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简单的问了一下拉尔夫的伤势,戴着墨镜的克拉克就登上了擂台,和拉尔夫狂野的打法不同,克拉克显得稳重内敛。比赛开始后,小跑着就向罗伯特冲了过去,看上去并不着急,

罗伯特也是知道克拉克是个投技高手,现在自己状态不佳,打近身战太过吃亏,所以想用气功波来风筝他一会儿。可克拉克并不给他这个机会,就地一个翻滚靠近了罗伯特,照例先是一套军体拳逼迫他的动作。然后抓住他防守的间隙,一个熊抱,就抱住了他的腰。

克拉克抱着罗伯特,然后重重的往地上一砸,同时自己身体顺势还压在他的身上,这一记攻击毫不留情,直接让罗伯特的半边身体都发麻了,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1,2,3,4……”裁判在一边开始数起了倒计时,罗伯特不得已挣扎的站了起来,可发麻的身体动作太过迟缓,再次被克拉克抓住了腰部和颈部,然后高高举起,使出了自己的得意必杀技——‘超级阿根廷攻击’,将罗伯特狠狠的砸在了擂台上。

台下的那些男性观众都热血沸腾的叫了起来,而那些罗伯特的女性粉丝则是掩住了眼睛,不忍心看下去了。

这一下攻击实在太重,罗伯特身体的骨架都开始作痛了,克拉克还紧跟着追加了一下攻击,一记手肘撞在了他的胸口上。一阵窒息感涌上,罗伯特感到自己身体的力气都流失了,只能躺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他剩了一些力气,还想坚持一下,可是也就能勉强站稳脚步而已。

克拉克没有再进行攻击,只是站在了他身前一米处,就这样静静等待着罗伯特的动作。场外的观众也是差不多知道了结果,罗伯特败局已定,再打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有些人为克拉克礼貌的做法鼓起了掌,裁判也是微微靠近了过来。

罗伯特苦笑了一声,宣布自己认输,然后在台上恢复了一下麻痛的身体,以优雅的步伐走下了台。同时他笑着向周围的观众挥手,再次收获了众多女性观众的尖叫,看起来就像是他自己得胜了一样。

虽然惜败于克拉克,但是罗伯特之前已经击败了一名对手,倒也不算亏。场中稍稍休息了一会儿,规定时间到后,克拉克的对手换成了极限流的‘无敌之龙’——坂崎良。

“克拉克,刚刚多谢你的手下留情。”坂崎良上台后也是先向克拉克点了点头,然后又是亮出了自己的拳头,淡淡的笑了一声:“但是我可不会因为这样就放你一马,毕竟你把罗伯特揍的可不轻。”

“这只是任务而已,战场上手下留情可是会出事的,你尽管出手就是。”克拉克也是说道:“我有信心完成我的任务。”

坂崎良也是笑而不语,待裁判喊过一声开始后,使出了飞燕疾风脚靠近了克拉克。克拉克虽然早有准备,但也只挡住了第一下脚击,被第二脚踢到,身体急急地后退了几步。

止住了后退的步伐,克拉克拍了拍有些发痛的胸膛,然后没再招架坂崎良的招式,向一旁跳开寻找着时机。

坂崎良的打法朴实无奇,只是用极限流空手道一拳一脚的进攻,但正因为如此,才让克拉克无从下手。

两人拳掌相交的时候,克拉克想趁机抓住坂崎良的手臂,将他拖到身边来。但是坂崎良大吼一声,手肘一转,抢先一步击打在了克拉克的腰眼处,然后双手紧紧的锁住克拉克的双手,左脚跟上,两只脚不停的抬起,用膝盖急促撞击着克拉克的胸膛。

克拉克吃痛之下,极力挣扎,但是他的双手已经被坂崎良锁住了,强行挣脱只会让自己受伤。经验老到的克拉克马上放弃了双手的动作,腿一弯,他的上半身就和悬在空中攻击自己的坂崎良一起倒在了地上。

巨力之下,擂台上都被砸出了蜘蛛网一样细微的裂痕,但是克拉克的这次攻击却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坂崎良稳稳的站在了地上,而他身旁的克拉克则是肩膀渗出了丝丝鲜血,这是刚刚克拉克力量失衡摔倒在地不小心造成的。

“1,2,3,4……”一旁的裁判赶紧过来计数,克拉克闷哼一声,飞速的跃起,从空中踢向了坂崎良,既然惯用的摔投技对他无用,克拉克也不是死脑筋,换成了普通的招式来进攻。

浮空招式虽然能更好的接近对手,但是空中的硬直也很大,一旦使出来就只能进攻,没有好的防守办法。坂崎良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深吸一口气。腿微微弯曲,做出了标准的姿势,聚气在自己的右臂上,大吼了一声:

“一击必杀!天地霸煌拳”

这一拳力道之足,势如狂雷,克拉克只觉的自己的腿骨都要裂开了,他整个人也是被这一击打飞了出去,差一点就掉下了擂台。在地上翻滚了大概几圈后,克拉克一只手抓住地面,止住了去势,险险的停在了擂台边上。

多年的军旅生活虽然能让克拉克咬牙撑住,但是这只右脚暂时是不能用了,他只能先用左脚踮着脚起身。没有了灵敏的步伐靠近坂崎良,而且行动也如此的困难,克拉克已然毫无胜算,就在坂崎良跑向自己的时候,他宣布了认输。

“长官,对不起,任务失败了。”看着搀扶自己的哈迪伦,克拉克苦笑了一声,同时脸上渗出了斗大的汗珠,看来刚刚那一下他伤的不轻。

“不,你完成的很好!”哈迪伦摇了摇头,神情十分的严肃,“你没有逞强,而是明白自己真正的任务,这一点做的不错。”

克拉克自然知道哈迪伦说的是什么,他们这次来参赛主要就是为了调查卢卡尔的事情,所以参赛对他们的意义并不大。

“谢谢,上校。”克拉克也是行了一个军礼,正了正自己的身子,挣脱了哈迪伦的搀扶,有些摇晃的一脚一脚踮着脚下了擂台。观众也是毫不吝啬的为他鼓起了掌,那些欧美的壮汉更是叫的更大声了。

迈着标准的军步,戴着一只眼罩的哈迪伦来到了擂台上,同时在没人注意的时候,一只眼睛看了看擂台外监控的摄像头,像是在看着什么。

一直在观看着比赛的卢卡尔也是狞笑了一下,对哈迪伦的表情毫不在意,自言自语道:“哈哈哈哈!哈迪伦,就让我看看这些年,杀掉你妻女的仇恨让你成长了多少吧!”

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监视器,哈迪伦转身看向了坂崎良,称赞道:“克拉克可是我得意的部下,你能打败他,真是打的不错。”

“过奖!”坂崎良礼貌的回应,两人闲聊了几句,一旁的裁判看了看时间,就上来示意比赛开始了。

坂崎良知道哈迪伦可不比之前的两人,他不仅力量足够强大,精通暗杀术的哈迪伦速度也是一流,不能让他随意进攻。而且这是最后一战,无需再保存实力,才一开始,坂崎良就使出了自己的必杀——霸王翔吼拳,逼迫着哈迪伦的走位。

哈迪伦微微一笑,微一侧身,快速躲过了这道气功团,面对趁机靠近自己的坂崎良,他猛的一蹬腿,然后跳上了高空。

坂崎良故技重施,就想一记重拳轰击从空中落下的哈迪伦,但是哈迪伦的脚尖在碰到他拳头的一瞬间,突然借力跳到了地上。右手握住手刀,哈迪伦在空中飞速的划了一下,一道靓眼的银芒斩向了坂崎良。

坂崎良赶紧撤回双手防住,血肉之躯有气功护体虽然可以挡住寻常的刀剑,但是哈迪伦也是一流高手,这一手刀力度强悍,直接划破了坂崎良的手臂。台上撒起了鲜血,和之前的比赛不同,那些大多是摔投攻击或者外体攻击,视觉上并不惨烈。

哈迪伦凶残的招式引发了不少男性的嚎叫,而那些女性则是害怕的缩了缩身子,不敢再看接下来的比赛。

台上的坂崎良皱了皱眉,然后悍然进攻,以攻对攻,对于哈迪伦这样诡异灵动的招式,防守只会白白消耗自己的生命。

数招过后,台上滴滴血液飞溅,坂崎良的身上添加了几道新伤,但是他也成功的攻击到了哈迪伦,重击之下,哈迪伦的嘴角也流出了血丝。

“霸王翔吼拳!”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坂崎良再次发动了远程进攻,他自信行动已经变慢的哈迪伦无法躲过这一击。

哈迪伦眼神一定,然后直直的冲进了黄色气团,在爆炸声中,台上蓦地闪过几道白芒,坂崎良的身影喷洒着细细的血线,被甩飞出了擂台。

哈迪伦擦了擦刚刚硬吃重击留下的血液,然后转身下了擂台:“我受了重击,已经无力再战,下一场比赛根本没有胜算,裁判,我不打没有胜算的战斗。”

“啧啧,哈迪伦,你就这点实力么?太让我失望了。”放大了屏幕上哈迪伦的面孔,卢卡尔的红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同时捏碎了手中的红酒杯:“再留着你也没有意义了!就让你和你的妻女团聚吧!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