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卡多百分之七十的财产收起来,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山中井野他们三个每人得到百分之十,别小看这百分之十,卡多这个家伙,被成为波之国的首富,钱可以算是超级多了,所以就算仅仅只是百分之十,却也比一般的上忍的身价都要丰厚,所以总而言之就是,日向宁次他们四个人发了。

利用封印卷轴将这些钱财封印起来,心情大好的日向宁次这个时候才重新将目光放在再不斩和白两个人的身上。

“啧啧啧,没想到,一个男人竟然能够长得这么漂亮。”日向宁次看着白的面孔,忍不住感叹着。

“唉?什么?男的?”山中井野他们三个听到日向宁次的话,差点没磕掉下巴。白皮肤细腻,面貌也非常的漂亮,就算比起山中井野都一点不逊色的样子,山中井野原本还以为白是一个女性呢。甚至他们之前听到再不斩和白之间的对话,还为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所感动,但是,但是啊,没想到白竟然是一个男性。

“是啊。当然是一个男性了,你们难道没看出来吗?”日向宁次虽然这么说着,嘴角却不由自主的上扬,露出一抹笑容。记得在前世的时候,火影迷们对于白的性别,可是困惑的很,甚至有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人为白是女人,以至于不少的火影同人的作者都把白写成女性,然后被主角收入到后宫了。不过当官网将白的性别公布之后,同人作者们才发现白根本就算不是漂亮的妹子,或者说是一个长JJ的漂亮妹子。那种感觉,可想而知了。

原本日向宁次就曾经上过这样的当,想想自己当初还对于白意(淫)打手枪来着,日向宁次就觉得一阵恶心。(话说,有多少读者曾经对白YY过,可以去书评区建一个楼,然后同样经历的可以去报道,看看这栋楼能建立多少层。)

现在看着自己的三个部下的反应,日向宁次的心情好转了很多。

“日向宁次,说吧,你到底要怎么对待我们。”再不斩冷冷的盯着日向宁次:“是要杀掉我们?还是把我们交给雾忍村?又或者是拿我们去地下交易所换取奖金?”

“额,我原本是打算放了你们来着,毕竟我们之间又没有仇,不过突然听你说地下交易所可以换奖金的话,这倒是一个好主意。”日向宁次眼睛一亮。

再不斩听到日向宁次的话之后,不由得脸色一黑,有一种想要打自己嘴巴的冲动。

“好啦好啦。开玩笑啦。毕竟才刚刚有一笔巨额的财富入账,其他的一点半点的钱我一时也看不上了。我又不是一个财迷。”日向宁次笑着说着,他却没有看到其他人在听到他说这句话之后看他的鄙视的眼神,之前明明就是因为钱财的缘故,所以才和再不斩开战的。

“不过呢,该怎么处理你们呢?还真是一个问题,虽然说,遇到你们这些叛忍,直接击杀了也是完全没问题的。但是你毕竟又不是我们木叶的叛忍。这样吧,你们两个结婚好了。”日向宁次一拍手。

“什么???”除了日向宁次之外的其他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副吃惊震惊的模样,他们是完全都没有想到日向宁次竟然会突然说这种话。

“因为觉得你们两个的感情这么好,而且谁也离不开谁的样子。既然这样,你们结婚好了。”日向宁次嘿嘿笑着,他是绝对不是因为以前看火影动漫的时候误会白的性别从而想出来的报复的方法,绝对不是。

“宁次老师,你在胡说什么啊。明明他们两个人都是男人啊。结婚什么的,怎么可能。”山中井野忍不住冲着日向宁次没好气的喊着。

“宁次老师,不要玩了。既然任务已经完成了,而且还有意外收获,也该回去了啊!”奈良鹿丸懒洋洋的说着。至于秋道丁次,正在想着利用赚到的钱回去大吃一顿,其他的都没怎么放在心上。

“日向宁次,虽然你抓住了我们,但是不要太过分,随意就要侮辱我们啊。”再不斩暴怒的冲着日向宁次大吼着。

“再不斩大人……”白脸上却微微浮现出一丝红晕。

“谁侮辱你们了,你们两个人的模样就看出来了,一攻一受。明明两人关系看起来那么暧昧,甚至可以为对方付出生命。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吗?异性恋只是为了繁衍后代,同性之间才是真爱啊。你们两个,分明就已经是真爱了呢。”日向宁次胡说八道的随口说着。

“真爱?”再不斩瞪大眼睛。

“真爱?再不斩大人……”白的脸变得更红了,明明就是一个男人,在这种事情,脸红起来,竟然就好像一个羞涩的女人一样,还真是够了。

“没错,就是真爱,真爱啊!怎么样?要不要结婚?再不斩,你看,现在的白多漂亮啊。”日向宁次嘿嘿的怪笑着。

听到日向宁次的话,再不斩下意识的回头,然后看到脸红的白,之前没觉得什么,但是听到日向宁次的话之后,下意识的向日向宁次所说的方向去想,然后再不斩发现,白好像真的是挺漂亮的……

“混蛋,闭嘴,你胡说什么?什么真爱啊。可恶的家伙。”再不斩反应过来,忍不住冲着日向宁次破口大骂着。

“开玩笑,开玩笑了!哈哈哈。”日向宁次也不在意,哈哈笑着耸耸肩。

“好了井野,鹿丸,丁次,咱们走吧!”日向宁次也不准备把再不斩两人怎么样。就打算这么厉害。但是,虽然没有强迫再不斩和白成亲还是怎么的。但是日向宁次已经把这种事情说了出来,相当于给白还有再不斩之间弄出了一个大问题。相比,接下来两人的相处,会变得非常的怪异了吧。

这也正是日向宁次的做法,故意说出这种话,可以想象,两人相处的时候,绝对会下意识的想到日向宁次的话,然后会变得更加的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