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

既然来到了这一方的异世界,那么他自然不会浪费这等机缘,传授田浩几个一门内功心法,足以让他们的实力在短时间内快速提升。

那样……

也好跟上自己的步伐,来谋划一些事情!

武长生心里闪过一些念头,他不是原来的‘武长生’,对于大头目雷道、或是百海帮都没有什么敬畏感。

以他如今的际遇,实力想要超越这些人,并不难。

到那个时候,那大头目还想要收月钱?收你个球去!百海帮想要让我为他们效力?好嘛,有没有兴趣跟我混!

当然,那是以后,现在还是先苟着练刀,他现在心里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继续练刀,然后,成为一名真正的刀客!

唰唰唰!

落笔如刀,那毛笔在武长生的手里就像是短刀一样,施展着三刀诀,眨眼之间,就闪现出无数的残影,一个又一个的字体出现。

铁笔银钩!力透纸背!

从来没有过的,写毛笔字都是那么的爽!

只是短短片刻,一门只有寥寥几百字的基础免费版内功心法就被武长生写了出来。

武长生放下笔墨,看着自己写的这一门功法,那字体龙飞凤舞,从这些字体里,都能隐隐感受到一丝的锋芒,那所显露出来的锋芒,像极了他练刀的样子。

“美极了。”

“想来等我刀境入门之后,再来练字的话,估计这字体上都能够显露出刀意来吧?”

武长生心里暗自期待道。

没有多想,他拿着这门功法就走出门去。

“老大。”

田浩几个满怀期待等着,看到武长生出门来,连忙就围了上来,眼里尽是忐忑,又是激动难耐。

武长生只是微微颔首,就把手里的功法递给田浩,道:“你们几个回去,今晚一起把这给我背下来,明天谁能够在我面前背出来,那么以后,我就教谁刀法。背不出来,那就自个儿找块地待着吧,自己凉一凉。”

田浩几个一听,脸色顿时就一苦,田浩更是哆嗦着手接过武长生手写的功法,看着那密密麻麻几百个字,嘴角抽搐。

尼嘛!

竟然要背的?!

田浩更是懵逼一脸,老子这么大,最骄傲的事情就是会写自己的名字……这下咋办好?除了‘田浩’两个字,其他都看不懂啊?

还有几个,都是一脸愁眉苦脸的,似乎想不明白学刀法为何还要背书?就没有不用背书的刀法吗?

下一刻,田浩就灵光一动,把目光看向了钟小骨。

“小骨,这些字就交给你了。”

“今晚我们听着背,你读着背。”田浩感觉自己真是个天才,这都想到解决办法。

钟小骨嘴角一抽,他也不知道,自己认得全不全?

武长生却没有说什么,挥手让田浩几个回去,他就回到房间里,胡乱吃了点东西填肚子,然后直接在床上盘膝坐下,运转长青诀修炼。

“呼呼呼!”

功法运转,四周的天地灵气顿时纷纷涌来,比起它们自个儿融入要快多了。

而在天地灵气的滋润之下,武长生只感觉刚刚的疲惫,一瞬间就减轻了一大截,浑身有种说不出来的轻松,如同羽化飞仙、灵魂脱离了肉体。

修行了一会儿,武长生就能够感受到在异世界再次修行下的变化。

“长青诀运转速度变快了。”

“这样下去,估计没几天,我就能够先一步把长青诀提升至小成境界。”

长青诀,容易修行却难以精通。

或者说炎黄联盟公示出来的免费版本功法,都差不多是一样的货色,很容易修炼,但是想要凭着简化到了极致的版本修行至精通,很难,比一门武学修行至圆满都要难。

除非是上了大学之后,在大学里得到上一层的功法诀窍,如此就能够轻易修炼一些,否则很难精通。

这精通,说的就是初成之后的,小成境界。

但是武长生却能够感受到,在经受练刀时的那股压迫力后,还有异世界天地灵气的环境,他修行长青诀却非常适合,不用多久,他都能够把长青诀修行至小成境界。

一旦长青诀步入小成境界,那么它就不下于那些中乘功法了,武长生的血气也会随着功法境界的提升,而变得愈发的浑厚凝练。

这些都是好处。

半个小时后,武长生重新‘复活’,浑身精力充沛、体内的血气涌动让他都有种能一拳打死猛虎的错觉。

“继续练刀!”

二话不说,武长生出门继续练刀。

等到了清晨,当武长生再一次从瘫在地下的状态恢复过来之时,他已经练了足足一百二十七遍刀法!

运转长青诀修行着,武长生默默感受、回味一晚上练刀的状态,感悟着在这样玄妙状态下练刀的种种经历,还有借着这人刀合一的境界,继续领悟着快刀之境,领悟着他手里的刀,心神都沉浸了进去。

如此默默感悟一个多小时,田浩几个才顶着熊猫眼姗姗来迟,呵欠不断,眼神都透着一股‘我好累、我好心累’的心酸和疲惫。

心酸.JPG-背书限定版。

如果不是昨天看了武长生练刀一下午,被武长生那快刀之威所吸引和震动,田浩几个都觉得,他们真心没有那个勇气,去背几百个字。

我的天,那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老大。”

田浩几个戚戚站在武长生的面前,就如同面对着学堂先生一样,真怕武长生一会儿再给他们布下背书的任务。

“来了?”

武长生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田浩几人,看到他们眼神了那股浓浓的疲惫,就知道他们昨晚并没有偷懒。

如此,还算有点毅力,不算太废。

“那就背吧。”

武长生指了指田浩,让他先背一个。

田浩愁眉苦脸的来到武长生面前,开始像是挤牙膏似的,一字一眼地给武长生背着,别说他背得难受,武长生听着都难受。

好不容易等田浩背完,这家伙就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武长生,这要不是面对的是老大,而是学堂先生,田浩早就一巴掌啪过去,艹,竟然让老子背书,活腻了你。

但是现在,他得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