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巍被刘绩抓起来的事情,刘绩并没有宣传出来,所以许贡也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被刘绩抓了。许巍当天没有回家,许贡也习以为常,男人嘛,总是需要偶尔去放松一下的,好吧,也不是偶尔,是经常。这点许贡也不反对,在这块地方,无论是谁都会给他一点薄面,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可是以往许巍出去都会告诉许贡他去了哪里,这天却没有。直到第二天许贡吃午饭的时候还没有发现许巍,这可是以前不曾有过的状况,立马叫来下人问话,一问才知道一同失踪的还有几个下人,问了好几个人之后才知道,好嘛,自己的宝贝儿子去偷越王的女人了。本身这件事许贡并不反感,不就是一个女人,就算抢过来,刘绩也不会说什么,毕竟谁都要脸面嘛,闹开了对谁都不好,刘绩也不好对别人去说自己的女人被人玩了吧?这种事只有弱者才会宣传,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秦宜禄,能将绿帽子戴的心安理得的。

可是这件事本身对许贡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坏就坏在了,许巍从昨天出去还没有回来,如果情况好一点就是现在还躺在越王女人的床上,如果差一点,就是已经被越王囚禁起来了。他派出许多下人出去打探情况,可是这些下人就跟肉包子打狗似的,都没有回来,他便知道,坏事了,自己的儿子被抓了,这让许贡急的上窜下跳。他年龄不小了,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虽然还有好多女儿,可是女儿在这个时代跟货物没什么区别,自己的家业迟早要许巍来继承的,如今许巍被刘绩抓了,如果弄的不好的话,那么自己就绝后了,所以他顾不了许多了,立马联系了吴郡几个跟自己关系比较好的将士,带着兵马找到刘绩府上,要人。平时许贡倒也不会这么蠢的,只是这段时间他发现刘绩并没有做什么,似乎有点逆来顺受的样子,他就将刘绩看轻了,而且许巍毕竟是自己的宝贝儿子,于是热血一上脑,呵呵,就直接带着兵马将刘绩的府邸围了起来。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将刘绩的府邸围住,吸引了当地所有大族的目光,大家都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想看看此事会如何收场。

刘绩此刻正在书房看书,一听说许贡带人将自己的府邸包围了,不由的发出一声冷笑,便带着史阿以及一队护卫出门,别人将戏台搭好了,那么自己也要配合一下唱几句。

来到门口,刘绩看到门口这人山人海的士兵,不由的脸色沉了下来,本来他以为许贡即便叫也只会叫来自己家里的私兵,或者一部分郡兵,现在眼前包围自己家的这些兵足有两三千人,这差不多是吴县县城内,所有的力量了,许贡竟然能调用县城内所有的士兵,那么吴郡其他县的士兵估计也差不多了,看来这群人真还是一丘之貉啊。

“刘绩,听说小儿在你府上做客,那么能否让我儿出来?”许贡见到刘绩的脸色,以为刘绩怕了,底气不由的更加足了,不过他可不敢说自己的儿子半夜来玩刘绩的女人被抓,虽然撕破了脸皮,但是自己儿子毕竟在对方手上,他也怕对方来个玉石俱焚。

“哦,你是说许公子啊,来人立刻将许公子带出来”刘绩叫上两人将许巍带了出来。许贡一看到许巍被带了出来,虽然气色有些不好,但是似乎也没有吃苦,不由的放下心来。

“父亲,你终于来了,我都跟他们报了你的名字,他们还将我抓了起来。”许巍也是个稻草包,以为刘绩是慌了。

“越王,犬子多有冒犯之处,待老夫带回家中好好教导一番”带回家中教育只是个体面话,如果让他带回家中,肯定不会有什么事。

“那稍等片刻。”刘绩点了点头,突然他原本还算正常的脸色立马一边。喝到“史阿将许公子打断五肢之后还给许大人。”

史阿毕竟是跟在刘绩身边的老人,在许贡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三下五除二的将许巍四肢打断,不过他并不知道什么是五肢,便请教道。刘绩只淡淡的吐出了“丁丁”两个字,所有人都石化了,越王够狠啊。不过史阿听到自己主人发话了,也根本没有在意,直接一脚撩阴脚,张让又多了一个小伙伴。

“我儿”许贡听到自己儿子声嘶力竭的哭喊声,眼睛有气的发红,对着刘绩咆哮道“刘绩小儿,我与你不死不休。来人将这里的人全都杀了。”

“你们全部是要造反?”刘绩沉声一喝。所有人都犹豫了一下,毕竟他们现在也都知道对方是谁,人家可是越王啊,而且造反是诛九族的大罪,虽然带兵的与许贡算是同气连枝,但是士兵们却犹豫了。正在士兵们不知所措的时候,史阿,行动了,作为帝师王越的传人,单挑与刺杀一事,他可谓是最拿手的,一个箭步上前,直接抽出宝剑架在了许贡的脖子上。许贡本身是有那么一点点武艺的,可是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他根本无法作出反应。好嘛现在根本不用考虑要不要造反的问题了主将都被俘虏了,他们这群士兵还是傻站着比较好。

这时候一队士兵满身染满鲜血的过来了,为首的正是程昱与张辽“启禀越王,许贡全家三百五十二人已被满门抄斩”程昱说着这种话的时候根本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好像这事跟吃饭一般简单。

“嘶”所有人听后,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将许府的人全杀了?越王早有准备?

“刘绩,你不得好死”许贡听到这句话之后差点晕了过去,此刻他知道这一切只是一个局,是为了给自己按上罪名,不是刘绩懦弱,只是刘绩想要给一个表象,然后一击必杀,不留任何余地的。

“我能不能够好死我不知道,但是你肯定不得好死”刘绩冷冷的对着许贡说道,然后拿起史阿手中的宝剑,直接捅向了一旁还在痛喊的许巍。“与本王抢女人,找死。”可怜的许巍,成为了刘绩亲手杀死的第一人。

“啊”许贡此刻仿佛发了疯一般想要扑向刘绩,却被史阿拽住。

“给我狠狠的查,彻查到底,凡有涉事者皆以谋反罪定罪。”刘绩看都不看许贡,长袖一挥走进了自己的临时府邸,这房子看来还要住一段时间,毕竟太守府今天杀了太多人,不怎么吉利。那些为首的将领听到刘绩的话,不由的双脚一软,想要跪下来求饶,可是哪里还有刘绩的人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