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云家公主还有点害羞,刚刚为了让臭男人停车,居然说出那么羞人的话,太丢脸了呀!前方进入休息区,陆梓彤说什么也不下车去放水,一直到进入燕京城:“我要回家!”

呼!还以为自己把小丫头吓坏了,李铭暗自松一口气,先前自己似乎有点反应过分,可是想起见过的那些车祸惨状,真心不想云大记者出事。凌晨时分的燕京城安静的可爱,一路上畅通无阻,快速来到云家大宅。

胡同口不时有几个年轻的身影闪过,可是看过枭龙之后纷纷离开,甚至没有看清车里是谁。很显然,这些秘密便衣武警早就看过这台车,等着云梓彤下车,李铭要回自己的小楼。

这一路开车很辛苦的,没想到小丫头直接放倒车座躺下,搞什么?李铭张张嘴不等出声,云大记者霸道地说:“别说话,我要睡觉!”

说完女孩已经闭上眼睛,转眼间发出细微的鼾声,啧!成心的吧?到了家门口不进去,李铭想要下车离开,胡同口那几个看似闲逛的年轻人,足以保证女人的安全,可是就此离开奶粉送检怎么办?

躺在那儿的云梓彤双手环胸,李铭摇摇头从后座拽过来一张毛毯,本来是给女人准备睡觉的,轻轻盖在云记者身上。李铭没有注意到,女孩的眼睫毛不断颤抖,一滴泪珠从眼角溢出!

从小到大云家公主没有受过委屈,有些委屈会很快找回来,就像上车和罗晶出行,遭遇燕京四公子后,那还能叫委屈么?对方赔车又赔钱,云家公主嚣张得很!

在松港市教育招待所和市局两次算是委屈,不过随后事件参与者都受到惩处,那个也足够解气了,可是昨晚上算怎么一回事?居然被李铭气哭了!

越想越委屈,这委屈还没有办法和人说,难不成找表哥找人揍他一顿?想想他似乎也不是很坏,那么对待自己也是为自己好,可是明白是一回事,感觉到委屈是另外一回事!

小丫头终于受不了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终于沉沉的睡去,也许在家门口她才感觉到安全感!清晨成红出门买早点,赫然发现外甥送给女儿的枭龙,趴在玻璃上看过去,两个年轻人居然谁在车里!

云夫人心疼至极:“梓彤!梓彤起来!到家了怎么不进去睡?”

李铭赶紧下门打招呼,他可不敢帮云夫人叫醒云记者,如果说日常的云梓彤娇憨可爱,那么睡眠中被叫醒的她杀伤力绝对恐怖。成红很了解自己的女儿,居然也没有去叫醒她,反而看向李铭:“几点到的?”

“三点多一点,云记者估计害怕打扰叔叔阿姨休息,您来了我就回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赵淑霞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李铭看见官太太就有点打怵。成红微微一笑:“不急,陪我去买早点吧,不远就在胡同口!”

呃!按理说自己和云梓彤之间没有什么,为什么会对她妈妈这么紧张?李铭看一眼车里的女人,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很大,云大记者居然还睡得格外香甜,真真是一头猪哇!

这话他不敢说出口,小心翼翼关上车门,开一下试试锁好了,李铭才和成红向胡同口走去。大男孩的动作让成红心中一动,说实话成红反对女儿和李铭来往,在她的心目中这个世上配得上女儿的没几个。

可是有过女儿的粗暴反对,云妈妈真心不想强迫她,如果梓彤像之前那样逃婚,让云家的脸往哪儿搁?何况女儿曾经说出那么丢人的话,不管真假已经在四九城的圈子里传开,如今两个人在松港市住在一起两个多月,很多事好说不好听啊!

换做之前,成红绝对看不上李铭,问题是据说两个人木已成舟,如果继续阻止下去云家的面子里子都丢尽了!刚刚李铭细心为云梓彤锁好门那一幕,让成红的心被触动,只有妈妈最了解自己的女儿。

自家女儿睡觉一向不老实,看看身上盖得严严实实的毯子,不用说那是李铭的杰作。也许眼前男孩真是女儿的真命天子?最起码他对女儿足够体贴:“急着回来有事?”

说实话,成红真心有点害怕,害怕女儿千里迢迢赶回来不敢进门,是不是肚子里有了!如果真的未婚成孕可丢死人了,李铭轻声道:“回来办点急事!”

“什么事这么急?”云夫人感觉自己的心都到了嗓子眼,李铭迟疑一下,越发让成红担心,“和阿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说吧,阿姨也是过来人,有心理准备!”

有心理准备就好办了,李铭沉声道:“秋分村有几个婴儿吃奶粉得病,我们怀疑部份国产奶粉被三聚氰胺污染,想要送样品到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检验。”

呼!成红长舒一口气,还以为多大的事情,感情只是奶粉被污染:“就这事?这么急?”

“怎么可能不急?”李铭郑重道,“奶粉质量事关一代人的身心健康,婴幼儿大量摄入会引起泌尿系统疾病,严重的可以导致死亡。毫不夸张地说,三聚氰胺会造成一代人创伤,会给华夏的食品行业造成沉重打击,给华夏制造在国际上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这么严重?成红刚刚不过是心中牵挂女儿,完全没有进入状态,此时听了李铭的话,终于明白毒奶粉影响多巨大。云夫人一辈子在媒体工作,很清楚舆情的重要性,一旦毒奶粉真的有李铭所说的那么严重,势必给华夏的出口行业造成致命一击!

成红站住脚:“是污染还是人为添加?”

不愧是媒体人,云家每个人说话都很注意分寸,云梓彤不发疯的时候说话也是一板一眼。李铭稍一沉吟:“种种迹象表明,是人为添加!因为三聚氰胺的作用明显,加到牛奶里提高蛋白含量提高口感度,受到消费者的格外青睐。”

“也就是说有巨额利润?”成红眯起眼,“回头我跟你们去,我倒要看看是谁胆大包天,居然敢毒害一代人!他们不怕遗臭万年吗?”

遗臭万年?按照《官场文素材库》的说法,那些给一代人造成严重后果的商人和官员,非但没有遗臭万年,反而在几年后复出。当两个人拎着豆汁、油条、包子、咸菜回来的时候,云梓彤睡眼惺忪的站在车门前,似乎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位置。

满头秀发被云记者抓成鸡窝,猛回头看见走过来的母亲,顿时像是受了委屈的小丫头扑上去:“妈妈!想死你了!”

“哎呦喂!干嘛呀这是!”云梓彤险些把成红手中的油条包子撞飞,“好好的站着,站没站相坐没坐相,都二十多了也不怕人笑话!”

云梓彤横一眼李铭,下意识站在妈妈另一边,仿佛隔着母亲自己能够多一点安全感,昨晚上这家伙疯狂的样子彻底吓到了她:“谁敢笑话我?妈妈想我没有?爸爸想我没有?”

第一次发现云梓彤这么话痨,从见面到看见云文浩嘴就没停过,李铭不知道云家公主在父母亲面前一向少言寡语。只是昨晚上受到惊吓,小女人潜意识寻求父母亲的保护,只不过没有告状。

一边吃早点一边听李铭解说毒奶粉的事情,云文浩眉头越皱越紧:“你是说去年就已经发生毒奶粉事件?被人为消弭了舆论影响?”

“是03年!”李铭为今天已经准备很久,“不过在我看来毒奶粉事件危害只是一时一地,三聚氰胺添加剂才是贻害无穷的渊薮!最主要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没有把它列为禁止添加,如此一来全国的奶制品企业都会无限制生产,这才是最要命的!”

云文浩和成红已经顾不上吃饭,认真看李铭拿回来的资料,云梓彤可是饿惨了,拿起油条豆汁胡吃海塞。正在看资料的成红脸上一红:“梓彤能不能有点样?看看李铭都比你文静,没见过这么饕餮的丫头!”

“他也没少吃!”云梓彤没想到李铭会成了别人家孩子,这家伙简直就是自己的冤家,看着他倒胃口,“没见他一口一个包子下去了?”

咳咳咳!话说这包子也小了点,李铭的嘴大了点,基本上是一口一个。看李铭出糗的样子,云梓彤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哼!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告诉你,以后再敢欺负我,让表哥带一个团揍你去,看你能不能打得过!”

欺负?成红瞬间捕捉到关键词:“李铭欺负你?”

“他敢!”云梓彤忽然发现自己说漏嘴,“这家伙和那个美女老师粘粘糊糊的,看着就让我生气,要不是为了毒奶粉事件我都不搭理他!”

晕!真怀疑昨晚上是不是被自己吓坏了脑子,不就是飚车被吓到了吗?和人家潘小莹有一毛钱关系?再说自己和云家公主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嘛,不就是当了一把挡箭牌么?

现在好像吃醋了似的,这都哪儿跟哪儿呀!原来是拈酸吃醋,成红瞪一眼女儿:“不要夹枪带棒的说话,正常同志交往罢了,让你一说没事也有事了,还不好好吃你的饭?不饿了是不是?吃饱了马上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