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十六口飞剑,之前可是让长春散人这种真符境的强者都眼前一亮,此刻,邹和这些阴阳境修者见到,如何能够抗拒得了这种诱惑。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一时间,这群清影剑宗弟子,都目光闪烁,不知道在心中盘算起什么念头来。

而另一边,常秋和凌静,运转诸多飞剑,演化剑阵,却是杀得畅快淋漓。

她们从未有过如此强大的感觉,这些飞剑在手,布成剑阵,让她们有跨越多重境界搏杀对手的底气。

哪怕是阴阳境八重修者当面,她们两个凭借这剑阵,都有信心去斗一斗。

不一会功夫,那三只炎鳄,竟然被她们二人,以剑阵之威,生生地绞碎掉。

“吼!”

这时,旁边在围攻邹和等人的那群炎鳄震怒,又分出部分,冲她们攻击过来。

这次冲击而来的炎鳄,实力更强,只有两只,但是在力量上,却是超出之前三只太多了。

一只应该是阴阳境七重巅峰的修为,而另一只则应该是阴阳境八重。

它们发狂冲击,身上的鳞甲发出刺目的光亮,竟然是强行挡住了剑阵的威力,一步步地往里逼近。

这倒不是说这些飞剑不够锋利,斩不了这两只炎鳄,实在是常秋和凌静的修为有限,只能将这剑阵的威力,运转到这个地步而已。

如果只是那一只阴阳境七重巅峰的炎鳄,她们将剑阵威力集中一点,倒是有机会可以斩杀对方,但是再加上一只阴阳境八重的炎鳄,那就不行了。

很快,三十六口金色飞剑组成的剑阵,被逼得收敛回去。

“这两支炎鳄好厉害,常秋和凌静快坚持不住了,我们要不要去支援一下?”

一个弟子坚持忍不住说道。

这两只炎鳄,在场内十几只炎鳄中,实力都算是顶尖的,它们转头去对付常秋和凌静,反倒使得这大剑阵中的众人,压力大大减少。

“再等等吧,我看两位师妹如今有这么多强大飞剑在手,倒是用不上我们帮忙。”邹和深深地看了一眼出言的那位弟子,语气无比的淡漠。

其他弟子闻言,也一个个不说话,更没有想要上去帮忙的意思。

那之前开口提议的弟子,话一出口,自己也已经后悔了。

现在大家心中可都指望着对面倒霉,到时候好名正言顺地过去接受了那批飞剑。

要是此刻就过去支援,击退那两只炎鳄,救下了常秋和凌静,也等于要将陈彦青也救下,那还怎么染指对方的飞剑,难道学魔门弟子杀人越货?

如果真是那样,还不如干脆不救。

眼看三十六口飞剑形成的阵势,在那两只强大炎鳄的冲击下,摇摇欲坠,有崩溃的迹象。

陈彦青再度出言道:“你们两个还能再掌控多少飞剑?”

此话一出,让常秋和凌静都是身子一颤。

“你……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身上还有飞剑?”常秋不可置信地问道。

她确实是被吓到了,一个神泉境弟子而已,有这么三十六口飞剑,已经够骇人听闻了,可看这架势,对方掌握的飞剑,竟然还远不止如此。

“是还有一些。”陈彦青点了点头,再度问道:“你们到底还能驾驭多少飞剑?”

常秋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多少要多少!”凌静银牙暗咬,以她那清冷的性子,此刻也忍不住涌现一种羡慕,嫉妒的心思。

自己堂堂阴阳境五重修者,也就只有一口品质还过得去的飞剑灵器而已,明明有着可以驾驭更多飞剑的实力,却因为囊中羞涩,无法再祭炼。

而对方区区神泉境修为,怕拼上老命也催动不起几口飞剑,身上的灵器却是多得让人发狂。

这真是浪费啊!

“好!那就接着!你们要是感觉驾驭不住,就告诉我。”陈彦青没有半点废话,继续放出飞剑。

一道道金光,陆续飞出,冲着原先的剑阵填充进去。

常秋和凌静连忙进行控制,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水,全部心神都调动了起来。

很快,她们就感觉自己控制力,快要到极限了。

终于,当陈彦青第二批放出的飞剑,也达到三十六口的数目时,常秋终于忍不住大喊:“够了!够了!再多一口剑,这剑阵就要超出我们的掌控,自行崩溃了!”

凌静也是满脸憋得通红,显然此刻她推动剑阵,已经极为勉强了,但是刚才大话已经放出去,此时她自然不肯在陈彦青面前服软。

总共七十二口飞剑,组成的剑阵,两个人推动得极为勉强,但好歹还是运行了起来。

发出的剑气风暴,比起之前猛烈一倍都不止,冲击过来的两只炎鳄中,那只阴阳境七重巅峰的炎鳄,最先抵挡不住,直接就被碾为了碎肉。

剩下那只阴阳境八重炎鳄,还在死扛,身上的鳞甲晶红透亮,就像是烧红了的铁块,拼命地对抗着飞剑绞杀。

身上的鳞片,血肉,不断地飞离,显然也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陈彦青在一旁看得微微点头,这常秋和凌静不愧是一直主修剑道的,对于飞剑的控制力,明显强过普通修者。

当初唐元瑶在阴阳境二重境界时,顶多也就同时催动十几口飞剑,就算后来服下万心兽王丹,冲击到阴阳境五重,对于飞剑灵器的掌控,也顶多是同时催动二十多件而已。

而此时,常秋和凌静,几乎是每人都控制着三十六口飞剑!

当然了,这主要也是这些飞剑中,在祭炼时,就被陈彦青以独特的法门成套炼制,印刻的阵纹也相互有密切的联系,使得它们整体催动起来,容易得多。

如果是换成其他不相干的三十六口飞剑,她们自然也是万万难以催动的。

“这……这不是真的吧!那小子什么来头,身上竟然有这么多飞剑!”

另一边,邹和等人也是看傻在那里了。

之前拿出三十六口飞剑,已经让他们震撼得无以复加了,更不要说现在了。

“鬼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据我所知,就算是玄风域中,那些大门派的嫡系子弟,在神泉境时,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灵器。而且,若真是来自玄风域,又怎么可能和常秋,凌静她们混到一起。我看,八成是这小子得到了什么奇遇,说不定就撞上了一些强大修者的传承。”一个弟子猜测道。

这个猜测,得到了大多数弟子的认同。

“看来应该就是如此了。我听说,我们清影剑宗上上代宗主,也曾经在修炼之初,得到过大机缘。不仅获得了获得了一件极品灵器,还得到了一炉宝丹,仅仅用了五年时间,就从神泉境,一路冲击到了真符境。”

邹和眼睛微眯,语气说不出的复杂。

其他弟子闻言,也都是一脸地向往之意,清影剑宗的上上代宗主,在近千年的兰月国修道界中,那就是一个传奇。

崛起之时间,非常的短暂,仅仅以一次机缘,就一飞冲天。

在神泉境时,得到机缘,五年间一路高歌猛进,直接成就了真符境,登临宗主大位,而后只在位十几年,就又突破了真符,晋入更高的境界,于是卸下宗主之位,独身则前往了玄风域,追求更宽广的舞台。

而现在,面前就有一个同样可能获得了这种大机缘的人,他们怎么能够不激动?若是能够将这机缘夺取到手,那自己岂不是也可以一飞冲天。

很多弟子想到这里,心头都是砰砰乱跳。

“妈的,难怪常秋和凌静会这么维护这小子,甚至不惜自己深陷险境也要保住他,原来当中还有这么一层缘由。”褚大志骂骂咧咧。

“邹和师兄,现在怎么办?”不少人目光都看向了邹和,有些蠢蠢欲动。

其他的且不去说,就单单对方手中的那七十二口飞剑,众人一分,都是大收获。

邹和沉吟了一下,最后叹息道:“强抢肯定是不行的,云长老就在附近,真要杀人越货,被她撞上,我们都没好果子吃。为今之计,只有借了。”

“借?那小子会借吗?”众人不解。

“会借的,只是换个方式而已,到时候给他来个有借无还。”邹和笑了笑,又暗中传音给众人,嘀咕了一会。

随后,他们汇聚的这个剑阵,猛地发威,从防守,转为了进攻,而且攻势凶猛,每个人几乎都爆发出百分之百的战力。

将剩余的炎鳄打得节节败退。

甚至,还有弟子更是不顾受伤,发狂猛攻。

残存的那些炎鳄,一时间死的死,逃的逃,一下子全部都被清理了干净。

看到这一幕,刚刚将那只阴阳境八重炎鳄以剑阵击杀掉的常秋和凌静二人,都是错愕了一下。

“两位师妹,辛苦了。以你们两个的实力,要催动七十二口飞剑灵器,实在太勉强了,还是将这些飞剑暂时交给我们掌控,必然保你们平安。”

邹和带人笑眯眯地走了过来,似乎全然忘记了刚才将对方排斥出剑阵保护的事情。

常秋和凌静,听到对方一开口,就要索要这些灵器飞剑,面色都阴沉了下来。

倒是陈彦青这个飞剑的主人,反应平淡,看不出什么神情变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