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鼎在钟天灵魂力的控制下,变得一人高,加上其古朴的气息,神秘的外表,看得钟天眼热不已,左手一挥,面前便出现了几十个玉盒,里面都是些灵草,钟天打算练黄级低级的疗伤丹药,叫做铁血丹,能够治疗内伤,捏成粉末撒在伤口上也可以治疗外伤。

面前的这些灵草都是炼丹所需的,还好钟天从修炼以来都在为炼丹做准备,要不然想炼丹的时候却没有灵草,这就让人很郁闷了,丹方钟天就更不缺了,炼丹诀中记满了的丹方,天级丹方都有三四张。

将玉盒打开后,所有的灵草都被钟天一股气扔进了药鼎,进入药鼎的灵草,都被钟天的灵魂力卷住,放在了一个个小格子里面。

看到钟天的动作,难道这小子还会炼丹,白雪心里嘀咕道。

将所有的灵草的放进小格子后,钟天右手一挥,只见天火紫炎便出现在药鼎下面,钟天灵魂力涌出,将紫炎与药鼎全部包裹起来,手中开始打出了复杂的印诀,在控制紫炎的温度的同时,也观察着药鼎中药材的炼化情况,有的灵草需要的温度要高一些,有的灵草需要的温度要低一些,这些细微的变化,在脑海中一一呈现,都被钟天的灵魂力很好的控制了起来。

复杂的印诀不断的隐入药鼎,不一会有的灵草已经炼化成液体,从小格子的开口处流入药鼎中心的空间中,而灰烬则是沉淀在药鼎底部,一些正在炼化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的灵草都炼化后,只见药鼎中心的空间中漂浮着几十滴颜色不一的液体,这些都是各种灵草炼化后的灵液。

接着就是融合凝丹了,钟天眼中透出凝重,手中丝毫不放松的快速打出炼丹诀,开始的时候,钟天的结出的炼丹诀很生涩,到现在已经比刚才纯熟很多了,结出的手印也比刚才快了很多,只见一个个的手印涌入药鼎中,所有的灵液迅速的靠拢,最后融合成一团液体。

这时候,钟天结出的印诀更快了,双手已经看不清,慢慢的那团液体缓缓地缩小,变成固体一样,凝固在一起,其实这只是表面上出现了一个硬壳,中间还是液体状态。

这时,钟天反而更加的警慎,快速结出印诀的手,只见药鼎中的丹药像被人右手向两边拉一样,药鼎中的一颗丹药,就这样变成两颗,然后再快速的打出一组印诀,再一分,变成四颗,又打出一组印诀,再一分,变成八颗。

本来还想再分一组丹药出来,但是灵魂力发现药鼎中的丹药有一些波动,很不稳定,如果钟天在分一组的话,鼎中的丹药说不定便报废了,只得打出凝丹的印诀,然后控制着紫炎的温度,缓缓的凝练着。

等了两柱香的时间,感觉到所有的丹药都已经凝固,已经可以出丹了,钟天迅速的打出收丹的印诀,紫炎也迅速的回到体内,只见药鼎中飞出八颗热气腾腾的丹药,钟天一挥手,元气将八颗丹药裹住,将丹药送到自己满前,看着自己第一次炼出的丹药,心中一阵兴奋,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就练出八颗丹药,不愧是高级炼丹诀啊。

白雪本来闭上的眼睛,突然睁开,目瞪口呆的看着钟天练出的八颗丹药,这是什么情况,一次练出八颗丹药,白雪又一次被震惊到了。

原来现在大陆上炼丹的炼丹师,每次炼丹都只能成丹一颗,不管用多少灵草,最后都只能成丹一颗,这已经是现在大路上所有炼丹的共识了,就是在白雪的那个时代,同样也是如此,而钟天不知道这种情况,所以只是兴奋了一下自己第一次练丹就成丹的成果而已。

如果让白雪知道钟天的想法,肯定会不顾正在恢复的伤势,起来狠狠的给钟天一爪子,没见过这么打击人的,对于钟天的与众不同,白雪现在已经有一点抵抗力了,震惊了一会,就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这是白雪活了一万年以来,震惊次数最多的一天了,灵兽的生命是很悠久的,它们是天地的宠儿,从出生就有不弱于人类的灵智,活得越久,修为越高,除非有别的机遇,否则它们的修为是与它们的年龄成正比的。

白雪之所以被钟天重伤,是因为他在闯那座山峰的时候,不小心被一个宝物所伤,连它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宝物,但是它知道那肯定不是乾坤大陆上有的,因为它活了一万年都没有听说过这种宝物,更别说见过了。

看着手中的丹药,钟天拿出玉瓶将丹药收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有了丹药,以后受伤的时候,就能快速的回复了,将药鼎中的药材残渣清理掉后,将药鼎变小,收进空间戒指中。

收拾好以后,钟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正准备站起来,突然脑海中传来一阵晕乎乎的感觉,体内的元气也少了三分之一,钟天终于知道炼丹诀上为什么说要到师境才能炼丹了,原来炼丹要耗费这么大的灵魂力和元气,摇头苦笑了一下,运起暗龙诀开始恢复起来。

其他的炼丹师其实不用到师境就可以炼丹,但是那是普通的炼丹手法,像钟天这样高级的炼丹诀,才会消耗这样打,并且一次可以成丹好几颗。

其实钟天不知道,一号给他的炼丹诀是天级中级的炼丹诀,而且是神魔时代的功法,即便是到了更高层次的空间中,这也是顶级强者争相出手的东西。

不知道过了多久,钟天睁开双眼,终于恢复了,扭头朝着白雪趴着的地方看去,白雪已经不见了,钟天脸色一变,连忙站起来,灵魂力疯狂的扫了出去,但是却没有什么发现,难道已经走了,这家伙跑得倒是挺快的,自己还想问问它这个秘境的情况呢,但是它却跑了,钟天只能叹息了一声。

看到天色已晚,钟天决定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毕竟那个这里很诡异,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存在,还是白天行动才好,身形一阵闪动,找了一个七八人才能合抱过来的大树,腾身而起,越到离地三四丈高的树杈上,宽阔的树杈,躺三四个人都没有问题。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紧张追逐和战斗,钟天也感觉到有些疲乏,砰,正当钟天准备躺下休息的时候,一声巨大的响声传来,让钟天浑身一震,这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