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去异世界,看看炼丹师怎么修炼吧。”武长生压下心里的杂念,心神当下沟通小刀异宝,身体顿时消失不见。

等到了异世界,武长生那模样就成了他离开时候的样子。

他此前就觉得,这身体的变化,或许是一个世界一个形态?异世界和星空世界都有着不同的形态模样。

“炼药师秘录。”

武长生看了一下天色,外面天色已经大亮,天边太阳也升起了一段距离,他从小刀空间里,拿出了那一个装着炼药师秘录的秘匣,将其打开。

这炼药师秘录看上去是一本有点年份的书籍,武长生翻看一下,开头记载着一个人,或者说一个炼丹师的简约生平。

“炼药师秘录乃是我林振宇修行一生的法门,其中的玄妙道道,都有着我自身深刻的理解,只是可叹可惜,我终究不是真正的修士,没有真气的存在,又怎么能够成为真正的炼丹师?可叹,可惜。”武长生看着,感觉像是有一个人在自己耳边哀叹一样,那是一种不甘,一种无奈。

“修士?什么修士?”武长生心里有些疑惑不解,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看这个简介生平,就知道留下这炼药师秘录的人,一生都是停留在炼丹师学徒层次。

这生平,也就是无法成为真正炼丹师的那种哀叹。

没什么鸟用。

武长生翻页,后面记载着一篇炼丹师修行的法门,他仔细阅读之下,顿时发现这是一个控火法门,很简单的控火法门,只是需要异于常人的强大精神力量,还有精纯的血气力量才能够修炼。

“至少要把这控火法门修习入门,才能够有机会成为一名炼丹师学徒。”武长生看着这炼药师秘录,上面有一些注释,这让武长生更容易了解这一个法门。

“在控火法门入门之后,就需要大量的练习,掌控炼制药散和丹药的火候,时间节点,才有可能成功炼制药散和丹药。”

“这个看上去,似乎也不容易啊?”

武长生继续往后翻看,意外发现了这炼药师秘录里面,竟然还记载着十几个药散,还有几个丹药的配方,炼制方法。

这让武长生意外惊喜:“只是这些药散和丹药的配方,就值了。”

花费了半个小时,武长生把那控火法门记下,又研究了一下这炼药师秘录,这才沉吟想着:“根据这炼药师秘录记载的炼制方法,炼丹师学徒阶段,可以以木火的方式炼丹。”

“而木火,又以长青木、金枕木、雪花木几种最佳,其次常见的黑火木、红叶木都可以,就是火种比较差一点。”

前面记载的三种木材,那是比较珍贵的木材,一般来说炼制普通丹药都用不上。

而黑火木和红叶木这两种,武长生听说过,外面荒山野岭中就有不少:“先让人把材料备好,还有一个丹炉,都要准备好,等到准备好之后,如果自己把控火法门修至入门,那就可以开始练习炼制药散。”

“唔,除此之外,自己还要了解一下这些丹药和药散材料的药性,需要注意的地方可有不少。”

武长生看着炼药师秘录,研究了其中记载的药散配方,最终选定一个名为蛇灵散的药散配方。

这蛇灵散主要的材料就是他此前看过的药材蛇香芝,一种活血性药材,最终炼制而成的蛇灵散,也是一种能够调动体内血气活跃的药散,有助于修炼。

一份蛇灵散的药效,要比寻常的一阶中乘药剂好一些。

把蛇灵散的材料记录下来,还有练习炼制丹药需要的东西也都一一写下,武长生随后吩咐钟小骨去准备购买。

有着一帮手下在,这些琐事都不用武长生自己费心劳神。

钟小骨领命带人出去购买东西,武长生则是独自一人来到大院里,手持短刀,闭目思索着刀诀【拔刀一式】。

“之前练习了片刻时间,不过也还没有入门。”

“这一门残缺刀法仅凭一式就足以比肩一阶顶级刀法,如果是完整的刀诀,必然是二阶以上。”

“难度还真有点大,不愧是要领悟快刀刀意才能够练习的刀客刀诀。”

武长生闭目思索着:“就我之前的练习来看,这拔刀一式看上去非常简单,只是简简单单的拔刀、挥刀、收刀,是个人都能做到。”

“但是真要把这一式拔刀练成,却是在拔刀的那一刻,调动全身的力量,全副的心神,都要融入其中。”

“那样的拔刀一式,才是真正的拔刀,极尽快刀刀意的一刀。”

再来练习!

大院中,武长生手持短刀闭目站立,那一瞬间,他全身的力量猛然汇聚,腿骨、脊骨、臂骨,在那一刻仿佛连成一体,身如大龙、腰椎如弓,猛然一动。

咻!!!

一抹刀光在空中刹那璀璨,转瞬即逝,猛然斩出一道弧线。

那一刻,武长生心神灌入其中。

白天时间,武长生大院附近就有长生帮精锐在看守,他们也都看着武长生练刀,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因为看着帮主练刀,这是他们所有人最期待的事情,为此他们还会为看守任务争夺。

这一刻看到武长生就要练刀的样子,他们自然不愿意错过。

然而当武长生一刀拨出、挥出、再收回去,他们却只感觉有什么刺了眼睛一下,也没看到有什么动作,武长生依然像是没有动弹一下。

那一瞬间,这些修为至少在皮骨境四重的长生精锐,那眼睛一个个滚圆了:“嘶,好快!!!”

“这,这已经出刀了吗?谁看到帮主出刀了没有!?”

“应该出刀了吧?你看,帮主的眉头皱了。”

这些长生精锐把目光看向武长生眉头,果然看到武长生皱起了眉头,这就让他们心里肯定了,帮主刚刚肯定已经出刀了,因为只有出刀不满意,他们的帮主这才会皱眉的。

一时之间,这些长生精锐都无语了,这一刀让他们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连看都看不清楚。

可帮主竟然还不满意!?

“帮主~厉害啊。”千言万语,最终还是这一句感慨最实在。

而一刀拔出的武长生,那一瞬间就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这让他收刀后眉头一皱,大为不满意:“不对,这一刀下去至少有着上百个错误。”

“最严重的就是,心神融入之后,竟然消耗了我大部分的精力!这太致命了,心神也不是这样融入的。”

一式拔刀,消耗的精气神武长生闭目养神半刻才恢复过来。

当下他连吞服一株老药,在老药药力爆发的时候,继续练刀,手里短刀随之刹那间爆发,刀光如水般泼出。

咻咻咻!!!

“还是不对,心神应该不是直接融入进去,而是……引导,对,就是引导,就仿佛是泄洪的一个缺口!”

“还有,身体力量的调动太过霸道了,这样刻意的调动反而让拔刀速度大减,威力暴降。”

“自然而然,什么时候能够自然而然地一瞬间调动爆发,就能够练成拔刀一式,让快刀刀意凝成一点。”

“爆发!爆发!再来……”

璀璨阳光下,武长生在大院里不断拔刀,那速度太快了,让四周的人根本就看不清,只能够苦头苦脸,懵逼看着,有着道道刀光在阳光下闪耀,刺眼夺目。

咻!

不到半个小时,在一株老药药力快速消耗,要被消耗完的时候,武长生一刀拔出,一丈外一棵一人抱大树,兀地倒下,树干被斩开两截,截口光滑平整。

“呼,总算是入门初成了。”武长生睁开眼睛,眼中神光煜煜,一道可以融合的信息从小刀异宝里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