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他们人都可以捞出来,这万福珠宝怎么就被拍卖了?”刘天不解的问道,万福珠宝的店长跟着铁子走在一起,铁子只用了一天就把人捞了出来,其能量应该不小,保个万福珠宝应该不是小事,众所周知,珠宝绝对是奢侈品的代名词,暴利、昂贵、吸金等词集一身,不可能就这么放弃了。

“省里头挺不住了,只能把万福珠宝拍卖了好处大家得,换那一干人等平安无事。而且出了这事,如果走正规程序,你觉得他们保得住那万福珠宝吗?而区区一珠宝店,他们花点小钱拍回来就是了。”肖荣细心为刘天解答。

刘天一想眼珠子一转,万福珠宝?或许自己可以拍下来。

刘天总觉得复制CPU来钱慢了点,而且风险也不是没有。前几天趁着空闲的时候摆渡了半天‘暴利行业’,罗列了一大堆吸金计划,剔除比如能源、房地产、医药、汽车行业等利用复制技能八杆子打不着的行业,只剩下几样,其中就数直接复制人民币简单,刘天呵呵一笑把这一方案直接剔除。当然复制1元硬币也是行得通的,不过这个效率太低了,不予考虑。

第二就数古董来钱最快,挑件好古董价格几百万上千万都有,但是古董虽然值钱,最大的问题是即便一模一样,复制出来的还是赝品,因为世界上不可能出现两件真品。就算不谈真假的问题,复制后刘天上哪兜售去?开个古玩店成天卖的就是那一个款式的碗,或者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青花瓷,到时候别人一句问来,你这是工厂生产的吧。

另一个就是世界级的名表,一只价格几万,十几万,不过刘天仔细一思考,这个方法也有局限性,现在人手一部手机,这手表的作用除了装饰之外,有逐步从人们生活中退出的迹像,购买的人主要以成功人士,就像刚刚进去那些衣冠楚楚的家伙,而这种人让刘天怎么去推销,难道刘天又去开个钟表店吗?钟表行业是属于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主,销量也不见得有多好,而刘天复制技能又是以销量见长,所以名表也不怎么理想。

将中间如邮票、工艺品等与古董、名表的缺点都差不多,都不完美,只剩下最后一项,珠宝手饰,当然,刘天的复制技没有无中生有的功能,金、银等贵重金属手饰也剔除,只有钻戒和玉,确切来说还是复制钻石来钱最快。

中国人口多,而现在流行趋势每对新人均会购置至少一对婚戒,其中又以钻戒居多,所以销量不是问题,价格不是问题,绝对贵,钻石本来就是人工切割的,不外乎八面体、四面体等,重复也不是问题,而且也没有CPU编码的苦恼,刘天自然将目标锁定钻戒行业。当然玉器行业也很好,不过对于现在的刘天来说,也不成熟。

原本计划等电脑公司稳定后再开家钻戒网店的,先将其中的道道摸清了再说,比如进货销售价格等,但是如果,如果说能够拍下这万福珠宝,这起点不是更高么,这万福珠宝可是代理着香港那边珠宝界前三的品牌,知名度不错。但是那万福珠宝的店长跟在铁子屁股后面,这万福珠宝的真正老板说不定就是这铁子了,如果咱拍了下来,岂不是又犯了他的忌讳?

最重要的是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非法交易。而这肖荣刚才说什么好戏还在后头,这事指不定还没完呢,到时候这些黑幕一败露,关于这个拍卖合法问题以及万福珠宝归属权的问题,也值得考究,到时候万一法院定个非法财产全部没收,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么,于是刘天又问道:

“通过他们这个拍卖,事后会有人找麻烦吗?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合法么?”

周妍小声的答道:“如果你能够拍中,还是有效的。他们事后会从司法系统、公证处等走一个程序,手续什么的会一一补齐,各个部门的红盖盖往上一摁,捏着那些红盖盖,确实具有法律效力。如果不是有什么大人物紧盯不放,一般没有什么问题。再说了,从这帮土皇帝手中出来的东西,还怕有人找麻烦么?你不会看上了那万福珠宝?要不要我们帮你忙?只要有我们出手,不说十拿九稳,至少八成把握。”

刘天双手一摊,虽然心里恨不得马上就拿到手,最主要的问题是钱。像万福这种规模的实体珠宝店投资动辄几百万,有些开得大的珠宝店投资超过千万都有(当然千万元中大部分都是备货和加盟费),刘天现在帐面上全加起来,也就是160万,这还是包括和平那块玉和铁子早上给的那6万。“至少几百万吧,我没有本钱,看上了也白看。”

周妍听着刘天这不甘的话,就知道刘天想要的意思:“钱不是问题,起拍价也就80万。”

刘天心中一喜,因为李华和胡林两人还在对面,也没说什么,不过此时田益几人也冲完凉出来了,于是对胡林他们说道:“要不你们先回去吧,明天要上班,别去砍游戏了。”

胡林和李华两人眼睛深深的看了那里面的门一眼,对刘天道:“你自己小心一点,如果有事打电话给我哥。”

田益几人也跟刘天道别。看着几人离开,刘天转过头来,再次不解的问道:“起拍价怎么才80万?”刘天问出这句话后,就后悔了,80万是起拍价,但是人家没说最终成交价呀。

“你不用担心了,没有猫腻,现在的万福珠宝里面也就是一个空架子而已,超过40分的高价钻戒都被拿走了,只有一些柜台、证照、与香港万福珠宝总部签的加盟合同以及门面租赁合同等,也就值个百八十万而已,如果超过150万,拍下来的意义就不大了。”

肖荣笑了笑,站了起来,对着大门口呶了呶嘴,“诺,正主来了,腾州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市委常委的公子哥,向进,也就是这里的幕后操手,既然你对那万福珠宝有意向,我们一起过去帮你攀个交情。”

向前走了两步的肖荣发现刘天没跟上来,站在那锁眉深思,周妍走了过去,低声道:“没事,跟我们来吧。这是我们的工作职责范围内的事,你不用当心。就算看在康雅茜的面子,我们也不可能害你,只是让你得些好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