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国际晶体学联合会 终

“哦,好的!让我们有请来自于英国著名的晶体学家多罗西-克劳福特-霍奇金女士。”

“谢谢!”霍奇金站了起来,虽然声音略显苍老,不过听了接近四个小时的报告,声音还是干脆有力,“我的问题算是一个总结吧,大会主席团的成员,来自于麻省理工大学化工院的沃特尼教授与我在交流这一次大会的主题时,询问我准晶体究竟算不算是晶体学的范畴,我想问的是你怎么看这个问题?你的回答又是什么?”

随着君信自信满满,游刃有余的回答着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各个科学家的提问,已经没有一个人把他当做是一个好运气的发现者看待了。也没有人把他当做一个孩童来看待,尽管他一直强调他并不是一个化学专业的学者,不过也没有人真的把这句话当真。

事实上,科学界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出现一些龌鹾的事情,嫉妒,说风凉话都算是轻的了。君信并不是没有遭受到这些东西。在他发现了准晶体的那篇文章出来之后,世界各地各个研究所和大学实验室中,不相信的大有人在,时至今日,也仍然有许多的科学家不相信真的有准晶体的存在,他们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不符合自然的规律。

不过君信不是谢赫特曼,在准晶体发现后遭受到巨大的压制和反对,相反,君信的论文实在太过于详尽,几乎囊括了大多数的准晶体结构研究和模型建立,既有完整的数学推导,也有严格的模型构建,还有十分精准的实验现象描述。甚至还有外延的猜想与预测,从而让所有人无从反对,尽管很多人还是反对。

国际晶体学联合会在做出改变大会主题这种事情之前,肯定是经过严格的讨论,最后才改变了会议的进程,从而将主题改变成如今的这个状态,从某个方面来说,君信那篇文章的份量之重了。

截止到上个月月底,他的准晶体研究论文发表已经有三四个月的时间,据《Nature》杂志社发布的消息,准晶体的那篇论文引用数目已经超过了三百,而且还在持续的增长下去。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准晶体的发现和研究已经超出了某些人的理解,从而需要一个交流会彻底的改变传统的观点,基于这一点,这一次的大会才集中了诸多的大师,而霍奇金提出的这个问题则是他们讨论这个问题的代表。

不过就算是作为准晶体的发现者,其实君信的意见虽然重要,但是作为最后的决策者,君信的意见也只是参考而已,然而霍奇金的问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肯定了君信的学术地位。这才是君信今天最大的收获。

实际上霍奇金要是真的想问的话,那么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可以提问了,不过霍奇金却是等到了快要结束的时候询问这个问题,足以说明了她对君信的看重。

事实上君信可并没有想太多,仅仅是思索了一下之后,就回答道:“嗯,虽然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应该是我来回答,不过作为第一个研究它的人,我还是给出一点儿参考意见吧!”

“这种物质被我发现之后,取名为什么的时候,我便思考过这个问题了。当时我在翻阅各种文献和参考书的时候,我曾经看到过国际晶体学联合会对晶体的定义,简单的来说,晶体就是长程有序周期性的物质结构,然而准晶体并不具备周期性这个概念。简单的来说,按照经典的晶体学定义,则准晶体并不是晶体,而是一种非晶体的物质。但是结构的角度来讲,它确实具有长程有序的特点,这也是我给它取名为准晶体的原因。”

“不过我认为准晶体也可以算作是晶体的一种。因为准晶体和晶体都有严格的布拉格衍射图谱,并且具有严格的几何学性质。事实上,我认为我们完全可以将准晶体列入到非周期性晶体这一新的名目里面,将晶体分为周期性晶体和非周期性晶体,这便是我的回答了。”显然君信的提议不错,然而却也有点急躁了,不过鉴于他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化学家的份上,所以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的地方,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的那种。

君信的话音刚落下,下面便一片哗然。这些人哪个不是化学界的大佬级别的人物,他们居然在这里被一个小辈给教训了,这实在是让他们有点无法接受。况且他们也只是刚刚开始接手准晶体这一个概念而已,如今又要接受一个更大的非周期性晶体的概念,一时间思想有点转变不过来,顿时整个报告厅里面一片哗然声响。

“当然,会议还有很多天的时间呢,大家可以自己去思考这些问题,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面随时来找我,谢谢!”

顿了顿,君信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然后说道:“我想我今天占用的时间已经很多了,时间已经快要到十八点了,女士们,先生们,组委会已经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了,我想我们应该去解决一下晚饭的问题了,怎么样?谢谢!”

不管怎么说,君信的报告还是非常的成功的,所以在君信委婉的宣布报告会结束的时候,所以人,不管是反对的还是赞成的都站了起来鼓掌,作为对君信的感谢。

“呼,终于结束了!”君信暗自的呼了一口气,连续四个小时的时间一刻不停的解说他的研究,这让他的精力和体力消耗甚巨,尽管有着空调调节温度不会显得过热,不过君信也深深地感觉到了一阵的燥热和疲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