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雪山飞豹

雪花一直飘落,给山峰披上了一层又一层的白衣,覆盖了猎物的痕迹,同时也消除掉了猎人的追踪的气息,飞奔于雪线的迪斯马斯克屏住呼吸,手脚并用在峭壁上快速的移动着,对于在迷茫中找到了一个人生突破口的他,拿到学院会武的前三名就可以寻找自己的爱人,这使得迪斯马斯克斗志旺盛,再还剩下的这几个月中,他要的努力的去奋斗,把自己的身体,力量,技巧,心境都要练到一定的高度。

当然抓住岩羊是他的首要目标,迪斯马斯克全身心的投入到这次的训练中,一点一点的靠近,岩羊的警觉性很强,而且反应速度也很快,敏捷很高,以前的迪斯马斯克以为那些长着角的家伙就是自己的手到擒来的猎物,一点没有把它们放在眼里,结果追着一只岩羊跑了一圈雪山;这一次迪斯马斯克非常小心的靠近了一只体态略小的岩羊,那只羊正在肆无忌惮的漫步走在雪山峭壁上,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降临。

身如离弦之箭,爆发如火焰崩山,迪斯马斯克双脚用力一踏,整个身子急速的向那慢腾腾的岩羊而去,岩羊警觉性很高,就在迪斯马斯克双脚蹬地发出爆破声响的时候,那小羊四肢并用,向着山下急奔而去,在沿途出掀起了一阵阵的雪浪,这只岩羊的智商也不低,它没有选择向山峰而去,而是选择向山下而奔,借助着地球的引力,瞬间得到一个重力加速度,那白色的身影就像天空中飘落的雪花,移动的白云,在下山中还飘起了“之”字路线,令身后的迪斯马斯克越追越是心惊,这丫的是要成精呀,这么高的智商做羊真是可惜了。

迪斯马斯克再一用力,脚下生风,手中蓝光暴起,抓在风雪覆盖的山峰上,发出刺啦啦的融化腐蚀的声音,那是迪斯马斯克的积尸气,这家伙,要动真格的了。

那岩羊为了生存,奔跑的极快,可是越过一个山涧,从岩石下一个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就和高速运转中的岩羊撞到了一起,迪斯马斯克急忙停住脚步,在山岩上激起一阵风雪,定眼一看,是一只全身灰白色,布满黑斑,尾如利棍的大型猫科动物,不知道是虎还是豹,它锋利的牙齿透穿了那只岩羊的喉咙,真是一击毙命,下手处是干净利落。

迪斯马斯克愣了愣,“成精”的岩羊就这样被干掉了,这似虎似豹的家伙貌似比自己还厉害,他辛辛苦苦追了半天,也没有搞定,这家伙以逸待劳居然不劳而获,迪斯马斯克对这只食肉动物很是好奇,目光不离的盯着那似豹似虎的生物。

而那只食肉动物也是十分警觉,嘴里咬着岩羊,喉咙中不停的发出低吼警告的声音,身后的尾巴,立的直直的,前爪微微向前屈伸,整个身体都成了一个弓形,这是要准备进攻的节奏呀。

迪斯马斯克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将天空中飘落在嘴边的雪花也是一添而化,这时候,山的那边突然出来一声轻笑,还有时断时续的脚步声,听那笑声,迪斯马斯克就知道那是尤里的声音,还有那欢快的脚步,定是尤里已经抓到了岩羊,故而笑的这么喜悦,这么嚣张。

“沙沙”的声音从耳边飘过,迪斯马斯克知道尤里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虽然被那只食肉者冷冷的盯着,迪斯马斯克还是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他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尤里,结果忽然看到一张长长的“驴脸”,大黑鼻子,还呲着两排门牙,看到了自己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吓得他大呼一声“啊……”,身子向后急退而去,定了定神一看只是只岩羊。

旁边果然传出来尤里咯咯笑的不停的嘲讽声,而不远处的山体上的那只虎豹生物,被迪斯马斯克动作吓的也是一个激灵,咬起嘴中猎物,一股烟的长窜而去。

迪斯马斯克看到自己的猎物趁乱而去,只留下那白色的身影仿佛要和雪花融为一体,他身子一动,赶忙的追了上去,自动的免疫了尤里的嘲笑,还不忙的问道“那是什么动物?”

尤里笑了都直不起腰了,听到了迪斯马斯克的声音的时候,他的人影早已经消失在雪迹之中,尤里之后高声喊道“那是雪豹,笨蛋!你是追不上它的,它比岩羊的速度更快!”

接着低下头来,抱着自己刚刚抓来的小岩羊,摸了摸这小家伙的羊角,低声呵呵道“你说对不对,我的小可爱。”

换来的岩羊一阵阵的“咩咩”的声音。

雪豹是生活在雪线上的一种肉食动物,它们的动作轻盈,善于在悬崖峭壁上捕抓猎物,通常情况下它们的食物是北山羊和岩羊等,而能够生活在姆大陆遗址的乔戈里雪峰上的雪豹更加是不同凡响。

如果说没有嘴上的猎物作为累赘,雪豹没准真的可以把迪斯马斯克甩掉,但是现在,到手的猎物怎么可能丢弃呢,雪豹这么想,迪斯马斯克也是这么想,为了能够有所突破,他是拼尽全力,在禁闭室里面锻炼出来的强大的爆发力以及持续的耐久力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天渐渐的暗淡了下来,但是由于积雪的缘故,此时的夜晚比以往更加亮些。尤里抱着岩羊坐在一处悬崖峭壁上眺望着远方,她在等人,等待那个追捉雪豹的傻师弟,而且此时的岩羊也有些不老实,从尤里的身边乱拱,也许这个小家伙饿了。

“沙沙……”远处传来一阵阵声音,那是在雪地里行走的脚步声,尤里凝神一听,脚步虽轻,入雪既沉,来人不是迪斯马斯克,尤里轻抬眼眸,斜眼望去,那是一个小小的身影。

那人影渐渐的清晰了,他在离尤里还有好几仗远的距离,停了下来,显得很是忌惮,然后才轻声的说道“大师姐,师父来了,让我叫你们过去呢。”

尤里嘴角微微弯起一个弧度,她细声细气的问道“额,知道了,穆,你为什么离我这么远呢?”

穆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后,稳了稳身形,才木讷的答道“远点,安全!”

他这两年来可是被迪斯马斯克和尤里整蛊的够呛,尤其是在史昂师父回到圣域和让叶姑妈去山下招呼孩子的时候,整座雪峰都是迪斯马斯克和尤里的天下,他俩更是肆无忌惮了,训练中总能掉入泥坑中,冥想中总能梦到恶魔,练习念力时操纵的物体总能自己做无规则的运动,一开始穆还以为自己哪里练错了,结果时间一长,看到了师兄师姐的那“罪恶”的笑脸,他也知道这其中的倪端了,有时候在吃饭中能也能吃出蟑螂,在这海拔高峰之上,冰雪覆盖之地,也真是难为自己的亲师兄师姐了……

尤里扑哧一笑,盛如高山上的雪莲花,纯洁而美丽,但是在穆的眼里那副笑脸是恶魔的象征,“穆,我的师弟,你这是误会师姐了……”说着尤里还抚了抚有些不安的岩羊,“你看,你就像岩羊一样的可爱、灵活,师姐护着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伤害你呢,你离着这么远,可是伤透了师姐的心。”

穆的嘴角抽了抽,脚步是纹丝不动,他可不会在相信这位师姐的甜言蜜语了,但是小小的他还是一个较真而且固执的家伙,他稚声的回应道“那每天我的训练场的泥坑是谁挖的?”

尤里想也不想的就把污水泼向了迪斯马斯克“你可以想象一下,水晶墙这种念力高深的产物师父他老人家都传给了谁,说实话,这方面我还是很嫉妒迪斯马斯克的。”

穆憋了憋嘴,没有回话,如果说迪斯马斯克整你的话,那是一副恶人的表情,在他的脸上你就可以看出这个家伙准备给你使坏了,但是对于尤里,她在给你的使坏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微笑,使人防不胜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尤里对于穆来说比迪斯马斯克还要可怕,迪斯马斯克虽然喜欢开一些过火的玩笑,但是这本来就是他的性格,他本性不坏,他就是个混蛋;而尤里,他就喜欢整人过程中的那种快感,她觉的那是一种艺术的体现,她要做的更完美一些。

可怜穆小小的心灵中就留下来迪斯马斯克和尤里如此之深的身影,小小年纪,理解就这么深刻,感悟就这么纯碎。

还没有等穆说话,远处就传来了一阵阵哈哈的声音,不时地还传来一阵阵低吼声,显然来人抓住了什么,很是高兴。

尤里感觉怀里的岩羊身子一绷,头往自己的怀里使劲了挤了挤,她就知道谁来了,抬头一看,可不是的迪斯马斯克抱着一只“大猫”,风风火火的就赶了回来,那雪豹被人抱着,很是不适应,还摇着头疵着牙想要狠狠的咬上一口身后的迪斯马斯克。

“尤里,你又说我啥坏话呢,额,小师弟,你也来了,你看我抓的这只雪豹好看不?!”迪斯马斯克显得很是兴奋,嘻嘻哈哈的说道。

尤里生怕穆把她说坏话的事情给揭穿,赶忙抢答道“我们在这里等你半天了,师父来了,叫咱俩过去看看呢,这不,都叫小师弟催促咱俩了!”

“额,师父来了,难道,他老人家回心转意了,同意我出圣域了。”迪斯马斯克先是一愣,然后不确定的说道。

“估计够呛,我猜他老人家是怕你心不静,特意赶回来的看着你的。”尤里紧了紧手里的岩羊,发现这个小家伙现在很不老实,她又冲着迪斯马斯克说道“你还真把雪豹给抓住了,快把你手里的家伙整走,我的小宝贝它感到了颤抖了”

迪斯马斯克看了看尤里怀里绷得紧紧的岩羊,又看了看自己抱着不停挣扎的雪豹,语气坚定的回道“不!我要收养它,我发现我很喜欢这种生物,呵呵呵……”

“哼……”尤里狠狠的瞪了一眼迪斯马斯克,放慢了脚步与迪斯马斯克拉开了点距离,她还真怕她怀里的小岩羊被吓出毛病来。

而她身后的穆一看眼前的师姐放慢了速度;一心都在提防她的,也不由的也放慢了脚步,这三个师兄弟,拉着长长距离,在雪地里留下了长长的脚印……

PS:快打架了,小黄金们的战斗。。。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