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林牧自命高尚,故意要做出这种沽名钓誉的事情。首先,他处于眼下的情况,根本不会有人在意他做了什么,他也不需要做给谁看,做就做了,无须解释。

其次,对于十二剑傀的尽数覆灭,是林牧意料之中的事。起初,他的确起了杀心。为什么?因为能够除掉天阳君的羽翼,对他之后的行动必然有很大的帮助。

当林牧在施展最后大招,瞬间就可以将十二剑傀化作灰烬的那一秒,他的神识突然与剑傀之中残存的意识进行互通,而且产生共鸣,所有意识都被牢牢困住。

这种情况,其实对修炼者是十分残忍的,明明是自己不愿意去做的事,却无法控制结局。当初之所以会愿意,或许也是因为被欺骗吧。其实他们也是可怜人。

因此,与其完全击杀,断绝他们一切的后路,林牧的做法就比较人道,也很是人性化。怎么说?他将这些被束缚的灵识释放,他们对自己产生感激之情。

在不久的将来,林牧的意料之外,或许还有一些惊喜。所谓因果便是如此,做出什么样的事,就必然要承受怎样的后果。这一点林牧是深信不疑的,不变真理。

出手之前顿三秒,做事留三分,这是林牧的原则。他不是什么好人,也不需要伪装好人。他不需要做给谁看,也并没有任何人认同,所以随心而为是最好选择。

十二剑傀的事情算是解决,但林牧经过连番的大战,消耗也不少。没有时间恢复的情况下,他就只能靠着天缺之体的特殊性,自然的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补充。

盘坐在地上,林牧将双手结印,放在双腿之上。闭上双眼,呼吸吐纳,十分平稳。周围的弟子不敢离去,因为在最关键的时刻,也是需要有人护法,防御的。

“少主当真是奇才,居然拥有这等实力天赋。不用炼化,直接吸收天地灵气,这一点谁可以与之媲美啊。若我们能有十分之一这样的造化,也不至于如此……”

“嗨,你就别羡慕了,这是一般人可以羡慕的来吗?你也不看看我们几斤几两?能够守在少主身边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要痴心妄想,不是你的永远也改变不了。

这些话,也就是说说而已。林牧当然听得清楚,但是他在神识境界之中,也是十分无奈。因为灵虚剑灵,还有开元灵骨的器灵,以及其他的灵识,都很是严肃。

“你们能不能别这样?我才是你们的主人!”林牧沉声道。但是气势却在一秒破功。器灵们根本不理会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简直是快气炸了。

“你们说,这究竟是跟了一个什么样的主人啊。说好的杀伐果断,但凡他可以做到一点,也不至于总是将自己弄得这般地步,每次都是我们费尽心思恢复。”

灵虚剑灵走出来,指着林牧鼻子,毫不留情的说道:“没错,十二剑傀本就是逆天的炼制方式,本就违背天道。就算是抹杀一切也正常,你偏偏要放过。”

对于这件事,林牧不想继续讨论。语气变得有些冰冷的说道:“如果你们是对接下来的计划有所建议,我愿意接受,如果不是,那就请闭嘴吧,我不需要!”

这喧宾夺主也太明显了一些,林牧如果不拿出点震慑,恐怕难以控制局面。众多器灵面面相觑,想要继续说什么,却只能认了:“你……真是头倔驴啊!”

话锋一转,开元灵骨的器灵走出来。还是他比较沉稳:“既然你决定要闯一闯剑王宗,要有营救的计划,那么你首先要弄清楚,剑王宗那边究竟有多少实力。”

独孤剑圣,剑痴老者,十二剑傀。这些林牧都已经见识过了。但剑王宗那边究竟还有多少,实在是难以查清。所以基本上所有的营救计划,最后都是不确定。

“好,我明白了。既然怎样都无法弄清楚,那么我只能见招拆招了。”林牧站起身,转向诸位:“我客气一点,是因为对你们的尊重,但也请站好自己位置!”

残影一闪,消失不见。林牧睁开双眼,双手负于身后,站在这片区域的最高处。眼神所到之处,似乎可以穿过空间,看清楚剑王宗的样子,却不是很清晰。

翌日,万鬼门广场之上。林牧站在众人面前:“大家听着,经过这一次变故,我决定改变之前的计划。大举进攻太过张扬,还是需要暗中探查一番。”

“七人小队何在?”林牧沉声一喝,立刻有七道黑影闪烁,半跪在他面前,恭敬的低头:“少主,弟子等随时候命。”他们的气息都极为诡异,捉摸不透。

擅长隐匿,还有动作极为灵敏。追踪的功夫也是一流。这天域之上,当真出手,便没有人可以轻易察觉。这都是林正源的心血,林牧正好可以动用这优势。

“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七人分散,先到前方探路。记住,一旦觉得有危险,立刻撤退。剑王宗的底细并不清楚,所以还是需要小心为上,明白吗?”

咻!咻!咻!黑影散开,林牧脸色沉吟。下一秒,他化作一道雷光,也冲向天际。徐沐晴站在他身后的位置,并没有跟上去。这一次,还是由他自己解决吧。

剑王宗,议事大厅内。天阳君的脸色异常难看,在场的所有长老,剑阁之人,都不敢说话,甚至大气都不敢出。这种压抑的气场,让他们极为难受,又不敢说。

“呵呵…你们现在这是什么状态?一个个都低着头,做错了事情吗?还是说,知道我将大家聚集在这里是为什么,所以心虚到不敢抬头看我?”语气阴沉。

猛地站起身,一道剑光散开,整个议事厅的空间都产生巨大的动荡。天阳君衣袍呼啸,一层层的波动激荡开来:“你们不是一直自傲,十二剑傀无敌的存在吗?”

打脸来得如此之快,天阳君的怒火来不及发泄。没想到十二个人,居然抵不过林牧的三招之下。这等差距。要他如何接受?简直就是废物,废物之中的废物。

“说吧,接下来应该要怎么办?万鬼门那边如今一定有所准备,而且林牧并非是一个被动之人。我剑王宗藏着最后的隐秘,他一定会察觉到,并且做出行动。”

关于这一点,其实所有人都知道,只是以他们现在的状态,先不说实力差距,就连心境之上,也有些落入下风。天阳君太过压制,所有人都没有说话的权利。

“宗主,我大胆的询问一句,当初不是说好要合作的吗?还是说,最后因为某种分歧,所以不了了之呢?林牧不是没有手段,我们何必迂回怀柔一些呢?”

啪!砰!噗嗤!一招出手,说话之人倒飞出去,喷出一口鲜血。还没等反应过来,天阳君脸色阴沉无比:“这就是你的建议?真好,真是有骨气啊,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