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拿回身躯,体内被侵蚀的血脉迅速的回归纯净。这就是踏入圣境之后的力量。心脏之处的跳动也与之前大有不同。林牧站在山峰之上,试着紧握双手。

磅礴的力量在手中攒动,举手投足之间就可以改变一片气场。林牧心念一动,屈指一点,前方所有修炼着身上的神秘符文消散,被圣光所笼罩,迅速恢复。

乌云密布的天空,原本有着阴煞之气的电弧缠绕,众人根本动弹不得。但是圣心回归林牧身上,他彻底拥有圣帝之气后,气场便可以将这些电弧彻底的消散。

光芒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一道道的在半空凝聚。气势如虹,林牧闭上双眼,感受着灵力回归的强大。身形缓缓地旋转,脚步一跺,稳稳的站在地上,看向前方。

“诸位,刚才多谢你们出手相助,也多亏你们在最关键的时候醒悟,我才有唯一的机会抓住,夺回身躯,也正式的踏入圣境。这件事我一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诚恳的鞠躬,林牧的确经历了生死一线。如同之前王大牛所说,如果他不能在最后的机会之上抓住,那么一定会陷入巨大的危机,最坏的结果就是灰飞烟灭。

见此,众多修炼者,以及宗门的领导者,还有氏族的主事者,都上前一步,带着深深地歉意,拱手说道:“主上严重了,如今你已踏入圣境,力量无人能及。”

“是啊,千万别说是我们帮了您,这样我们就更加自惭形秽了。当年要不是我们对你的不信任,也不会弄到现在这样糟糕的局面,最后还是你收拾烂摊子。”

圣光之下,所有的宗门,还有氏族都恢复如初,这样的速度只有圣境强者才可以做到。林牧点头,上前一步:“诸位,你们也严重了,事情都过去了,不提了。”

没有什么事会比万族归心更加重要,林牧用自己的一次危机,化解了天下沦为修罗场的危机。这是什么精神?大家应该都知道,所以才会如此惭愧的恭敬。

几日之后,在独立,安静的区域之中,众人给林牧建造了一座专属于他的府邸,叫做圣光殿。而林牧也没有推辞,因为他正好有用,也正好需要这样一处地方。

王大牛的精神力量还被封锁在圣塔之中。如今林牧既然可以完全掌控圣塔,那么就应该利用圣光之力将他身上的浊气净化,然后重新的塑造身躯,变回正常。

抬手一挥,手中的空间神器光芒一闪,王大牛的身躯飘飞在林牧面前。他淡淡一笑,其实这副身躯也要比普通之人更加强横,单单肌肉就无人能及的状态。

心念一动,眉心之处闪烁一道金光,圣塔出现,飘飞在身躯面前。林牧淡淡一笑:“兄弟,你在我的地盘也呆够了,气息也恢复差不多了,是时候出来了吧?”

但是好半晌,却没有半点动静。林牧无奈的摇摇头,看样子王大牛是真的不想走了,圣塔之中太舒服是吧?既然如此,也别怪林牧不客气,动用狠招了啊。

“王大牛,你还是不打算出来是吧?我告诉你,我的圣元之力只有一次,如果你错过了这次机会,我无法帮你与身躯融合,你就永远只能飘荡在这空间中。”

“别以为你的力量很强,还可以住在圣塔之中。时间一久,圣光的力量会改变圣塔的属性,到时候你会第一个遭受到排斥,如果强行留下,你会被彻底吸收。”

事情的严重性,王大牛不是不知道。又过了好半晌之后,他终于开始有所行动。圣塔剧烈的颤抖起来,然后一道光芒射出,盘旋在身躯的上方,久久的不落下。

林牧屈指一点,一道圣光打在王大牛的灵体之上。轰!直接将之与身躯封锁起来。当气浪都平息下来,林牧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你这家伙,不让人省心啊。”

这时候,一道声音传来:“哼!林牧哥,你就是小气鬼,这点力量也不肯给我,就会吓唬我,还骗我!以你的力量,怎么可能控制不了圣塔的气息?简直了!”

不想与他废话,王大牛还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彻底的恢复。正当林牧以为各方面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各处都趋于平静之时,总会有些事情突然发生。

同一时刻,冰翼神族之中。原本被完全冰冻的众多族人,在徐沐晴回归之后便发生奇怪的事情。冰心莲座之力,是冰翼神族的本源力量,一向是极为纯净的。

但当徐沐晴要将这层封锁解开,却意外的被另一股古怪的气息反噬,根本无法触碰这些冰层。一丝丝黑气趁虚而入,导致徐沐晴身受重伤,现在还在修养。

寒冰禁地之中,徐沐晴独自盘坐在一片冰层之上,然后以冰花结界将自己包围起来。双手结印,气息流转,想要将那一股气息逼出来,但似乎没有那么容易。

“呵呵……哈哈……失去了那个筹码,没想到还来个意外的惊喜。”神秘的声音传来,似乎萦绕在徐沐晴的耳边,但是又像从她的心底传出,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徐沐晴冷冷的询问。但对方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接着说道:“多亏你与那小子解除所有关系,要不然本座没有这个机会。”

“神女的血脉之力,果然强大。看来要比林牧那小子精纯许多,本座这次是捡了一个大便宜啊。徐沐晴,我的堂堂神女,事情已经到这一步,就不要挣扎了。”

结印一变,徐沐晴以神识的方式回到神识空间。只见得面前站着一道妖娆的身影,一袭黑纱。转身的那一秒,徐沐晴陡然瞪大双眼,死死地盯着此人的样子。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怎么会是你!”出现在徐沐晴面前的,居然是清璇长老的样子。因为后者一直住在她的神识之中,所以要侵占变得极为容易。

“哈哈……我单纯的神女,这世界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难道你到今天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吗?心魔无处不在,然而也要你心中有那个破绽,才能被控制。”

此话的意思就是,所谓的神女,徐沐晴的心境已经不再坚定,甚至对林牧,对这天下之人,都起了杀心,才会被心魔有机可乘,想要摆脱,没那么容易了。

“你休要继续蛊惑与我,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吗?心魔?不过是我自己的力量偏差引发出来的东西而已,这里还是我的控制范围,你翻不出什么大浪来的。”。

黑气流转,将徐沐晴缠住。但没有攻击的意思,只是不断的继续进行蛊惑:“你心中当真是这样想的吗?你当真如此坚定吗?对于林牧,你没有恨意,杀意?”

徐沐晴与林牧之间的纠缠,不是一言两语就可以说得清。不想承认也必须得承认,的确是呢因为产生杀心,所以才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神女要如何解除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