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都知道新娘的曹操偷的,当然他们也不会将新娘还回去。其实抢别人老婆这些什么的在古代真的不算什么,只要你有钱有势,再漂亮的女人都能搞到,只要别碰到比你牛逼比你拽的。不过刘绩心里打好了算盘,以后绝对不能把自己的女人给老曹看,无意中看到了别人的新娘就要抢回家,那么自己的女人怎么办?虽然是小伙伴,但是他心中已经坚定的认为,老曹不可靠,至少在女人上面不可靠,之前不跟自己抢何莲,那是因为现在他的地位比老曹高,等以后老曹发迹了,保不住他以后会为了女人打自己的。自己的女人貂蝉妹妹,何莲妹妹哪个不是国色天香,再加上才女蔡琰,对于老曹这个色狼来说绝对是个致命诱惑,嗯,连结婚都不叫老曹。

老曹可不知道刘绩现在打的什么主义,他现在正在表现他的实力派演技呢,对着新郎一家表示问候,并且对他们走失新娘表示深深遗憾,并且强烈斥责那些不长眼的山贼。如果刘绩袁绍兄弟不知道老曹是什么人,他们都会信以为真,真以为新娘是被山贼抢去做了压寨夫人了的。

“孟德兄,明天你可要请我们吃饭啊,被你害的我们今天晚上喝别人的喜酒都不踏实。”刘绩在回去的路上抱怨道。

“一定一定,今天是曹某的错,明天越王楼西子阁曹某定向各位谢罪。”老曹老脸一红,毕竟偷别人的新娘也不是光彩的事,而且是当着对自己知根知底的人。

“话说,乔玄那老头也太不识相了,如今殿下被封为越王,他还用越王楼这个招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是殿下开的呢,导致那越王楼的生意比以前好了很多。”袁术在旁边说道。

“其实这也无碍,酒楼是他在我被封越王之前开的,我也不能说什么,而且这次我出书他有力挺我,就当借用我的名号的费用吧”刘绩摇了摇头说道,其实这个问题他也想过,但是他总不可能跟乔玄去说“喂,乔老儿,你越王楼改个名字吧”现在可没有后世的法律那么完善,根本没有商标战这个概念。乔玄在朝廷上还是有一定的实力的,而且他是江东世家的代表,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跟他们闹翻。

“可是殿下去那里吃饭还要自己掏钱”袁绍笑着说道。

“反正这次孟德付钱,我们要多吃点。”

刘绩是不会住在外面的,宫里还有一个红昌妹妹呢,现在的红昌妹妹也开始发育了,身上的肉也渐渐多起来了,这让刘绩爽的不行,晚上不抱着她睡觉,根本睡不着。

第二天,刘绩很准时的来到了越王楼,如今他可不是一年之前那个不被认识的人了,名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目光的。可是今天他进入越王楼可没有像往日一般吸引人的目光,许多穿着华丽的年轻人正围在一个中年人身边。这个中年人他从来没有见过,可是连曹操都围在他身边,显然这个人的身份很不一般。曹操看到刘绩进来了,便怂拉着脸过来了。

“孟德兄,怎么了,难道见到我不开心啊?还是昨天那个新娘你玩的不开心?”刘绩打趣道。

“新娘甚好,只是许邵许子将不肯评论我。”曹操翻了翻白眼,刘绩不像是好机油更像是损友,总是会开那方面的玩笑。

“那又怎么样?你看本初和公路不是没有找他评价吗?他以为他是谁?不评就不评咯”许邵许子将刘绩是知道的,他对其他人的评论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他因为曾经正确的评价了曹操,而被后人记住了,这是一个因为别人而闻名的人物。

“他们以前就被评论过了,如果能够被他评价,得到好的评论的话,以后更容易被士族接受,你也知道我老曹家。”曹操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虽然他不反感,而且因为杖毙骞图的事也慢慢被士族所接受,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够跟进一步的。

“这还不简单,你倚天剑白带的?”刘绩突然想到历史上的曹操是怎么被评价的,于是提醒道。

被刘绩一提醒,曹操立马眼睛一亮,立马装作纨绔,其实也不用装纨绔,本来就是纨绔,抽出倚天剑,让其他人让开道路。本来围在许邵身边的人,立马倒吸一口气,来人是曹操,曹操最近也很有名,除了杖毙骞图以外,还经常跟着刘绩欺负其他纨绔子弟,成了这些纨绔子弟的噩梦,他们虽然也想得到许邵的评价,但是也不敢得罪曹操,名声跟生命比较,还是生命比较重要。

许邵一见这黑厮又回来了,不由的皱了皱眉,不是说过自己不给他评价了吗?正要呵斥时,却发现曹操已经拿着宝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许邵顿时想哭了哪有人这样子的啊,虽然他年少的时候很注重名节,他的名声大都也是在那个时候创下的,但是人嘛,越老越怕死,如今得罪了人家被人拿剑架脖子,他也是慌了,早知道就不装逼了,其实他是看不起曹操,认为曹操是阉人之后,自己拒绝评价他能够让自己的名声更加的好,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会这样子的。

“快,给我评价,我还有要事。”曹操龇牙咧嘴凶神恶煞的说道。

“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许邵现在也没办法了,被人这样逼迫,只能给他评价了,而且一定要是好的,不过自己的名声以后可能就要坏了。

曹操一听愣了,这是在夸自己呢,还是损自己呢?他现在可还没有想到要做一个奸贼的,不过好歹他的心脏很大,不一会儿狂妄的大笑一声离去。其实他的心里很忐忑,刚才的话语被刘绩听到了还不知道是什么反应呢。来到刘绩身边正要解释一下,却听刘绩摆了摆手说道“不过笑言而已,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那是那是,我们先进去吃饭吧。”曹操陪笑道。

“看不透啊看不透”许邵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却发现曹操身边的男子他完全看不透,他看面相是很有实力的,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多人请他来评价,如果你错误率高,别人都会认为你是江湖骗子。只是这次他完全看不透刘绩,这让他陷入了深深的震撼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