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程玄英惨败

一百万灵玉,对于那些既不会炼丹,也不会炼器的真符境修者来说,绝对也是一笔巨款。[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想想看,当初的长春散人被陈彦青干掉之后,翻出的灵玉,也才两百多万块而已。

所以,一百万灵玉的赌款,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场豪赌了。

程连山在一旁,面皮子抽搐了一下,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来。

他很清楚,这或许就是对方的一种计谋策略,之前自己这边已经否定了一次对方提出的建议,如今要是再推拒,就不好开口了。

而且推三阻四地,怎么看都是底气不足的表现。

“妈的!这百鼎宗的几个小兔崽子,心还真黑。只是热身比试而已,就要一百万灵玉。那等程长老上场,那得赌多大?”一些长老都忍不住轻声暗骂。

很明显,这是百鼎宗这些人,自觉得胜券在握,不仅要赢了面子,还要狠狠地在千叶宗宰上一刀。

“王八蛋啊!这也太欺负人了,一百万灵玉,真当白捡的吗?”一个炼丹师忍不住嘀咕。

程碧卿却是狠狠地瞪了过去,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认为我大哥,输定了吗?”

“没……我不是那个意思……”那炼丹师吓一跳,连忙摆手。

他可是知道,现在这丫头,处于一种极短危险的状态,可不能去招惹。

唐元瑶在旁边见到这一幕,只是笑笑,她听到这一百万的赌注,就不由想起当初陈彦青和郝仁赌斗时,似乎也是提出了一百万灵玉的赌约,让对方着实吃了个大亏。

赵雅和赵婉儿自然也听唐元瑶提起过这事,所以此时神情都有些怪异。

若是那家伙,现在也过来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好!就一百万灵玉。”

高台上,程玄英深吸一口气,答应下来,赌灵玉,相比较起赌手脚,还是容易接受得多,赌输了灵玉,以后都能再赚回来。

要是赌输了手脚,就麻烦了。虽然也可以截移其他人合适的肢体,给自己重新装上,但终究还是会有很影响,特别是对炼丹这种精细活,影响更大。

“哈哈哈,好,肯答应就好。有这么一笔灵玉入账,我也不算白跑一趟。好了,给你一刻钟时间,做准备。”侏儒哈哈大笑,那口气,完全一副赢定了的架势。

程玄英没有多言,又转身下了高台。

“大哥,你想好要炼制什么丹药,和那人比试没有?”程碧卿急切地问道。

“不好选啊,那人的炼丹造诣很高,听说他和封承白的比试中,炼出了一枚二品中阶的丹药。我若是想要胜他,也必须要炼出同等品阶的丹药才行,而且品质还需要比他更胜一分。”程玄英面色阴晴不定,很是为难。

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几个丹方,但容易的,赢不了对方,难度高的,他又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炼成。

“玄英,你就炼三阳开灵丹吧。”这时,程连山的话音传了过来。

“三阳开灵丹!”程玄英身子一震,目光明显有些闪烁。

程碧卿更是一脸的惊骇之色,道:“三阳开灵丹是二品中阶丹药中的顶尖货色,品质已经极为靠近二品上阶丹药的层次,哥哥他曾经炼制过一次,并没有成功,这会不会太冒险了?”

“是啊,要不还是让玄英炼制有把握一点的丹药吧。”其他炼丹师中,也有人说道。

程连山摇了摇头,道:“不,以玄英的实力,在门内所收集的丹方中,只有炼制那三阳开灵丹,他才有一线赢的机会。那个百鼎宗的弟子的炼丹技艺,并非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在和封承白比试的时候,他还有所保留。玄英要赢他,只能拼一拼了。”

“什么!”

听到程连山说对方在以前的比试表现中,竟然还保留有些许实力,众人都是震惊了一下。

程玄英,则是在沉默了一会后,眼神坚定了下来,道:“好!那就炼三阳开灵丹!”

很快,一刻钟过去了,双方都做好了准备工作,各种炼丹所需的药材,也被送了上来。

程玄英和那侏儒,再次登上了高台。

“玄英师兄加油!一定要赢了那家伙!”

四周又再次响起了连天的喧哗之声,千叶宗的主场优势,一下子体现了出来。

反观百鼎宗这边,来的那几个弟子,则都没有说话,只是脸上满是不屑的神情。

“呵呵,你这些同门这么拼命地给你加油,你一会输掉了,脸面上可是不好看啊。要不要我让你一让,等一下让你输得好看点。”侏儒冷笑道。

“哼!还是等赢了我再说吧。”程玄英冷冷一哼,并不想和对方多说。

“好了。”

这时,程连山走了过来,朗声道:“既然双方都没有异议,那切磋比试,现在就开始吧。大家都以半个时辰为限,各自都可以为自己所炼的丹药,准备两份材料。若是在规定时间内,没能炼成丹药,或者准备的两份材料,都炼制失败,那就算输。若是两人都炼成,则由千叶宗和百鼎宗,根据二人的丹药品阶和药性功用的优劣,共同评定出获胜者。”

在宣布了规则之后,这次炼丹比试,便正式开始了。

周围喧哗的声响,又再次安静了来。

程玄英立刻就开鼎,运转妖火,加入一味味的灵药,进行淬炼。

几个月的时间不见,他炼化的那火蜥蜴妖火,已经被其掌控得极为熟练。

没过多长时间,各种药材初期的淬炼提纯工作,就都被他完成了。

“咦,不错嘛,没想到你也还算有点手段,控火的手法还算过得去,材料的萃取和提纯,也很熟练。不过可惜,最后结果,还是难免一个输字。”

侏儒站旁边,一边炼丹,竟然还能分得出心力,查看程玄英这边的情况。

程玄英眉头皱起,没有说话,依旧专心与自己的药鼎当中。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不论是程玄英,还是那侏儒,炼丹的过程,竟然都出奇的顺利,根本没有用到第二份备用的材料。

在半个时辰快要到的时候,程玄英的药鼎之中,最先发出一股芬芳药香,随即一片金色的光辉,从药鼎之中透射而出。

“成功了!我哥要凝丹成功了!”

一直在台下紧张观望着的程碧卿,兴奋地跳了起来,直到这个时候,她提着的心,才放了下去。

就连程连山都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丹成!”

程玄英脸上也露出一丝喜色,手中印诀一提,那药鼎盖子猛地就被一道金光给顶开了。

一颗圆润光滑的金色丹药,从里面飞出,散发出浓浓的金辉。

并且在丹药表面,还有三道宛若由内往外发散的印痕,清晰地显现出来。

感受着那丹药散发出的一种气味波动,不少修者,都是面色微变,隐隐感觉到自己一种境界的领悟,有所松动。

“三阳开灵丹,据说里面蕴含一种奇异的灵性,可以让修者对于大道境界的领悟,产生一种飞跃。特别是阴阳境修者,一旦服下,对于境界的认知,一下子可以跨越好几重小境界。”有懂行的弟子,看到这枚丹药,立刻惊叫起来。

“这么厉害,这……这岂不是说,玄英师兄这次赢定了!”

“差不多了,这三阳开灵丹能够炼出,几乎就可以在二品中阶丹药中称王。”

“……”

不少千叶宗弟子,在这个时候,大都喜笑颜开。

有一些人,更是欢呼起来。

不过唯有百鼎宗那几位弟子,脸上神情,显得无动于衷,甚至仔细看去,还能发觉一丝讥讽之意。

“嘎嘎嘎,三阳开灵丹,的确也算不错了。不过你要是觉得这样就赢了我,那就大错特错了。你们千叶宗,是我们这次来兰月国的最后一站,我不介意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真正水准。”

侏儒嘴角泛起一丝戏虐的笑容,在这个时候,他的药鼎中,也骤然扩散出了一阵浓郁的异香。

这种香味,并不单一,好似汇聚了百花齐放的各种气息,完全压盖住了三阳开灵丹的药气。

轰!

一道五彩缤纷的彩色光柱,从侏儒的药鼎之内冲出,光柱之内,一枚同样是绚丽多彩的丹药,飘浮其中。

附近的修士,嗅了一口气丹药散出的气息,就觉得神清气爽,心神一阵清静通明,就好像是灵魂都得到过洗礼一般。

“百花醒神丹!”

一看到这丹药,程连山脸色大变,随即神色复杂地叹了口气。

程玄英则是面色晦暗,一把握住了自己炼出的那枚三阳开灵丹,一句话没说,默默地走下了高台。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个人,怎么可能炼得出那种丹药。”程碧卿小脸变得煞白一片,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那些原先正在为程玄英欢呼的弟子,见到这一幕,也都集体失声。

他们虽然认不出侏儒炼出的那枚彩色丹药的名堂,但是看程连山长老,还有程玄英的反应,也能猜得到,这比试怕是输了。

“不是说程玄英师兄,炼制出的三阳开灵丹,可以在二品中阶丹药中称王吗?怎么还会输?”有弟子不解道。

“那百花醒神丹,乃是二品上阶丹药。”有人轻叹道。

炼出的丹药,连品阶都逊色对付一筹,那胜负如何,自然显而易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