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8,原来他有一个后妈喜欢穿红

不得不说,虽然他们几个人是大家轮流着来,可是也困啊,真的好特么的困。

孙晨只觉得如果自家头和萧法医两个人再晚进来一会儿,他只怕应该也会睡着的吧。

而在听到门响的声音时,不但是孙晨和吴凡两个人看了过来,就连丁振南也立刻看了过来。

他的目光直接就将萧季冰剔除出去了,他的注意力在第一时间的时候便落在了苏青的身上,然后便看到他有些阴冷地勾起了嘴角,声音也是冷森森的。

“呵呵,你们终于来了!”

苏青看了一眼吴凡和孙晨两个人:“你们两个先出去吧,这里交给我和我萧法医就行了!”

吴凡和孙晨两个人等的就是这句话,现在一听到自家头儿如此说,当下又怎么可能会推辞呢,立刻便离开了。

苏青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下,不过一抬头,看到丁振南居然还在阴冷地盯着自己看呢,于是苏青不禁笑了。

这老家伙要不要这么天真啊,他莫不是还以为眼神可以杀人不成?

“崔国立,看来我们接下来可以好好地聊聊了呢!”

丁振南的目光微闪了闪:“漂亮的女警察,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崔国立是谁啊,我不认识啊,这事儿我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一次了吧,你怎么还不长长记性呢,到现在居然都记不住吗?”

“所以你们警察在挑人的时候,专拣这种记性不好的人来当警察吗?”

苏青双臂环胸,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红唇微勾,脸上笑意流转着。

“呵呵,崔国立你是在年后才进入的龙城市,然后买了一张假身份证,而假身份证的名字就是丁振南,当了,如果你想要继续嘴硬的话,我也不介意把卖你假身份的家伙找出来,让他过来和你对峙,因为你要知道,龙城市这个地方,毕竟还是我们的地盘。”

丁振南的眼神越发的阴冷了,他的唇紧紧地抿了抿,但是却还是不肯开口。

苏青也不介意,人有不想说,好嘛,没有关系,他不说,便由她来说好了。

“下家豁子这个名字你应该还有印象吧?”

一听到下家豁子这四个字,丁振南的眼瞳很明显的就缩了一下。

虽然他的反应很轻微,可是却还是没能逃得过苏青和萧季冰两个人的眼睛。

苏青的语气依就是漫不经心的,她笑着,说着,声音淡淡的,但是每一个字入耳的时候,却都让丁振南只觉得是有人正拿着一个鼓锤狠狠地敲在自己的心坎上。

“哦,我前几天和萧法医去一趟下家豁子,还有那里的一群老人家们,玩了几圈麻将,进行了一次非常友好的交流,不得不说,这些老人们也都很健谈呢,虽然有些事儿过去了五年了,可是他们依就还是记得的。”

丁振南的脸色变了又变。

不过他还是没有说话。

苏青却还是在继续往下说:“而且他们还和我说起了五年前的一个连环杀人案,而且凶手就出自他们村里,凶手的名字叫做汪学义!”

“对了,汪学义你应该也是认识的吧,听说汪学义还得叫你一声崔六叔呢是不是啊?”

丁振南继续装聋做哑!

苏青却直接拎起了一张素描的人像:“看看,这就是我通过那些老头老太太的描述画出来的崔国立的素描,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和你长得真的挺像的。”

丁振南还是没有开口,苏青继续往下说自己的。

“哦,我们还去一趟花城市监狱呢!”

一听到这话,丁振南的面上一紧。

苏青直接甩出了从花城市监狱里拿到的资料,特意将其中的照片展示给丁振南看:“再看看这张照片,是不是和你一模一样啊!”

丁振南直到这个时候终于开了尊口。

“在这个世界上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多了去了,你怎么就能确定照片里的人就是我呢?”

苏青拍了拍手:“问得好,问得太好了!”

“不过这个简直太好办了,五年前你是怎么被抓住的,你还记得吗?”

丁振南有点不太明白苏青为何会这么问。

苏青自然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自己可以从丁振南这里得到答案,当下甚至连个明显的停顿也没有,便直接往下说道。

“当时你砸车窗,偷车内的钱,可是有留下过指纹的,所以只要我们现在拿你的指纹与崔国立的指纹对比一下自然就可以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崔国立了。”

丁震南的脸上僵硬了。

他的手指曲了起来,握得紧紧的,到这个时候嘴硬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点头承认了:“没错,我就是崔国立,不过我只是想要从零开始,从头开始,这有错吗?”

“崔国立,据你的那位好邻居亲口交待,他可是说了,你是这五起连环杀人案的真凶,而且你还拉他入伙,这个你可承认?”

崔国立的眼睛一闭,不肯承认:“没有,他在胡说八道!”

“而且你们当警察的不是要讲究一个证据的吗,你们如果想要将这五起连环杀人案栽在我头上,你们也得拿出证据来。”

苏青笑眯眯地点头:“放心,肯定会有证据的,不过现在我倒是很想要好好地和你聊聊以前的事儿呢!”

崔国立皱眉,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在扩散:“我没有什么可和你聊的!”

说实话,他真的是一点儿也不和这个女人聊天。

苏青笑眯眯地点头点头再点头:“哦,我知道,但是我有话想要和你聊呢。”

崔国立盯着苏青,没有说话,但是那态度却摆得非常明显,摆明就是在说,你说,我听着,我倒是想要听听你还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却是没有想到,苏青一开口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那种。

“五年前的那些与现在一模一样的连环杀人案也都是你做的吧!”

明明是疑问句,却偏偏用的是肯定语气。

崔国立的一双眼睛直接瞪圆了。

他现在简直没法再忍了:“你在胡说什么?”

崔国立现在可是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怎么样,五年前的那些事儿他却是万万不能承认的,他又不傻,而且再说了五年前的那些案子,不是已经有人顶罪了吗。

所以现在虽然崔国立很困,可是那颗脑袋却还是摇得跟个风火轮似的。

苏青冷冷地笑了笑然后唇角微勾。

“我想你应该是忽略到了一点,那就是你刚刚承认的这几起连环杀人案,其实不管是从做案手法上,还是在选择女性死者的特点上,都是一样的。”

“选择的这些女性死者,一个个都是穿着红衣服或者是红色的裙子。”

“我正好在村子里和那些十分善谈的老头和老太太那里知道了,你很小的时候母亲便去世了,而你父亲又很快娶了一个女人进门,那个女人就很喜欢穿红色的衣服或者是红色的裙子,但是她对你并不好!”

“后来她生了自己的孩子,于是便对你越发的不好了,甚至在你父亲的身上也完美地上演了一出有了后妈就有后爸的戏码,而且这个女人还带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你父亲就算是对那两个孩子也比你好,而且那两个孩子都要比你大!再加上你原来还有三个哥哥姐姐,于是你就成了老六。不过她扶你哥哥姐姐虽然也一样不好,但是却只打骂你一个,而你的哥哥姐姐在那个时候并没有人站出来帮你。”

“所以这应该就是你非常仇视穿红色衣服女人的原因之一吧?”

苏青一边说着,一边还低头弹了弹自己身上红色的衣摆。

不过很快的她又抓起了手机,刷了几下,也是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在刷微博还是在刷微信。

反正带给崔国立的感觉就只有一点,那就是对面的这位穿着一身大红色衣服的年轻女人,根本就不重视自己,甚至这个女人完全就没有想要将自己放在眼里。

不得不说这一刻崔国立是愤怒的,而且是特别特别的愤怒。

看着苏青那张容色艳艳的脸孔,那上面的表情清清楚楚的就是漫不经心。

是的,没有错,这个女人就和当年他的那位后妈一样,对自己都是一模一样的不在乎,都是一模一样的轻视,这根本就是视自己如草芥。

“你看不起我?”崔国立突然间恨声问道。

萧季冰转动着视角看向苏青。

不过很快的,他便看到苏青这个时候居然笑了,只是那张俏丽的脸上明明是布满着笑意的,可是从那张红润的小嘴里吐出来的话却依就是漫不经心的。

“呃,我为什么要看得起你?”

苏青挑眉反问,神态很气人,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绝对能气到肝疼的那种。

“还有你觉得你身上哪一点值得我看得起你?”

苏青笑眯眯的。

不过反问却还是在继续中:“你是觉得你杀人能让人高看一眼,还是觉得你将自己做过的事儿,推到别人身上,就了不起了,对了,老话不是说过的吗,人啊还是应该敢做敢当的,所以我问你啊,这四个字你做到了吗?”

萧季冰:“……”

崔国立的一双阴冷的眼睛飞快地闪烁着。

他的嘴唇紧紧地抿着,好半天只是盯着苏青却不开口说话。

不过苏青反正也不是很着急,既然崔国立不急,那么她便更不用着急了,她一脸闲适地用手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另一只手还是在不断地刷着手机。

萧季冰看得很清楚,苏青现在是故意的,而且苏青越是表现出对于崔国立的不在意,崔国立便越是怒气勃发,只见他的那一双眼睛里几乎立刻就要喷出火来了。

萧季冰扭头看了一眼苏青,苏青将自己的手机送到了他的眼前,示意他看看自己手机上的内容。

而两个人这样的互动,其实坦白来说明明什么也没有,可是看在崔国立的眼底里却是很过份。

这分明就是这个穿着红衣服的贱女人在勾引男人,而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一勾就是一个准儿。

“贱女人,贱女人,你不要脸,你真真是太不要脸了……:”

滔天的愤怒直冲脑仁,愤怒的火焰已经烧毁了崔国立最后一丝的理智,现在在崔国立看来,现在这个与自己距离很近的红衣女人,哪里还是什么苏青了,这位根本就是他的那位继母。

“贱女人,你趁着我爸不在家便勾引其他的野男人,被我发现了,你还勾引我,你不要脸,你好不要脸,你水性杨花,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再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该死,你早就应该去死了……”

听到了崔国立这突然间的大爆发,苏青与萧季冰两个人迅速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便听到苏青开口问道:“所以你后妈是你杀的?”

崔国立的双目赤红一片:“是的,是我杀的,谁让她居然去和我爸说,是我****了她,我爸差点没把我打死。”

“于是等我伤好了,正好那个贱女人又想要尝鲜了,就约我去山上的小树林,然后我就带了一把刀,砍了她的脖子,然后看着她捂着脖子想要求救却发不出来声音,每张一次嘴,便会喷出来一口血,哈哈哈哈,你们知道吗,那样的感觉简直太好了!”

“然后我把那个女人给埋了,而且还埋得挺深的,哈哈哈哈,谁也不可能再找到她了,就算是她生的那几个野种也找不到她!”

“接着我还想法子放出了流言,说她和别的男人跑了,很快的村里便传开了,直到那个时候我爸才开始对我好,才开始对那几个野种不好的!”

此时此刻的崔国立,满脸红光,明显有些兴奋。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兴奋呢,而是很兴奋很兴奋的那种。

这个时候萧季冰却突然间开口了,他问得很直接,绝对可以用开门见山来形容。

“那么五年前的那些红衣连环杀人案也是你干的了?”

苏青立刻补充了一句:“做人要敢做敢当啊,你不是想让人都看得起你吗,那么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

崔国立这一次非常爷们立刻便挺着胸脯回答道:“没错,就是爷爷干的,谁让她们都穿红衣服!”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