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刘宏布局

话说骞图被人杖毙之后,骞硕就很不开心,话说大狗还要看主人呢,况且那个那是自己的叔叔,自己叔叔被人杖毙,而且他还喊出自己的名号,仅仅是因为调戏良家妇女,呵呵哒,谁家没人调戏良家妇女了?为何我叔叔就被人打死了。不得不提的是,最近骞硕的自我感觉十分良好,自从刘宏开始做昏君之后,大量提拔宦官,骞硕就是其中一个,有不少世家子弟问他来买官位,那些世家子弟见到他也会十分客气的喊一声大人,这让他找不着北了,无法正确衡量自己的地位了。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现在骞硕连小人都不是了,丁丁被切了的人,心理总是会变态的。为了维护他那点尊严,于是他发誓,一定要报仇,不是因为叔叔被杀,而是因为自己被打脸了,而且打得啪啪响。

可是当他知道杖毙他叔叔的人之后,他又纠结了,曹操干的,越王指使的,这两个人他谁都惹不起。曹操,曹腾养孙,现在宫里的宦官包括张让赵忠可是都是曹腾带出来的,跟曹操斗,那跟欺师灭祖没什么区别。至于刘绩,他的后台也是刘宏,但是刘宏会帮谁,用屁股想都知道,可是他又不甘心。于是骞硕把主义打到了何莲身上,事情都是因为她而起的。正当他计划如何报复的时候,何进找上门来了。何进当然不知道非礼他妹妹的就是骞硕的叔叔,否则给他十个胆他都不敢来。他来干什么?送钱找关系送妹妹进宫!

骞硕本来是想立刻就把何进这屠夫宰了的,但是他看到何进送的钱后,便想听听何进为何而来,一听,可高兴坏了。把何莲送进宫安排侍寝,这件事对他来说很简单,听说何莲是个绝色美女,将她送给陛下,自己的好处也不小。最重要的是,越王看上这女的了,他要让刘绩见得到却吃不到,你越王再牛你也不能动皇帝的女人吧!至于何莲会不会报复自己,他根本不在乎,她不可能知道,调戏她的人是自己的叔叔,而且,就算知道了,那又怎么样?到时候她感谢自己还来不及呢,做皇帝的女人总比做王爷的女人富贵吧?

于是两个狼心狗肺之徒一拍即合,立刻狼狈为奸。何进回到家之后,立刻带着何莲进了宫,此时的何莲还不知道她被卖了呢!只是纠结这样子会不会太快了,就这样被送进宫了,而且也没有婚礼,女人也总是渴望婚礼的。替何莲检查身体的是张让,当他看到何莲脖子上挂着刘绩的玉佩的时候,诧异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多想。这段时间,他看到刘宏郁郁寡欢的,也挺心疼,现在有这么一个美女来了,安慰一下刘宏受伤的心灵,也是好的,没准病能够好呢!于是就跑到刘宏那边夸赞何莲的貌美,刘宏听张让将何莲夸得天上有地上没的,也乐呵呵的喝了些酒,吃了些类似于大力丸,准备跟何莲哈皮一下。这不能怪刘宏花心,喜新厌旧,他已经很专情了,可是这个时代的思想不一样,作为皇帝总是要多几个女人的。

本来何莲还美滋滋的等着刘绩来呢,可是一看刘宏进来,吓了一跳,这谁啊!立马反抗起来。刘宏醉醺醺的,又吃了药,根本不管对方如何反抗,还以为对方欲拒还迎,给他提供乐趣呢!何莲反抗也没有用,根本没有人会来救她,力气又没有刘宏大,最后也绝望了,只能默默的躺在床上,任由刘宏脱她的衣服。刘宏兴致勃勃的想要将何莲身上最后一丝保护揭去的时候,却发现何莲脖子上的玉佩,一下子醒了过来。吾靠这怎么回事,皇弟的玉佩怎么会在她那。这玉佩是刘宏小时候带的,从小把玩,在刘绩出生之后送给刘绩,所以他不可能认错。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刘宏收敛了一会儿心神才指着玉佩问道。

“是殿下送我的。”何莲发现刘宏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便立马拿起衣服将自己裹了起来。

“你跟绩儿什么关系,你刚才反抗了?怎么回事?”刘宏很郁闷呢!怎么好端端的跟自己的弟弟扯上关系了?兄弟妻不可欺啊,虽然也有曹丕跟曹植抢甄宓的事,但是刘宏作为一个好哥哥是绝对不会抢自己弟弟的女人。

“民女还以为是殿下让我进宫的,还望陛下送我去越王宫中。”何莲这时候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正是皇帝,不过她觉得还是她的越王大人比较好。

“你没想过做朕的妃子吗?或许你能讨得朕的欢心,朕能给你皇后做。”刘宏深深的看了一眼何莲。

“民女这条命是越王救的,而且民女认为自己没有如此厚福,成为陛下的妃子,请陛下恩准”何莲连思考都没有思考就回答道,不是她有多高尚,天下谁不知道刘宏对刘绩好呢,看刚才刘宏看到越王的玉佩就停止了动作,这证明了刘绩在他心中的分量,万一他认为自己在欺骗他的弟弟,那麻烦就大了。

“可是似乎你被人卖了还不知道呢,你在这等等,我让人去问问。”刘宏立马出门传来张让打听事情,并让他不要打扰到越王。不一会儿张让便从骞硕身上问出了来龙去脉,这根本无法隐瞒。当刘宏知道后,看了一眼骞硕,并没有责罚,只是让他以后做事掌握分寸。刘宏便将他知道的告诉了何莲,这件事必须好好解决啊,否则兄弟阋墙可不好。这时候何莲也终于知道她被何屠夫骗了,恨的牙痒痒。

“本来你和绩儿在一起,朕并不反对,只是你的家人让朕很不满,朕需要你帮朕做一件事,这件事是为了绩儿好,朕可以保证等你做完这件事之后,朕会让你到他的身边。”刘宏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

“请陛下明言。”何莲还能说什么?也只能怪自己的脑残哥哥了,皇帝又有什么能让自己帮忙的呢。

“朕要你陪朕演一场戏,假装是朕的女人。”刘宏说道

“啊?”何莲晕了,这什么啊?这还能假装。

“十年,就十年,你在朕的身边,朕封你为皇后,朕保证不动你,等朕驾崩之前,保证原封不动的将你送到绩儿面前,他那边我也可以帮你解释,你现在还不到16岁,到时候你也才26岁,到时候对外界会宣布你已经死了,你可以换个身份在他身边。”刘宏说道。

“我可以拒绝吗?”十年,还皇后,何莲很纠结,人生又有几个十年呢!

“没得拒绝”刘宏坏笑的说道“这件事是为了他好,为了他的大业着想,不得不委屈你了,而且,你入宫的事情已经有不少有心人知道了,没朕的帮助,你根本不可能到他身边。”

“那他那边”好吧,听刘宏的话自己是没得选择,如果不听话可能要一辈子冷宫的节奏了,而且她是个聪明女人,她觉得刘绩和刘宏之间似乎有着什么秘密,这件事怪不得别人,只能怪那该死的何屠夫。

“朕会解释的。你现在喊几声假装朕在临幸你。”刘宏说道

“啊?”何莲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懂得这些,不由的范囧。

刘宏看到何莲不懂,也对,这种事不经历过什么知道呢?只好下床,将床榻摇动起来,发生“格叽格叽”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