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袁氏的阴谋

刘宏和何莲那边卖力的演戏,刘绩当然不知道,此刻的他目前正在写书,嗯正是写书,在古代你要成为一代大儒,光靠一些诗赋是不够的,于是那就想到了出书,这个时代能否写出被士族认可的书籍也是能否被文臣认可的方式,就跟后世大学的毕业论文一样,像皇甫嵩朱儁这类武将为了能够得到世家认可也默默的闭关写书。在这个时代书籍是很宝贵的资源,甚至可以被认为是一个家族是否能够传承下去的根本,但是刘绩不怕,他是后世人,那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书都是可以称斤卖。儒家六学诗书礼乐易春秋,刘绩前世没有学过,后世学的也不够全面,但是有一样他学的很全面,那就是论语。高考的时候是要考论语的,刘绩前世的成绩很好,其他科目几乎都是无敌的存在,只是英语不好,如果没有英语,全国状元也非他莫属,他常常在想作为一个中国人因为学不好老外的东西而导致他其他才华被落寞,实在是太可惜了,这简直是国耻!有本事让老外来考中文啊,听力就考绕口令,难死他们。既然来到了这个时代,他决定为后世那无数考生带点福利,至少,让英美崛起无望。

不过刘绩认知中的论语,又跟这个时代的论语又有些不一样,后世讲解的论语更加适合那个时代的主流思想,将一些古代腐朽思想给除去了,这倒是难不倒刘绩,只要对照着论语,一句句重新解释就好了。唯一的难处就是他的字不好,他前世的字还行,能看,可是现在写的都是隶书,很多字都还没有变出来呢,他有时候甚至会不由自主的写出简体字来,作书嘛,总该严谨一点的,幸好他身边有个任红昌,任红昌虽然年龄不大,书读的也不多,但是字还是能认全的,最重要的是字写的很好看,很秀气。于是两人就你情我浓,我说你写,好不恩爱。

至于外界更加不知道皇宫内发生了什么,只是刘绩的名声更加的火了,一曲《洛神赋》被誉为了千古泡妞第一文,蔡邕对于刘绩形容别的女子美貌的时候心里酸酸的,但还是说出了“大汉文有一石,越王独有八斗。”好吧,这是后来形容曹植的,但是现在没刘绩这个不要脸的抄袭犯给霸占了。一些人一开始心中还有点不服气,但是一想到这段时间越王的作品犹如井喷式出现,也觉得自己比不上,也就默认了这种流言。

正当刘绩风头无量的时候,袁逢出手了,当然他的对手不是刘绩,两人还不在一个档次上,他的对手是刘宏,差点让刘宏中了道。至于他做了什么那就要从刘绩那句“我欺负人从来不看对方有没有势力,我只知道他们没有我有后台。”这句话听起来的确很气人,但是也是事实,刘绩是谁,皇帝的唯一的亲弟弟,是皇族。袁家虽然也很有势力,四世三公,位极人臣,表面上看起来有时候还能压制皇帝,但是这种压制是表现在袁家代表世家利益的情况下,袁家是世家利益的代表者,就跟后世司马氏能够替代曹魏一样,可是真让袁家跟老刘家一对一单挑,那显然还是不够格的,大汉四百年传承,只要大汉能保证世家的利益的情况下,没人愿意真正跟刘家翻脸。袁家的人不能名正言顺的造反,但是他又不甘心继续这样下去,于是他就想到了一个人,吕不韦。

对,就是吕不韦,这个时代嬴政是吕不韦私生子的八卦也已经存在了的,于是袁逢也想效仿一下吕不韦一下。他花重金买来了一个歌姬,王氏,嗯也就是后来的王夫人,将她认作义女,想要将她献给刘宏,不过袁逢没有那么好心眼,这么漂亮的美女他怎么可能不享用呢?虽然人有点老了,但是君不见有些人七十多岁还能生出孩子吗?于是在将王氏献给刘宏之前的几天晚上,袁逢将她带到自己的房间谈谈人生谈谈理想的,倒也好不快活。至于将她献给刘宏之后因为不是完璧而遭嫌弃,那是不可能的,这年头改嫁的人多了,老刘家更是有这种传统,刘邦的宠妃戚夫人就是二嫁,刘彻他老娘王太后,也是二嫁。

刘宏看到王氏心思也一下子荡漾了起来,不得不承认王氏很美,只比何莲差了那么一点,但是他总感觉袁逢肯定没有这么好心思给自己送美女,于是提心吊胆的。当他临幸了王氏之后,嗯,一看王氏不是完璧,但是好像刚破瓜不久,立马就反应过来了,好啊,袁逢你特么的玩老子。这里不得不说之前刘宏演戏演的很好,导致袁逢都认为刘宏是个昏君,脑子不行,却不知道他才是这个时代的下棋人,他们不过是棋子罢了。不过袁逢从另一方面也给刘宏带来了方便,让他心中的计划更加的完善起来。于是他假装对王氏很满意,虚与委蛇,另一方面找来了刘绩、何莲开始布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