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坐塌花轿

元宝闻言一顿,紧跟着道:“之前属下打听到,黄公子想要买几个武婢回去,好似是因为之前跟宋知府之女对黄夫人有些为难……还有就是元宵灯会的时候,黄公子跟黄夫人的文采胜过了章云棠跟宋小姐,所以宋小姐曾经算计过黄公子,可是却没得逞,后来宋小姐跟章云棠在口福居被人目击抱在一起,张宋两家这才定了亲。”

杨熙安将手里的的红酒杯放下,看着纸上黄杨做的,田欣念的诗词,特别是田欣的那首,呆愣了许久,突然问:“黄杨没有做什么?”

“五个月前宋府失火,虽还没有查到跟黄公子有什么联系,但是宋府除了宋小姐一头青丝被烧了大半,其他人没受什么伤?”元宝在心里已经肯定是黄杨做的,但这次真是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找到。

杨熙安闻言笑了笑,然后还又是叮嘱了一句,所有线索全部抹干净,翼儿的存在一定不能被人知道。现如今皇贵妃一系势大,皇上又素来偏心,如今七皇子一脉本就处于劣势。杨儿的存在若是被发现,……后果不敢设想。脑子里很快过滤了一遍之后,杨熙安颇有不舍得吃完这顿饭,然后叹口气,转身离开。

下楼的时候杨熙安看到黄杨在一边跟人不知在说着什么,脸上竟然还洋气一抹笑,感觉心情还不错的样子,想了想,杨熙安没有上去打招呼,走出口福居的一瞬间,杨熙安回头看了看,然后叹口气转身离开,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总有一天他们会相认,而……现在……还不是时候。

黄杨跟孟方说完今天的事情之后,就直接回家了,其实他并不想出门,可是看着欣儿他就会东想西想的,眼瞅着天还没黑,好在欣儿睡着之后,黄杨在家里转来转去,就直接出了门。

走在回家的路上,黄杨东看西看,想要看看有没有田欣喜欢的东西,可是挑来挑去,却不知道应该给她买些什么?正走着突然到了一个卖花草的铺子,想到添加院子里的兰草,还有桂花树,笑了笑便走了进去……

田欣没有想到一觉醒来,不仅天黑了,田欣也觉得饿了,想到黄杨喜欢吃饺子,就和了肉馅,招呼了米氏、熊氏、萍儿、敏儿一起包饺子,还准备亲自做两个小菜,可是田欣还被开始做,就看着黄杨抱了两个大的腊梅盆栽回来,一盆红梅,一盆虎蹄梅。

“真好看,你怎么想起买这个?”田欣看着开的很漂亮的盆栽,很是惊喜,这个院子空荡荡的放上两盆花,有了别样的颜色,还挺好看的。

黄杨将盆栽放到地上,然后摆到田欣说好的位子,看着她的笑脸,结果他递过来的帕子擦着手道:“之前看着你喜欢花草,家里也没有这个,这个味还挺好闻的,等开了春,咱们再在院子里种些其他的花草。”

田欣凑到虎蹄梅跟前深深地嗅了一嗅,然后点点头,笑着说:“好呀!你快回去洗洗吧,咱们今天吃饺子。”

初尝女人味的男人总是不由自主的看着对方,想把自己抱在怀里,揣在口袋里,时时贴着她,黄杨就是这样,眼瞅着田欣就高兴,又听他对自己这样的体贴,还记得自己喜欢吃饺子,其实只要是田欣做的,他都喜欢。

吃完饺子,田欣在一边做着衣裳,之前因为在孝期,所以穿的衣裳都较为素净,现在出了孝,也该是时候穿一些颜色鲜艳的衣裳了。她倒是有好几件鲜艳的衣裳,可是黄杨的衣裳大都是婚后自己帮他置办的,基本上都是素色。新准备的衣裳虽是青色,不过却在领子腰带上绣了一些花草,看着也鲜亮看不少。

黄杨在一旁练完武功,然后就坐在一边跟田欣边说话,边看她绣花,半盏茶的功夫,就赶忙道:“别绣了,省的伤了眼睛。”

田欣将手里的一片叶子绣好之后,然后就乖乖的把衣裳放到一边。黄杨看她这么乖,心就跟化了一样的将她拥在怀里,满足的叹息道:“欣儿,你真好!”

田欣斜了他一眼,思索了一下,还是轻声道:“你也挺好的。”

黄杨低头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突然问:“还疼么?”

田欣闻言脸一下子就涨红了,见他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还是轻轻应了声,自己确实还很不舒服,昨天已经由着他了。

“我刚才给你买了药膏,我帮你抹抹吧!”黄杨一听这个,手上立马就停止了下来,然后赶紧道。话音刚落不等田欣反对就直接起身,抱着田欣就往往屋里走……

田欣浑身羞愤的不行,也没有办法阻止他想给自己上药的打算,实在羞的不行,黄杨却最终还是颇为香、艳的的上了药。不过到底顾忌着田欣的身子,黄杨并没有做太过分的事情,而是一丝不苟的给她上完了药。等上完之后,看着因羞涩跟恼怒脸色绯红的田欣,还有她刚才因挣扎凌乱的衣裳,以及被自己褪去亵裤之后如玉般的白嫩、玉、腿,以及昨夜让他留恋、销、魂的地方,眼神暗了暗赶忙拉过一边的被子盖在她身上。

看他真的没有别的心思,田欣也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自己的身子是真的不舒服,她是真的很想跟黄杨好好过日子,自是想要他将心思全放在自己身上的,所以也会尽其可能的会好好地爱他,可是也不愿太委屈自己,夫妻之道不是一味妥协,也不是一味的付出……不过黄杨现在这样疼惜自己的样子,还是令她很感动的,不是所有男人都能做到这样的,越想田欣越发觉得黄杨简直太好了,毕竟能做到他这样的简直是少之又少。

“你把为夫想成什么样儿的了?咱们可是要长长久久的做夫妻的。”黄杨在听到田欣说愿意伺候他的时候,心里感动的不行,但是还是摇摇头,连同被子一起抱起她,柔声道。

“我……我不是心疼你么?”田欣红着脸不好意思道,没有想到自己妥协了,他还能忍得住。

黄杨感动的哈哈大笑之后,紧紧的将田欣抱在怀里,知道她心疼自己,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在心疼他?高兴在她的脸上狠狠得亲了两口,然后起身去洗冷水澡。

等黄杨洗完澡,田欣已经重新收拾妥当,感受着他身上传来的寒气,忍不住抹抹叹了口气,心想以后若能忍受,还是如了他的意吧!要不一直这样,这以后身子骨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候不仅他难受,自己也不好受不是?此时田欣并没有注意到她在不经意之间再次做了妥协,也没有发现自己竟是已经半点不能忍受他受委屈……

“今儿个外头怎么这么吵?”次日一大早田欣起身,原是想着把剩下的几针绣完,早些让黄杨,穿上新衣,却没有想到一大早就听到外面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锣鼓声……

“夫人,今儿个章举人跟知府千金小姐成亲,所以……”敏儿放下手里的活计,赶忙说。

田欣微怔了片刻,就已经了然了,然后看着敏儿道:“今早上吃烩面片吧!天怪冷的。”再次听到章云棠的消息,田欣却已经什么多余的感情都没有了,眼瞅着一旁的开的鲜艳的红梅,闻着阵阵梅花香气,突然忍不住笑了。

敏儿忙点头,让做面食最好的米氏帮着和面,自己赶紧帮着收拾配菜。

“轿塌了,轿塌了……新娘的轿子塌了……”黄杨起身练完拳之后,看到田欣正在凑到梅花跟前去问,于是心想着欣儿这么喜欢是不是再去买上几盆,结果正想着,就听到外面突然传来混乱的吵闹声,隐约听起来竟然好似是新娘的花轿塌了?

“这新娘子该有多重才能把花轿压塌啊?”敏儿噗嗤一笑,想起之前宋若依对田欣的侮辱,竟觉得很是幸灾乐祸。

田欣伸手在她头上戳了一下,笑骂道:“编排什么编排,哪里有能压塌花轿的新娘?定是轿子有问题,或是抬轿的人不妥当而已。”

“我就是不喜欢那个宋小姐,现在谁不知道她跟章公子的光天化日之下,就不知检点的抱在一起,还在咱家的酒楼里,也幸亏那个章公子肯负责人,就是中了举人也没有退了这桩婚事,这个宋小姐长得不好,性子不好,那里是什么好人了?”敏儿吐吐舌头,撇嘴道。

田欣轻轻的摇摇头,瞪了她一眼道:“还不去干活,怎么这么多话?”上辈子这个姑娘可是稳稳重重的,哪里像现在这样话人家长,论人长短?

敏儿闻言脖子一缩,赶紧去灶房帮着干活去了,她知道田欣人好,这才在她面前放肆了几分,见她真不愿意自己继续说,也就不说了。

“夫人,敏儿也就是在您面前说说,在外头她的嘴可是紧得很。”萍儿帮着田欣将她的针线箩拿了出来,轻声道。

田欣点点头,笑道:“我知道,可是这丫头也太口无遮拦了,万一以后说漏了嘴,咱们是商家,人家是官家,出了什么事,倒霉的还不是她自己?”

“夫人疼我我知道,在外头我保管一个多余的字也不说,夫人你就放心吧!”敏儿从灶房了露出一个头,笑嘻嘻道。田欣瞪了她一眼,她又赶紧缩了回去。

田欣见状笑了笑,她倒是挺喜欢敏儿这样活泼的样子,看着她越发活泼天真的样子,田欣就不禁觉得心情好。

外面的嘈杂声依旧,田欣一家却浑然不在意,吃着冒着热气的烩面片,就这酸辣可口的泡菜,听着好像轿子又起了,嘈杂声渐渐远去,田欣看着黄杨有些刚毅的脸庞,忍不住有些发呆,自己上辈子的眼睛绝对出了问题,很么疼爱自己的男人不要,去选那种伪君子,只是活该有那样的报应。

门外元宝郁闷的看着自己主子,知道他现在对这个宋小姐有意见,可是在人家出嫁路上来这么一遭,元宝真心觉得还不如直接弄死那个宋小姐来得痛快。出嫁就不顺利,还摔出了花轿,被这么多人看到真容,还不有够丢人的么?这辈子可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哼!章云棠也不过如此!小爷我竟是看错了人……”杨熙安忍不住叹息道。刚才在人群中他明显看到章云棠不经意之间看向花轿的厌恶,甚至在得知新娘子摔轿没受什么伤之后,隐隐还有些失望的神色,就令杨熙安心里一阵的恶心,之前听到章云棠为了负责任,所以决定娶姓宋的那个贱女人,原想着这个人虽没有其祖父章子钰多少才学,到还有些风骨,现在看来确实是自己走了眼。

说完之后,杨熙安直接走进黄杨家隔壁的院子,这个院子他已经从纪宇恒手里买了过来,隔着两个院墙,听着隔壁的嬉笑,还有黄杨柔声跟田欣说话的声音,杨熙安撇撇嘴,暗道一声:没出息的……可是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发笑。二十年了,自己还从没这么畅快的想要大笑呢!

“那六个侍婢已经给纪公子送过去了,纪公子保证会将人交到黄公子手里。”元宝听了属下的回报,走过来队杨熙安道。

杨熙安点点头,手摸着面前的碍眼的院墙,想象着另一边温馨的画面,扬唇笑了笑,将溢出眼角的眼泪逼了回去,然后吩咐道:“元宝,你以后就留在这里保护他,我会给你留一队人,必要时候可以动用我给你的虎符,调动所有能调动的力量,要保证他……嗯……轿关闭他们夫妻好好的活着。”

“主子……是!属下遵命!”元宝原想拒绝,但是看到杨熙安留恋的眼神,却什么话也说得出来,别人不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黄杨的身份?

黄杨看着纪宇恒带过来的六个武婢……六个人都各有所长,心中有些不知道怎么选择?“黄大哥,多亏了嫂子酿的红酒,在皇商大会上,可是出了大风头,这次我外祖父可是大大的夸奖了我一番……”纪宇恒心中有些苦笑,若不是最后关头得了贵人相助,怎么会突然反转,但是面上不显,继续激动道:“虽没有成了贡品,可是不管七王妃还是袁太傅可都喜欢得紧,以后不愁销量上不去。……这不之前还有人算计我,外祖父就帮我寻了几个懂武功的侍奴侍婢……这几个武婢我一个大男人也用不上,留了两个以防万一,其他都给你吧!”

------题外话------

发现没有舅舅跟黄杨一样蔫坏蔫坏的……宋若依欺负过自己外甥媳妇,算计过自己外甥,舅舅很生气……但现在还不是收拾她们的时候,不管是宋家还是姓章的都有用。

ps:月底求票,接下来会更精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