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母亲之心

有权没权,权势对人的影响,仅仅是从神态气质就能看得到,从前的黄杨身上总有种随心所欲的感觉,现在的黄杨身上明显带着一种不同的意气风发的气质,甚至戾气也重了许多。从前元宝等人偶尔还在他面前说笑打闹一二,现在却是完全不敢了。

“别的我不管,有一事你需得答应我,那就是身上不得再有大的伤痕了,就是小的碰伤撞伤最好也不要有!你不疼,我替你疼着呢!”对于黄杨的变化,田欣看在眼里,又想着这两年因为身份的问题,他被拘的狠了,所以并没有将自己对于他掌握军权背后的危险表露出来,只不过看着他身上的伤痕,抹完药后,颇为心疼道。

黄杨微微扬唇,将田欣拥入怀中,轻言道:“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你也晓得,我天生力气就比旁人大些,又是自幼习武,寻常人那里是我的对手,所以莫要再担心了,就是为着你,为着咱们的孩子,我也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是个男人总是有野心的,黄杨年少时期也曾幻想过出人头地,或是位极人臣,或是金戈铁马……权势在手,看着这么多人对自己俯首的感觉真的很美妙,可是这两年幸福的生活,以及彻底了解了当年的事情之后,又得到了很多内部的消息,看着相互为了一点子利益权力斗各种斗的算计,虽然他事事不瞒田欣,但是有些过于龌龊血腥的事情他并不愿意吓到田欣,沉淀了两年多之后,黄杨现在虽然感受到权势的力量,可是对于这些他已经不是很在乎了,只想着替母亲报仇之后,跟田欣好好过他们的小日子就是了,至于什么恢复身份的,他心中已经没有那么渴望了。可是就是他的这种淡定,加上除却对着田欣跟孩子们之外的冷脸。却让旁人愈发摸不着头脑,只觉得不愧是小主子,就是养在民间也是这么的深不可测。

其实就是田欣在旁人心中多少也有些神秘的感觉,起码成嬷嬷等人就觉得仅仅是一个农女出身就能抵抗住对金钱权力的诱惑,也就不是一般的女人所能做得到的。

田欣跟黄杨并不知道身边人对他们的评价,其实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两口子并不是什么喜欢被人恭维的,自从有了军权之后,黄杨现在忙了很多……而田欣则是忙着照顾两个性格诡异的宝宝。

她都是重生的,所以对于糖糖天生的大力气田欣虽嘴上偶有抱怨,可是心底里却早已接受了,而大宝虽没有妹妹的力气跟大胃口,也是白白嫩嫩一枚可爱的小包子,特别是每当糖糖闹腾的太厉害了,大宝把手往她身上一放,她就能安静片刻,田欣每看一次都觉得神奇不已。

糖糖活泼好动,七个多月就已经学会了爬行,不过一开始只不过是围着大宝爬来爬去,可是渐渐地她开始不满足于只围着哥哥这一小片天地爬行了,于是就出现了另一幕令众人啧啧称奇的情况。

孩子们的房间的家具棱角都被田欣让人用棉花包起来,地上也是铺着厚厚的地毯,并且每天都收拾好几遍,糖糖觉得围着大宝爬行已经不能满足她之后,就开始向外发展,可是兄妹两个素来没有分开过,于是大家就看到了糖糖竟然开始拖着大宝往外爬……

虽然自觉地自己见多识广,但是当田欣看着八个月的女儿轻松地拽着儿子欢快的往外爬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田欣总觉得糖糖的力气就算大些,也只是比一般婴儿大,可是看着她一手推开挡路的椅子,虽然椅子的四腿都是用棉布包裹着棉花绑好的,可是真的还挺重的。椅子轻松的被推开之后,糖糖继续拽着哥哥欢快到处爬着,田欣嘴角还是忍不住抽了抽,要知道大宝现在可是有二十斤的分量啊,就是田欣抱着超过一个时辰,胳膊也是受不了的,可是却被同样一个二十多斤的八个月大的婴儿拖着……更重要的还是那么轻松不费力,田欣觉得自己真心有必要认真的了解一下糖糖的力气到底有多大。而且看着自家儿子什么不舒服的表情都没有,田欣觉得任何的言语都已经不能表达自己的现在的感想了。

就是黄杨看到,自家闺女拖着儿子走,整个人也顿时不好了,不过他跟田欣的感触不同,而是觉得自家儿子太弱了……

“你在胡说什么?”田欣不可思议的瞪着他,比起糖糖,大宝才是正常的宝宝好不好?

黄杨轻轻叹了一口气,他知道田欣想的还太简单,自己小时候的时候虽然记得不太清楚,不过六岁跟着二伯去山里的时候,自己就能用手拍死袍子,八岁的时候野猪不用工具,光用拳头就能猎到了,而之前他专门问过成嬷嬷,据说母亲很小的时候就能将桌脚拍掉,所以自家闺女这样还真不稀奇……对于田欣的担心他不是不知道,田欣担心闺女这样以后找不到夫家,可是黄杨却觉得这样很好,虽然他极为不愿意去设想有一天自己的宝贝闺女会出嫁的问题,但是内心深处也是明白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有着能够保护自己的能力的闺女,黄杨还是很乐于见到的。

“成嬷嬷不是说她是八岁才开始伺候婆婆的么?那婆婆小时候的事情,她能知道多少?”田欣有些头疼的看着自家闺女,几辈子了,自己才得了这么两个宝贝,田欣真是把他们疼入骨髓,自然不愿意让孩子们落人垢话,这个时代对女孩子的苛刻田欣深深的了解着,经过上辈子的经历,田欣越发的不喜欢特立独行,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姑娘家一般都比别的姑娘过的辛苦一些。至于黄杨嘴里成嬷嬷所说的婆婆当年的事情,田欣也是抱有很大的怀疑的。

黄杨低头笑着看着拽着自己的以上企图仰着脑袋对自己傻笑的闺女,弯腰将她抱起来,对着田欣解释道:“成嬷嬷虽只比母亲大两个月而已,但是确实跟母亲一同长大的,当初成嬷嬷的娘正是母亲的奶娘之一,所以娘亲小时候的事情也是知道不少的。既然当初外祖父他们都不担心,还将母亲教养成人,并将她嫁给父亲,所以糖糖的事情,你不要想太多。”

田欣伸手在糖糖白嫩的肉嘟嘟的小脸上摸了摸,看着她的笑脸,顿时由心生满足,这么可爱漂亮的孩子竟然是自己生出来的,怎么想怎么觉得满足,自家糖糖的力气大,可是依旧是一个活泼漂亮的小姑娘。母亲好似就是这样,总是在不断的担心跟喜悦中,照顾着自己的孩子慢慢的长大。

糖糖四个月开始就已经被抱着吃奶了,因为她总是控制不住力气,让奶娘喂奶的时候很疼,所以田欣就让奶娘都把奶挤出来,用小勺子喂着她吃。而大宝也是看到妹妹这样也只吃勺子里的奶,让不管是黄杨还是田欣心中都觉着既惊喜又欣慰,总觉得自家大宝有种愿意跟妹妹同甘共苦的感觉。

比之糖糖的出众,大宝就平常了很多,一天绝大部分时间就是在睡觉,即便是醒了,也不似糖糖那么活跃,虽然比不上糖糖壮士,可是也比一般的婴孩看着可爱很多,两个孩子之中糖糖要人时时照看着,相比较而言,大宝只要黄杨跟糖糖待在他身边,即便是不一定要抱着也是极为省心的。

有了孩子之后,田欣就更能明白秦氏对于自己兄妹的感情,比之前世的意气风发,这一世,田欣有了一种踏实的感觉,那种只要看着他们,觉得拥有了全世界的感觉她已经体会到了。当然对着黄杨也多了一种她自己也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说不出来,可是就是黄杨也能感觉到,那就是随意了很多,从前田欣也对着黄杨撒娇,可是眼中却很平静,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黄杨也能感受到自从生了孩子之后,田欣看着他的眼神中多了更多的感情,虽然有时候会觉得她太在意两个孩子了,为此心里有些不舒服,可是内心深处,黄杨是满意这种改变的。

“还是那句话,莫担心,有你有我还有大宝,糖糖这一生一定会过的甜如蜜糖。”黄杨看着在自己怀里动来动去跟着田欣咿咿呀呀的半天之后,打着哈欠的闺女,又看着在田欣怀里一脸舒适的儿子,笑道。

田欣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想多了,但是又止不住的担心,不过每次被安慰之后心情都很好,笑着看着怀中儿子,还有一旁的黄杨,认真的点点头。心想再不济还有公公玄安呢!他跟黄杨见识经历心机都没有公公多,所以糖糖以后其实并不需要太过担心的。

“我的孙女,怎么会找不到好儿郎?”玄安看过密报之后,好笑的摇摇头,忍不住低语道。到现在他还始终清楚的记得自家太子妃年幼的时候一席红衣甩着鞭子的样子,是那样的美艳绝伦,让人沉醉,自家孙女想来一定也不会很差,想到这里,玄安甚至开始琢磨着要给自家孙女好好做几条好的顺手的鞭子?

------题外话------

七月截至今日欠了四更,我记得的,会补齐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