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渔村。

黏黏的海风中夹杂着丝丝的海腥味,一起一落的海水浸润着沙滩上的沙砾。

灿烂的阳光照耀在洁白而广阔的沙滩上,黄色的沙子折映出光芒,远远望去,整个渔村就宛若坐落在一片金光闪闪沙子上。

金沙渔村旁高耸着一个由礁石组成的山峰,峰顶上有着稀疏的野草,海风吹拂,野草肆意飄摆,两个人正站在峰顶之上,两人的衣袖被海风吹的猎猎作响。

“李清,你真的要走?”白芷语气有点不舍地道。

“恩,要走,但短期内是不会离开这里。”李清正眺望着四处的远方,开口答道。

“那你要去哪啊?”白芷斜着脑袋,眨着大眼睛疑惑的问道。

李清沉默片刻,随即语气笃定地说:“蓬莱的中心地带。”

白芷一声轻咦:“中心地带?我记得哥哥曾说那里。”

李清立即转过头来看着白芷:“你还记得你哥说过那里有什么么?”

“哥哥说,那里是天罗门的所在地,还说天罗门是蓬莱诸岛中最强大的门派。”白芷回忆道。

“天罗门?”李清心里默念,随即,眼中闪过一道厉芒。

白芷仍在努力回忆:“哥哥还说,他以后还要加入那门派修炼道法,然后接我一起去修炼呢。”

“你也是要加入那门派修炼道法么?”白芷笑了笑,看着李清。

李清沉重地点了点头,而后不语,往日苦涩之意被勾起,师尊的模样在眼前浮现,那个气质宛若谪仙临世的超尘男子是否还在世啊。

白芷见李清突然不语,神情似有伤感,知道自己无意中勾起李清的伤感往事,心生愧疚,随李清静静地站在峰顶之上。

半柱香之后,白芷看到有十几艘渔船正缓缓地向金沙渔村行驶而来。

白芷雀跃而呼:“黎大哥他们打渔回来了!不知哥哥会不会也回来了呢。”

白芷即刻拉着李清的手臂,往山峰下赶,一股灵力波动出现在她身上。

李清蓦然回神,为白芷的灵力所惊讶。

“她的灵力似乎还不弱于我,我还一直以为她只是一凡人,没想到也是一名修者。”李清心中暗语。

白芷拉着李清,运气灵力,下山的速度陡然加快,李清微微催动血气,跟上白芷的步伐。

两人不久就来到了渔村的沙滩上,渔船也缓缓地停靠在沙滩上,白芷松开抓住李清的手,快步跑向渔船,口中期待地看着渔船大喊:“哥哥,是你么?哥哥你在哪?”

白芷不断地看着在渔船下来的人,焦急地在寻找白寇。

在渔船上走下的人,看到白芷焦急地神色,都摇摇头叹息一声。

白芷似不见到摇头叹息的渔民们,仍在不停地寻找着。

中间的一艘渔船上,走下一个青年男子,那男子向着白芷走来。

白芷看到男子走来,快步跑到男子的身旁,焦急地问道:“黎大哥,我哥哥呢?”

男子见到白芷焦急的神色,不忍地道:“白寇不在渔船上,我们这次出海,也没找到他。”

白芷一愣神,眼泪在眼眶中落下,声音哽咽地道:“不会的,哥哥一定在船上的。哥哥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

说着,白芷欲再去渔船寻找白寇,李清见此,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白芷,心中一酸,快步走上前,将白芷拥入怀中,开声安慰道:“别找了,别找了,你哥哥不在船上,他一定还在别的地方,只是还没回来而已,别担心了啊。”

白芷随即将头埋在李清的怀里失声哭泣。

黎成风见到陌生的李清,眼中一个疑惑,但见李清在安慰白芷,就沉默地离开了。

渐渐地,白芷似哭累了,在李清的怀里停着哽咽。

抬起头来,眼眶红红,突然想到自己正在李清的怀里,害羞地挣脱了李清的怀抱。

一个人,失落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李清本想追上白芷,继续安慰她,但突然间想到这时候的她,也许最需要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因为别人说再多的安慰都不过是苍白的。

李清忽然间好想了解白寇的情况,想到了刚刚和白芷说话的黎成风,李清快速地寻找黎成风的所在。

往渔村的方向一看时,看到黎成风正在和一女子说话。

李清走上前,向黎成风走来。

女子见李清走来,就停止了说话,提醒黎成风李清的到来。随即,就和李清点头示意离去。

李清笑了笑,微微点头回礼。

黎成风转身看向李清,一股强悍地灵力自其体轰然散发出去。

李清瞳孔立即收缩!

半步凡禁的威压!

蓬莱的一小渔村就有半步凡禁的强者存在,想当初在舰船上陨落的红雪也只是比此人强一些而已,可红雪是整个大乾为数不多的凡禁强者之一啊。

李清凛然不惧,他曾借助炎魔佩的力量登临过凡禁境界的力量,半步凡禁的威压不足以让他动容。

黎成风见李清毫不曾因自己的威压而有所后退,眼中微微动容,声音有些厉色的说道:“你是何人?因何事而来此地?”

李清知道黎成风在戒备自己,自己虽不能将自己如何到来的方式告诉黎成风,但其他的事情,李清心中坦然无惧,于是开口说道:“在下名李清,是为向蓬莱天罗门求道而来,路过此地,昨夜多亏白芷收留,不然在下就得风餐露宿了。”

黎成风见李清神情真挚,再加上李清先前安慰白芷的所为,心中戒备散去大半,和声说道:“多有得罪了,请见谅,这些年来,常有贼寇之人到蓬莱边缘各地肆虐,前些年,就有一渔村被贼寇屠戮,手段之残忍,让人心寒。”

李清虽早已知道蓬莱已变,但听到这蓬莱边缘之地竟有贼寇肆虐,心中微微震惊,语气平静地道:“黎兄戒备外来人,也是为保护村中安宁啊,黎兄所为,在下能理解,是在下叨扰了。”

黎成风见李清语气自然,不似作假,心知自己多疑了,开声说道:“黎某名为成风,不知李兄因何事而来。”

李清笑了笑,开口叫到:“黎兄,我是为白寇之事而来,见白芷哭得如此伤心,想了解下白寇失踪的情况,看能否为白芷寻回兄长。”

黎成风闻言,脸色即刻黯然下来:“我们这次出海就是为了寻找白寇,只是全然不见他的踪迹。”

李清皱了皱眉,问道:“黎兄可知白寇因何事而失踪?”

黎成风闭目回忆道:“上个月之前,我们十几艘渔船出海打渔,猎杀了五头凡禁海兽,还网捉到大量海灵鱼,可谓大收获!其中三头凡禁海兽就是白寇所猎杀,可归途返程时,一受伤的蛟龙截杀我们,白寇为救村民们,独自一人抵御蛟龙,纵然是一受伤的蛟龙,也是一尊强大的古兽啊,我本来想和白寇一起作战,不料自己却成了白寇的负担,连累他为救我受到蛟龙的重击,最终白寇将蛟龙引向深海,我们才得救。”

说完,黎成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而李清则在为白寇的强大的实力而震惊,能轻易猎杀凡禁海兽不说,但能与古兽蛟龙厮杀,纵然是一受伤的蛟龙,但也不是凡禁实力能够抵御的,能成为古兽的,最起码都是成灵的存在啊,这种存在,能够将一个宗派兴盛起来。修者虽是修灵气得长生,可凝气,筑脉,凡禁都是蜕凡阶段,成灵之后,是完全不同一层次的存在,白寇天资果然惊人!

随即,李清自嘲地笑了笑,自己这点刚修炼的实力,怕是还寻不到白寇。但李清坚信,自己若有足够的时间修炼,一定可以迅速崛起,不弱于任何人。

李清已了解了白寇的大部分情况,一切种种虽说明白寇的凶险情况,但不能证明白寇已经死亡。或许白寇正在某地疗伤,准备归来,一切都还未可知,需要实力去勘破啊。

李清拜别黎成风,回到白芷家中,看到白芷正忙碌地准备着晚饭,心中一愣,这妞不是正伤心着么?

白芷见李清在发愣地看着自己,嘴角一个嗔怒,说道:“呆子,还不赶紧过来帮忙,黎大哥给了我好多灵鱼啊。”

李清顿时苦笑一声,心叹自己白担心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