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飞行,大家一起来到了一个小岛上的机场。即将入住哈达哈岛ParkHyatt度假村酒店的工作人员已经在机场外等候了。换上快艇半个多小时后,大家便入住了这个酒店。同样是一人一间,这里的一人一间就几乎是一人住一套别墅了。

“大家把行李都放好,二十分钟后在这里集合。我租了艘快艇和一架直升机,还有几套潜水设备。等等大家一起去实地看看。快去吧。”唐伟说道。

十五分钟后,所有人都在度假村的餐厅门口集合。除了唐晓峰,几乎都想看看唐伟即将收购的小岛。

“唐晓峰说想休息休息,他累了。”陈军华说道。

“好吧,有他没他一样。”唐伟说道。

随即,直升机在海边待命了,唐伟让周瑞源、朱靓、王斌登机前往,自己和其余的工作人员坐快艇过去。就这样,一行人出发。从低空看这片海域的风景真的是美呆了,其中有许多岛屿都是没有开发的孤岛,一旦发展起来,必将吸引许多游客前来度假。

大约飞行了十分钟,直升机在这个小岛的上空开始盘旋。朱靓拿出了相机从各个角度进行拍摄。而那艘快艇,从空中看,还在很远的地方。

“请问,我们可以下去吗?”周瑞源问直升机的机师。

“可以,你们是想下去吗?”机师问道。

“是的,我们想登岛。”朱靓说道。

于是,直升机降落在了小岛的一片空旷沙滩上。小岛的80%都是树林,如果要在这个岛上建造度假村,砍伐树木是必须的。但是如何在砍伐树木的情况下,还不破坏岛上的生态系统,成为了朱靓和周瑞源要考虑的大问题。一会儿过后,快艇上的人也一同登上了小岛。

“小周、小朱,你们刚才从空中看觉得怎么样?”唐伟问道。

“现在还不能确定,毕竟水下的情况我们还不了解。我们可以潜下去看看吗?”周瑞源问道。

“行啊,我连教练都帮你们安排好了。”

说着,周瑞源找了地方,换上了一身潜水的装备,和朱靓以及教练一同下了水。在水下,美丽的珊瑚礁连绵不绝的在不到3公里的海岸线上,好似是在为这个小岛套上一个天然的防护罩。大约距离15米的地方,珊瑚礁开始断断续续了,有的地方甚至连续十几米都是沙石。只见这里的珊瑚礁断断续续很有规律,朝着两边延伸,并且这种规律的长度都不是很短。这样,如果在这里建造水屋的话,可以不破坏珊瑚礁。周瑞源开始决定在一片地方建造水上别墅,因为这里的土质也比较容易打桩。他和朱靓一同浮出水面,看了看这个地方的位置,又正好不在那片大沙滩附近,这样,设计就比起原本容易的多了。他们一同在这里登岸,用对讲机将众人召唤而来。

“唐总,我们在水下看过了,最困难的水屋可以建在这里。”周瑞源说着将预先准备好的标记插在了这片沙滩上。

“为什么可以建在这里?”唐伟问道。

“刚刚我们潜到外面看了看,离岸边较远的浅海区域,珊瑚礁不是很多,而且土质比较松软,适合我们打下桩基。这样,我们可以不用炸掉太多的珊瑚礁。”周瑞源回答道。

“我这几天看过很多酒店岛的设计,如果这个岛的四周珊瑚礁实在太密集了的话,我们就不造通往珊瑚礁的栈桥了。可能造一条地下通道。”周瑞源大胆想象。

“地下通道?”

“地下?从海里走吗?”

......

好多人,包括陈军华也一起发出疑问。

“是的,我们可以将沙滩挖开,将预先建造好的通道放进去,从海底直接通过去。在穿过海底珊瑚礁密集的地方后,让这根通道浮出水面,直接通向海中央栈桥。而建造海中央的栈桥是不破坏珊瑚礁的。”周瑞源再次构思起自己的想法。

“另外,我们还会在海底建造餐厅,因为这里的海底生物丰富多样,绝对是一边品尝美食,一边欣赏海底景色的好地方。”周瑞源继续说道。

“嗯,这样不错,是挺唯美的,你也真敢想的啊!”唐伟说道。

说着,众人一起进入了树林里,继续对这个岛进行勘察。岛上的动物不多,而且大多是果蝠、鬣蜥、壁虎。如何在砍伐树林的时候,尽可能不伤害这些动物,成了主修环境保护及园林设计的朱靓最伤脑筋的问题。

“我是这样想得,回去之后,我和周瑞源在鸟瞰图上先把沙滩别墅、餐厅、酒吧、公共泳池等等设施的方位研究一下,然后再考虑这些动物和树木的处理办法。大家看怎么样啊?”朱靓说道。

“可以啊,我们再坐快艇到相邻的更小的岛上去看看怎么样?”唐伟建议道。

“好的,我们再去看看吧。”陈军华道。

看得出,陈军华很高兴,这两个人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凯斯威后继有人了。

仅仅一分钟,另一座小岛到了,这个岛很小,而且没有什么树林。周瑞源把自己的想法全盘告诉了唐伟。

“造个婚礼中心怎么样?”

“婚礼中心?”

“是的,铺张草坪。然后在这个后面,再造一个大型的水上中心。这片海域,我们刚刚一起潜水经过过,下面的珊瑚礁不是很密集。”周瑞源说道,“这个婚礼中心,平时可以作为一个普通的餐馆,或者是咖啡厅。另外,那边的水屋可以一路造到这里,用栈桥通往这个小岛。大致的三维图片,明天一早,我就会递交。”

“环境的保护,比开发这个岛的旅游及酒店更加重要。如果,我们为了赚钱而不顾这个岛原来的生态,那就失去了来马尔代夫投资的意义。游客们前来,就是为了可以住高档的酒店,观一流的海景。如果珊瑚都消失了,潜水时的美景将大打折扣。所以,三天后的陈述会,我们集团的论证重点就放在环境与生态上。”唐伟说道,“这个项目,将是未来盛唐集团在南亚地区的最大手笔,也是盛唐进军国际酒店业最重要的一笔,这次我们前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看过很多岛屿,只有这个是我看中的,因为这里的美,不是其他地方可以匹敌的。”

唐伟的话是命令,周瑞源清楚,为了这个项目,他曾经不止一次来马尔代夫,也不止一次坐着快艇或者直升机,实地查勘这个岛的情况以及整个卡夫·阿里夫环礁的生态系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