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黄巾起义,天下动乱

公元184年二月某日,刘宏带着昏昏沉沉的模样去上朝,却听说有人要造反了。连眼皮都不抬一下,便让众大臣自己安排就好了。

可是这次谋反的人物不同啊!对方的内应有宦官集团的人啊。现在士族跟宦官的斗争愈发激烈了。跟历史上不同的是,何进并没有跟世家代表联合起来,而跟宦官联合起来。

没办法这个屠夫自己的实力本身就比较弱小,再加上她的妹妹何皇后已经“死了”,他在宫中也没有势力了,如果大皇子再倒台的话,那么他以前的一番谋划就没用了。二皇子有袁家为首的世家大族支持,袁逢虽然已经死了,但是在他死之前,将刘协的真实身份告诉了自己的弟弟袁隗。袁隗听后震惊不已,但是也下定决心,刘宏只有两个儿子,越王刘绩也不可能继承皇位,那么皇位只有在两个皇子之中产生,如果自己为首的袁家支持刘协的话,那么皇位就是他们袁家的了。

为了不让愚蠢的何屠夫过早的败下阵来,刘宏暗中让张让支持何进,自己也表现得很支持他。于是以袁家为首的世家大族跟何进为首的外戚宦官集团打的水深火热,形成对峙局面。

“启禀陛下,此次有十常侍的人参与其中。”袁隗立马示意自己的狗腿子们给宦官们泼脏水。

“放肆”刘宏听后勃然大怒!谁不知道十常侍是自己的亲信呢!不过此事的确牵涉到他们。稍微冷静了一下,便让洛阳令周异负责彻查此事。

周异是谁?周瑜他老子,是刘绩一派,也可以说是越国在洛阳的代表人,刘宏让他干这事,立马觉得似乎不是这么简单,于是领下了任务,打算退朝之后再请示一番。果然没有令他失望,刘宏在下朝之后让他留下来,叮嘱了只除城内的黄巾贼,而以十常侍为首的人则是他自己亲自来解决。

待到周异离开之后,刘宏的脸上也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如果被人看到的话,肯定会做噩梦的。这些事其实刘宏都知道,留下十常侍的作用也不过就是他需要一条狗,去跟袁隗他们狗咬狗罢了。至于黄巾教,要不是他可以压制着消息,朝廷早就知道了。用现代的话来说,然而刘宏早已知道了真相。

张角跟刘绩接触的事情,刘绩并没有瞒着刘宏,刘宏也觉得张角是个可以利用的对象,他们有共同的敌人世家,至于会不会被对方咬上一口,他们根本不慌,黄巾能够号召的都是农民,读书人并不多,世家大族更加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教众无法得到统一的管理,即便造反成功了又如何,马上又会被推翻的,历史上农民起义没多少是成功的,最多成为别人的垫脚石,这方面张角也不是个蠢人,所以他们有合作的前提。

既然要闹,那就闹的更加厉害点吧,刘绩在越国的一系列施政,他都了如指掌,并不是他要监视刘绩,而是关心,毕竟刘绩年龄还太小,而负担又太大,所以他要观察,并且在他错误的时候给予一定的纠正。不过好在,刘绩手上也是有人才的,在他的领导下,越国的经济好了不少,原本怕的就是江东地区地广人稀,可是现在似乎根本不用怕了。

即便是朝中大臣也都知道刘绩有在招收流民,但是也没有过多关注,谁知道他到底有多少百姓了呢!而且就凭他两郡之力也不会怎么样,他们始终认为,穷乡僻壤的能出什么事?就算造反,也都是分分钟灭掉的事,而且以孔融为首的大儒们都在宣传刘绩什么什么好,好吧,虽越王怎么去闹吧,不管他们的事,江东的世家在朝廷已经没有代表了,他们还巴不得这样呢!

事情似乎就这样结束了,封譃徐奉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人,应该是被刘宏杀了,周异也就草草杀了几千人了事,这让众大臣以为这次造反又是雷声大雨点小。这几年以来,差不多年年都有造反,朝廷也习以为常的根本不慌根本不抖。至于刘宏将原本的扬州刺史朱儁召了回来,众人也没有感到什么吃惊的,他是个武人出生,刘宏应该也是担心有人要在洛阳造反,所以来保卫洛阳的吧?值得一提的是,孙坚被派往了长沙,出任长沙太守。

只是,没想到的是,没过几天,黄巾教众真的造反了。黄巾教首领张角在巨鹿揭竿起义,号召教徒造反,并且喊出了口号“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几十万的黄巾教众在各地造反,青徐幽冀扬荆兖豫立马战火纷飞。

在刘绩之前的经济战作用下,大汉的老百姓生活的比历史上还要困苦,世家大族剥削的更加厉害,所以他们对官僚以及世家的仇恨更加的大了,只要闯入城市,见到大家族的人就杀,见到当官的也杀。黄巾军势如破竹,各地郡县失守,不知道有多少官吏士族死于他们之手。这下子洛阳城中那些只会懂嘴皮子的大官们也慌了!

如果汉朝真的被推翻了,那么他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至少大汉会保护他们,而黄巾是想杀光他们。于是,纷纷启奏刘宏,快快出兵平乱吧,否则大汉社稷要没了~皇上您的美人还有钱都要没了~

刘宏本来也当作没什么事,可是一听到自己的马子还有钱都要没了,“勃然大怒”立马下令朱儁皇甫嵩还有卢植前去平乱。

这时候大将军何进也建议让各地太守世家自行招兵买马,让他们也参与平乱。其实何进打得鬼主意是让他们快快狗咬狗,到时候两败俱伤,这样自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

世家也没办法,虽然可能要破一次财,可是对方明显是要自己的命啊,而且万一赢了呢?赏赐肯定是少不了的。

刘宏对于他们各自的心思看的一清二楚,准了,你们去咬了,他也想要通过这次的事让各大世家把自己的底子都露出来,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大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