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天一听乐呵了,这话说的怎么那么像是男女朋友间的对话呢?如果你跟我成了一对,我怎么可能会有心思去找第三者。还男的,我也不好那口呀,不过这话心里YY下还行,打死刘天也不能说出来的。

“不是这个,康雅茜…呃…那个小姐,我是说,我们能换个房间吗?”。

康雅茜歪过头来看着刘天,露出一个隐含深意的笑意,注意是笑意,没笑出声来,上下打量了下刘天,特别是胸肌处:“你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嗜好吧,难道?难道你也喜欢那卡娃依装修风格?那你这人也太娘了吧!莫非你还玩变身?”

刘天一听这还了得,连连解释:“我其实只想要网线,刚才我看了,网线在你那间卧室,或者我把网线迁到我这边就行了?我有电脑,我想要上网。”

这都什么世道,是进化变快了还是我太落后了,这么极品的妞都被污染了,还变身,就我这身板,像么?

而且咱怎么可能会有那特别的嗜好,咱租这房子看重的倒不是因为那卡娃依装修,虽然确实漂亮,但咱最主要是这现成的网络,和这可以改成写字楼的潜力,如果不是怕新装网络麻烦,电话一个一个打,人却不见来,来了也不见装好,我也不至于跟你和合租,不过这合租貌似是那极品房东一手促成的,要怪就怪她吧。

“你可以把你的电脑放在我房间里呀!刚好我还没有电脑。”康雅茜随口说道。

“但是小姐,你不是不让我进你的房间嘛!怎么又说将我的电脑放你房间里了?那我平时玩电脑老跑你房间,那个孤男寡女,不方便吧?”刘天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么不是一台电脑就搞定进出她卧室的权力了么?刘天心里还有些暗暗窃喜。

康雅茜斜靠在电梯扶手上,答非所问:“你的电脑是七老八十的机子吗?”

“年前配的,双核加液晶,我把它小超了点,速度还行,没见卡过。”刘天如实的答道。

“那就行了,你不用电脑不就得了。”康雅茜秀眉一,嘿嘿笑道,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空欢喜一场,刘天可还指望网线开网店,“那绝对不行,你看这样行不,我装个路由器,分根线给我就行?我就流览下网页,用不了多少流量的。”

电梯已经到了1楼,康雅茜全然不理刘天要装路由器,也不点头也不摇头,一边向外走一边自顾自的问道,“你现在有要紧的事吗?”

“没什么要紧事,如果你同意我装路由器,那我就回去拿路由器,顺带把我的东西搬过来。”

“从今天起我们就算室友了,所以一定要和睦相处,可以帮我去提下东西吗,不多的,就两个箱子,搬过来就让你装路由器。而且或许你搬家的时候还要我帮忙呢。”康雅茜第一次主动对着刘天微笑。

刘天能不去吗?虽知道在这灿烂的笑容背后绝对有阴谋,但现在还有求人家,不去也得去。

哎,劳苦的命,刘天搬家可是没指望她去帮忙的,那啥,住过男生宿舍的朋友也都知道,那真是脏、乱、差就一个字。

刘天跟着康雅茜来到了离广场不远处的喜来都酒店,康雅茜扔给刘天2只箱子是没错,但是那尺度绝对够大,称之为柜子也不为过。

里面全是一些衣裤和裙子,都是事先叠好的,刘天也看不出什么款式,反正花花绿绿的,应该挺好看。

看着这两个大箱子的衣服,刘天轻轻一笑,凭这就想难住我,小意思,就像提空箱子似的一手提了一个,飞快的跟上抱着一只大大熊的康雅茜。

康雅茜抱着她那1:1大小的超级大大熊跑在前头,见刘天一只手提一个箱子,似乎还很是轻松,眼里微微一惊,那两个箱子可不是空箱子,里面可是满满的一箱子衣服,秀眉轻轻一拧,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大熊在制作的时候采用了拟人化,那表情超可爱,媚眼抛得路人驻足观望。不过路人的对话就让刘天哭笑不得了。

“你看人家男朋友,送一个这么大、这么可爱的大熊给女朋友,再看看你这个真的是……。”

刘天心中暗爽,嘿嘿,又一个人把我当她男朋友了,难道我跟他就真这么般配?不过却受到康雅茜紧绷的银牙和怒目相似。

康雅茜虽然是面露凶相,可是他的表情看在别人眼里,那啥,这俏媚态简直就是勾引人嘛……。

刘天也知道自己与她的关系连朋友都算不上,尽管心里暗爽,但仍面不改色,提着箱子一步一步的跟上。

“我不是没找到那么大个的嘛,你手里拿的可是超市里卖的最大最漂亮的了。依我看,那男的倒像个搬家的,怎么可能是那女孩的男朋友。”

刘天闻声眼睛斜斜的扫了那猥琐男一眼,竟然当着女朋友的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咱的女人,真想把箱子扔了过去揍那猥琐男一脸,都没看过我一眼就说我是搬家的,好歹我也穿了件路边摊上买的adidas背心。

康雅茜听声音后也偏过头来看向刘天,满脸捉瞎之意,意思是你还真有点像搬家的。

刘天白了她一眼:“你那大熊,哪买的,不会真是你男朋友送的吧。”

刘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心里似乎隐约有一丝想问问她交没交男朋友的意思。

“我哪有男朋友呀。”康雅茜把头稍稍凑近刘天答道。遂又噗嗤笑了出来,露出几颗洁白的银牙:“你肯定希望我这样的回答吧,是不是,哈哈,我就知道你想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可我偏不告诉你,嘿嘿。”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

刘天的目光本能的一阵闪躲,似乎是自己的心思真的被人看穿,很不好受。当然刘天心里也总结出一个结论,这妞的情商真高。

当然在当事人康雅茜眼里这或许不算什么,但看在别人眼里,那就有不同的声音了,“你还说他不是她男朋友,不是男朋友能这么亲热么?我要大熊,你给我买去……”

刘天一阵无语,这妹子管不好自己男人不说,还管不好自己一张嘴,我这刚有点点眉头,就被你叭啦叭啦给浇得都灭湿了。

果然,康雅茜闻言急忙与刘天拉开距离,连自己行礼都不顾了,同时一个声音在心里响起,我跟这男人见面不足一下午,似乎还没熟到这种程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