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再遇郝仁

胖管事整个人都哆嗦起来,废了好半天劲,才颤颤巍巍地将那枚丹药拿了起来。{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这……这丹药是,是增气丹?”他艰难地问了出来。

“废话,这不是增气丹是什么?”陈彦青瞥了对方一眼,心中暗自无语,这家伙好歹也是一个店铺的掌柜负责人,心理素质竟然这么差,见到一枚极品增气丹就激动成这样子。

不过这事,也委实怪不了人家,胖管事这辈子见过的品质最好的增气丹,是有一次皇室炼制出的一炉上品增气丹。

那次,兰月国皇室出动好几位炼丹师,可炼出上品增气丹,一炉成丹数量,只是堪堪一百出头,根本没有什么赚头。

从那以后,皇室便再也没有过类似的举动。

而胖管事拿那次的上品增气丹,和眼前的这丹药,暗自比较了一下,发现前者,那简直就是一坨狗·屎啊。

甚至就算是古籍中的描述介绍的极品增气丹,对照下来,竟也比手中丹药,逊色甚远。

“不就是极品增气丹嘛,用得着这么大反应吗?”唐元瑶轻声嘀咕,她并不懂炼丹,只知道上品,极品的增气丹,非常罕见,市面上基本没有。

所以在最初听说陈彦青,要炼制这个品级的丹药时,只是纯粹的震惊。

可现在,看到胖管事的模样,她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还是低估了极品增气丹所代表的含义。

胖管事听到唐元瑶的话,一身肥肉明显抖动了一下,最后用力地吸了几大口气,才勉强平复下剧烈起伏的心绪,开口道:“客官,不知道这种品质的丹药,你要卖出多少?”

“哦?现在愿意买了,之前你们不是说增气丹不缺吗?”陈彦青剑眉一挑,笑问道。

“客官,小的目光短浅,你就别和我一般见识。这丹药,我们百草居,愿意收购,只是不知道数量有多大?”

胖管事舔着脸赔笑道,他在心中已经盘算好了,如今兰月国修道界,压根就没听说哪里有极品增气丹售出,甚至就算是上品增气丹都没有。

若是能够那在百草居贩卖,可以预料,那必然会立刻引起轰动。

就算是以收购的价钱,平价卖出,也等于是替百草居打响了招牌。

再搞个捆绑销售,将自己百草居库存的普通丹药,搭配着一起贩卖,那想不赚个盆满钵盈都不行。

“这种丹药,我手头还有九十份,每份三百六十枚。”陈彦青淡淡道。

“什么?这么多!”胖管事吓了一跳,这可就是好几百万的买卖,以他的权限,根本做不了主。

他连忙站起来道:“客官你等一下,我立刻传信通知总负责人过来和你商谈。”

陈彦青点了点头,便和唐元瑶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过了大半个时辰之后,胖子口中的总负责人终于到了,是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赫然也是修成了阴阳境的人物。

在他身边,还带来了一位皇室的炼丹师老者。

在验看过了丹药的品质,并由那位炼丹师老者服下一枚极品增气丹体验了效果之后,那总负责人当场就拍板,收购了陈彦青手中全部的极品增气丹。

每一枚丹药的定价,就是一百五十块灵玉。

等交易完成之后,那总负责人又取出了一块雕龙玉牌,递给了陈彦青,窃窃私语了一翻。

陈彦青也没有太在意,随后将玉牌收起之后,就带着唐元瑶走了。

“云王爷,要不要小的去调查一下这二人的背景?”这时,胖管事小声地冲着那中年男子,询问道。

“不用了,这二人身后的,必然是一位极为了得炼丹大师,贸然去调查,引起人家反感,反而不好。”

中年男子摆了摆手,随即冲着身旁的炼丹师老者,问道:“贝大师,这件事你怎么看?”

那位炼丹师老者沉默了许久,才长长地叹了口气,道:“炼制这极品增气丹之人,手段太恐怖了。这增气丹虽然是基础丹药,但要炼出极品却很难,而这些增气丹,品质更是超出寻常的极品。恐怕不会是我们兰月国那些炼丹师所为。”

云王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正要说话,但忽然间,他面色猛地一变,继而又苦笑着摇头。

而与此同时,在距离百草居不远的一处街口,那雕龙玉牌,在陈彦青手中,被捏成了一堆粉末,从指间飘散。

“这玉龙令,是兰月国皇室发放给贵宾的凭证,莫非有什么问题?”唐元瑶忍不住问道。

陈彦青嘴角掀起一丝冷笑,道:“大问题倒是没有,不过里面隐藏着一点印记,若是有手段高绝之人,可以透过那点印记,锁定我们的方位。”

唐元瑶闻言,脸色一变,道:“他们是想干什么?难不成还想锁定方位,半途截杀我们,杀人越货不成?”

“那倒不至于,估计是对能炼出极品增气丹的人,感到好奇罢了,想要通过这种隐晦的方式,判定一下咱们的底细。”

陈彦青笑了笑,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这兰月国皇室的子弟,通常都拜入哪个门派。我们千叶宗,有没有皇室子弟?”

“皇室中的弟子,从来没有拜入三大宗派的任何一家。据我所知,但凡皇室中的杰出后人,都会被送入玄风域内,拜入里面真正的大门派之一,幻虚教。”

唐元瑶说到这里时,也是一脸的向往之意。

玄风域治下,有万千国度,兰月国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国而已。

而兰月国中的千叶宗,炎魔宗,清影剑宗,和玄风域内真正的大门派相比,根本就是不入流。

“就我知道,现在掌管着兰月国皇室的那些大人物,其实都只是没有资格进入幻虚教的。还有我们千叶宗,如果真出现了惊世天才,也可以保送入玄风域。以前,只有内门四杰被看好,不过如今你肯定算一个。”唐元瑶兴致勃勃地说道。

“原来是拜入幻虚教,这就难怪……”

陈彦青暗自轻语,他刚才从那云王爷散逸的气机中,察觉到了一丝虚幻不定的气息,看来也是修炼了幻虚教流传出的一些法门。

“玄风域也只是下等域界而已,里面的门派,也不算什么,等以后……算了,现在和说这个也没用。以后我一定会带你,还有婉儿,去见识真正的浩大世界。”陈彦青拍了拍唐元瑶的香肩,长长的叹了口气。

前世为一代白骨老魔时,他虽不敢说威临天下,雄霸各域,但若是降临到玄风域这种下等域界,也足以让其中的诸多教派,战战兢兢。

可如今,一切重头再来,却需要在玄风域治下的一个小国之中,苦苦挣扎。

个中滋味,不足与外人道。

唐元瑶不知道陈彦青为何突然生出这种感慨来,轻轻地将头靠在陈彦青肩膀上,柔声道:“不管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

陈彦青会心一笑,握着佳人玉手,缓步前行。

不一会,他们便到了万器楼前。

走入里面之后,陈彦青面色,登时就古怪了起来。

万器楼大厅中,那位温姐正在负责招待三位客人。

其中两人,是一对修成了阴阳境的男女。

那男子,英武不凡,整个人就如一口出窍的宝剑,锋芒四射,修为已经达到了阴阳境三重。

而那女子,容颜冷艳,气质出众,修为竟是比那男子还要高,已经修成阴阳境五重。

至于最后一人,则是上次炼丹输给陈彦青,气得吐血的郝仁公子。

几人坐在一边,也不知道在谈论着什么。

陈彦青和唐元瑶进来,自然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温姐见到陈彦青,一张笑脸登时僵在那里。

郝仁愣了一下,继而像是见到了杀父仇人一样,尖声叫道:“是他!就是他!朱威师兄,凌静师姐,就是这个人!就是他上次,赢走了我五万灵玉!”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上次郝仁,在陈彦青手中,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不仅身上的灵玉输得清洁溜溜,还被逼得在万器楼借了外债,才还清赌约。

这事传回清影剑宗之后,他暗地里可没少被同门笑话。

甚至,他那位炼丹长老父亲,郝长月,在听闻他是炼丹输给一个神泉境修者之后,也狠狠地教训了他一顿,将他禁足了一个月。

郝仁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才刚放出来,就又遇上了陈彦青。

“哈哈哈,郝公子,才一个来月没见,见到我用不着那么激动。”陈彦青搂着唐元瑶的腰肢,主动迎了上去。

“怎么?熟人?”唐元瑶疑惑问道。

“熟,当然熟。上次我和婉儿来万器楼,当时手头紧,巧遇了郝公子,非要和我比试炼丹,主动输给了我五万灵玉。郝仁,人如其名,真是好人啊。”陈彦青笑道。

唐元瑶听到这话,再看到郝仁那要吃人的模样,哪里还会不明白,心中也觉得这郝仁实在够倒霉的。

竟然主动去找陈彦青比试炼丹,这不找抽吗?

郝仁一看到陈彦青怀中女子,比上次见到的赵婉儿,还要靓丽一分,而且无形中展现的妖娆魅惑,更是撩人心魂。

还竟然还是一个阴阳镜的女修!

这小子何德何能,有这种运道,八成是用灵玉利诱,该死啊,肯定是用上了从本公子那里赢走的五万灵玉!

想到这里,郝仁心中那个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