骁彬水灵的眼瞳,在明媚的阳光下,透着炽热的渴望,淡淡地咬了咬下唇,挤着一抹仰慕的眼神,看着轩尘直直说道:

“师父,小彬从4岁开始就是个孤儿,没人疼没人爱,每天都是自力更生,才活到现在,但内心有个英雄梦,今日看师父惩罚恶徒,我就心生佩服,故斗胆拜师。”

轩尘听了一番骁彬动人心魄的话,一抹忧郁的眼神弥漫开来,嘴上咬着一道清淡的苦涩,时不时地眨了眨会眼睛,原本平静的神色涌上一股郁闷的气氛,喃喃自语道:

“孤儿啊…”

想必是同病相怜,两人都是从4岁起失去双亲,每每看见骁彬就好像看到以往的自己。

轩尘的表情无非是增加一份愁苦,再淡淡地望着骁彬稚嫩清秀的模样,心头难免涌上一股幽暗的阴郁。

就这样默然地与骁彬擦肩而过,骁彬见此便是回眸望着轩尘的背影,眉梢之间弥漫着一道气愤,撇了撇嘴说道:

“哼,要不是游宣大人下达指令,要我卧底你的身边,敢这样冷漠对待我的,除了游宣大人外我早就把他给灭了!”

但是命令终归是命令,现在理应忍气吞声地尾随着轩尘。

看着轩尘那道郁闷的背影,骁彬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地方。

他望向轩尘慢慢隐在人群中的身影,自然而然是跟了上去,牵住他的手掌,挤着灿烂的笑容,对轩尘边走边说道:

“师父,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小彬说了不该说的地方!”

轩尘俯视着一脸自责的骁彬,摸了摸骁彬的脑袋,在俊俏的脸庞之上,浮上一道淡然的微笑,对其温柔地说道:

“没有,只是我看见你就会想起儿时的我,所以我不想收你为徒!”

一听此言,骁彬表面上是一抹灿烂的笑容,其实内心一股阴寒的气愤,心中默默地想到:

不收我为徒,这个混蛋,敢这样直接拒绝我的,通通在坟墓里呆着了,敢在我面前装清高,我会让你乖乖收我为徒的!

然后骁彬清秀的脸上,带着一抹温暖人心的微笑,稍微地抿了抿嘴,紧紧地拽着轩尘的手掌,眼瞳里泛着清洌的泪光,对轩尘咬了咬下唇,道:

“师父,你就不能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收我为徒么?我是真心仰慕你的,我的忠心日月可鉴!”

只是平淡地说出此番言语,骁彬内心宛如刀割般的痛苦,但在轩尘面前依旧一副稚嫩可爱的模样,内心已经在滴血了:

呵呵,我居然昧着游宣大人表达我对这个混帐轩尘的忠心,我倒是想看看这个轩尘会不会被感动,如果不会的话,我即刻把他给杀了,给脸不要脸的!

两人在拥挤的人群中边走边说,人潮过往…

两人转过许多处迷人的拐角,拐角处各座沧桑的百年古树,古树旁晃着道道来往的人影,这些人的表情快活自在。

只有骁彬内心一阵刺痛的煎熬,呆呆地看着轩尘嘴唇的抖动,忽然两人停了下来…

此时骁彬一脸的沉重,面无表情地死沉着头,缓缓地撒开轩尘的手。

骁彬在阳光的折射下,一道阴郁的身影晃荡,轩尘看见之后也没多大反应,只是转过侧脸,看向一座古朴的店铺,脸上透着灿烂的光,兴奋地说道:

“哇,妖兽店铺居然到了!”

说罢,便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起来,而背后的骁彬一脸茫然地抬头看着轩尘,嘴角上悬着一抹淡淡的苦涩,眼神里透着一道阴寒的气氛,身形慢慢地由一名7岁孩童身体变成一名弱冠之年的男子身体,手中的利刃紧紧地拽着,一抿阴冷的笑角,冷哼道:

“好一个轩尘,敢这样对待我,不让你受点伤难解我心头之恨!”

忽然,轩尘刚要走进去时,他开口对背后的骁彬温柔地说道:

“小彬,在门口等我吧!”

骁彬一听此言,稍稍地瞪大了双眼,手中的利刃旋即消失,其身形又恢复到了7岁孩童年纪,水灵的眼瞳里闪着一抹清洌的光,捂着小嘴恰是一阵莫名的感动,不辱使命的自豪感,让他有点小激动地“嗯”了轩尘一声,轩尘见骁彬如此,也便快活地踏了进去,脸上笑容正浓…

不久后…

轩尘从店铺里走了出来,走近骁彬拍了拍他的脑袋,低着头对其温柔地笑道:

“现在有钱了,我们去收购传送水晶吧!”

骁彬此时内心有一种想要表现自己的想法,至今也不知道他有何能力,为了让轩尘更加信任他,他毫不犹豫地拉着轩尘穿梭在拥挤的人流当中,轩尘也便被他这样拉着手走,表情多了一份慌张,对骁彬这一诡异行动做出了疑问:

“小彬,你…你这是要干嘛呐!”

不久后…

嗖!

骁彬一个紧急刹步将轩尘带到了一处水晶专卖店,两人停了下来之后,轩尘微微地抬头看着这家豪华的水晶专卖店,不经意间微张着自己的嘴巴,才发现骁彬只是在为自己带路,对骁彬心感佩服地说道:

“哇,小彬,你怎么对这里布局那么熟!”

骁彬却在一旁吹嘘着自己,眯着眼、摸了摸鼻尖、抿了抿嘴说道:

“呵,我的能力就是看透格局!”

然后张开了眼睛,看见身边的轩尘不见了踪影,慌张地四顾了一圈,这个轩尘老爱乱走,这才看见轩尘已经身在店里了,只能轻轻地叹了口气…

不久后…

轩尘这才从店里走了出来,脸上的笑容洋溢着幸福感,慢慢地往坐在一张树荫下石椅上的骁彬走去,此时骁彬手衬着下巴,眼神忧郁,嘟着小嘴,默默地等候轩尘,待轩尘走近骁彬时,轩尘就站在他的面前,对其温柔地笑道:

“小彬,走了,现在我们要去租一匹泓幽马!”

骁彬撇了撇郁闷的眼神,看着轩尘一脸的兴奋,这才有气无力地从石椅上跳了下来,走到了轩尘的前面,轩尘看着他忧郁的身影,也是抱着后脑勺,撇着“八”字眉一脸惘然:

“这小彬怎么了,小孩子发起脾气来真是无厘头!”

轩尘与骁彬并着走在一起,轩尘俯着头对骁彬纳闷地问道:

“小彬,你怎么了?”

骁彬仰着头看向一脸迷惘的轩尘,心中一阵无奈,索性轻轻地叹了口气,双手枕在脑后,撇了撇小嘴,对其随意地说道:

“没有,我只是怀念蓝灵花了,怎么样!”

蓝灵花,是种极其罕见的花卉,此花拥有蓝色的花瓣,散发的花香令人提神,整个天衡大陆植株也不过上万,只有高贵的贵族才可收藏拥有,看得出来这骁彬只是马虎地应对几声,其实内心是在想着其它令他困惑的事…

轩尘对此花卉也是再熟悉不过,看着骁彬如此阴郁的模样,也是内心一阵莫名的无奈,看轩尘的样子也是满不在乎的…

轩尘又再次回到了刚刚的泓幽马租店,而骁彬也紧跟在轩尘的身旁,轩尘手里拿着一袋闪亮的衡币,对这位前台小哥说道:

“哈,哥们,我有钱了,租一匹泓幽马吧!”

前台看着轩尘手里满满的衡币,双眼直直地冒着光,然后对其说道:

“哦,好的,请问你要租多久的?”

轩尘只是淡淡地抿了抿嘴,陷入一片沉思,紧接着对这位前台疑惑道:

“请问一下啊,骑泓幽马从库罗城到玄枭城需要多长时间?”

前台望着轩尘一脸的茫然,挤了挤平淡的眼神,嘴上咬了咬一抹略懂的渊博,对轩尘答道:

“泓幽马日行千里,倘若一路顺风,原本5天后即到,中途也可以找个客栈休息,但是现在前去玄枭城赏月人数过多,交通不便,少则7天,多则12天,劝您趁现在时候尚早收拾包囊即刻动身,还能保证8天内到哦!”

轩尘摸了摸下巴,撇了撇淡淡的眼神,咬了咬一角平静的嘴唇,旋即拍了拍前台的桌面,坚定地对其说道:

“行,我要租匹12天的泓幽马!”

“客官英明!”

现两人在库罗城外郊的一条小道上,这条小道风烟弥漫,滚着淡黄的风沙,小道两边只有少数的野草,看不见路的尽头,只要沿着这条小道上走,将会到达下一座城镇,一路顺风的话,想必可以在8天内到达玄枭城!

此时骁彬对轩尘发起了疑问:“轩尘师父,你说你要去玄枭城赏月?”

其实内心暗自想到:游宣大人命令我去暗杀轩尘,可我就纳闷了,这轩尘为什么就该杀了!

轩尘对其抿了抿嘴,温柔地答道:“肤浅,庸俗,我去玄枭城是想去带回一名叫青魅的女子,来吧,上马!”

骁彬表面上很镇定,其实内心一阵疑惑不解和震惊:什么,原本是想去把青魅带回,也难怪游宣大人会命令我去暗杀轩尘,但是现在游宣大人又下令不准动轩尘一根毫毛,这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哦,轩尘师父,我有点急,我去去就回!”说罢骁彬便一溜烟地离开轩尘的眼前,跑进一个灌木丛里,偷偷拿出一枚通讯指环,与游宣取得了联系:

“游宣大人,我已经成功卧底在轩尘的身边,但是他现在要去玄枭城把青魅带回,这可能会破坏您的计划,但您又说不可伤他一根毫毛,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做!”

对面游宣听着骁彬稚嫩的声音,有点忍不住就笑了起来,紧接着对骁彬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彬,你…你不是…不是说过以后不会变成小孩了吗,你这声音挺…可爱的啊,当然关于你这个问题,他要来你就让他来呗!”

涨红了脸的骁彬也是摸了摸额头,对游宣恭敬地说道:

“是的,游宣大人!”

“好了没有,小彬?”等得不耐烦的轩尘对骁彬身处的那个灌木丛喊道。

“噗,小…彬,这名字也挺可爱的,不说了,继续卧底!”听到“小彬”这一名字时,对面的游宣也是忍不住的笑出声来,这才将通话中断!

此时骁彬不知涨了多红的脸,直直地嘟着小嘴,然后使劲地摇了摇头,将脸上的羞涩给盖掉,方才走出这个灌木丛,往轩尘那边走去,对他冷冷地哼道:

“呃,走吧,去玄枭城!”

两人骑在泓幽马上,泓幽马的承受力也算极强,怎么说这也是轩尘第一次骑马呐…

咻!

轩尘一个误打误撞让泓幽马跑了起来,旋即一阵浓郁的烟尘掠起,所谓的日行千里,直叫轩尘一阵兴奋:

“呼,好玩!”

骁彬在马背上过得欲哭无泪,脸上一阵恐惧…

之前在玄枭宫的骁彬只是一个分身,其实他的真身一直潜伏在库罗城,否则他不会那么快从玄枭城到库罗城暗杀轩尘!

距离双月当空还有9天…

至于玄枭宫这边,在青魅宽敞且舒适的房间里,女仆像往常一样给青魅送吃,当打开青魅的房间走进去不久后,便慌张地冲到外面对守门的护卫大喊:

“不好了,大小姐晕倒了!”

话音刚落,众多护卫便纷纷走了进去,查看详情,但是当所有守门的护卫进去之后,看见的是一个女仆穿着青魅的衣服晕倒在地,而门外那个女仆却将房间的大门锁了起来,待把大门锁紧之后,这个女仆才摘下帽子,扔在地下,拍了拍双手,松了口气,道:

“呵,想关我青魅,门都没有!”

现在门外没有护卫把守,跑起路来比较顺利,便沿着奢华的走廊跑去,此时被关在青魅房间里的护卫老大,拿起通讯指环对幽子自责地说道:

“大人,大小姐逃跑了!”

在玄枭宫总大厅里…

听着护卫老大话语的幽子,满脸的愤怒,捏碎了茶杯,气愤地站了起来,眉宇之间闪着怒火,嘴上骂道:

“混帐东西,叫你们守个人也这么马虎,你们人那么多,她才一个!”

护卫老大也是恭恭敬敬地答道:“对不起,大人,因为大小姐把我们骗进房间里后,把我们锁在里边了!”

“没有用的饭桶!”幽子一阵怒火攻心,在一旁见幽子如此愤怒的游宣,便对幽子沉稳地说道:

“放心,大哥,她是逃不出玄枭宫的,我现在立刻将她辑捕!”

【(^_^)看了书不作为,这跟提了裤子不作为有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