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帅卧军独行

新赛季即将开始,虽然萧晓的伤病会让他注定缺席20场以上的比赛,但是萧晓还是决定在这赛季常规赛开始前赶回休斯顿。

张霖与李隽早就回到了美国,李隽参加了NBA的夏季联赛,张霖虽然不用参加,但是至少季前赛还是要打的。

由于伤病,火箭队给萧晓限定的归队日期是在11月中旬,萧晓本可以在中国多待一段时间,但是对于火箭队新阵容的期待与好奇,最终让萧晓放弃了在国内康复训练的念头,提前在9月底就返回美国。

晚上,萧晓偷偷和朱梦晴在赤峰路上闲逛。不知不觉,离去的日子又要到了。

“哥,你听说了吗?台湾那里最近出现了一种流行性病毒,好像是叫什么AHM病毒?据说已经有十几个人因为这个病死了。”朱梦晴刚刚军训完,此刻皮肤晒得虽然没有黑多少,但是明显有些红肿。

“嗯,我前两天上网看到了。不是AHM,是AHF。AcuteHeartFailure的缩写,急性心脏衰竭病毒。”

“哇,哥,你竟然记得这么清楚。我记得你以前对于这类东西一直不感冒的啊。”

“很正常啊,我在休斯顿呆了这两年,英语水平比原来高了,这些东西自然就容易记下来了。”

提到英语,朱梦晴有些犯愁了。大一的时候,朱梦晴光记得准备插班生考试了,却错过了英语四级的报名,再看看很多同学已经拿到手里了的六级证书,朱梦晴自然有些不自在。再加上除了四六级,朱梦晴还刚刚报名了托福考试,怎么想大二都不会好过了。

“哥,你的英语是怎么学的啊?我现在英语快发愁死了。”

萧晓笑了笑:“其实我的英语水平变化的不大,主要是口语比过去好太多了。要是把你也扔到美国,口语肯定也是突飞猛进。”

“等等,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朱梦晴突然发现跑题了,却又忘了自己刚才说的什么。

“AHF。。。”萧晓无奈的提醒道。

“对。哥,你说这个病毒将来会不会发展成当年SARS那种级别的病毒啊。”

想到SARS,萧晓心中不免有些发毛:“我不知道。不过好像这个疾病比SARS慢很多,患病一个月左右才会危及生命,传染性也没有那么强,再说现在的医疗条件比那时候也好的多了,应该不至于吧。”

“万一这个病毒有一天扩散到大陆来,那怎么办啊。”朱梦晴有些担心。

“哈哈,这么紧张干嘛?别说不是SARS,当年中国得非典的也就几千人,中国可一共有13亿人呢,比例很低的。”

“嗯,也是。”朱梦晴回答道。

两人一路闲逛,慢慢又快到了通济大学校门口。看看表,已经快十点了。

“哥,天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不然一会宿管又要问这问那了。”

“嗯,早点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朱梦晴准备回寝,心中却又有点不舍,很快,萧晓就要回到美国了,或许这就是两人这一年最后一次见面了。转身回来,说道:“哥,为什么前几次还好,这次你回国,我特别不想让你走呢?”

“应该是我这一次回国待的时间长吧。没什么的,我又不是走了就不回来了。”

朱梦晴走近,靠在萧晓怀里,说道:“哥,你一定要等我。等我毕了业,我就去美国找工作。”

路边有几人在往这边看,萧晓有些尴尬,更怕别人认出自己,说道:“行了,你不用想那么远。赶快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嗯,知道了。那我走啦。”朱梦晴此刻也有些不好意思,说声再见就跑掉了。

此刻虽然白天气温不低,但夜里天气已经慢慢转凉,走在路上,阵阵凉风吹得萧晓很是惬意。他其实也舍不得这里的一切,特别是朱梦晴。但是球队需要他,他也需要球队,也许真如朱梦晴所说的,等到她毕业,两人就不用再饱受这相思之苦了。

虽然已经是第三次踏上去往美国的飞机,萧晓却依然是心潮澎湃。舍不得家乡故国,却又期盼着火箭队的未来。这种矛盾的心情实在是难以用言语表达。

当飞机降落,例行的球迷见面会结束,萧晓直接同林舒柠一起去往了丰田中心。他的新旧队友,都在那里等着他。

踏进球馆,萧晓既是熟悉又是陌生。训练正在进行,内线球员与外线球员分别占据了球场的两端。内线球员这边除了张霖,帕特森以及莱特,还多了两个新面孔。当然,在一个联赛打了两年,萧晓也认识他们,俾斯麦比永博,德里克费沃斯以及乔尔安东尼。

而外线球员那边,卢比奥和司马仕萧晓自然熟悉,乔丹麦克雷与兰迪弗耶萧晓也是认识的,还有两个球员萧晓之前没见过,但从看的录像也明白,这两人就是加里安和拉里沃伦。

却见安站在外线球员那边,比别人都高出去一大块。将近2米10的身高甚至不逊色于很多的内线球员。而这么高的一名球员,训练中展现的技术却是十分的细腻。稳定的控球,大幅度的晃动变向再加上精准的投射,简直就是第二个杜兰特。而沃伦虽然身材上不怎么特殊,但是冲起来的速度与弹跳的高度也是十分的出众。看来,张霖真的没有胡吹大气。

看到萧晓到来,很快,火箭队全体集合。比克斯塔夫上前道:“萧,欢迎你归队。球队有很多新球员加入,我也希望你们能好好的认识一下。”

比起去年在舞厅相见,今年与球员在训练场上见面,萧晓心中舒服了太多了。而一番寒暄,众人也都很是愉快。

新球员愉快在于球队的大当家性格还是很平易的,毕竟虽然成功的领袖不乏性格强势者,如科比,乔丹,但是总体而言普通的球员可能还是更喜欢诺维斯基,邓肯这种平和的领袖。

而萧晓愉快在于,自己的新队友看上去没有谁性格怪异,自己应该也不用面临去年那种囧境了。

其实这些并非偶然,而是火箭队有意为之的。去年的失败实在太过惨痛,不仅仅是球队与球迷的夺冠美梦破碎,甚至最后连整支球队都分崩离析,积累的战术布置,球员默契都不复存在。因此今年火箭队的选人,最关键的标准就是性格一定不能怪异,所以虽然这只火箭队星光不算璀璨,但是球队的氛围与人际关系却是很不错的。

很快,NBA的常规赛开始了,火箭队第一场将在主场面对达拉斯小牛队。全新的火箭队,虽然萧晓还没能伤愈复出,但是依然拥有着一定的实力。而小牛方面,除了新加盟的詹姆斯哈登,作为探花秀的李隽同样吸引了十足的眼球。萧晓虽然不能上场,却也早早地前往球场观战。

没有了萧晓,火箭队的先发阵容是张霖,比永博,安,司马仕以及卢比奥。这个阵容虽然不算豪华,却也是十分的均衡。而小牛方面的首发内线是JJ希克森与安德烈博格特,小前锋是哈里森巴恩斯,后卫则是詹姆斯哈登以及今年的探花秀,来自中国的李隽。

比赛开始前的热身,张霖直接跑到了小牛的半场找到李隽。

“嘿,第一次打常规赛紧张吧。”

“嗯,是,挺紧张的。”李隽虽然话这么说,但是却一点听不出来紧张的情绪。更多的像是在和张霖开玩笑。经历过大起大落的李隽,如今内心变得心如止水,情感波动极少,显得出奇的沉稳。他清楚自己来这里就是来打球的。既然来打球,球场外的一切内容都不能影响到他。

“哈哈,没想到你竟然不紧张。”张霖自然能看出来李隽刚才是玩笑话。“一会儿比赛开始了,放点水,让我们赢了算了。晚上我请你吃饭。”

听到张霖如此厚脸皮的请求,李隽也忍不住笑了:“呀。那我说了不算。”说着,一指那边正在投篮的哈登,“我们球队老大在那呢,他说了才算。我第一场,就是来打酱油的。放不防水都那样。”

两人虽然言语中开着玩笑都很轻松,可是心里都明白这一场比赛的重要性。李隽自不必说,这是他职业生涯的第一场正式比赛,无数的人期盼着他。虽然他之前在季前赛的表现很不错,攻防两端都是游刃有余,但是常规赛毕竟和季前赛不同,萧晓第一赛季季前赛场均24分8助攻,可是第一场常规赛刚开场一样十分的不适应。因此,这是李隽反映自己能不能适应联盟最好的标尺之一。

而张霖,他也明白这场比赛对于火箭队的重要性。火箭队刚刚重建,如今再加上萧晓因伤休战,首战能否取胜对于舆论以及球员信心都有着巨大的影响。最为重要的是,没有萧晓的火箭队如今不再有勒夫,利拉德这样的有经验的全明星,张霖虽然前两个赛季数据不错,但是这个赛季却是他第一次需要成为领袖。张霖需要这场胜利来展现出领袖的能力,这样他才能名正言顺的带领火箭队,等待萧晓的复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