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无所事事来拍我父亲马屁的家伙,干得好!”

良岩听到这话挺纳闷,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打扮,虽然跟周围的人的打扮比起来,有点“非主流”,但是也没听说过有专门的马屁精的装束啊,你怎么就看出来了,你谁啊?

“大殿下!”正当良岩郁闷不已的时候,艾文却猛地挺身捶胸,对着来人行礼。

不光是艾文对此人行礼,在旁边候见室的二十几号人全跑出来,那些穿着铠甲的小子,更是把胸膛捶的“嘡嘡”响,都称呼此人为“大殿下”。

这个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大殿下”见众人围过来向他行礼,没有什么大动作,只是向着周围略一点头,很是威严的“嗯”了一声,带着自己的侍从继续往大殿走去。

“大殿下?”良岩看此人走远,歪头看着艾文问道。

艾文没马上回答,先把良岩拉到更远的角落里,才小声开口:“阁下别介意,这位是巴尔古夫公爵的大公子,他从很小就这样了,基本上对谁都不客气。”

见良岩还是不爽,于是继续说:“据说是因为十几年前,公爵大夫人病死时受到了刺激,以至于性格有些偏激,他一直认为是有人害死了他母亲,看谁都是凶手。还有人说前几年他甚至怀疑是公爵大人害死他母亲,差点给公爵大人下了毒,还好五年前龙裔英雄罗兰德阁下来龙宵宫商谈判时,发现大殿下可能是被一个邪恶的魔神——低语女神梅发拉的蛊惑,于是出手驱逐了那个魔神,这几年大殿下已经好多了。”

好多了还这个吊样?可以想象前几年这孩子有多么讨喜了!这一家子都是什么呀,小舅子那个尿性,亲儿子这个熊样,不知道“八姑父”是个什么鸟人!

良岩虽然恶意满满的瞎想,可也没怎么往心里去:我是来见阿米拉的,其他人全都是王八蛋也不关我的事!

于是良岩转身倒背着手,继续看墙。

二十多个青年才俊也陆续转身回候见室,但是他们开始注意到良岩,于是有些谈话内容就牵扯上良岩。而良岩因为体质改造,五感敏感度大幅度提升,他们的谈话内容,一点不漏的被良岩听了正着。

“嗨嗨,看那边,看见那个黑头发的了么?”

“嗯?跟艾文骑士一块的那个?看见了,怎么了?”

“哼哼,据说就是他和艾文骑士在望溪堡干掉了整整一队狼骑兵,还有两个死灵法师学徒!”

“什么什么?就他?就那个小身板?不信不信!要说艾文骑士自己干的话,我相信,他毕竟是雪漫学院实力榜上的人物。”

“我也不信,可战报上就这么说的,我父亲亲自记录统计的这事。还有,我们魔法分部的好几个老师还亲自去了,说是也要验证那天是不是用了火盐。”

“啊啊,我也听说了,这家伙之前在溪木镇南边还一个人干掉了一头风狼!”

说着说着,二十多个人的三四个谈话圈子逐渐合并成一个大圈,乱哄哄的都插嘴。

“吹牛吧,风狼是《泰姆瑞尔魔物志》上都有记载的大型魔兽,居然被他这样的干掉?骗尸鬼呢!”

“哎哎,不信拉倒,我家的管家上午刚从溪木镇那边拉木材回来,他说他亲眼见到那头风狼的尸骸了,已经扒皮抽筋,准备做成各式皮货。有好几家商人要高价求购,结果人家皮匠不卖,说这是属于那个人的,就是他杀死了风狼。”

“是真的?嘿,怪了,这人一看就不是个战职者,而且一点魔法波动也没有,那是怎么办到的?”

“我到听说他手里有把大师级的武器……”

“可拉倒吧,他要是有大师级的武器,怎么不背在身上?你看他身上哪里像有什么好武器的样子!”

“爱信不信,你们知道么,听说他就用那把武器把白狮家族的一个少爷给吓得连夜从溪木镇跑了,这事就发生在溪木镇的蜜酒节上,几百人目睹的,这个总归不是假的吧。”

“这么一说,今天上午的事就是真的了?”

“什么事?”

“我家好几个仆人今天上午正好去下城区采买,他们回来说,有两个人把狮鹫骑士团的人给揍下来三个,而且揍的骑士和狮鹫都在地上爬不起来,最后还是狮鹫骑士团的魔法师去了才治好了,你们说会不会是艾文和这个家伙干的?”

“……”

二十多个人齐刷刷的看向远处墙角的良岩和艾文,把艾文看了个愣怔,看的良岩感觉后背直发毛。

“……没谱了吧,我还是不信,这么多年,没听说有谁敢跟狮鹫骑士团这么干的!”某个人收回目光,呱唧咽了口口水。

“我补充一个,”一个一直冷眼旁观的高个子突然开口,“就今天正午,这人把盖尔城门官给打的尿了裤子,狼狈逃窜。”

“谁谁?盖尔城门官?盖尔侯爵?”

“还能有谁!”

“哄”一下,二十几个人乱套了。这才是大手笔!居然把巴尔古夫公爵的亲妻弟给打的这么惨?

这人不是个英雄,绝对是个彪子!这些人给良岩下了定义。

谁不知道,是个人就能把盖尔侯爵打出屎来,但这么多年来谁动手来着?好家伙,你一来就下手了,公爵的面子哪里摆去?

就这三四天,连续得罪了天际省几乎最有影响力的境外势力白狮家族,得罪了雪漫最强的战斗力量狮鹫骑士团,得罪了雪漫的最高领导人,作的一手好死!

“也不一定……这人也算是救了阿米拉殿下和阿恩殿下,大功一件呢。”

“哎哎,对了,胖子你过来!”一提到阿米拉,突然就歪楼了,“你不是说你见过阿米拉殿下么?”

被点名的是一个穿学徒法师袍的小胖子。

“是啊,前天我来龙宵宫给法仁加院长送书,正好遇到阿米拉殿下和阿恩殿下被公爵大人迎进龙宵宫,我在大殿旁看到的。”

“那你说,阿米拉殿下是不是真的,嗯,真的,长得,呃,你知道,啊,是不是?”说话这家伙长得猥琐,说话也猥琐,不过他戳中了众人心中共同的兴趣点。

良岩不由自主的也转过身来,他想知道阿米拉的任何一点近况。

“哎——,嗯——,啊——”小胖子一副回想的样子,就是说不出点真东西来。

“你是猪啊!几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我不得先想一下么,我不得先组织下句子么?不想听一边去!真不想跟你们这些家伙聊天,粗俗!”

“那你倒是说呀,大魔法师!”有人耐不住了。

“咳咳,”小胖子清了清嗓子,“那天我刚从法仁加院长房间出来,正好看到阿米拉殿下掀开斗篷,呼——太美了。”

“她一身紫色长裙,身材高挑,貌似比你还高,”小胖子指着比自己还高半头的猥琐男,“亮金色的长发几乎齐腰,翠绿的眼睛似乎比大殿门口的水池还要亮,感觉轻易就能把你的心魄吸进里面。”

“她的优雅高贵,举手投足间都流动着端庄典雅和超凡脱俗的气质,难道这就是高精灵皇族多少代精华的沉淀?”

“她简直就是所有女性的典范,是所有男人心中的女人,完美这个词似乎就是为了她而诞生!”

……

周围众人包括小胖子,都沉浸在畅想当中。

倒是急的良岩直挠耳朵,你倒是说点干的呀,阿米拉到底怎么样了。

“你小子最近不学魔法,改学诗歌了么?干脆去孤独城的游吟诗人学院算了!”有人缓过神来,“然后呢?”

“然后?还有什么然后?然后我就被法仁加院长踢出来了啊。”

“切~谁知道你说的天花乱坠的,是不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等下公爵大人召见,你们不会自己看啊!”

“什么?你说阿米拉殿下也会出现?”

“你这个都不知道,来干什么来了?”小胖子一脸的鄙视那个问话的。

似乎多数人都不知道,二十多道目光集中到小胖子身上。

小胖子很享受这种受关注的感觉,斜晃着脑袋的样子在良岩看来,似乎下一句话应该会说“元芳,你怎么看?”

“公爵大人今天晚上要举行宴会,阿米拉殿下当然会出席了!”小胖子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不是家宴么?“八姑父”的家人也忒多了点吧?不过,听这些小子的言谈,他们也不像是家人,而且艾文之前也说了,这些小子是“八姑父”手下的子弟。

这是什么情况?朝令夕改呀!

“八姑父”此人不着调!良岩又给巴尔古夫公爵下了个定义,然后又转身回去继续看墙。

“我怎么不知道?我父亲只告诉我,让我来龙宵宫向公爵大人请战。诶?对了,我都忘了,你小子的家跟龙宵宫侍卫长阿穆伦叔叔家挨着呀,你父亲什么都能打听出来!你还知道什么,快说!”

好几个人围过来,眼看就要卡小胖子的脖子。

小胖子双手一呼啦,把几个人推开,又清了清嗓子,一指良岩继续说:“嗯,你们刚才说的关于那个人的事,都是真的,那人名字叫娘,诶,不是,是良岩,这名字真怪。他是外地来的一个商人,很可能跟龙裔英雄罗兰德阁下是同一个地方来的。”

“而且,我还知道,公爵大人今天举行宴会,主要是为了答谢良岩对阿米拉殿下和阿恩殿下的搭救之恩。”

“就这些,没了。”

“真没了?”

“嗯,没了,要非得说有的话,那就是,就你们这些货,给阿米拉殿下提鞋也不够格!别瞎想啦!”小胖子一个霰弹炮打了一片。

“呀嘿!胖子!你小子小时候跟我们后面都没人理你,这入了魔法学院,就长本事了?我们不够格,你就够了?”

几个人上前就把小胖子夹起来,几下就把他的法师袍给扯的乱七八糟,大白肚子都露出来了,乱哄哄的闹成一团。

——

巴尔古夫公爵这边已经过完了酒瘾,重新坐到大殿的领主椅上,手里拿着一张羊皮纸,正在跟自己大儿子说话。

“父亲,要求统一驱逐非天际省户籍的虎人的照会,已经发往八大领地。另外,发往艾尔斯维尔要求他们交还所有双月骑士团成员以及阵亡者遗体的外交照会,已经发到所有前往艾尔斯维尔的所有的商队手里,这些商队最快也要一个半月后才能到到艾尔斯维尔行省,是不是有些慢?”

“暂时也只能这样了,我的公爵身份还不能代表整个天际省向艾尔斯维尔宣战,而且我们的军队不光数量不足,而且没办法轻易通过其他领地到达艾尔斯维尔。”

做信使送外交照会这种层次的工作,并不需要公爵的儿子亲自出马,但是奈吉尔非要去做,似乎他对有关于阿米拉的事,过分上心了点。

巴尔古夫公爵虽然并不很高兴,但也不想泼他冷水,他说:“干得不错。你通知阿米拉和阿恩,还有你母亲,妹妹和弟弟,半小时后大大殿用餐,别忘了叫上你舅舅。”

“我知道了,父亲。”奈吉尔一脸兴奋。

“去吧。”

看着儿子走到后殿,巴尔古夫公爵捏着眼角,把手中的羊皮纸递给站在旁边的总管普罗万图斯爵士说:“这帮混蛋,自己不来,改让自己孩子来了!”

这是侍卫递上来的一份觐见名单表,上面列着这会儿在候见室的那二十多个青少年的名字和出身。

“霍隆格纳,你也看看。”巴尔古夫公爵示意总管把名单递给另一旁站着的一个光头麻花胡子,身背巨剑的壮汉。

这个巨汉叫霍隆格纳,巴尔古夫公爵的堂弟,双月佣兵佣兵团的核心人物之一,现任雪漫第三卫队队长。

第一卫队就是龙宵宫侍卫队,由阿穆伦掌管。

第二卫队是雪漫城卫队,由凯尤斯掌管,负责整个雪漫城下城区和外城区的安保警戒工作,相当于警察。

第三卫队才是真正的雪漫领地的军事力量,这支卫队集中了雪漫领地绝大多数的军队,散布在雪漫各个军事要塞中,也是骑士艾文效力的部队。

“小孩子瞎闹而已,我看个什么劲?”霍隆格纳一摆手。

“殿下,见还是不见?”总管躬身问道。

“见。要是把这帮小子赶回去,那帮混蛋们不到半夜就能到齐了!让他们一起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