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那一声具有强大穿透力的女声传来,迪斯马斯克的头皮一阵发麻,好强的河东狮吼,抬眼看了看教皇,嘿,老师居然也激灵了一下,那个女人居然有如此的威力,迪斯马斯克心中一惊,其实,这次迪斯马斯克可是猜错了,教皇可不是觉得她很厉害,只是……女孩么,有时候是需要哄的,何况教皇这样的老头,二百年来都没有子嗣,早把那个女孩当成自己的亲孙女来看待了……

随后,后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身着粉色睡衣,脚踏拖鞋,露着两条修长的白腿,正揉着眼睛的女孩从黄金座的后面,遮帘处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揉了半天的眼睛,才有些不情愿的睁开,看了看眼前的人,眼睛登时浑圆,右手缕了缕由于睡觉导致散乱的头发,大喊道“老师,你大早上的干嘛扰人清梦!”

“尤里呀,现在都快中午了。”教皇笑了笑,慈爱般的说道。

那个被叫做尤里的女孩,听到教皇的回话,脸色一呆,下意识的望向窗户,一抹阳光从窗外铺设而来,看那光亮,可不就是正午高阳所散发出来的强烈的光芒么,女孩看到这里,面色不由的一囧,刚炸毛了猫,瞬间变得安静可爱,她的视线慢慢的收回,眼角处不经意间扫到了一些闪光的东西,尤里顿时心里大喜,面色却不渝道“窗户上的玻璃怎么碎了,不知道玻璃现在很贵么?老师,你说怎么办?!!”

教皇看着有些置气的女孩,心中不由的一乐,好笑的向旁边努了努嘴,轻声说道“那边的小家伙干的。”

女孩越过教皇的身影,向他身后看去,轻咦了一声,脱口而出道“咦,是你,昨天来的冒失鬼?”

“什……什么~!冒....失.....鬼!!!”迪斯马斯克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她是昨天给他们开门的那个女孩,但是为什么说自己是冒失鬼呢,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到女孩又说道“老师,这个冒失鬼是谁?”

“额~”不知道何时,教皇已经坐在了那个黄金色的宝座上,翘了个二郎腿,成功转移了“炮火”的教皇慢悠悠的说道“你还记得十三年前,占星楼的上的故事么?”

一听到这里,尤里脸色一变,恨恨的,咬牙切齿般的说道“臭老师,那天你让我抄了二十遍《圣典》上十二宫的故事,然后就一去十多年不见人,我怎么能忘呢~~~哼哼!!”说完了,还哼哼了两声,以此来表达出自己强烈的不满。

“哎~”教皇轻叹了一声说道“职责所在,不得不去,你看我这不是又带回了个弟子么,你没事的时候可以找他去玩。”

“谁要和他玩~咦!”尤里小嘴一崛,不屑的说道,接着又轻呼了一声,终于抓到重点般冲着迪斯马斯克喊道“你也是老师的弟子?!那个谁,叫个师姐来听听!”

“我是有名字的,不叫那个谁?”迪斯马斯克一脸黑线的回道,他感觉自己彻底的凌乱了,这个女孩居然也是老师的弟子,老师呀,你到底收了几个弟子,当初你不是说,我是你唯一的关门弟子么……骗子~

“那个谁,你叫什么呢?”尤里下了台阶问道。

“我叫迪斯马斯克?冯?海因斯坦,你呢?”迪斯马斯克看着这个女孩慢慢的走进,才清晰的看到她的模样,脸上有点婴儿肥,双颊粉嫩嫩的,小嘴嘟嘟的,看着很是精致,银色的长发,在其剪水双眸的两边轻轻的晃荡,一双水晶般的大眼睛正在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我叫尤里?嘉米尔,是你师姐!来,叫师姐~”尤里看着迪斯马斯克,仿佛终于找到了有趣的东西,她眨了眨眼睛,傲娇般的说道。

迪斯马斯克有些不淡定了,我堂堂的黑暗教父,未来的圣斗士,教皇的大弟子(他自己这么认为的),凭什么要管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叫师姐,尤其是尤里刚出来时的那种蛮横劲,迪斯马斯克看着就不爽,想到这里,他直接一扭头,哼哼的道“凭什么管你叫师姐?”

尤里一听,柳叶的条眉轻轻一弯,抬头看了看转过头去的捣蛋鬼,发现这个家伙个头不算矮,高出自己半头,接着趁着他不注意,尤里轻轻的踮起脚尖,头慢慢的向前伸去,冲着那家伙的耳朵就大喊道“因为我比你入门早,所以我是你师姐!”

迪斯马斯克大脑蒙的一声,人一机灵向后退了两步,再一次领教了尤里小姐的河东狮吼,他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只手掏了掏耳朵,另一只手向她勾了勾,嘴角坏笑的说道“好呀,既然你想要当师姐,那你赢了我才有这资格。”

迪斯马斯克这是打算教训教训这个毛头丫头了。

尤里似笑非笑看了看迪斯马斯克,仿佛一眼就看破了他的诡计,然后悠悠然的向后退了两步,说道“真的要和我打一架么,你确定?”

迪斯马斯克觉得女孩刚才的表情有些古怪,但是他对自己的本事还是比较自负的,虽然刚才完败于老师之手,但那是因为老师实在是太过强大,但是这个叫尤里的女孩,经过短暂的接触,迪斯马斯克可不认为她有多么厉害。

“当然,不比一下,我怎么知道你是师姐还是师妹呢?!”迪斯马斯克傲然一笑的道。

尤里轻哼的一笑,接着一甩长发,如银色瀑布般波浪起伏,她转头向教皇说道“请老师授权,我们师门的对决!”

迪斯一听,脸色有些古怪,视线越过女孩直接望向教皇,问道“老师,咱们师门叫什么呀?”

还没等教皇回答,尤里竟毫无形象的叉腰捧腹哈哈大笑起来,接着纤手一指,止不住笑道“你连自己的师门都不知道,还不乖乖的当我的小师弟,呵呵呵呵~~~”

迪斯马斯克面色一红,这还没有开打,气势就弱了三分,抬眼望向教皇,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

教皇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个茶杯,不知道是什么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品着,很惬意的坐在那里,一副看戏的表情,没想到下面的两个小孩,有一句每一句的扯着,居然把他也带进去了,只好出声道“你们是属于嘉米尔一脉的,在圣域中,那是皇族的一脉,嘉米尔一族统治着圣域已有八百多年,算上我,已经出了五个教皇,六个祭坛座,好了,现在你们开始吧,点到为止。”

教皇吹嘘了一下他身后的历史,看着迪斯马斯克惊讶的表情,不由的满意的笑了,端坐王座,饮茶欣赏,看着下一代的茁壮成长,圣域的发展的蒸蒸日上,教皇那满脸褶皱的脸孔也流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迪斯马斯克这会可是真的被镇的有些发晕,什么?!圣域中的皇族!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迪斯马斯克有朝一日也能坐在那高高在上的位置,受万人敬仰。嘿嘿,想想就有些好笑,心里傻笑了半晌,突然间看到尤里嘲讽的表情,迪斯才找回了状态,忙打起精神,接着冲着尤里喊道“你先出手吧!”

由于对方是女孩,迪斯马斯克这回可没有无耻到和教皇试炼的时候,抢先发动攻击,还是有点绅士风度的谦让。。。

“切~”尤里一脸的不屑,接着身子一转,刷的一声,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迪斯马斯克大吃一惊,什么鬼!!眼光一缩,轻轻眯离,余光不停的扫射四周,去感受周围的变化,全身的毛孔一张一缩,去感触周围气流的动荡,从这一刻起,迪斯马斯克收起内心的轻视,再也没有小看了这个女孩了。

突然间,戒备已久的迪斯马斯克感觉到身后的气流轻微的动荡,但是却没有感受到对方小宇宙的波动,按下心中的疑惑,迪斯马斯克毫不犹豫的就向身后亮出铁肘,一出手就是全力一击,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输给一个女孩,对,在他心里,潜意识的就认为这个女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就在迪斯马斯克全力一肘向后一击的时候,身子才微微一动,却发现仿佛身在沼泽之中,片刻间,居然动不了了,迪斯脸色大变,这是什么?仿佛四周有股无形的能力禁锢住了自己,但又感觉不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尤里的身影渐渐的出现在迪斯马斯克的身后,眼波流动,嘴角含笑,双手慢慢张开,手心处一个闪着红色光芒的圆球在不停的原地旋转,一时红光大盛,笼罩在整个殿堂,而迪斯马斯克的身体就在那圆球的前边,相差不到一厘,仿佛是感觉到了迪斯马斯克惶恐与不安,尤里嘴角坏坏的一笑,手中发力,向前一推,那前边的光球仿佛积攒了无数的能量,瞬间爆发,那动静,就跟吹起来的气球突然爆破。

迪斯马斯克突然感觉身体一清,仿佛又能动了,只不过身后传来一阵巨响,强大的冲击力使整个人不由自主向前飞去,就像撇飞的木偶,不能自己。

迪斯艰难的动了动手指,发现那种禁锢的力量貌似正在慢慢的消失,他心中不由的一喜,可是刚刚抬眼一看,面色又不由的一苦,这个女孩居然把他轰向了教皇所在的位置,这是要让他出丑呀,看着老师那夸张的表情,迪斯马斯克心中不由的一火,这小碧池在玩我!

不顾那股禁锢在体内的能量,迪斯马斯克奋力的调动自己僵硬的身躯,指间翻滚起浅蓝色的气体,缠绕着身体的四周,于空中翻了个圈,才堪堪的停留在大殿的阶梯边上,在往上就是坐在宝座上的教皇了。

此时的迪斯感觉有些古怪,他本想发动积尸气来冲淡锁住身上的那股异能量,结果却发现当使用积尸气的时候,在身体的运转中,并没有遭遇到自己想象的阻塞,那么禁锢身躯的并不是打入体内的能量,而当积尸气缠绕在身体四周的时候,他发现,全身的那股禁锢,正在大面积的消失,这说明,那股能量是在身体的周围,而不是打入体内。

“咦,你居然化解了我的攻击?”就在迪斯马斯克想明白尤里招式原理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尤里的疑惑声。++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