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长跟长子李运拒绝钱家的事情还是田满柱来说黄杨田欣两人才知道的,田欣心里很是诧异,这里长做的似乎有些过了啊!

“闺女莫多想,这些年若不是里长明白,咱们村指不定怎么样呢?”田满柱看着自家闺女,便给她说了这些年里长做的事情:“里长原名田鸿,他已经做了十八年咱们田村的里长了,原本是有机会做乡长的,可是他硬是没去。因为有他这些年咱们田氏族人没有一个上战场,当年十几年前,边关时常告急,每户都必须出一个当兵的,若不然就得出银子,也不是家家都出的起银子,都是他逼着族里拿出银子付了征兵钱,就是十年前那一次,爹本来也在征兵的范围内,还是他垫付的银子。”

田欣睁大了眼睛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遭,只知道里长的话在村里大如天,没人敢违背,只知道他常仰着头鼻孔看人,却不知道原来他原来没有那么坏?怪不得他在村里威望那么高,一句话说下去,村里人都乖乖的听话,之前就是田满仓也抱了两只鸡过来。

“将近二十年了,咱们村一个秀才都没出过,所以……欣儿你们莫多见怪,里长不过太想让咱们田氏族人多出几个出席人。”田满柱继续帮里长说着好话,

“钱家人不是好惹的,爹回去要好好给里长说说,别让村里人落了单。”黄杨看着田满柱,叮嘱道。他这个人就是你对我好一分,我还你十分。但若你对我怀一分,那么他就会百倍回报的性子。

田满柱回去之后,黄杨就去找了之前认识的那几个跑商的人,拿了自家的枣子跟枣干,结果对方一吃,就觉得很有赚头,于是黄杨就让人叫了田祥跟田安。虽然这件事是田安负责,可是黄杨也明白宗族的力量跟团结的重要性,所以故意想要自家大舅子露露脸。

“这是相公托人在别的地方买的糖枣,没有一个比咱们做得好的,咱们的枣子肉多无壳,关键是还好吃又不腻口。”田欣准备好了说辞,村里人这次既然这么帮她,那么她也愿意回报一二。

田安不明所以得吃了还集中糖枣,然后最终还是确认田欣说的确实对,他们的糖枣做的好多了。

“大哥跟安子哥,你们吃出来我放到你们面前的两碗米饭那种好吃了么?”等吃完枣子,田安心里有了底,越发觉得村里的枣子一定能卖出去,村人一定能多添些进项。田欣没再多说,只留他们吃饭,将精心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来之后,每人面前放了两碗米饭,准备好好的给他们上一课。

田祥跟田安都不太明白田欣的意思,不过还是都把米饭分别吃了吃,都摇摇头,觉得味道都差不多,不过好像青碗里装的更香一些。

“可是这个白碗里装的却是贡米,正宗的涿州贡米一级品。一斤一两银子的贡米,而这个青碗里装的,却不是贡米,只是比一般大米贵两倍的安州香米罢了!”田欣吃了口香米轻轻的给他们道。现在米家一斤十八文,香米不过三十六文一斤,而涿州贡米却是一两银子,也就是一千文……

看两人两人皆是不信,田欣就拿了两种米的生米过来。贡米洁白如玉,晶莹透明,而且毫无杂质,而所谓的香米大小不匀,看着而没有贡米收拾的干净,田欣则解释为了今天煮的饭,敏儿收拾了两个多时辰,挑出大小相同的米,才将香米洗干净。

“涿州一带水质清澈甘甜,所以那里的水浇灌处的大米味道特别的香。可是却只有邵村的米被封为贡米,你们知道为什么么?”这个想法田欣想了很久,半真半假的解释道:“因为邵村人团结、能干,你们看他们将大米收拾的多干净,多好?几百年来邵村的米都是贡品,邵村家出来的姑娘懂事勤劳,邵村的小伙子能干朴实……”

田欣跟讲故事一样,编了一个很动听很励志的故事……涿州贡米本就很有名,田祥听了妹妹的话,眼中不断闪烁……田村的枣子个大饱满,有甘甜无比,不必其他的枣子差,如果他们能跟邵村的人一样努力,也许有一天,田村的枣子也能成为贡枣也说不定?田安显然跟田祥想到了一起,两人相视了许久,然后将剩下的米还有糖枣都要走了。

“欣儿丫头,安子他们回去说的是不是真的?”田祥他们回去的第二天一大早天不亮,里长就风尘仆仆的带着田安又过来了。一见到田欣,就赶忙激动的问。

“里长您说的是什么事啊?”田欣假装不明所以道。

里长轻哼一声,然后道:“就是那些跑商的说咱们的枣子是他们见过最好的枣子的事情啊?”

田欣闻言点点头,然后道:“安子哥不是把我相公从别的地方买的糖枣都拿回去了么?您没吃啊?”

里长看着田欣的眼神格外的复杂,良久,终于还是相信了儿子昨天回去说的话,田欣这丫头是个有主意的,他一夜没睡,一大早过来……就是想跟田欣问清楚,不过看着这个丫头模棱两可的样子,忍不住叹口气。

“欣儿丫头,我知道以前我做的不对,可是……说实话我不后悔。”田鸿看着田欣突然道:“咱们田村之所以叫田村,是因为我们村的人姓田,全村七十二户人家,除了二十六户外来的,其他都是祖祖辈辈都姓田的一家人。可是你知道咱们村已经多少年没出过一个秀才了么?……整整五十六个年头,在我爹他们那一代,咱们村里出过两个秀才我爹从小就给我说当年中秀才的时候,全村的那种热闹。你现在年纪小,不懂一个读书人对于宗族的意义。”

“就是人品不好,也没有关系么?读书做官固然好,可是一个人品低下的人如果做了官,贪污腐败,难道不会牵连全祖么?”田欣能明白里长的意思,可是却不认同。

里长一顿,脸色有些不好,田满贵就是他看走了眼的,本以为是个书呆子,没想到最后却是那般无耻之人,于是无奈道:“田满贵之前表现的挺好的,知礼懂事……我也不知道后来他会出那样的幺蛾子。”

田欣也不好说什么,她对里长的心想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虽然前世他是一只站在田满贵这边的。可是这辈子已经不一样了,不管是田满柱所说十年前他的帮衬,还是让族人解决此次口福居的危急。田欣都欠下了这个人情,父兄对田村的眷恋之深,还有古人对宗族的维护跟尊敬,让田欣决定看看里长能做到哪一步。

里长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他跟田欣谈了什么,不过再往后的人生,他一直很感激这次交谈,也是因为这一次,他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不等里长回去,田安就跑过来报喜了,原来他媳妇何氏已经过了产期还迟迟未生,结果今天就真给她生了个大胖小子,足足八斤九两的大胖小子,而且这么大的小子,生的时候还特别的顺溜……

“安子哥还是赶紧去请了郎中回去给安嫂子跟孩子瞧瞧吧!”田欣看着安子一脸的兴奋,开口道,看他激动地样子,田欣也很替安嫂子感到高兴。

安子之所以前来黄家报喜还是为了感谢田欣,若不是她提醒孩子就不会养的这么好……这估计就是陈道婆所说自家儿子的贵人吧!这大半年因为跟田欣家一起买枣子,看到满柱叔几家人对闺女的疼爱,安子也很受触动,自己的两个闺女也都是懂事的,自己打络子赚了钱还给自己打酒喝,这让安子心中很是触动,因为跟闺女接触的多了,看到两个孩子都被媳妇教的那么好,那么心疼他这个当爹的,安子突然觉得就是这胎再生闺女也没什么?实在没儿子他就多赚些钱,以后给闺女们多攒些家当招婿,闺女嫁出去一定会受委屈,哪里有在自己身边好过?

“要是咱们以后只生闺女怎么办?”田欣突然有些担心,安子以前就是个闷不吭声的,还是这半年多跟着买枣子人活道了不少,这生男生女真心说不准,也不知道以后万一自己生不出儿子……

黄杨闻言新想这还不好?一堆闺女叫爹爹,那多好啊!于是赶忙道:“咱们不生儿子,只生闺女。”

田欣默默的翻了个白眼,恨不能直接撬开他的脑袋,想想他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想法?

时间又过去了几天,田欣从地窖里拿出十几天前自己用野葡萄跟黄杨一起酿的几坛葡萄酒,这阵子为了折腾这个玩意儿,还不能被人发现,他们可是费了不少功夫呢!深吸一口气,田欣发觉还真有几分葡萄酒的味道了,十天前她已经用细棉布小心的过滤出渣滓,现在的酒味似乎更浓了一些。

“怎么样?”田欣有些紧张的看着黄杨,她本来想自己喝的,可是黄杨不放心,就先喝了,香醇的葡萄酒有些浓烈。

黄杨为了阻止田欣,抢了杯子,第一口喝下去,没什么感觉,只觉得很是顺口。然后又喝了一口,在嘴里停留了一会儿,眼睛顿时一亮,道:“口感醇和,柔顺适口,回味悠长……应该算是好的吧?”

田欣拿着杯子喝了一口,觉得很顺口,再看看杯中晶莹剔透的红色液体,也说不上来好感。

“相公,装些给邢夫子送过去,让他帮忙品品怎么样?”田欣用了好几种方法酿了葡萄酒,有加糖跟蛋清的,有加糖跟盐的,也有只加糖的,还且比例也不大相同,所以口感自是不同。田欣在心里默默感激了一下自己的好头脑,还有后世那个万能的度娘!

就田欣自己而言,她很喜欢葡萄跟糖十比一酿成的那坛。黄杨却喜欢那个加了一点盐的……个人口味不同,但是他们俩却都不是拼酒的行家,于是那个几个小酒盅,分别装上一些,然后赶紧送去给邢夫子品尝。

邢夫子嗜吃贪杯,听黄杨说是送红酒,也不客气,当下就喝起来,不同方法酿制的红酒,邢夫子都能品出来不同,一口气喝了十几小杯之后,邢夫子眼睛及亮的这黄杨,问他哪里买的?

“你觉得怎么样?”又将酒放置了几天之后,黄杨专门角纪宇恒过来品尝。他跟田欣商量好了,现在他们刚开始做生意,最好还是稳扎稳打的,特别是就目前而言,他们跟纪家算是一根藤上的蚂蚱,所以……虽然有些便宜纪宇恒,可是目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已经一个月了,可是钱家的打压还没有停止,纪家虽还能勉强支撑,只不过因为十三香,来仙客来吃饭的食客也不少,原本生意好被该是件幸事,可是现在每天光是准备食材就要花费的功夫,已经花费了纪宇恒太多的功夫,纪家的产业不止是仙客来,纪宇恒不能为这一个酒楼就浪费自己太多的精力,家中姨娘庶兄庶弟还在找事,爹又是个万事不理的,可是自己却不能打压过大,否则爹原本就因为没有给他们太多的财产有些愧疚,一旦过度打压,那么自己就要承受爹的怒气了……

纪宇恒被黄杨叫出来的时候,因为妹妹又哭了,所以他娘正在给他训话,突然被黄杨叫出来,纪宇恒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诧异的接过黄杨手中的酒杯,一口闷下去,然后突然顿住了,顾不上黄杨问话,就又自己倒了一杯品尝,结果一杯接一杯就停下口……

“行了,是叫你来品酒,不是酗酒的!”黄杨一把拽过纪宇恒手里拿的酒杯,瞪着他没声好气道。

纪宇恒略带着激动问:“这酒是哪里买的?”纪宇恒已经在心里盘算了,他不是墨守成规之人,并不在意在自家酒楼卖别家的酒,只要好喝,只要客人喜欢,他也愿意买些别家的酒的。

黄杨闻言,没声好气道:“不是给你说让你尝我们自己酿的酒么?”

“自己酿的?”纪宇恒刚才没有听完小厮的话,就出来了,现在一听到这个,一时之间就愣住了……

见纪宇恒识货,黄杨也不多话,自己喝着酒吃着小菜,好不惬意……

“说吧!什么条件?”侯家虽是红酒较为出名,可是纪家姻亲洪家的梨花醉也是很受欢迎的,甚至比起红酒绵软的口感,男人们大都喜欢梨花醉。只不过因为皇贵妃喜欢红酒,所以现在红酒才会成为贵妇们的首选。纪家想要重新在商业上恢复以往的地位,就必须想办法在皇商大会上,取得不错的成绩,甚至拿到贡品的资格这才能更好的发展,洪家三年前梨花醉在前十名名酒的范围之内,但是今年并不能保证。黄杨既然能把自己叫来,纪宇恒激动过后,脑子就飞快的转起来。

黄杨跟田欣已经打听好了,侯家为了争十月中旬举行的名酒大会,所以暂时只有钱家一家在全力打击纪家,最主要也是因为纪家联姻洪家现在为了皇商大会的事情暂时顾不上纪家,而洪家梨花醉在三年前因为得到第十名的成绩。自家没有参加皇商大会的资格,可是纪家却是有的,有了纪家牵绊侯家,若是最好能得了皇商的资格,这样也好给自家一个缓冲的余地,好更好的发展,然后才有对付钱家的资格,既然已经结仇,黄杨跟田欣就都没有想过和解的可能性,只有等他们强大起来解决对方。

“五成?”饶是纪宇恒已经有准备黄杨会狮子大开口,可是纪家未来果酒的一半收益,这也……

黄杨冷笑的看着纪宇恒道:“纪二少爷难道做不了主?你在考虑过了酿酒期,今年可就……”现在纪家的产业纪宇恒已经全盘接手了,要他一半的收益已经算是便宜他了。

纪宇恒沉默了一下,道:“黄大哥,五成却是过了,我最多只能应承,若是皇商大会之后,这个红酒得了前十名的名次,就可以给你两成,若是没有在前十名,我也只能给你一成利……”

“可是如果只给一两成,我看我们还不如自己酿好了,也许一两年看不出成效,但是时日一长,酒香不怕巷子深,不是么?”黄杨心想只要红酒的利钱已经很合理了,虽然一开始他也明白五成利有些不太可能,但绝不能只是一两成。

“三成!”纪宇恒闻言咬牙道:“三成买断,不管有没有名次。”

“三成十年黄家除了自用在自家店铺之外,不会做红酒生意,纪家的酿酒必须由田村出!”黄杨紧接着又道,这也是他的底线,这些葡萄本就是他在田村后山上采摘的,里面还有不少,岳父母既然在乎田村,田村此次大恩他也是要回报的。

纪宇恒仔细想了想,十年的话,纪家的名号已经打响所以……然后咬牙道:“就是自用,黄家也得说是从纪家买的。”

黄杨点点头,这点他还是能保证的。跟纪宇恒谈完,黄杨就直接骑马去了田村,跟田鸿密谈,只不过没有说是自家出的方子,只说是纪宇恒跟自己是好友,听自己说田村后山有不少野葡萄,所以……田鸿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立马就召集租老们宗族大会,然后说了此时。

田四太爷闻言,胡子都激动的翘起来了,虽然这一个月他们是盯着压力给口福居供货的,可是这心里总是没底的,现在眼瞅的枣子还有一月左右即将成熟,黄杨又给他们带来了这样的好消息。

“要我看,既然经了满柱女婿这一遭,咱们还是想办法把后山划到咱们村的名下吧!也省的万一以后人家来拉货,咱们拿不出东西?”田九太爷摸着胡子突然道。

里长眼神微闪,突然想起田满柱之前买他们家后面那个山的事情,心里再次觉得帮了黄杨算是借了善缘。否则人家怎么会跟他们说这个?田村靠近他们家后面的那座山坳里就是一大片野葡萄,花费未必比田满柱加多,可是算下来,最多两年就能回本,如果他们今年再种些葡萄秧子,也许……不用两年就能盈利,而且收益以后可是逐年递增的,。

田家后山陡峭不能种粮食,田满柱花了三百两买下的,那个山坳的话,最多不过二百两就能拿下……只不过之前跟田欣谈过之后,田鸿里长突然心声好奇,想着自家村里的枣子能成为贡品闻名天下……

“另外依我看咱们还应该多种枣树……”里长答应田欣不提她们夫妻的名字,只说:“之前田祥田瑞跟我们家安子买了一大堆的糖枣回来,却没有满柱家送给族里的好,另外满柱假的丫头还研制出更为复杂的水晶蜜枣跟千层蜜枣的方子,也说一并交给族里……我突然想着以后咱们田村的枣能不能跟那个涿州邵村贡米一样,也成为田村贡枣……到时候咱们田村可就跟邵村一样名震天下了。”

“鸿小子……你……”田四太爷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里长,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里长似乎好像没有注意到自己说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于是道:“邵村贡米火了整个邵村几百年,邵村的闺女个个好嫁,邵村的小伙子们个个不愁娶媳妇,全村拧成一股劲几百年来都没有被分化……咱们田村……就是笨办法,我们这一代做不成,可以让下一代做……只要全族拧成一股劲,最差也不会比现在差!”

“另外我用全族的能力去请夫子来咱们田村,每个孩子都要识字,就算学不出什么,至少也能多明白一些道理。姑娘们也要请绣娘再请德高望重的妇人统一教导,以后咱们田村的姑娘嫁出去个个明理懂事,咱们田村的小伙子个个能干聪慧……”里长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激动,田欣似乎给他开启了一个宏伟的蓝图,一想到他就激动不已。

------题外话------

我今天看到我从新人pk榜掉下来了,所以大家要是有票票的不要吝啬啊!拜托了!求评价票,求一切票票……后天五月二十一作者生日,就当提前给个生日礼物先!忙完这阵子一定多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