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毛猿王的毛发?”

那青衣男子看到陈潇手中的金色毛发,直接倒吸了一口冷气。

金毛猿王,可是王阶的妖兽,也就是真灵神级别的存在,如这青衣男子等人,不过是地一阶,第二阶而已,在他们的眼中,那金毛猿王,可是遥不可及,传说中的存在。

哪怕是它的一根毛发,都是稀世的珍宝。而且,这根毛发之上,拥有金毛猿王的气息,若是有了这根毛发,那便可以在这陨落山脉的外围,畅通无阻,没有任何的妖兽敢于去攻击。

毕竟这是王阶的存在,妖兽的王者。

这根毛发,正是陈潇之前,在那头金毛猿猴的身上斩落的,虽然那金毛猿猴的防御力极为强大,但是陈潇凭借着生死双杀剑,也不至于连一根毛都斩不下来。

不过,这个青衣男子,能够认得出金毛猿王的毛发,显然他的见识也不浅,也并不是一般的地一阶的武者。

在天界,只有两种修炼者,武者,和术者,而这三人,明显都是武者。至于术者,却是极为罕见的。

而天阶之下,武者和术者是分开的,只有到了天阶,武者与术者之间的界限,才变得模糊。

“不知道阁下,这根毛发,却是你从何处得来?”那青衣男子看到金毛猿王的毛发之后,神色变得愈发谨慎。

这王阶妖兽的毛发,岂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

“呵呵,若是身上买有些什么依仗,如何敢在这陨落山脉之中行走?”

陈潇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三人。

随即,那青衣男子,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言,类似于这样的宝物,谁能够轻易的说出来历?

突然间,那个身材粗壮的大汉眼睛转了转,他咧开大嘴,笑了笑,道:“既然这位兄弟在这山脉之中迷路了,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如何?恰好我这里有陨落山脉外围的地图呢。”

“元迟!”

那青衣男子听到大汉的话,眉头一皱,口中轻喝了一声。

但是陈潇却没有在意,他看着那个大汉元迟,笑道:“既然如此,那殇某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陈潇倒也不拿自己当外人,他将金毛猿王的毛发揣进怀里,又拍了拍怀中兮兮的小脑袋,随即走到三人面前,一屁股坐在地上。

原本,这三人是围坐在一块干净的苫布之上,苫布上面倒是摆着一些食物。

陈潇一点也不生分,他一把抓住一块类似于饼一样的东西,就往嘴巴里塞。

“唔唔,好吃,吃烤肉吃了三年,嘴巴里都淡出鸟来了。”

陈潇一边吃着,一边唔唔着。

“这天界的食物果然与众不同,单单是这类似的一块柄,其中蕴含的能量,竟然不下于一条小型的元石矿脉!”

陈潇心中暗自惊讶着。

“呵呵……”

看着陈潇的吃相,那个女扮男装女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难道这个女子不在意,那个青衣男子也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过,他对陈潇,还是存在深深的警戒心里。同样,他也明白元迟心里有着什么打算。

陈潇的身上,有金毛猿王的毛发,有他在,在这陨落山脉的外围,就相当于多了一张通行证,可以在这山脉的外围,畅通无阻。

而且,他们是要在这其中寻找那朱灵草,虽然这外围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们,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陈潇的存在,无疑给他们多了一份保障。

看着陈潇那狼吞虎咽的吃相,倒是真的彷如三年没有吃过饭一样,瞬间,那青衣男子心中的警戒,略微降低了一点,不过,他的注意力,仍然有一大部分,都集中在陈潇的身上。

“嗨,兄弟,我的名字,叫元迟,他是我哥哥,叫元谋。他……”元迟看着那女扮男装的女子,支吾了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的名字叫做梓柒。”这个女子的声音,也如男子一般清朗,这伪装之术,倒是极为周密的。若非陈潇的实力,远远的超过她,恐怕也无法觉察出来。

“唔,在下殇未停,见过三位兄台了。”陈潇嘴里面叼了半块饼,手忙脚乱的朝着这三人行礼道。

看到陈潇这样的举动,就连那一直警惕着陈潇的元谋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殇兄弟,我们哥几个,来这里,主要是寻找你种灵草,不知道殇兄弟愿不愿意与我们同行?”

这元迟,看似粗狂,事实上也并不是那种满脑子肌肉的人,他的语言很有技巧。

“唔……”陈潇恋恋不舍的将手中的食物放下,事实上,陈潇是真的舍不得,这些食物,要比之地球上的那些什么几级大厨,做的都要美味,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饼和肉。

“我都已经在这山脉里转悠了三年了,也不差这几天。”

陈潇狠狠的将一口类似于蒸肉的东西咽下去,随即笑着说道。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怀里的兮兮,这个时候,兮兮两眼无神,就连他最喜欢的食物,都不看上一眼。

陈潇心里虽然有些担心,但也是没有什么办法。陈潇已经用神念在他的身体之中检查了几次,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陈潇原想将兮兮彷如主神空间的,但是在天界,主神空间的联系都被斩断,根本就无法将兮兮收进去。

所以,他也只能够将兮兮放到怀里。

不过,陈潇的掩饰手段,可是比那梓柒的手段可要高明无数倍,这三人根本就没有觉察到兮兮的存在。

陈潇心中清楚,兮兮的种族极为强大,而且也是天界的生物,若是一旦被人认出来,也是一个麻烦事情。

这三人听到陈潇这样说,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随即,这三人重新盘坐下来,四人吃饱喝足之后,便站起身来。

元谋拿出一张地图,四人按照这地图之上的路线,渐渐的朝着陨落山脉的内部行走。

而陈潇也直接放开了那根金毛猿王毛发之上的气息,几乎就在瞬间,隐藏在暗中的无数妖兽,直接被那王阶妖兽的气息惊得散去。

这一路,四人可以说是畅通无阻。而这山脉的外围,也大多都是一些地阶之下的妖兽,对这他们本就没有什么威胁。

就算是其中隐藏着的几头地阶妖兽,也都被那毛发之上的气息吓的跑掉。

在这一路,陈潇并没有多问什么他对天界本就不熟悉,甚至连天人的种种神通手段,都不熟悉,若是一旦露出了什么马脚,被天界中的一些强大的存在觉察到陈潇的身份,那会变得极为的危险。

那些存在,恐怕会为了天界的回归,直接将陈潇囚禁,催助他体内天图的成长,甚至会将那些残天图找全,将那九大天影,彻底的接引下来。

到时候,陈潇的命运,恐怕就真的彻底被别人抓在手中,再也由不得别人。

所以,陈潇自从来到天界之后,直接将天图,连同丹田之下的本源灵火气息,全部都以两仪之力封印起来,甚至一丝一毫,都没有流露出来。

而陈潇现在身上的气息,已经彻底的转化为如眼前这三人的一般模样。

陈潇靠近他们的最终目的,不过是想要通过与他们的接触,了解天人的一些习姓,从而让自己能够更好的隐匿在这个无比神秘,无比强大的世界之中。

“这些天界,和地球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的体内的力量,竟然是古武者的真气?”

陈潇微微的舔了舔嘴唇,他体内的两仪之力,已经模拟成古武者的真气,以丹田为中心,正在身体之中源源不断的运转的。

“却不是不知道那些术者又是什么呢?”

陈潇正想着,突然,他面前的三人,停下了脚步,警惕的看着前方。

陈潇微微的一愣,他将自己的神念释放而出,前面是一座狭小的山谷,而山谷之中,正有五六个充满杀机的气息隐匿着。

这五六道气机,明显是对着陈潇等四人发出的。

此时,陈潇的心中,微微的一动,他发现,自己的神念扩散出的范围,竟然又扩大了一倍。

由原本的十几米,变为二十几米。

“原来如此,一个真灵神,在天人眼中的王阶强者,神念怎么会被压制到十几米的范围呢?”

陈潇瞬间明白过来,他的神念,之所以被压制到十几米的范围,完全是因为自己刚刚到达天界,没有适应这里的环境,经过这几天的游走,他已经能够完全的适应这里的环境。

不过,陈潇的心中却是清楚,恐怕那天人的神念,比之自己的还要强大不知道多少倍,若是没有本源轨迹的辅助,他的神念也不过与一个普通的真灵神一般无二罢了。

而天界的王阶强者,世世代代都生存在这里,他们的神念早就被这里的环境锻造的无比强大,根本就不是宇宙众神能够比拟的。

此时,陈潇正在努力的催动着自己的神念,他要让自己的一切,都快速的适应这里的环境,至少,要将自己的神念,锻炼的与这里的王阶强者,一般无二。

陈潇心中明白,他现在的实力,恐怕还无法与这里的一个相当于巅峰真灵神级别的存在相抗衡。

虽然陈潇并没有与这里的真正强者接触过,但是通过种种的迹象,陈潇已经给自己的实力,下了定义。

……“怎么办?”

元谋三人,显然也觉察到那山谷之中的杀机,山谷之中的五人,全部都是地一阶的存在,若是精通某种合击之术,那么他们四个人都要交代在这里。

就算是梓柒是地二阶的强者,也不行。

而且,这个山谷,是通往那朱灵草所在的唯一通路,这里有那五个地一阶的存在埋伏,可是极为麻烦的。

而且,天界的束缚之力无比强大,地级的修炼者,却是根本就无法飞起来。

“怎么办?”陈潇有些怔怔的看着这三个人,眨巴了一下眼睛,随即说道:“他们埋伏在这里,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存在,难道还怕什么吗?”

随即,陈潇也不等他们说什么,直接对着这山谷的石壁,发出凌空一击。

轰!

陡然间,那山谷之中发出一阵巨响,两边的山峰都发生崩塌。

随即,五个身影,从里面狼狈的窜了出来。

“死!”

陈潇将自己的实力,压制在虚神级别,但是他的战斗经验可是无比的丰富,他没有等到那五人落地,身体一跃而上,他体内的真气,直接化作一柄锋利的剑锋,一剑将第一人的头颅劈了下来。

随即,陈潇的身体好似旋风,瞬间又卷到了第二人的身边,直接将他拦腰斩下。

下一刻,陈潇已经来到第三人的面前,手中的剑锋,刺穿了他的头颅。

转眼之间,三个黑衣男子,已经死在陈潇的手中。自始至终,陈潇身上的力量,都没有超过虚神等级,一直都以虚神的修为,凭借着无与伦比的技巧,将那三人灭杀。

而在这同时,陈潇也是暗自将这三人的灵魂记忆全部都收容,瞬间就将这三人的记忆消化干净。

“嗯?竟然是为了元谋他们来的?”陈潇的心神微微的一动,瞬间明了。

这五个黑衣人,并不是那所谓的陨落山脉之中的强盗,根本就是为了对付元谋,元迟,梓柒三人而来的。

而刚刚,那元谋他们似乎也觉察到,所以才那样的迟疑。

陈潇一口真气用尽,脚尖一点地,再次腾空而起,朝着两外两人的身体奔去。

这五个人,不能够留下活口。陈潇心中明白,这涉及着他们背后家族内部的斗争,而这个家族,又是天界之中无比的强大,陈潇不想卷入其中,只能够将他们灭杀,不留一丝痕迹。

那两个黑衣人,身体尚未落地,就看到自己的同伴,已经死在了一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的手中,心中一惊。但是还未等他们来得及做什么,就看到那个恐怖的年轻人,已经来到他们的面前。

噗噗!

两声清脆的响声响起,那两个人的头颅直冲天际,瞬间身死。

“解决了。”

陈潇的身体轻轻的落在地上,回过头来,朝着三人笑了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