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树林后,钟天找了个山洞处理了一下伤口,看着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钟天皱了皱眉头,虽然这次自己将围杀自己的人都杀了,但是自己也受伤了,都是自己这段时间遇到的敌人实力都比自己低,自己太大意了。

自己已经将村长交给自己的本领忘了,否则自己这次根本不用受伤,狮子搏兔也要用尽全力,而自己因为实力提升的快,已经将最基本的忘了。

坐在山洞里,好好的回忆了这几次拼杀的过程,总结自己的不足,这样才可以让自己活得更久。

随意的吃了一点东西,钟天盘膝而坐,开始运行暗龙诀,不一会脑海就处在一片空灵之中,不为外物所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钟天终于将这次拼斗消耗的元气恢复过来,手臂传来一阵疼痛,钟天皱了皱眉头,看来得赶紧的提升到师境,虽然自己已经会炼丹了,但是根本没有丹药用,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炼丹诀上竟然说必需达到师境才能开始炼丹,这让钟天郁闷不予。

收拾妥当后,钟天走出山洞,看准方向,展开身法向着残刀门的方向掠去,有了地图就是好,走到哪里都不会迷失方向。

不知道赶了多久的路,钟天感觉离残刀门的大岳峰应该不远了,大岳峰下有一座大岳城,是残刀门的外门弟子和一些长老的家属居住的地方,因为这些长老的一些家属根本不能练武,所以就让他们在大岳城里经商,为能够练武的弟子提供物质上的帮助。

正在这是,前方的山谷里传来一阵打斗声,钟天停下身影,想了想,然后想着打斗的地方闪去。

到了近处,只见四个人正在围攻一个,旁边站了一个一脸傲气的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而这几个人都是残刀门的,都穿着残刀门的衣服,钟天顿时停下脚步,看来这是别人的家事,自己还是不要参合了,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想到这里,钟天转身就要离开。

“给我站住,”这时钟天身后传来一声吆喝,钟天扭头一看,只见那个一脸傲气的年轻人,指着自己。

“我只是路过,朋友,你们继续”钟天为了不惹麻烦,开口解释到。

“哼,管你是做什么的,看见了,你就得死”,看着钟天一脸稚嫩,那人一脸冷笑的说道。

听见这人这样说,围攻的四人中立马分出一人,向着钟天杀来,人还没到,强大的刀气就向着钟天斩来,吹起钟天的衣摆。

看到对方杀来,钟天摇头苦笑,这真是无妄之灾啊,但是自己也不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既然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

身影一闪,如同一道魅影一样出现在攻来人的身后,霸拳,钟天心中一声怒喝,强大的拳影出现在这人背后,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巨大的拳影轰出几丈开外,撞在石壁上,呯的一声,在坚硬的石壁上留下一个巨大的血影,落在地上便不再动弹。

站在旁边观看的年轻人,看着这种情况,顿时就愣住了,没想到自己的手下在这个看起来不到十六岁一脸稚嫩的小孩手中,连一招都没撑过,扭过头看了看钟天,心中顿时一阵警惕,可不要被这小子坏事才好,自己为了这个机会,可是等了很久了。

看着倒在山壁下的残刀门的弟子,钟天心中很无奈,因为他确实不想招惹这些人,虽然残刀门排在十大门派末,但是在钟天的眼中,这可是一颗参天大树,自己就是大树下的一颗小草,根本不可能战胜。

“我不想再动手,你们继续你们的”钟天无奈的说到。

“小子,你当这是过家家呢,想杀就杀,想走就走,你当我不存在啊”,年轻人看着钟天一脸狰狞的说道,说着就抽出手中长剑,向着钟天杀了过来。

这年轻人在师境一层的境界,大门派就是大门派,二十来岁就到师境,虽然不知道这人的来历,但是看其气质,想来身份不是那么简单,但是既然想杀自己,自己也不用手软,不管残刀门将来怎么对付自己,先解决眼前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想到这里,钟天手一挥,斩灵剑出现在手中。

疾风剑法,钟天心中一声大喝,三道剑影向着年轻人斩了过去,看着钟天斩来的剑影,脸色一变,没想到这小子的战力这样强悍,一咬牙,手中的剑毫不犹豫的对着斩过来的剑影挥了出去。

呯,年轻人被击飞了出去,手中的剑飞向石壁,嗡嗡声传来,只见这剑只留下半截剑身在外面震动,师境二层的武者,钟天都能够轻易斩杀,何况这年轻人只有师境一层。

年轻人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口中一动喷出一口献血,就这一下,就让他受了重伤,他抬起头来,双眼充满仇恨的看着钟天。

这时,另外一个战团也停止了争斗,三个手下向着秦少为了过来,“秦少你没事吧….”三个手下看着年轻人受伤吐血,一脸焦急的喊道。

“小子,有本事留下名号来”秦少不理三个手下,咬牙切齿的看着钟天说道。

“我叫钟天,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钟天一脸平静的回答到,自己修炼的战天诀,和霸拳都是讲究勇往直前,一种能与天斗的气势,既然已经惹下敌人,钟天就不怕报复,来一人杀一人,来一双杀一双,我就不信杀不怕你。

“好,山水有相逢,咱们后会有期”秦少看着钟天冷笑的说道。“我们走”扭头对着三个手下说道,其中一人连忙过去将秦少的剑取出来,四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时,被围攻的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长长的出了口气,这人也挺厉害的,士境九层的武者,居然能够在同境界的四个武者围攻下坚持这么就,也算是很有本事。

看着这人坐在地上,钟天走上前去,那人看着钟天走过来,连忙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多谢钟天兄救命之恩,我叫张兵,”双手抱拳,向着钟天说道。

“没事,我也不是特意救你的,只是那个秦少想杀我灭口,不想却救了你”钟天摇摇手说道。

“其实你不应该招惹秦飞,他是残刀门执法堂大长老的小儿子,这黄长老在执法堂就如同门主在残刀门的地位一样,没人敢不听号令,而这大长老最疼爱这个小儿子了”张兵听见钟天这样说,连忙摇头苦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