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因为以后再无这种机会畅饮的关系,刘绩与张让两人都喝了不少酒。刘绩还好,毕竟是后世来的人,什么高度数的酒没喝过?东汉的酒在他眼中连啤酒都不如,只是胃有点涨罢了。至于张让就不行了,毕竟是少一根东西的人,身体比仅有十岁的刘绩也好不了多少,最后喝了个烂醉如泥。刘绩就带着任红昌离开回到自己宫中了,至于张让自有人照顾。

刘绩并没有安排任红昌的住处,而是坐在了书桌前,并让任红昌坐在自己的面前。任红昌犹豫了一下,最终在刘绩鼓励的眼神中,也坐了下来。

“其实你不用拘束的,当成自己的家就好了。”刘绩说道。

“是,殿下。”任红昌恭敬的回到。

“以后私下里就不要这么多礼了,说实在的我一点都不喜欢,我在宫里十年了,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虽然母后皇兄皇嫂都对我很好,但是却没有朋友。”说到这里刘绩不由的有些黯然,深宫生活不是那么好过的,他有时候在想自己是不是得了自闭症。

“殿下,这样不好吧。”任红昌提醒道。开玩笑?你是谁?皇帝老子的亲弟弟,怎么可能跟你交朋友,你开玩笑?而且你们这种大人物哪个不是面前一套背后一套,万一以后你看我不爽,那我不是完蛋了?

“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有些话要说明,你到我身边之后,也不可能去别处了,虽然不可能成为我的正妻,但是对我来说这些都没有差别,在我心中妻和妾都是一样的。只要你恪守本分,我至少可以保证,我这辈子都不会抛弃你。”刘绩说道。

“知道了”任红昌的脸也不由的红了,她并非什么都不懂的人,虽然对于自己的容貌有着自信,但是一般来说像她这种身份的人,很难“上位”的,但是这位殿下却把话说的很明白,虽然如今殿下很年幼,日后可能不记得,不过只要自己日后安份一点即可保全自己。

“红昌,以后我就这样叫你吧,不知道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刘绩问道,虽然是出于色心留着任红昌,当然也有同情,但是刘绩是个负责人的人,既然要一直相处下去,那么就要投其所好,这样相处起来方便的多。

“殿下,什么是兴趣爱好?”好吧这个年代还没有这个词的出现。

“以后单独的时候不用叫我殿下,嗯,叫我绩哥就行,当然如果愿意的话叫我老公也可以。所谓兴趣爱好就是喜欢做些什么,知道你喜欢做什么,这样我可以给你创造环境。”这时候的刘绩有点像骗无知少女看金鱼的怪蜀黍。

“殿……绩,绩哥,老公又是什么?”一开始任红昌还是想要叫殿下的,可是她看到刘绩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于是立马开口。

“老公即是夫君。”刘绩脸上坏笑的说道。

“这与礼不合,一般只有正妻才能称呼夫君的。”任红昌的脸已经红透了,惹得刘绩恨不得咬上一口。

“无妨,你有这个权利。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不需要太多繁文缛节,其实我不喜欢这些。现在还是叫绩哥吧,等你什么时候真正认可我了再叫也不迟。”刘绩摆了摆手,开玩笑他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虽然有那么一点大男子主义,但是他比这个时代的人都要有人性的多,他可不希望以后自己的女人都只是花瓶或者玩物。

“是,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喜欢看书、唱歌还有跳舞。”关于认可不认可的,任红昌也不能说,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女人的价值都跟货物无二,她们最多只能期盼自己的男人对于自己好一点,像司马相如和卓文君那样的是例外。自从女诫问世之后更是如此,任红昌其实心里也认定自己是刘绩的女人了,只是不好说出来罢了。

“那正好,以后我可以为你弹奏。”想想貂蝉可是历史上有名的舞女,迷倒多少男儿?而且声音也如此好听,那么唱歌应该也很好吧?培养一下,应该不比后世的明星差吧?

“是”任红昌心里还是很激动的,这证明自己有存在价值。

“你替我收拾一下房间吧,我有点困了,明天还要出宫去,还有以后我宫中的事务都由你来管。”其实刘绩宫中也没有多少人,他不喜欢被人服侍,一般洗澡穿衣这些都是自己做的,只要每天安排人来打扫与整理就好了。

“是”任红昌红着脸咬了咬嘴唇应下,随后便向内室走了进去。

刘绩在外面呆了一会儿,却发现任红昌迟迟没有出来,便带着疑惑走了进去,却发现任红昌只穿着内衣躺在自己的床上。显然她误以为自己要让她侍寝或者暖床呢。见到刘绩进来,任红昌起来要为刘绩脱衣,却被刘绩阻止“不用起来了,我自己来就好了,你快躺着,小心着凉。”也幸好如今的她还年幼,各处都是平平的,否则凭借刘绩两世三十岁的年龄,虽然不能做什么,但是心灵波动总是会很大的。至少如今他可以安慰自己她只是个孩子。

看到刘绩钻进了被窝,任红昌便羞涩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等待刘绩下一步动作,却不想刘绩只是将她抱住,没有下一步动作。正当她疑惑的睁开眼睛的时候,刘绩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别瞎想,现在我们都还小,有些事,等给你名分之后再做吧,早点睡。”说完便闭上了眼睛。而任红昌却不知所措的摸了摸被亲吻过的脸颊,回想着对方刚才说过的话,盯着刘绩看了一会儿之后,将手轻轻捂上了他的脸颊,喃喃的说道“你还真是个好人呢,这样似乎也不错。”随后也闭上眼睛睡觉了,而刘绩的嘴角也出现了一丝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