜂可以不用杀死蜜蜂,而且可以给很多人一份安定并且安全的营生,就这么简单。

至于良岩以后回地球以后,养蜂在这里是不是衍生成其他产业,或者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就不在良岩的考虑范围内了。因为养蜂有百利而无一害,在地球上千年的养蜂历史中,除了杀人蜂被错误的引进以外,从没出现过负面的产品或者做法。

“您这是为什么呢?养蜂的话,就是您自己干也没问题,为什么要教给我们?”巴德摸着后脑勺,不大明白。

“这么说吧,蜂蜜值多少钱我不关心,但是我对你们杀死蜜蜂采蜜的做法很不满意。你知道么,在我的家乡,蜜蜂是一种有灵魂的精灵,是一种神圣的生物。”良岩用这个魔法世界的人的思考方式来回答巴德,“在我的家乡,我们保护这些精灵还怕做的不好,你们居然为了一点点蜂蜜,把整窝蜂蜜杀死,我很难接受。所以,为了保护这种神圣的精灵,我决定把我们养蜂的技术全都教给你们,让你们都学会。”

“噢……是这样,您真是一位虔诚怜悯的人。”还真遇到一位大公无私的商人,巴德感觉好像在做梦,“那,那什么时候阁下可以教在下?”

“不是你自己,要很多人一起学,越多越好,我在天际省呆的时间不会太长。”良岩当然不会指望教会他一个人,再让他去教别人。他肯定只会敝帚自珍,绝对不会让别人学到。那样良岩的目的就全落空了,所以要教的话,就要按正经的套路来,“这样吧,你联系下你认识的采蜜人,还有所有想养蜂的人,一起来学。”

“那可能需要十几天啊,这些采蜜人都住在深山荒野呢,平时半月才来送一次蜂蜜。”巴德还是想先学。

“这样更好,我要去先雪漫城,还有不少生意要处理。等下你写张告示在你店门口贴一下,半月以后,我会在你这里现场教授养蜂的技术,任何人都可以报名,没有任何学费。人少了我不教,”良岩肯定不能让他如意,“当然了,食宿费你自己收,起码要学几天。”

按商人约瑟夫算的时间,莱茵商会那边很快有回信来。

派回去到帝国首都的莱茵商会报信的人,从溪木镇骑马花一天多时间,先到天际省最南边的佛克瑞斯领地,再从那里发渡鸦信到帝国首都,几个城市的渡鸦站连续传递,大约需要三天左右,估计莱茵商会收到信后还会有一天左右的商议时间,用渡鸦发回信到雪漫城大约还要五天左右。

没有特殊情况的话,八、九天后就可以正式开始做第一笔食盐买卖,到那个时候,良岩才有闲心干别的。

巴德见没办法说服良岩,就应下来,跟良岩约定半月后如果报名学习养蜂技术的人超过五十户,那么就找人去雪漫城的“母马的横幅”酒馆找他。

定好几个细节后,良岩回到酒馆内刚才跟艾文一起坐的餐桌前,神清气爽,为自己即将干一件“利国利民利蜂”的大事而高兴不已。

“阁下倒是想得开,哈哈。”艾文这会儿脸色也好看不少,举起酒杯向良岩致意。

“想得开?我有啥需要想的开的?”良岩一脸轻松,他决定从现在开始到教会这里的人学会养蜂技术之前,都不喝蜜酒了,开了瓶雪浆果酿的果酒准备尝尝。(求个收藏吧,推荐更好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