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网上大集?卖什么?

正在此时赵为民、支召强和秋分镇几个领导走进来,巴书记赶紧向办公室里面让,赵为民摆摆手直接站在村民前面。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镇领导身上,赵为民扬声道:“秋分镇党委宣布:免去巴明旺同志村支书的职务,任命李铭同志担任秋分村村支书……”

哗哗哗!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李铭愣住了,自己刚刚被夺去民兵营长的位子,转眼间变成村支书,难不成自己要当一个纯粹的村官?

怎么会这样?巴明旺感觉一口气闷在心里,仿佛吃馒头噎到了一样,自己为秋分村操心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这么被拿下了?

这边赵书记话音刚落,支召强提气道:“新世纪的农村需要新气象!作为乡村的带头人,首先要观念更新思想更新,跟上时代的脚步,否则就要被时代淘汰……”

谁也没想到秋分镇一二把手会为李铭站班,更没想到刚刚被拿下民兵营长就送村支书的帽子。今天的村民大会格外热烈,那个养猪场可是实实在在的利益摆在眼前!

特别是新任村支书宣布,按照户口每人可以购买两股:“每股作价一千元,上到秋分村的老祖宗宋奶奶,下到腹中孕育的胎儿见者有份,那些没有现金入股的,可以选择用粮食冲抵股份,或者为养猪场工作冲抵股金。”

可以说李铭的办法考虑到村民的现实情况,别看一千元一股不多,有些村民一户足有五六口人。六口之家可以认购十二股那就是一万二,马上开春种地需要大把投资,如果不是乡村网店创收,秋分村大半村民掏不起这笔钱。

忽然有人叫道:“我们想要多投资怎么办?”

“好办!”

大家都愣了,刚刚李铭还说不允许多买股份,现在有变了么?赵为民和支召强相视一眼,如果这么快改变政策,李铭同志是不是太过圆滑没有原则了?

朱丽撇撇嘴暗暗冷笑,年轻人毕竟没有什么经验,有点权力在手就要飘飘然!葛鹏认真打量李铭,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家伙,居然当上了村支书,这可比民兵营长有实权。

只听李铭道:“我知道秋分村有钱人也不少,想要投资是吧?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的钱可以借给村委会,毕竟村委会还要承担三分之一的股本。如今村里账面没钱,想要向银行借贷不给,怎么办?总不能让村委会吃空饷吧?”

哈哈哈!村民全都笑起来,有聪明的已经想到了李铭想要说什么,后边葛鹏脸色阴沉下来,怎么感觉小李主任是在影射自己?葛营长从初三开始吃空饷,已经吃了足足八年!

其实葛鹏想多了:“大家把钱借给村委会不白借,村委会借款给大家年利百分之十,算是债券收益吧。有不放心的可以用这笔钱购买机动地,也可以到我这里那担保书,也就是说大家的借款由我个人担保,只要大家不怕我跑了!”

百分之十可是超过银行贷款的利息很多了,这年头钱存银行没有利息,有钱人搞民间私下借贷更不准成。如果说借给巴明旺时代的村委会,恐怕还真没有人敢借给,借出去要不回来呀!

“我信得过小李主任,我家愿意借给村委会二十万,担保就算了!”

大家全都看向说话的郎强,都知道郎家有钱,却没想到这么有钱。只听宋奶奶的声音道:“老太太没老狼钱多,借给村委会三万块还是没问题的!”

“我出五万!”

“我家出两万!”

瞄一眼垂头丧气的巴明旺,支召强暗暗点头,没想到李铭到秋分村几个月,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号召力,做到这一点不容易!

村民关系盘根错节,选个村主任都要看你在村中有多少亲属,大学生村官无法扎根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挤占某些人的权和利,被村中最有势力的一群排斥。

最初李铭就是被秋分村的老百姓排斥,开乡村网店收到订单却没货可卖,幸好宋奶奶鼎力支持。同时农民最现实,谁带来好处跟着谁走,而李铭做到了这一点。

任谁都看出养猪场是个大便宜,偏偏巴明旺总是胆小怕事,害怕猪瘟害怕市场波动,他咋就不怕吃饭噎死呢?

太热情了吧?李铭赶紧双手下压,喧闹的现场安静下来:“各位一定要先留出今年种地的钱,另外留出自家买股份的钱,以后这两股很可能会是大家走向富裕的资本,千万不要放弃这个机会!”

“放心吧小李主任,我们清楚怎么做,回去取钱!”

转眼间村委会大院只剩下一半人,那些当家的全都去银行取钱了,有的是回家去取钱,此时李铭才邀请领导们进入村委会。

看看院子里的村民赵为民摇摇头,拍拍李铭的肩膀:“李铭同志不错!如果每一个大学生村官都能像你这样,带动一方村民走上致富路,我们这些基层干部享福啰!”

支召强笑道:“小李主任要考虑接班人了!”

“啊?”

旁边的人都愣住了,刚刚上任村支书就考虑接班人?李铭反应迅速:“我已经想好了,治保主任吴海活动能力强,让他担任村委会主任。”

“还是要尊重村民的意见!”赵为民想了想,“村委会主任不同于村支书,选举一定要遵从法律程序,绝对不能搞一言堂!”

“请赵书记放心,秋分村一定搞好村委会选举!”

如果不是赵为民提醒,李铭还真就忽视了这一点,选举的话吴海恐怕不占优势。吴海有能力敢闯敢干,可是这家伙此前和刘怀贵混在一起,两个人还是把兄弟,在村民中间着实没有什么好名声。

给李铭印象最深的是他帮武立福要账,那次改变了一点在村民中的形象,如果选举的话恐怕吴海根本没有机会上位。不过李铭现在没时间考虑那些了,转眼间他就被交钱的农民围上。

春节前农民手中最宽绰,最穷的人家也有点过年钱,腊月初九的上午,秋分村村委会成员忙得一塌糊涂,高达九百万的资金入账。

镇上信用社主任带人巴巴的赶过来:“李主任,呃是李书记,我们上门为村民服务,帮秋分村村民存款!”

“谢了不用!”不是李铭记仇,而是不想和这几个势利眼产生任何瓜葛,“县农行已经派运款车赶过来,应该马上就到,我的钱是从县农行贷出来的,自然也要存在那边!”

信用社主任的脸顿时垮了:“李书记你要支持我们的工作呀……”

旁边王三冲不乐意了:“我们一直在支持你们的工作!可是我们需要贷款的时候你在哪儿?找上门去都不贷给老农民,害怕我们还不起是吧?看看这是什么?钱!大把的钱!”

今天镇上信用社、邮政储蓄所、农行代办点的钱几乎全都被提空,而从县支行赶过来的运钞车,却满载而归。说实话李铭没想到秋分村村民能够聚集这么多钱,看上去一个人两千块不多,三千四百六十三人就是六百九十二万六千元啊!

还有几个拿着医院检查报告来的孕妇,加在一起三千四百七十三人,村民股本六百九十四万六千元。而村民借给村委会的钱两百多万,加在一起九百万出头,难怪人家说穷家值万贯!

二十几户特别贫困村民掏不起钱的,李铭直接从村委会借款中垫付,他们将会用粮食或者劳务偿还借款。已经过了中午,农行的运钞车已经远去,村委大院依旧人头攒动。

刚刚那些掏不起钱的村民有点自卑,一个个躲在角落里,李铭站在村委会门口心情激荡。从今天起秋分村要走一条完全不同的路,而自己荣幸的参与并主导着整个事件,很光荣更是沉重的责任。一定要办好这件事,让这些父老乡亲摆脱贫困,过上好日子。

“很多人都说秋分村穷,已经穷的把年猪都卖了,穷的把杂粮都换钱了!”李铭环顾村民们说道,“可是我说咱们村不富裕,但是绝不贫穷!”

这话把大家都说懵了,怎么就拽上了,下面的村民七嘴八舌的说着小话,都是不以为然的麻木。还有人嘟囔:“都快穷掉底了还不穷?”

很多人都以为小李支书说的是刚刚收敛的九百万巨款,扫一眼台下怀疑的眼神,李铭接着说:“谁说秋分村没有年货卖了?即日起乡村网店开办网上大集!”、

“网上大集?卖什么?我家年猪早就卖给网店了呀!”

“嘿!除了开春下蛋的小母鸡,剩下的都卖掉了,要不也拿不出入股的钱啊!”

已经要回镇上的一干领导站住了,朱丽穿的有点少,嘴唇都冻成了紫红色,不得不跑进村委会暖暖身子。李铭的声音传进来:“村里最穷的,怕是赵得势一家吧?有没有不同意见?”

“没有!”

赵得势、韩金玲两口子臊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赵大来、赵二赖差点急眼。没见过这么打脸的村支书,巴明旺嘴黑不假在大庭广众之下总要给人留点面子。

眼前的李书记太过分了呀!没等他们几口接话,李铭说道:“我说他家富裕,你们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