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玄懿恨不得一脚把她踢出去,起身冷笑:“罚了你便是对良妃娘娘不敬?对本王不敬?嗯?本王怎么不知道,紫晶你竟有这么大的体面!是不是连本王都得敬着你?嗯?”

如果说之前赵玄懿只当紫晶是真的在纪青青那受了一分两分委屈受不住跑来自己跟前哭诉——毕竟紫晶和凝翠是自己的丫头,他媳妇又爱喝醋。

但听了这番话,他敢肯定完全是紫晶自己的问题!

竟敢连他去世的母妃都拿来说事,谁给她的胆子!

赵玄懿眼底掠过一抹寒光,韩王府,紫晶留不得了!

紫晶哪里受得住赵玄懿这重话,脸色顿时煞白毫无血色,颤声道:“不、不、奴婢不、不是这个意思!奴婢不敢!”

“是吗?”赵玄懿冷冰冰道:“那你说说,你是什么意思?”

紫晶听着这毫无情绪漠然的话,心里突然生出几分不太妙的预感,脊梁骨上凉飕飕的直发毛,半响方颤声道:“奴婢、奴婢是说......良妃娘娘将奴婢和凝翠赐予王爷,是要奴婢两人一生一世伺候王爷,王妃、王妃定是善妒——”

“住口!”赵玄懿忍无可忍,一脚踹向紫晶,将她踹得惨叫摔了出去。

“滚!”赵玄懿厉声呵斥。

王妃善妒?她倒是真敢说!

王妃善妒又如何?他乐意、他喜欢,轮得到旁人置言吗?

一生一世伺候?呵呵,若再不明白她的心思,赵玄懿就太蠢了。

这丫头什么时候起,竟对自己生出了这等心思!

赵玄懿想想都觉得心里厌恶。

紫晶和凝翠之所以能够在他身边待了这么多年,一则因为她们是母妃所赐,二则因为她们很稳重规矩,做事认真负责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幺蛾子。

可是,现在紫晶竟然对他说出如此明显示意味道的话来,赵玄懿如何能忍?

婢女就是婢女,即便母妃所赐,那也是婢女,他绝对不相信母妃把这两个婢女赐给自己是要自己将她们收房收为侍妾,若是的话母妃怎么可能不明着说?

不过是她们做事妥当,母妃心疼自己这个儿子,所以把她们赐给了自己,仅此而已。

赐给了自己,以后如何,自然是任由自己处置,母妃并不会有半点儿意见。

自己是她的儿子,婢女不过是婢女罢了!难不成她不为自己的儿子考虑,却先为两个婢女考虑,为了她们终身有靠,不管自己这个儿子喜欢不喜欢,硬要将她们塞给自己当侍妾?

以便她们终身有靠?简直想想都荒唐!

这个贱婢着实可恶,母妃如今已不在了,她便如此这般拿母亲说事,想要跟自己来个死无对证。

拿死去的母妃来压自己,真是其心可诛!

一时间,紫晶在赵玄懿的眼中,是那么的面目可憎!

这一脚踢出去哪怕是踢死了他,赵玄懿都不会有半点儿心软懊悔。

可他这一脚并没有踢死紫晶,只踢得紫晶尖声惨叫心口大痛,喉咙一甜差点儿吐血。

紫晶又惊又怕,慌乱之下大脑一片空白,更是不管不顾起来,慌忙爬着跪在那哭道:“王爷,奴婢——”

“滚出去!”赵玄懿厉声喝斥:“听不懂本王的话吗?或者,是要本人叫人来请你出去?”

紫晶吓得魂飞魄散,平日里虽然清贵但并不可怕的王爷这一刻煞气逼人,紫晶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从来没有了解过王爷、更从来没有靠近过王爷。

她哪里还敢啰嗦半个字?强忍着痛连声答应,捂着胸口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

赵玄懿长长舒了口气,一个人坐在那生闷气。

这贱丫头,真是太可恶了......

紫晶失魂落魄、心惊胆颤跑出去老远,才扶住一棵枝叶茂盛的玉兰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站在太阳底下,明明明亮而温暖,她却只感觉冷,如坠冰窖的冷。

王爷他......他竟那般无情吗!紫晶觉得像做梦一样。

王爷怎么会踹她呢?她是良妃娘娘赏赐的人、是王爷的自己人呀!

她对王爷的忠心,天地可鉴,她相信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及得上她。

可是,怎么会这样!怎么跟她所想的完全不一样......

紫晶茫然了,她已经不知道该恨谁。

她是绝对不会恨王爷的,可是恨王妃吗?王爷竟然会踹自己,难道又是王妃......

她宁愿相信是王妃在王爷面前进了谗言,可她心里很清楚,不是。

因为她刚进书房的时候,王爷对她还和颜悦色好好的,后来却——

想着,紫晶胸口又是一痛!

那她现在该怎么办?

茫然的发了一会儿呆,紫晶眼睛一亮,强忍着胸口的痛,勉强回了回神,急急的回正院去了。

也不知她脑子里是怎么想怎么转的弯,她决定去找纪青青。

她就算再自信心爆棚,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也不得不低下头来承认。

在王爷那里的路,已然行不通了。

那么,还有王妃不是吗?

自己晓以利害,王妃只要还要名声,就必定会如了自己所愿!

于是,已经急昏了头惶惶然不知所措的紫晶,竟然把纪青青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直奔而去了。

纪青青已经让人将中午要做的菜准备好了,正准备下厨房。

紫晶都没让人通报直奔入内,秋燕等吓了一跳,慌忙跟了进去,忐忑不安。

王妃虽然和气,但是最忌讳的就是不禁通禀乱闯,今儿刚好秋燕当值,她怕挨骂。

“王妃!”秋燕追进东次间的时候,紫晶已经直挺挺跪在纪青青面前了。

纪青青正准备出去厨房,被紫晶这阵势吓了一跳,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她冲秋燕摆摆手,秋燕见王妃并未怪罪,松了口气,连忙垂头退了出去。

春分忙扶着纪青青,皱眉道:“紫晶姐姐这是怎么了?这么急冲冲的往王妃跟前冲,不知道的还当怎么了呢!”

紫晶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跟春分、谷雨她们争吵,理也不理,只一脸祈求的看向纪青青:“王妃,奴婢有话要跟王妃说,还请王妃屏退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