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宰人

程玄英这位炼丹大殿未来的执掌人,此时黯然下台。[ads: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那背影,孤寂,萧瑟,再也没有平时那般意气风发。

好像就在刚才一瞬间,他的骄傲,他的自信,都一瞬间被人剥夺。

程连山见此,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次与人比试炼丹,输掉百万灵玉没什么,但最要命的,就是怕程玄英连信心也输掉了。

“大哥,没有关系,这次输了,将来可以再找回场子。”看到自己大哥这模样,程碧卿心头狠狠抽动了一下,很想哭,但却不得不挤出一丝笑意,安慰道。

“我没事,只是给门派丢人了。”程玄英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不过眼神却没有了之前那种逼人锋芒。

“哎,可惜了。若是正常比试,输了倒也没什么。不过今天程玄英心中背负着太多的压力,这打击有些大啊。”

“不错,本来以为炼出三阳开灵丹,可以稳赢了这次比试,在成丹那一刻。程玄英的信念信心,都达到了一种极致,在这种情况下,被人从天堂一脚踏入了深渊,的确不好受。”

“……”

不少长老,也在轻声感慨。

“哈哈哈……你们千叶宗,在炼丹之道上,果然还是不行。不过总算还有些灵玉补偿,倒也不枉我白跑一趟。”

那侏儒阴阳怪气的大笑,语气轻蔑至极。

千叶宗众人闻言,均是气得牙齿发痒,但偏偏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

“好了,方师兄你也过了瘾头了,下面让师妹也上去玩玩如何?”

这时,百鼎宗的几个弟子中,那个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女童,大咧咧地走出,白嫩嫩的手指,指过众人,道:“你们有谁敢上来和我比试炼丹,一样是以百万灵玉为赌注好了。”

这女童说话的声音,都还是一副奶声奶气的模样。

但是她手指指过那片区域,千叶宗的诸位炼丹师,却是没有一个敢吱声。

程碧卿咬着牙,抿嘴不语,本来她已经自诩是炼丹天才了,可是在这个年纪比自己小得多女童面前,她才发现,自己以前引以为傲的优势,都不算什么。

“咯咯咯……”

不少弟子,都握紧了拳头,骨骼捏得发出爆响。

耻辱啊!

整个门派一群炼丹师,面对一个女娃的挑衅,竟然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

简直颜面扫地!

有一些弟子,已经后悔今天跑到这边来凑这个热闹了。

本来他们过来,是为了给门中那些炼丹师加油助威的,结果现在却是来见证自己门派,怎么一次次遭受对方羞辱的。

偏偏这种羞辱,你还没有底气去反抗,只生生承受下去。

“还是没人出来嘛,那这样好了,赌注改一下,你们输了,我只收一百万灵玉,你们若是赢了,我给你们两百万灵玉!”女童歪着小脑袋,思索一下后,这般说道。

千叶宗众人一听,面色更加难看。

那些长老,脸都黑得跟锅底一样。

“太嚣张了,要不要去请陈彦青出来?”唐元瑶忍不住冲着赵雅和赵婉儿说道。

“彦青哥这次闭关这么久,也不知道是在里面进行什么要紧的修行,去打扰他会不会不太好?”赵婉儿有些迟疑道。

“哼!”这时,旁边一阵轻哼传出,原来是程碧卿也听到唐元瑶之前的话,冷哼道:“现在请那家伙过来有什么用,他还能帮上忙不成?”

“他会炼丹的。”唐元瑶说道。

“炼丹?我这个时候心情不好,没有心思跟你们开玩笑。那个家伙炼器是有一手,但是说到炼丹,还是算了吧。就算真会炼丹,他还能比得过我们这些有多年炼丹经验的炼丹师?哎,情·爱这个东西,有时候真会让人失去正常的判断。”程碧卿看着唐元瑶,说话语气有着几分不善。

她本就为自己哥哥输掉比试而心烦,此刻听唐元瑶的意思,似乎只要请来陈彦青,就能挽回大局似的,这如何让她忍耐得下去。

这女人看来也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真以为自己的男人,什么都行吗?

“我也觉得不用去叫陈师弟了,不然等他过来,也只会让他心里添堵而已。你们别看百鼎宗那女童只有七八岁的模样,但是炼丹造诣非常的高超,能够炼制出二品下阶的丹药,而且药效品质,极其逼近二品中阶。”郑归阳这时也开口道。

“二品中下阶的丹药,也不算什么,只要陈彦青肯出手,必然可以赢。”唐元瑶说道。

“我看你是疯魔了。”程碧卿不屑地瞥过来一眼,随即转过身去,不再理会。

唐元瑶还欲再说什么,却是被赵雅制止了。

而另一边,百鼎宗的那女童,见到没人回应自己之后,满脸遗憾地回归自己位置。

“哈哈哈,算了,小师妹,这兰月国终究是边荒小国,又能有几个入得了眼的炼丹师。等以后进入了玄风域丹王宗,那里才是我们的舞台。好了,下面我有出手,赢了这局比试之中,我们就离开吧。”

乐景龙笑着安慰那个女童道。

“阁下似乎觉得自己赢定了老夫?”程连山一张老脸,拉了下来。

自己堂堂炼丹长老,在兰月国赫赫有名的炼丹大师,也被人这么轻视,心中火气实在难以压制。

“哈哈哈,在炼丹之道上,在下一向都是很有信心。”乐景龙笑容洋溢,先后在炼丹之道上,连败了醉翁散人,封承道,郝长月,他此时的威势,可谓是正处在一个巅峰状态。

“狂妄!”程连山怒道。

“哦?既然程长老觉得我这是狂妄之言的话,那不如我们就干脆赌一把大的,就以一千万灵玉为赌注,如何?”乐景龙笑道。

“一千万灵玉!”程连山眉头一下子就竖了起来,身子都明显都抖了一下。

这是一个让他都要心惊肉跳的数字啊。

虽然程连山身为炼丹长老,日进斗金,赚取灵玉的手段,远不是普通真符境修者可以相比,但是他自身修炼也是需要消耗大量的钱财。

特别是他还要研究丹方,需要不断收罗海量药材,进行尝试,那也是需要烧钱的。

所以,林林总总的扣除下来,一千万灵玉,差不多已经占了他如今积存灵玉总数的九成以上。

这么大一笔数额,他哪里能轻易答应下来。

要是输了,真他娘的要几十年白干了。

“这……这赌得也太大了吧。”其他一些长老,神色也不自然起来。

“是啊,我听闻阁下和其他几位炼丹大师赌斗,赌注也就数百万,怎么到了我们千叶宗,就要上千万灵玉了?”

“大家主要目的,是切磋炼丹技艺,一味纠缠在赌注上面,这不太好吧。”

千叶宗到场的几个长老,实在是被这数字吓到了。

他们这些人,少的才两三百万灵玉的积累,多的也就三四百万灵玉而已。

至于那些内外门弟子,就更不用说了,早就被吓傻了。

“多吗?我觉得还好吧。而且我看刚才这位程长老,信心很足啊,按理说,他这么有信心,理应是赌注订得越高,应该越开心才是。”乐景龙脸上泛起一丝讥讽笑意。

不过他这话,听在一众长老耳中,均是忍不住在心中破口大骂起来。

这宰人也不是这么个宰法啊。

不过偏偏,乐景龙那话,还堵得众人难以反驳,难不成还能说程连山长老,刚才是输人不输阵,在死撑而已?

“太过分了,这也太过分了。他们这是来切磋炼丹之道,还是来抢钱来了?”有弟子暗中愤愤不平道。

“不过话说,这家伙,敢提出一千万的灵玉赌注,是真有绝对把握,能够胜过炼丹长老?”

“这个乐景龙,这段时间来,先败妙丹坊醉翁散人,再败炎魔宗封承道,最后又败清影剑宗的郝长月,你说他有没有信心?!”

“妈的!既然炼丹长老胜算不高,那自然不能答应他,不然白送对方一千万灵玉,这他娘的多憋屈。”

“不答应?输人不输阵懂不懂!要是炼丹长老还没有开始比试,就软了,那传出去,那有脸吗?”

“……”

不少弟子都是心中纠结不已,这是一千万灵玉啊,要是交给自己,怕是三辈子修行都够了吧。

“怎么?还下不了决定吗?难不成你们千叶宗,一千万灵玉,都拿不出来吗?真要是拿不出来,也好说,我们借给你们就是。还不上的话,就请这位程长老上我们百鼎宗一趟,替我们炼丹还债。”那侏儒又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程连山道友,怎么也算是丹道界的前辈,他开始炼丹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那呢,岂可无礼!”

百鼎宗那位背剑老者,轻斥了侏儒一声,随即笑呵呵地冲着程连山,问道:“程长老,若是一千万灵玉你真拿不出来,那我们可以商量着降低一点。”

乐景龙此时也点头,道:“也对,兰月国修道界贫瘠,程长老赚取一点灵玉不容易啊,咱们可不能将人家这点家底都掏空。这样好了,程长老,你报个数,不低于五百万灵玉,就由你订了。”

程连山气得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话说到这个份上,他哪里还能降低赌注。

“不用了,就一千万灵玉吧!”程连山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