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死了?”哈肯总是第一个开口。

“怎么死的?”阿尔诺最注重细节。

“骗人吧?”弗洛德纳否定一切。

“你见过?在哪里?”刚才差点射死良岩的雷夫,也顾不得藏在后面羞愧了,扑上来晃着良岩的肩膀大声问道。

“我…我…你…停…手…放…放…”良岩一米八的“小”身板,被一米九多的壮汉两只大手“握着”,说不出话来。

“雷夫!”阿尔诺看到良岩快被晃断脖子了,连忙上前拉住雷夫。

“刚刚差点射死我,这会儿又要掐死我?我跟你有仇啊”良岩被晃了个七零八落,弯着腰一只手扶着大腿,一只手指着面前这个大块头。

雷夫这才反应过来,一张白色皮肤的脸瞬间通红:“我我我,不是,那个,真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雷夫又要伸手去扶一下良岩。

“还来?!”某人眼看要撒泼。

“不不不,我真不是故意的。”性格憨直的雷夫窘的不行。

“不是要看风狼么,我告诉你们在哪里。”良岩喘过气来,咔吧一下摘下胸前弩上的光学瞄准镜,朝着西南方向看了一会儿。

“就那里!看到么,那不是有两棵树歪着么,那是被风狼削断的,看到么?”良岩也不管人家的眼力能不能跟上九倍的光学标准镜,就那么朝着昨晚上事发地一指。

“阿尔诺?”四个人里面具有木精灵血统的阿尔诺眼力最好,其他三个都在等阿尔诺的反应。

“嗯,不是很清楚,不过好像是有两棵树要倒下的样子。”有点远,阿尔诺也不肯定。

“用这个吧,从这个圆筒里面朝那里看。”良岩一直观察他们四个,见他们确实看不清楚,就把瞄准镜递过去,给阿尔诺。

阿尔诺疑惑的接过来,学着良岩的样子,小头朝里,大头朝外,眯着眼从镜筒里朝着刚才的方向看去。

“嗯,这是?”镜片里面看到的情景让阿尔诺吓了一跳,他转头看了良岩一眼,又立即把转回去,“看到了!确实有两棵雪松斜着,这么远,居然能看的这么清楚,这是魔法镜?”

“我看下!我看下!”哈肯跟雷夫争着去拿瞄准镜。

“哇!真的啊,这么清楚,就像在跟前一样!看那边,咱们的营地,我看到你的睡袋了!”

“到我了到我了,噢~~~~都变大了,别动,我还没看完。”一直冷眼看着的弗洛德纳沉不住气,也往跟前凑。

“这是魔法镜!,我听酒馆里的游吟诗人说,传说中的矮人可以造出能看清月亮的镜子,你是矮人么?”阿尔诺一脸疑惑的走过来问良岩。

矮人?我很矮么?良岩下意识打量了一下自己,是比那个大个子矮点,也不比你们三个矮,也不至于用矮来描述我吧。

“不是矮人,我是普通人。”

“普通人?帝国人?赛瑞迪尔来的?黑发黑瞳,溪木镇来的帝国人商队里面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长相的,其他行省来的商队里也没见过……”阿尔诺观察入微。

“我也不是什么帝国人,更不是塞什么迪什么来的。”良岩发现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干脆先否定再说。

看着他们几个震惊的,“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良岩有点暗爽——老子连惊带吓的两天,现在轮到你们了。

大约观察了下他们几个的服饰和武器,还跟“郁金香”交流了下,基本确定了这几个人所处的文明阶段——大约跟地球上的中世纪相当,有可能时代还要早一些,铁器的运用已经很熟练,但是穿着皮毛质的衣服。那个大个子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有一层很明显的的体毛,好像是地球的北欧人。刚听那个尖耳朵的说,还有什么帝国,商队什么的,这说明这个世界有国家概念,商业发达。有诗人说明有文字,有文字说明有文明传承,不过是不是在黑暗时代就不好说了。

再看他们四个人的体型,除了一个一米九多的大个子,其他也应该在一米八左右,按地球的说法,算是一群大汉。日常营养充足的样子,发育良好,不应该是强盗。对一个奇装异服的外乡人,说话的口气也算友好,那么它们应该是一群猎人。

再多的东西看不出来了,看来需要进一步接触才能了解。

“不去看风狼?”良岩怕自己过度“嚣张”,被他们当成异端绑火刑柱上烤成人干,伸手从弗洛德纳手里要回瞄准镜,“咔吧”装回弩上。看他们几个又盯着自己怀里的弩看上了,于是一句话把他们四个的思绪岔开。

“对,是得去确认下,要真是那头风狼最好。”阿尔诺回头又问道,“外乡人,你要往哪个方向走?”

“嗯?”这是怕我跑了?

“我哪儿也不去,就在……在那里等你们回来。”良岩左右看了一下,指着一块大树阴下面的一块巨石说。

“也好,没有不相信你,荒山野岭的不安全,等我们回来一起走也好,溪边不要去。”阿尔诺嘱咐一句,招呼其他三人往良岩说的风狼的方向走去。

良岩目送他们走了一段,算了下速度,要说这些猎人在山林里走起来可真快——说是如履平地也不过分,不过来回起码也得四五十分钟的样子。

“嗯,我可是实在人!”良岩转身爬到刚才指的巨石上,卸下装备和背包,盘腿坐下,开始看风景。这个自称实在的地球人不见得是真实在,他本来就打算跟人家一起走,自己一个人走的话,再出来个什么疯狼狂虎的,不见得就能挨得过去,还有就是跟他们一起走,能尽快找到文明聚居地,尽快实施自己的回家大计。

一个彻底放松的人,最容易感受大自然的美。

巨石山坡下不远就是那条雪水溪,往南面远处望去,小溪蜿蜒百折,溪水无拘无束的快速流淌,经过水道里的石块时,会飞溅起一片白色的水花,有些飞的高的水花还会衬出小小的彩虹,

小溪对面的是一片浓郁的森林,从这里看过去,似乎没有一丝空隙可以让你去偷窥,就感觉那是一股浓的化不开的绿,树连着藤,藤挨着草,草拥着根。

听着近处不知名的鸟和昆虫的叫声,夏日雨后的微风,从树叶的空隙中洒下来阳光,让人浑身清凉却又暖在心头。这绝对是坐在家里看着高清电视节目的人所无法享受到的美景,良岩就要陶醉了。

“哎呀忘了!”良岩一拍脑门,从背包里面掏出手机,把摄像头像素调到最高,两只手托着,各个方向开始拍照。

“等我回去,哼哼,大民同学,王哥同学,小张同学,以及刘姐同学,你们统统羞愧致死!”貌似良岩同学的交际圈就这么大了。

“看咱来的地方,咱拍的照片,见过不?来过不?想来不?”嘴里开始胡说八道,目测这厮又要兴奋过头。

“天上得拍,这么晴朗的天一年得有几回见?雪山上得拍,这不是阿尔卑斯啊同学们。树林得拍,大民你见过这么高这么粗的数么,不认识?嘿嘿,我告诉你,我也不认识!溪水得拍,这么清凉透彻的溪水,等我回去的时候带一大桶让你们尝尝。这草儿,这花儿都得拍。”

咔嚓咔嚓一通乱拍,良岩也不怕手机没电,手机卡没容量——怕个毛,没了哥再订货!暴发户的嘴脸瞬间从美景中凸显出来。

说归说,拍归拍,良岩还是有点分寸,算算时间四十分钟过去了,那四个猎人差不多该回来了。良岩回头看看狼尸的方向,没看到人影,就把手机关机装起来,干坐着等——这厮还是怕火刑柱,没准被他们四个看到手机,就真当成一个“摄魂”的工具了。

又过了十来分钟,四个猎人回来了,还用一根小腿粗的树干抬着狼尸。

“怎么样,是它吧?”良岩迎上去,“我没撒谎吧。”

四个人把巨狼尸体往地下一放,都不说话,都一副奇怪的表情都看着良岩。

“什么情况你们这是?”良岩挨着跟他们四个对眼看,“说话啊,不是就不是呗,反正是白狼吧,我也不认识什么风狼。”

四个人不说话可不是因为良岩认错风狼而生气,是因为刚才在狼尸的地方被震撼到了。

话说一行四人赶到目的地仅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但是在那片场地的外围就全呆住了。

这是什么力量造成?直径五十米左右,近乎圆形的场地并不是天然形成的,很明显是某种力量造成的,从中心到外围有十几棵大大小小的树顺着一个方向倒下,细小的是连根拔起,粗大的则是被削断,场地外围也有很多树枝树干被削断或者劈开。

地面上铺满了大小树枝,碎叶,同样连根拔起或者削断的灌木,花草,最上面还覆盖着一层白色的类似羊皮纸的东西。

一阵发蒙过后,四个人开始寻找良岩说的风狼尸体,在场地的中心位置,发现了那一头扎在泥土里面的巨大的白狼尸体,脑后和腰部两个明显的血洞,证明是被类似箭只的武器射死或者刺死。

“应该用的是这个吧,”阿尔诺找到了被削断的那只弩箭的箭头部分,几个人挨着拿在手里看了下,都没见过这种材质和造型的箭只。

“雷夫,你看看,认识么。”

作为溪木镇上铁匠阿沃尔大叔的儿子,四个人中只有雷夫在武器方面有发言权。雷夫又接过断箭,拿在手里来回仔细看,许久不说话。

“怎么样?”哈肯沉不住气了。

“不认识。从来没见过,这么复杂的造型,”雷夫又掂了掂断箭,“这种材质的箭头箭杆,从来没听说过。”

四个人面面相觑。

“那个外乡人身上的那把黑色的家伙,还带着那个魔法镜,你们说会不会是乌木做的?”阿尔诺心思最细腻。

“乌木?不可能吧,我从小到大就听父亲提到过好多次,说那种材料是做武器铠甲的最好材料,甚至在某些地方比龙骨还要好用。跟木头一样轻,却比最好的钢材还要坚硬,连陨铁也赶不上。父亲也没见过,也不知道怎么用。”

“嗯,不好说!”弗洛德纳伸手取过箭,箭头朝下用力刺向狼尸,“噗”,合金箭头带着连带箭杆轻松扎进去一指深。他回手又取了一支自己的箭,抬手用力往狼身上扎去,没扎进去,再来一次,“叭”,木质箭杆断了,还是没扎进去。

“这箭什么材料做的我是不知道,只知道咱们四个要是遇上它,”弗洛德纳踢了踢白狼尸体,“恐怕全得完蛋。”

毒舌弗洛德纳连自己的面子都不留,但是他说的话总能戳到点上,其他三个人面色虽然不好看,却都没反驳。

从现场的情况看,这头死去的巨型白狼确实是风狼,基本上可以肯定就是前几天屠戮了那对贵州姐弟二十几名护卫全身而退的那头。

“这是什么,”阿尔诺从脚下捡起一片白纸,下了一场雨,白纸泡了水,起了毛边,“好像羊皮卷,但是更薄。”

“看这片,好像还有字!”阿肯也捡起一片来看,“你们看看是字么。”

“这片也有!”雷夫捡了几片挨着看,“还有花纹!”

“是魔法卷轴么?听酒馆的游吟诗人唱的时候,总能听到魔法师使用魔法卷轴,能一下打死很厉害的魔兽,甚至巨龙。”

四个年轻猎人实在想不出是什么东西或者力量,能“吓”的风狼这种顶级魔兽会在地上刨坑,而且要把头藏到土里,俯首待戮——一场雨把辣椒粉都稀释冲跑了,四个人“无缘享受”。

“先不猜了,回去问问那个外乡人!”四个人一合计,抬上风狼尸体往回走。(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