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岩和艾文爬上几百级石阶,走上龙宵宫门前的百米水上长廊时,正遇到狮鹫骑士团团长斯内普·鹰羽爵士走出龙宵宫大殿,后面跟着狮鹫骑士艾瑞斯,再后面远远地跟着阿穆伦·魔剑爵士。

刚开始良岩没注意到他们,他刚走从石阶走上水上长廊,就感觉景色为之一变,于是迫不及待的开始观赏眼前的美景。

看看脚下清澈见底的巨大水池,摸摸雕刻优美的长廊石柱,深呼吸一口山顶的清凉空气,反正时间不紧,溜达呗。

宫门前的几位侍卫见到是跟队长一起喝酒的良岩和艾文,也表现得非常客气友好,艾文还见到一位与自己相熟的侍卫,就停下聊几句。

斯内普板着扑克脸,走的疾步如飞,两脚生风,恨不能立即赶回驻地去找出自己的秘密账本,看看这次被剥了多厚一层皮。

虽然早就看到前面就是良岩,但是他却没有做任何动作,丝毫不停顿的径直从一旁走过去。

后面的艾瑞斯呢,见自己的领导还是那一张万年扑克脸,还不知道他刚才是在总BOOS那里吃了挂落,落荒而逃出来的,以为斯内普已经把事办妥了,接下来就要良岩的好看了。

所以,他要先“预热”一下。

也凑巧,良岩听脚步声以为是一个侍卫走过去了,没在意,他正抬头垫脚的看一根石柱顶上的雕像,看不太清楚,就后退一步,结果正好挡在艾瑞斯面前。

“哼,没有教养的下贱东西!”艾瑞斯斜着眼睛的对良岩说。

良岩一转身,嘢,怎么又是这孙子?哦,这是找八姑父告状出来的,看这趾高气昂的样子,难不成给我穿上小鞋了?

你大爷!哥这三四天怕过谁!一个手下败将,记吃不记打,还想再挨一下?良岩手就摸到了腰上的空间戒指。

艾瑞斯当然不是想要跟良岩动手,他也不敢。

不说打不打得过良岩,也不说旁边虎视眈眈的十几名精英侍卫,是拉出一个来就够他受的,他要是真敢龙宵宫大殿门口动手,不光他身上的爵位保不住,就是他身后的家族也得受牵连。

这时,不光艾文看到状况走过来,连后面的阿穆伦也疾步跟上来,周围几个侍卫都靠上来,面色相当不善的看着艾瑞斯。

艾瑞斯一看这架势,有点怂,但是他一样可以确定,这些人都不敢动手,所以他也不是那么害怕。

“走开!我不给贱民让路!”艾瑞斯虎着脸,感觉自己很有伯爵继承人的气势。

原来是要过过嘴瘾!

良岩从小就是个闷葫芦,不喜欢跟别人发生冲突,吵架耍嘴这件事他非常不熟练。

不熟练归不熟练,不能证明良岩应付不了当前这个嘴炮,事实上在华夏,任何一个上过小学的人都知道怎么回击这种“老梗”。

“我正好相反。”

良岩平淡的说了一句,侧身绕过去,没事人似的笑着跟阿穆伦打招呼。

“哼!”艾瑞斯一看良岩“怂了”,就得意洋洋的径直往前走,没走几步突然明白过来,大怒。

一回头却发现阿穆伦和艾文,还有众侍卫都哈哈大笑。

阿穆伦一边笑,一边把大拇指竖在良岩面前:“风狼阁下有战场诗人的潜质!这几个字的杀伤力不亚于一把利剑,生生把一个伯爵继承人削成了贱民,哈哈哈……”

“你——”气的艾瑞斯当场就要拔剑,结果他的手刚扶上剑柄,周围的几个侍卫呼啦一下就围上来。

长剑出鞘,硬弓上弦,全都指着艾瑞斯,估计他要继续拔剑,马上就要血溅当场。

艾瑞斯被逼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进退两难,打又不敢打,走又不甘心。

还嫌不够丢人么?!前面即将要走下石阶的斯内普回身看到这一幕,差点气死,心想:要不是艾瑞斯平日里孝敬丰厚,怎么也不会轮到让他当队长!整日的到处给我得罪人,看来让他撤职再发配的做法真是太对了!

不行,这次的丧葬费也该算到他头上!嗯,就这么定了。想到这里,斯内普突然发现心情愉快了不少,脚步也轻盈起来,没事人一样继续走下石阶,扬长而去。

艾瑞斯本来还想着团长大人能转身回来帮自己解围,结果团长大人连管都不管,就跟没看到一样径直走了,这是为什么呀!

艾瑞斯只好色厉内荏的大喝:“退后!你们真的想跟狮鹫骑士团过不去么?”

是狮鹫骑士团跟我们不过去好吧!周围一众侍卫可算是逮着能光明正大教训狮鹫骑士团的机会了,他们手持武器谁也不后退,等着盼着艾瑞斯拔剑呢,结果艾瑞斯还是没让他们如愿。

斯内普的背影从石阶那里一消失,艾瑞斯就绷不住了,那点伯爵继承人的气派一下就随着过山风飘走不见,他不管不顾的挤出侍卫们围成的圈子,在众人的再次哄笑声中,狼狈的追着斯内普逃窜而去。

只有艾文没有笑,他在后面无奈的摇摇头:“如果父亲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会有何感想。”

“都过来,给弟兄们介绍两个人。”阿穆伦招呼在场的所有侍卫到跟前。

“前天那个‘莉莉和阿曼达佣兵团’覆灭的事,都知道了吧?从城外运回来的兽人和巨狼的头,还有那俩死灵法师学徒,你们也见过是吧?”

“出手的就是你们面前的这两位!”阿穆伦先拍了拍艾文的肩膀,“这位你们可能有人认识,对,他是我们雪漫的骑士,雪漫第三卫队的骑兵队长,真正的诺德勇士!”

“而这位,这位是良岩·风狼阁下,”阿穆伦又拍了拍良岩的肩膀,“为什么叫风狼?是因为他在这之前独自一人击杀一头成年的风狼!哈哈,不光如此,风狼阁下很可能也是龙裔!”

“哗”,众侍卫惊诧不已,纷纷打量良岩。

“还有,这两位今天中午的时候,在下城区门口外,轻松击倒三名狮鹫骑士,啊哈,轻松击倒,而且包括刚才跟在斯内普·鸡毛后面的那个小子,据说他被打的掉进了粪坑!哈哈,痛快!”

如果不是有特殊渠道,外城区中午发生的事是不会马上蔓延到人人皆知的地步,这时候的龙宵宫还只是有少数人知道具体情况。

对于常年被狮鹫骑士团“压迫”的侍卫们来说,这可是从奥杜因被击败以来,最劲爆的好消息。

听着就解恨!众侍卫兴奋的都围上来拍打良岩和艾文的肩膀,嘴里还不住的称赞“好兄弟”,“真汉子”之类的话。

“还有一个好消息,托这二位的福,咱们龙宵宫侍卫们的好日子可能就要来啦!”阿穆伦继续放卫星,“不过,具体是什么好消息,要留到今天晚上在酩酊猎手才会公布,哈哈,所有不当值的弟兄都要去!蜜酒都算我的,这个消息够我们喝一晚上!”

“好了好了,让这二位清净一会儿,他们等下还要觐见公爵大人。”阿穆伦把侍卫们哄去站岗,只留下一个,“你带艾文骑士和风狼阁下去候见室,如果风狼阁下想四处转转,你就陪着,别让其他兄弟误会,这二位以后就是自己人!”

阿穆伦安排好这些,就跟良岩二人告别,兴冲冲的去他说的那个酩酊猎手酒馆占座去了。

候见室挺大,进了龙宵宫大门往右一拐就是,还没有其他人在等候觐见。

十几张长短不一的椅子,几张小桌子,几个带龙头的酒桶放在一边台子上,还有四五盆绿色植物。

阿穆伦指定的那个侍卫很热情友好,把良岩和艾文领到通风比较好的窗边,请他们坐下,还殷勤的倒了杯酒,问良岩是不是要四处看看。

“那再好不过了,如果不麻烦的话。”当然要看看,龙宵宫可不是随便能来的地方。

龙宵宫内是不能随便乱走的,于是良岩跟着这名侍卫出了大门,艾文则在候见室等消息。

出了大门,就是这名侍卫跟着良岩了。良岩围着龙宵宫瞎转悠,走到哪里,这名侍卫就介绍到哪里。

“……泉水的源头就在龙宵宫下面,这眼泉水从独眼王奥拉夫修筑龙宵宫后,几千年来从来没有干枯过……”

“……从这里在往上就是龙宵宫监狱,这里主要关的都是些刺客,邪恶魔法师和犯了罪的贵族骑士之类的,其他的平民犯人都在外城区……”

“阁下,这里是后崖,下面的峭壁就是狮鹫骑士团的窝,哦,他们自己叫鹰巢。他们养的这些牲口很吵,特别是安静的晚上,就像是我老家的屠宰场……”

……

良岩一边走走停停,一边听侍卫介绍,他也不好意思占用侍卫太多时间,半个多小时后,就用块没拆包装的火腿肠谢过侍卫,回到候见室。

走的时候,候见室里只有艾文一人,并没有其他人。回来的时候,见室居然已经人满为患,自己被都挡在候见室门口进不去。

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和小孩,高矮胖瘦不一,他们有的是战职者打扮,穿着各式铠甲,腰间挂着长剑,均制作精良,还有好几个穿着法师袍的,一样年龄不大。

看起来他们相互都认识,三五成群在一起交谈,还有几个年龄稍大点的正在跟艾文谈话,穿着打扮跟艾文差不多,应该也是雪漫骑士身份。

艾文见到良岩被挡在门口,就走过来招呼他,但是跟艾文谈话的那几个骑士却没有跟过来。

“怎么这么多人?公爵每天都这么忙么?”良岩跟艾文走到一边的角落,小声问。

“那倒不是很清楚,不过今天这些来觐见公爵大人的,身份都差不多,都是为了一件事。”

“哦?”良岩挺诧异。

“这些人都是原双月佣兵团成员的子弟,今天来是为了向公爵大人请战的,为阿米拉和阿恩殿下的父亲艾斯佛陀,也就他们父辈的老团长复仇。”

“噢……就这些孩子?”眼前这二十多个年轻人,年龄最大的那几个看起来也就二十左右,最小的看起来像个刚开学的初中生,其他多数的都在十五六、十七八岁之间。

“呵呵,阁下可别小看了他们。今天来的这些孩子都是各个家族里的长子,将来都要继承父辈的爵位的,至少是男爵。而且这些孩子都是雪漫学院的精英,跟我说话的那三位,已经从学院毕业,各项成绩都不错,现在已经跟我一样,正式的雪漫骑士身份。”

原来是一帮青年才俊,良岩不再言语。

对于没经历过战争的人来说,战争是甜蜜的。

良岩不知道这些半大孩子有没有真刀实枪的战场上博过命,他绝不喜欢战争,甚至连普通的争执吵架都不喜欢,但也没必要对这些半大孩子的请战行动表示异议,毕竟他们的行为,在这个世界里,很可能代表着的是一种积极向上的主流态度。

二人没再进候见室,在大门内侧站定,就这么等着。

良岩还是没闲着,继续打量着附近的装饰,有一嘴没一嘴的问着艾文,在墙上的花纹雕刻都是什么意思,有没有传说故事之类的。

四点半了,良岩看了下时间,正在琢磨着应该差不多得被召见了吧,怎么也得先说几句话,寒暄一下,然后再坐下吃饭。不过看了下对面候见室的一帮人,嗯,估计还有的等。

就在这时,宫门大开,几名侍卫护卫着一年轻人走进来。

他内穿洁白的丝质长摆衬衫,外着一套雕工繁复的,上了磁釉的银白胸甲,胸前蚀刻着一个白色的马头,闪亮的金线和吊扣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脚蹬漆黑高筒皮靴,双肩垂系着一件大红天鹅绒披风,手扶一把象牙把手的骑士长剑。

高大英俊,体格健壮,一头漂亮的金发,闪亮的碧眼外加冷峻的脸庞。

呵!这人简直拥有童话故事里白马王子的每一项优点。

要不是接下来他说的一句话,把这个美好形象生生的给毁了,良岩还真以为这就这人就是传说的霸王之气附身。

这人本来是径直往大殿里去的,经过良岩身旁的时候,停了下来,上下打量了良岩几眼,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又是一个无所事事来拍我父亲马屁的家伙,干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