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心妄想。”

中年男人冷笑一声:“秦欣,虽然你是我秦涛的女儿,注定比普通人要强上许多。但是,我就是打心里瞧不起你,你对我秦涛来说,就是一个污点。一个让我想起,就会觉得不舒服的污点。”

“不要以为你现在做的成绩,就能够让你这么跟我说话。明摆着告诉你,你现在的成绩,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过分了。”站在一旁,打算当观众的吴良,再也看不下去,他忍不住说道。

秦涛微皱眉头,看向吴良冷声道:“你是谁,这里有你说的话吗?”

吴良听后,看向秦涛问道:“你耳聋吗?”

“你才耳聋。”秦涛不悦的回道。

吴良冷声一笑后说道:“原来你不耳聋啊,那我就只能对你呵呵了。你明知道我是秦欣的男朋友,还问我是谁。你自己说,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不然,你怎么会说出这么犯傻的话。”

“你……”秦涛眉头紧紧皱起,他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吴良见状,看向秦涛笑着问道:“怎么,你要咬我?”

秦涛目光如刀,狠狠瞪着吴良:“牙尖嘴利的小子,你敢这么跟我说话,我记住你了。你会为今天对我的出言不逊,而付出代价的。”

吴良耸了耸肩,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想报复我,现在就报复我好了。我每天都要工作,可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你玩。”

“你……”秦涛更加生气起来。

“吴良,你别说了。”秦欣微皱着眉头,她看向吴良说道。

“行吧,我听你的。”吴良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小子,你等着。”秦涛看了一眼秦欣后,看向吴良说下这句话,就转身坐入他的那辆车离开。

奔驰汽车离开后,吴良这才看向身边的秦欣问道:“他真的是你爸?”

秦欣没好气的白了吴良一眼:“你能不能让我心情好受点。”

“好吧,我错了。”吴良双手抱拳道歉。

吴良道歉后又问道:“我再弱弱问句,你讨厌他吗?”

“我恨你。”秦欣看向吴良吼完这句话,就朝着前面跑步而去。

吴良见状,不禁有些自责。看着秦欣已经跑出有一段距离,吴良微微皱眉,他连忙跑步追去。

来到秦欣的身边,吴良开口道:“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我不该在那个时候去问你对他的态度,都是我的错。所以,你有什么不高兴的,就发泄到我的身上吧。”

“你放心,我一定可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要你开心,怎么样都可以。而且,你要是再这么跑下去,会把你的脚给跑坏的。”

“我不用你管。”说出这句话,秦欣的双眼流出了眼泪。她没有哭出声来,但这种无声的哭,更让人难受。陪在她身边的吴良,就有点受不了。

吴良说道:“我必须要管。”

秦欣再次拒绝道:“我不用你管。”

吴良没有再说话,他直接将秦欣给扛在肩膀上。

被吴良扛起,秦欣没法以跑步的方式来发泄心中的痛苦,她的双拳紧紧握住,狠狠用力敲打吴良的后背。

“你放我下来,我不要你管。”

吴良没有放秦欣下来,他认真说道:“我说了,我必须要管。你要想打我,就随便打我。想要骂我,就随便骂我。反正,我是管定了。”

秦欣说道:“我一个被亲生父亲嫌弃的人,不值得你这样管我。”

吴良说道:“他嫌弃你,并不是你不够好,而是他太差。你这么漂亮,你这么聪慧能干,有太多的人会羡慕嫉妒你。而这,也足以证明你足够好。”

“还记得不久前我说的一句话吗?”

吴良没有给秦欣回答的时间,他自己就直接说道:“只要自己活得开心点,就算被别人认为无耻,那又有什么关系。”

“谢谢你。”秦欣没有再继续挣扎,她开口道。

吴良开心一笑,他说道:“不用谢,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谁叫我是你的男朋友呢。”

“你真无耻。”秦欣说道。

“是啊,我很无耻的。”吴良点头承认道。

秦欣说道:“放我下来吧,我想自己走走。”

吴良听后,就将秦欣又放在了地上。

“走走也好。”

秦欣看向吴良问道:“能说说你和白总的事情吗?”

“我和她没什么事可说的。”吴良回道。

秦欣看着吴良说道:“我是女人,我相信我的感觉。你要是不想说,就明说。不用说这样的话,来敷衍我。”

“我和她真没有什么事可以说的。”

吴良有点郁闷,他明白秦欣是一口咬定他和白洁有事情可说。可吴良自己却是认为,真没什么好说的。

在那件事没有发生之前,他和白洁就如同大多数恋人那样,幸福的过着恋人的日子。在那件事之后,吴良拒绝白洁随他一起离开。再之后,两人就分开多年没有联系。

如今回来,两人的感情依旧还有,但与当初相比较,还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至少,吴良很清楚,如今的白洁,不再会如当初,在他被逼离开的时候,会主动提出一起离开。

造成这一点的原因有很多,每一个原因都会产生影响,多个原因加到一起,就令他和白洁的感情,不再像过去那么深厚。吴良并不怪白洁,不然,他这次回来,也就不会先将追求白洁,放在首要任务了。

“你就当我没有问吧。”秦欣看了吴良一眼,不再多说。

吴良微微摇头,苦笑起来。女人啊,有时候挺不讲理的。

吴良不想让秦欣生气,思索了一下,他看向秦欣说道:“你要是真想了解,那我就给你说说,我们第一次的见面吧。”

“好。”秦欣看向吴良点头:“这可是你自己主动说的,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我尽量。”吴良苦笑道。

“我和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我17岁生日那天。到现在,我都清楚记得,那一天的她,穿着一身白色碎花连衣裙,她留着一头柔顺的漆黑长发,她真的很美,我只是看了一眼,就不想再将双眼从她的身上移开。”

“我根本没有想过,就是那一天,她竟然成为了我的未婚妻。”

“什么,她竟然是你的未婚妻!”秦欣震惊的忍不住脱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