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什么玩笑呢,你以为我是吕布啊,我现在线在哪我都没看清呢,这估计只有吕布才能做到吧?”董杭说道,这距离有点远,他是真看不到,况且,他根本就不会射箭啊,学了两天,要是目标够大,他或许还能射中。

卫子鱼直接拿过了弓,开弓射箭,连停都没停,箭矢掠过,董杭终于是看清那线了,那也太细了吧,而线连着一大块红布,只不过在另一边还有一根线绑着,红布没掉下来。

董杭直接惊呆了,这是嫂子的翻版?

要知道,当年嫂子就是在马上连射八箭,嗯,也就是董白的娘,这样一对比,能把箭法练到出神入化的,除非是找黄忠和赵云来和她比。

连董白和董引都做不到,一对比,才知道,董白的武艺就和小孩过家家一样。

“来,该你了!那边还有一个红绳。”

“我能找外援吗?”

“可以呀!”卫子鱼笑道。

“行,你就站到这里等着!”董杭说了一句,董悦、董白、李浅儿还有董引谁能做到,嗯,后堂这里,也只有女的能进来了,董引就一个小屁孩,他进来也没事。

“我等着呢。”卫子鱼喊了一句。

董杭急走,开门,女婢都在门口站着呢。

“姑爷!”

“免礼吧。”董杭假装镇定,到了前厅,找到董白,董白正和李浅儿在聊着呢。

董杭就在走廊中,嗯,那边是露天的宴会。

董杭让一名女婢过去,女婢过去以后,告诉了董白一声,董白转头,董杭给她做了个,你过来的动作。

董白领着李浅儿和董引倒是过去了。

“董杭,你不是去陪你的新娘子了吗,叫我们干嘛。”董白问道。

“董杭哥哥,难道你反悔了,你决定娶我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问你们,你们三个都学武的,我问你们啊!”董杭左瞅右瞅,估算着对面墙到这里的距离也差不多。

指了一下说道:“如果对面墙上有一根红绳,你们站在这里开弓能射中吗?”

三人看了看,董白说道:“能吧,应该。”

“什么叫应该,到底是能还是不能。”董杭说道,你还靠不靠谱了,平常不是说你很厉害吗?

“哥,你真是闲的,在战场上,敌的目标多大,射一根线干嘛。”董引说道。

“你别费话,你就说你能射中吗?”董杭拿出了一根红绳让他们看看,对比一下。

“应该也能吧。”

董杭一拍额头,到底是能不能啊。

“我姐应该能。”李浅儿说道。

“叫她干嘛,我就能射中!”董白一听要叫董悦,才不叫她呢。

“行,这是你说的。”董杭给董引使眼色,还是把董悦叫上吧。董引站在原地,在董杭他们走后,赶紧返回,叫董悦也过去。

董杭和董引的配合,已经到了凭着手势,就能知道意思了。

意思是叫董悦,去后堂。

后堂,董杭、董白、李浅儿先进去,后面就是董悦和董引。

“董家的人都到了。”

“卫子鱼,你要干嘛呢,嫁到我们董家你还不安稳,你还反了天了还。”董白说道,嗯,门都关了。

“董白,我是你小叔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婶婶,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

“嘿?你说你刚嫁进来,你还给我下马威?”董白直接拨出了剑。

“你别说费话,你打不过我的,我警告你,以后对我尊重点,瞧,就那根绳,你站在这里,只要能射中,你以后才有向我炫耀的资本,否则,以后收起你的大小姐性子。”卫子鱼直接把弓箭扔给董白。

“哪有红绳?”董白瞅了半天。

董杭一拍额头,你也是靠不住。

“董白,我来!”

“董悦,你行不行啊。”董白说了一句,她也知道她射不中,这根本就不需要去试。而在一致对外这一点上,董白做的确实不错。

“行与不行,射过才知道。”董悦接过了弓箭。

董杭也是第一次看到董悦展示她的实力。

开弓拉箭,红绳直接被箭射断。

红布瞬间落地,露出里面的两把剑,这是墙上的暗格,暗格中有灯,可是把这两把剑彻底的让所有人看清。

“干将、莫邪?居然是这两把,我找了好久!”董白惊呼,正要去拿,卫子鱼直接跨出一步。

“能轮的着你吗,你一个小辈。”

“卫子鱼!”

“叫婶子,叫了,这两把剑给你,不叫,没门,你不叫谁给你啊!”卫子鱼直接拦住。

“我告诉你,我可要抢了,反正你的就是董杭的,董杭的就是我的。”

“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侄女。”

“卫子鱼,你够了!”董白直接抽出了剑。

“你以为我怕你啊。”卫子鱼同样抽出,以两把对一把,几招就把董白打的后退。

李浅儿看到董白吃了亏,直接也抽剑上去,不过这次卫子鱼用了两招,同样打退李浅儿。

“董引,上啊。”

“董引,我可是你嫂子,你想清楚了!”

“那我还是看着吧。”

“董引,你,亏我对你那么好!”董白和李浅儿不服,以二打一,卫子鱼根本就不怕,这打的还能说话,而一边,董悦直接拨剑进入,将两方分开。

“董悦?”卫子鱼收起了剑。

“好了,别打了。”

“董悦,你是哪一头的。”董白说道。

“董悦,董白平时就是被惯坏了。”

“卫子鱼,你!”

“你叫不叫婶子?要不我把剑给扔了?”

董白咬着牙,两把名剑啊!

“婶子!”董白叫了一句,还是没舍得。

“记住了,以后对我尊重点,我可不是她们,能由着你这么没大没小的。”卫子鱼说道。

董白的气估计是憋着,拿着两把剑转头就走。

“董白,你等等我啊。”

“等回了河东郡,看我怎么收拾她。她还反了天了她还。”董白说道。

董引也赶紧跟上,董悦行了个礼,也出去了。

董杭目瞪口呆,能把董白给气到这份上,你还真是第一个。

董引也赶紧跟上,董悦行了个礼,也出去了。

董杭目瞪口呆,能把董白给气到这份上,你还真是第一个。

“开什么玩笑呢,你以为我是吕布啊,我现在线在哪我都没看清呢,这估计只有吕布才能做到吧?”董杭说道,这距离有点远,他是真看不到,况且,他根本就不会射箭啊,学了两天,要是目标够大,他或许还能射中。

卫子鱼直接拿过了弓,开弓射箭,连停都没停,箭矢掠过,董杭终于是看清那线了,那也太细了吧,而线连着一大块红布,只不过在另一边还有一根线绑着,红布没掉下来。

董杭直接惊呆了,这是嫂子的翻版?

要知道,当年嫂子就是在马上连射八箭,嗯,也就是董白的娘,这样一对比,能把箭法练到出神入化的,除非是找黄忠和赵云来和她比。

连董白和董引都做不到,一对比,才知道,董白的武艺就和小孩过家家一样。

“来,该你了!那边还有一个红绳。”

“我能找外援吗?”

“可以呀!”卫子鱼笑道。

“行,你就站到这里等着!”董杭说了一句,董悦、董白、李浅儿还有董引谁能做到,嗯,后堂这里,也只有女的能进来了,董引就一个小屁孩,他进来也没事。

“我等着呢。”卫子鱼喊了一句。

董杭急走,开门,女婢都在门口站着呢。

“姑爷!”

“免礼吧。”董杭假装镇定,到了前厅,找到董白,董白正和李浅儿在聊着呢。

董杭就在走廊中,嗯,那边是露天的宴会。

董杭让一名女婢过去,女婢过去以后,告诉了董白一声,董白转头,董杭给她做了个,你过来的动作。

董白领着李浅儿和董引倒是过去了。

“董杭,你不是去陪你的新娘子了吗,叫我们干嘛。”董白问道。

“董杭哥哥,难道你反悔了,你决定娶我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问你们,你们三个都学武的,我问你们啊!”董杭左瞅右瞅,估算着对面墙到这里的距离也差不多。

指了一下说道:“如果对面墙上有一根红绳,你们站在这里开弓能射中吗?”

三人看了看,董白说道:“能吧,应该。”

“什么叫应该,到底是能还是不能。”董杭说道,你还靠不靠谱了,平常不是说你很厉害吗?

“哥,你真是闲的,在战场上,敌的目标多大,射一根线干嘛。”董引说道。

“你别费话,你就说你能射中吗?”董杭拿出了一根红绳让他们看看,对比一下。

“应该也能吧。”

董杭一拍额头,到底是能不能啊。

“我姐应该能。”李浅儿说道。

“叫她干嘛,我就能射中!”董白一听要叫董悦,才不叫她呢。

“行,这是你说的。”董杭给董引使眼色,还是把董悦叫上吧。董引站在原地,在董杭他们走后,赶紧返回,叫董悦也过去。

董杭和董引的配合,已经到了凭着手势,就能知道意思了。

意思是叫董悦,去后堂。

后堂,董杭、董白、李浅儿先进去,后面就是董悦和董引。

“董家的人都到了。”

“卫子鱼,你要干嘛呢,嫁到我们董家你还不安稳,你还反了天了还。”董白说道,嗯,门都关了。

“董白,我是你小叔的妻子,也就是你的婶婶,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

“嘿?你说你刚嫁进来,你还给我下马威?”董白直接拨出了剑。

“你别说费话,你打不过我的,我警告你,以后对我尊重点,瞧,就那根绳,你站在这里,只要能射中,你以后才有向我炫耀的资本,否则,以后收起你的大小姐性子。”卫子鱼直接把弓箭扔给董白。

“哪有红绳?”董白瞅了半天。

董杭一拍额头,你也是靠不住。

“董白,我来!”

“董悦,你行不行啊。”董白说了一句,她也知道她射不中,这根本就不需要去试。而在一致对外这一点上,董白做的确实不错。

“行与不行,射过才知道。”董悦接过了弓箭。

董杭也是第一次看到董悦展示她的实力。

开弓拉箭,红绳直接被箭射断。

红布瞬间落地,露出里面的两把剑,这是墙上的暗格,暗格中有灯,可是把这两把剑彻底的让所有人看清。

“干将、莫邪?居然是这两把,我找了好久!”董白惊呼,正要去拿,卫子鱼直接跨出一步。

“能轮的着你吗,你一个小辈。”

“卫子鱼!”

“叫婶子,叫了,这两把剑给你,不叫,没门,你不叫谁给你啊!”卫子鱼直接拦住。

“我告诉你,我可要抢了,反正你的就是董杭的,董杭的就是我的。”

“我还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侄女。”

“卫子鱼,你够了!”董白直接抽出了剑。

“你以为我怕你啊。”卫子鱼同样抽出,以两把对一把,几招就把董白打的后退。

李浅儿看到董白吃了亏,直接也抽剑上去,不过这次卫子鱼用了两招,同样打退李浅儿。

“董引,上啊。”

“董引,我可是你嫂子,你想清楚了!”

“那我还是看着吧。”

“董引,你,亏我对你那么好!”董白和李浅儿不服,以二打一,卫子鱼根本就不怕,这打的还能说话,而一边,董悦直接拨剑进入,将两方分开。

“董悦?”卫子鱼收起了剑。

“好了,别打了。”

“董悦,你是哪一头的。”董白说道。

“董悦,董白平时就是被惯坏了。”

“卫子鱼,你!”

“你叫不叫婶子?要不我把剑给扔了?”

董白咬着牙,两把名剑啊!

“婶子!”董白叫了一句,还是没舍得。

“记住了,以后对我尊重点,我可不是她们,能由着你这么没大没小的。”卫子鱼说道。

董白的气估计是憋着,拿着两把剑转头就走。

“董白,你等等我啊。”

“等回了河东郡,看我怎么收拾她。她还反了天了她还。”董白说道。

董引也赶紧跟上,董悦行了个礼,也出去了。

董杭目瞪口呆,能把董白给气到这份上,你还真是第一个。

董引也赶紧跟上,董悦行了个礼,也出去了。

董杭目瞪口呆,能把董白给气到这份上,你还真是第一个。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