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挑衅

“你们千叶宗,就只有这么一些炼丹师吗?”

那侏儒看到周围那些千叶宗弟子的反应,越发地嚣张起来。[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他的目光,在程连山身后扫过,眼中满是不屑之意。

千叶宗的炼丹师确实不多,程连山身后,除了程玄英,程碧卿之外,还站着七八个青年和中年男子,都是声名不显的炼丹师。

在炼丹造诣上,比起程玄英,都相差不少。

但不管怎么样,他们也都是炼丹师,被人用这么轻蔑不屑的目光扫视,他们自然是愤怒不已。

“呵呵,我们千叶宗,毕竟不是主修炼丹之道的,对于炼丹师的栽培,自然不能和贵派相比。”

程连山脸上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其他长老则是沉着脸,一言不发。

虽然对方这一位弟子,表现得很无礼,但他们也没有办法,对方有这个嚣张的本钱。

而且百鼎宗,势力雄厚,宗门内汇聚的强者无数,虽然主流是炼丹之道,但也有众多精于修行实力之人,他们可以得到门派源源不断地丹药栽培,心无旁骛地修炼,实力都非常的恐怖。

除此之外,更有很多散修强者,也因为丹药的因素,自愿成为百鼎宗的客卿。

这样的门派,千叶宗还招惹不起。

“几位都是远道而来,要和我们兰月国诸多同道,切磋炼丹技艺的。不知道,你们当中,是谁与老朽,来炼丹论较?”

对方已经找上门来,程连山身为炼丹长老,自然不能弱了气势,此时主动出言。

“程连山长老是吧,你的炼丹水准,应该是贵派最强的了,一会就由我来和你领教一二好了。”

这时,百鼎宗那五个年轻男女中,一位二十来岁的男子轻笑着开口。

此人,面容俊朗,气度不凡,眼神中有着一种掌控一切的自信。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话锋一转,道:“不过在这之前,可以先热一下身,我这些师兄弟,也闲得很,你们门中,有什么出色的炼丹师,可以挑出来,先和他们比试一下。”

听到这位青年男子开口,不少人面色都一下难看了起来。

“此人名叫乐景龙,听说乃是百鼎宗过来几个弟子中,最为厉害的人物。先后比赢醉翁散人,封承道,郝长月这几位炼丹大师的,就是他!”有弟子小声说道。

百鼎宗的几个弟子,这段时间来,连败了这么炼丹师,千叶宗内,自然也不乏有消息灵通之辈,获知到之前比试的一些情况。

“乐景龙的炼丹造诣,听说已经达到了极为可怕的程度,据传说,他不久后便准备进入玄风域内真正的丹道大派,丹王宗。”

“哎,若是此次再由此人出手,那炼丹长老恐怕胜算也不高啊。”

“谁说不是啊……”

“……”

不少弟子窃窃私语,还没有开始比试,他们就一个个愁眉苦脸,唉声叹息。

这倒不是他们对自己炼丹长老信心不够,委实是对方的战绩,实在太彪悍了,已经先后连败了三个和程连山同等层次的炼丹大师。

任谁知道了,都要心头打鼓。

就连程连山自己,神色也不好看。

特别是对方提出来,还要让其师兄弟和自己门中其他炼丹师热身比试一下,更是让程连山叫苦不已。

百鼎宗的其他弟子,虽然炼丹造诣比不过乐景龙,但是比起自己千叶宗的其他炼丹师,却是要强得多。

到时候自己这边,全部输得一败涂地,那也太难看了。

“景龙师兄说的不错,我们这么多师兄弟一起过来了,总不能说就让他一个人出手,而我们却全部在一片做看客。那太无聊了,我想你们千叶宗,也不至于就你一个炼丹师拿得出手吧。”这时,那侏儒也阴阳怪气地说道。

并且,在说话之时,他那一对难看的三角眼,还挑衅似地冲着程连山身后的那些炼丹师看了过去。

除了程玄英和程碧卿这对兄妹之外,其他那些炼丹师,都不由自主地避开了侏儒的目光,根本不敢正视。

因为之前收到的消息,这侏儒除了炼丹技术高超之外,还喜欢在比试时,与人赌斗一些东西。

若是普通的赌资也就罢了,偏偏这家伙,喜欢与人赌手脚。

炎魔宗炼丹长老封承道的弟弟,封承白,就是输给了此人一只手。

程连山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出来推拒,因为一旦回绝这提议,就等于是坐实了对方所说,千叶宗除了自己之外,再无一个炼丹师拿得出手。

而且比试输是一回事,不敢上去比试又是另一回事。

若是传出去,说千叶宗的炼丹师,畏惧对方名头,连上场比试的勇气都没有,那千叶宗将会是整个兰月国的笑柄。

程玄英轻轻地叹了口气,身子一动,走了出来,道:“我与你来比试一场吧。”

“好!”

“程玄英师兄加油!”

程玄英一走出,四周就响起了一阵阵雷鸣般的较好声。

刚才千叶宗的一众弟子,可都一直憋着一口气呢,看着那侏儒在那叫嚣挑衅,而自己门中却无一个炼丹师敢出言应对。

这种屈辱感,让他们几乎抓狂。

此刻,程玄英走出来,自然让他们振奋不已。

“哥,你……有把握赢他吗?”程碧卿忍不住关切地问道。

“有一些吧。”程玄英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却有些勉强。

对于这个侏儒的炼丹实力,他之前就有过分析研究,若是在几个月之前,没有炼化那火蜥蜴妖火,他是一点赢对方的把握都没有。

而如今就算是熟练掌握了妖火,取胜的几率也不超过五成。

“那你自己小心。”程碧卿眼圈微微一红。

程玄英点了点头,走上前去,登上了前方的一座高台。

“哈哈哈,总算有人肯出来了。几位师兄弟,我想先去玩一玩。”侏儒冲着自己身后其他四人回身一笑,也走上了台去。

“这程玄英师兄,现在和彦青哥哥交好,若是真输了,可不是件好事。雅姐姐,元瑶师姐,你们看他赢的可能性会大吗?”

在围观的人群中,赵婉儿小声冲着赵雅,还有唐元瑶询问道。

赵雅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不过程玄英师兄要赢,恐怕不容易。若他真有把握的话,刚才第一时间,就会出来了。”

唐元瑶也微微颔首,随即道:“也不知道那家伙闭关结束了没有,他在炼丹上的水准也很高,应该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我已经留了传信符,他若是出来看到,应该会过来的。”赵雅道。

就在三人小声嘀咕的时候,一个清朗温和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几位师妹,原来你们在这里啊。陈师弟没有过来吗?”

三人顺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去,发现说话之人,赫然是炼器大殿首席弟子郑归阳。

此刻,他和炼丹大殿的那些人站在一块,正冲着赵雅这边,招了招手。

赵雅三人迟疑了一下,便主动走了过去。

“陈彦青他在闭关,还没有出来。”赵雅说道。

郑归阳闻言,点了点头,便没有多问。

倒是程碧卿轻声低估道:“什么闭关这么紧急,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过来看一下。”

唐元瑶解释道:“他进去闭关已经有好一阵时间了,怕还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程碧卿小嘴微撇了一下,没有再说话。

而这个时候,高台上,又传来了那侏儒尖锐难听的声音,“对了,我和人比试,喜欢加一些东西赌斗,这样玩起来才有意思,不知道你同不同意。”

听到这话,程玄英脸色立刻就是难看了几分,但还是沉声道:“赌什么?”

“也没什么,赌一只手或一只脚如何?”侏儒笑道。

程玄英闻言,面容越发地阴沉。

炎魔宗的封承白,就是这样被对方赢去一只手的,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刚才千叶宗的那些炼丹师,才没一个敢出头。

“怎么?不敢了吗?要是对自己没信心,我劝你干脆也别比了,自己认输算了。”侏儒狞笑着开口,在说到要与人赌斗手脚时,他眼中就涌现无比浓烈的兴奋和激动。

这下子,就连四周那些原本在替程玄英助威的弟子,也安静了下来。

“这不太好吧,切磋炼丹技艺而已,有赢就必定会有输,动辄断人手脚,是不是太过了。”一旁,程连山眼神阴冷了下来。

“哈哈哈,程长老说的也有道理,我这个师弟,性子有些偏激,既然程长老觉得这种赌约不好,那就换一个好了,不如就赌灵玉,随便玩玩,一百万灵玉吧。”乐景龙笑着开口道。

“哎,既然景龙师兄你都这么说了,那就改成一百万灵玉的赌约算了。”那侏儒语气有些闷闷不乐,对他来说,只是赌灵玉,显然是不够刺激。

不过他们口中那一百万灵玉的数额报出来,却是让周围那些千叶宗弟子,顿时一片哗然。

一百万灵玉,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是天文数字,就算是一些资深的阴阳境弟子,身上有的现成灵玉,也就几万块而已。

就连一些真符境的长老,听到这数额,神情都有些不太自然了。

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