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仁寿宫变 下

<!--go-->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轰隆隆——”马蹄声响起,冲出了峡谷旧河床的御道,只剩下数十骑而已。

当时,罗昭云射杀了一些黑衣武士,随后陷入厮杀,后续的骑兵赶上,一鼓作气,奔冲而过,杀出了重围,终于逃之夭夭。

罗昭云松了一口气,想到山谷之战,不禁想到了那部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某个场景。

谁的江山马蹄声狂乱,我一身的戎装呼啸沧桑……

“前面就是仁寿宫的外城郭,叛军乱贼这下不敢追过来了。”郭孝恪大声说道。

“殿下,我们终于化险为夷了。”一名晋王府的贴身侍卫对着杨昭激动地说道。

罗昭云冷淡地喝道:“保持警惕,不可松懈!”

“得令!”郭孝恪对他的命令非常敬畏,绝对服从,其余活下来的将士们,现在也对罗昭云敬佩无比,别看他年纪不大,但是料敌先机,如果不是猜到有伏兵,早一步把晋王和小郡主替换出来,那么死的有可能是所有人。

正因为提前有了思想准备,一直戒备,并且做好了敌袭预案,有备无患,才能在九死一生的环境下,艰险地逃出来。

此时此刻,杨昭看向罗昭云的眼神也变化了,对于当时自己的不理解感到一丝羞愧。

“这个罗昭云,心细如发,料敌如神,是个国之大才,日后非池中之物!”晋王心中有些感叹,暗想今日他救下我和采玉一名,将来我若登基为帝,必定要大大器重他。

小郡主也抬起头,盯着罗昭云的脸颊。那刚毅的神态,线条分明的轮廓,眉目轩宇,面如冠玉。整个人英俊挺拔,充满了英雄气概,忍不住一阵入迷。

特别是她躲在对方的怀里,一待就是一炷香的工夫,这种肌肤之亲。让她整个身子都莫名的燥动火热起来。

“完了完了,如此亲密地接触,以后我该如何面对他呢?”杨采玉心中胡思乱想着,如小鹿般怦怦乱跳,一时没了主意。

出于少女的矜持,她很想挣扎起身,但是这个姿势,却无比的舒服,而且有些恋恋不舍,再说。她要是坐直了,四目相对,反而更尴尬。而且她骑术不精,也不可能单独乘骑,所以,只能接受现状了。

当众人赶到了城门外,大声呼喊,守这一个城门的将领,正是右监门卫郎将宇文化及,统帅两千余人。负责今夜守卫仁寿宫外城此处城门的职责。

“城下何人?”

“晋王殿下,还有郡主,奉太子之命,前来仁寿宫。”

“晋王和郡主来了?”宇文化及如今不足三十岁。正值壮年,因其父宇文述的功勋和爵位,他虽然没有真正从军过去边疆打过仗,但很早就加入禁卫军当差,武功也学习过一些,但往日里。一身本领多是用来在京城欺压百姓了,被称为‘轻薄公子’。

但是宇文化及也有有点,那就是八面玲珑,能说会道,长相也不俗,很得太子杨广的宠信。

“赶快打开城门,恭迎晋王殿下和郡主千金!”

罗昭云等人顺利进入了外城内,把沿途遇到伏击的消息说出来,令宇文化及非常吃惊。

众人一商议,要立即入内城,把十分火急的消息禀告给太子,好早作准备。

可是当他们迅速赶到内城外的时候,却被守卫无情拒绝,以‘深夜宵禁,无陛下金牌或圣谕准许,不得擅进’的名义,让他们在外城住宿,明日才能入内城。

………

杨坚已经枯瘦如柴,只剩皮包骨了,脸如败灰色,只差一口气就要驾崩了,数天只能进水,不能进食物,但始终没有去世。

此际,他撑起身体,看着大儿子来床榻前尽孝道,心中感动又感慨,脸色竟然红润过来,这是病人临死前的回光返照。

“我儿……忠厚仁义,不该诸罪加身,你过来……朕有几句话说……”杨坚断断续续出来了,虽然有些气色,但是他而动身子,不时地发颤。

假杨勇趁机起身,快走几步到了杨坚的床榻身前,再次跪拜,俯身聆听。

杨坚伸手,要去抓住杨勇的手,假杨勇递出了手,但是由于他毕竟是假冒的,在这种场合,难免紧张,而且他隐隐猜到,事后自己一定会被灭口杀掉,心中更加后怕,手也哆嗦着。

两个人的手握住了,假杨勇不敢去看杨坚,但杨坚的脸色却有些古怪,都说血浓于水,父子之间,有没有血脉关系,往往到了真情流露的时候,容易被气场感染,假做不了真。

杨坚的脸色由笑转愣,然后逐渐凝固,嘴唇颤着说:“你……你……不是……”

这时候,陈贵人在旁边搭腔道:“皇上,你要说什么?大点声,奴家听不清啊……柳大人、元大人,你们过来听听,好像有国事要交代。”

柳述和元岩早已一身冷汗,心知肚明,暗赞陈贵人聪明,他二人走上去,陈贵人起身,蔡贵人也狐疑地跟着起身退回,把位置留给了两位亲信大人。

柳、元二人靠近,已扶住了杨坚的身子,贴耳上去,然后装模作样吃惊道:“什么,要拟诏书,重新立杨勇为太子,废掉杨广,这这……臣明白了……立即拟旨!”

元岩的官职是黄门侍郎,属于门下省的二把手,门下省的第一长官是纳言,掌朝廷审议,属于宰相圈子的一员,随后才是黄门侍郎,现任的纳言为苏威,虽然官职不小,但是并不是杨坚的心腹宠臣,而且宰相大臣,不能随意出入宫廷,有自己的事要办,审议诏书等。

但黄门侍郎,是给事于宫门之内的郎官,皇帝近侍之臣,可传达诏令,此职位秦代初置,汉代沿用,因为秦汉时候,宫门多油漆成黄色,故称黄门。

隋代推行三省六部,分别是尚书省、中书省、内史省,尚书六部是执行机构,中书省是审议政令机构,内史省则是起草诏书机构。

此时,元岩让太监去那空白的圣旨卷轴,假装拟定诏书。

杨坚这时已经气息不稳,眼神涣散,那一口气终于散了,整个人的身体发僵,然后无力地垂下头。

一代杰出的君王,就这样驾崩西去了。

柳述见状不妙,浑身冷汗直冒,却不敢声张,急忙抱住杨坚的身躯,平缓地放下,口中还在说:“陛下请安歇,臣等会将事情办妥,拟定诏书,发出圣谕,昭告天下,重立杨勇为太子,废除居心叵测,欺君罔上的杨广……”

屋内的一些嫔妃、太监、宫女听着这样的言论,都吓得寒蝉若将,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息。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

PS:新书上架,当日求首订啊!xh.13<!--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