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田丰沮授

话说不管洛阳如何决定,刘绩都管不着,他现在只管躲着,享受任红昌与蔡琰的照顾就行了,虽然没有受伤,不过知道详情的人并不多,哪怕蔡邕司马徽都不知道,为了防止走漏风声,在蔡琰来见刘绩之后,蔡琰就没有出去过,防止她不小心说错话。

这时候周瑜带着刘绩的书信已经进入了渤海郡,他的一个目标就在这里。刘绩的目标便是袁绍的谋士田丰与沮授,此两人极有才能,如官渡之战袁绍能听他们的,袁绍也不会败的那么惨,而且他们跟袁绍的其他几个谋士不一样,那几个都是有党派之争的,都是搞内斗的好手,其他几个刘绩可不敢用。

田丰年少即有名声,在冀州极有名望,被太尉府征辟,被举为茂才,后被选为侍御史,因不满宦官当道,贤良被害,于是弃官回家。周瑜很容易便打听到了田丰的住处,虽然田家并不是冀州的大户,但是田丰有名望,还是很轻松打听到的,立刻上门前去拜访。田丰当日正在家中看书,一听下人说越王派人求见,便立刻出门接见。在路上的时候田丰还是很疑惑的,怎么刘绩会派人来找他?对于刘绩田丰是知道的,刘绩刚出名的那段时间,他也刚到洛阳,也有幸在外围见过刘绩几次,他觉得刘绩是一个很不错的人,聪慧与人极善,常常在想若是刘绩为帝,大汉朝也不至沦落如此。当然他不会刻意的去结交刘绩的,田丰是个正直的,若是可以做朋友,那么求之不得,但是他不会趋炎附势的去结交刘绩,没想到今日刘绩竟然会派人来找自己。田丰一看到周瑜便认定这肯定是刘绩派人来找自己了,为什么?周瑜神童的称号在洛阳远近闻名的,还有小道消息说周瑜是刘绩的学生。

“晚辈周瑜见过元皓先生”周瑜还是极为有礼的,见到有人出来迎接,应该便是田丰,于是行了一礼。

“原来是洛阳神童,恕田某未有远迎。”双方就在你来我往的客套间走进了田丰的房中。

“元皓先生,这是越王殿下托瑜叫给您的。”周瑜从怀中取出一封信,递给了田丰。田丰接过信一看大惊失色,却也激动不已,这让旁边的周瑜很疑惑,他是没有看过信的,当时刘绩交给他的时候只说将书信交给两人,即可。

信上的内容是什么呢?一开始先叙述了一下自己对田丰久仰大名,崇敬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并且为田丰辞官归家的高风亮节大唱赞歌。接着告诉他自己这里缺人手,你有贤能,能不能过来帮帮忙,又讲述了大汉朝如今内忧外患,百姓流离失所,吃不上饭,苦不堪言,若再不进行变革大汉朝将毁于一旦,现在刘绩有一块地盘,愿意在试点进行变法,给大汉朝带来一线生机,像田丰这样有才能的,且关心国家的人,应该过去帮助他,推广变法。

变法,那个时代最有名的便是商鞅变法,正是商鞅变法,将处于生死之间的秦国拯救了过来,并且灭掉了六国。虽然商鞅最后下场很惨,但是似乎商鞅的历史认可度很高,能够让他名留青史。作为一个大贤,田丰也看到了大汉朝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心里那些残存的爱国心被刘绩这封信给唤醒了。为什么说残存的爱国心呢?历史上他还不是帮着袁绍打曹操吗?要知道曹操手上可是有汉献帝的,人家才是正统,你去打他,那是造反,虽然曹操是挟持献帝,但是那些诸侯还有他们的臣子哪一个不是造反派呢?

“不知何时能够启程?”田丰看完信之后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勉强抚平了自己的情绪,他现在正有满腔热情去帮助刘绩呢!做好了,大汉朝因为自己的辅佐而延续,做差了大不了头点地,变法什么的也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他们可以慢慢来啊,觉得好的做下去,差的去除,反正大汉朝已经够差了,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唔,越王还让我去请另外一个人,不知道对方的态度如何”周瑜来之前还准备了满腔的说辞,可是没想到越王一封信就解决了,老师正乃神人也。

“不知是何人”田丰对于另外一个人还是很在意的,这很大可能是以后的同僚啊,如果是个捞比那不是惨了?

“沮授沮公与”周瑜知道田丰与沮授认识,他还想着让田丰带路呢。

“原来是公与啊,原来丰还想推荐他呢,没想到殿下亦知道他,丰与公与年少相交,如此我们一起去找他,然后一起去江东如何?”田丰一听是沮授,顿时眉开眼笑,他们两个人是好基友,而且脾气很像,或许刘绩要变法自己一个人不够用,再来一个沮授再好不过。

于是田丰当天安排人搬家,并且率先带着周瑜去找沮授了,沮授也是有一封信的,在沮授看过之后,又有好友田丰劝说,便也同意,帮助刘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