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林弹雨荣耀而归————二代野猪战甲

“嘿高石!你觉得我的新战车怎么样?”小兰姆打开战车侧门探出头来。

“兰姆中尉!”

“你的车真他妈太靓仔!”

“谢天谢地,我们得救了吧!”王林抱着凯尔激动地喜极而泣。

“啊哈哈哈!”地雷耶夫憨厚大笑,这个时候有个重型武器的友军实在是太幸运了。

“哎帅小伙,你的额头怎么破了!”格兹欣然扔下毫无用处的冲锋枪,等待获救。“还不是被你砸破的!”莫飞高石在格兹身后低声私语道。

“很好,你们可以靠边了,接下来就看我的!”小兰姆驾驶的战车猛然突进,跳跃过斜角土坡。躲不及的*蚁都被压在三角轮履带之下。强大的动力碾过渣滓一般勇往直前。梅式战车,三代谷源油超级动力,火力强大;三门炮管焊接的组合三联钛管射炮,两侧携带八枚侧翼*导弹。钛射炮的威力全然不是车夫们的枪械所能比及的。细长的大口径子弹扫射之处,满地狼藉。*蚁的甲壳再硬,在钛管射炮面前不可能再抵挡得住。刺客蚁举起格挡双刀,子弹毫不留情地穿过双肢刀片,在重叠的两前肢上留下一个弹洞。若是普通的铁刺蚁,在钛射炮的子弹下,只会化为粉碎。兰姆在西要塞时就经常这么干。*蚁的躯体被击中后,即使不碎,也已在奔溃边缘。

梅式战车像压缩垃圾一样碾过无数*蚁。兰姆后边还跟着两辆自走火炮车“打药机”和一辆“a式”装甲运兵车。

“顾客,你们呼叫的灭虫队到了!你们爱我吗?”小兰姆带着护目瞄准镜,在*蚁前十分作死地向获救的车夫们狂妄大喊。

“爱死了爱死了!我要你天天干我~”

“很好,让我去灭了这些小杂碎,啊哈哈!洗干净等我回来!”兰姆装起严肃。蓝盔士兵们把获救的车夫猎人接到运兵车里。

“现在,我们就和小蚂蚁玩玩!本,开稳咱们的车!”小兰姆翻身爬上车顶炮台。

“ayesir!”二等兵本在驾驶室里关闭三联钛射炮自动扫射模式,改为手动操控。小兰姆双手套在操纵架上,拉起沉重的组合钛管炮,接手按下电控按钮,钛射炮开始间断性瞄准开火。

“这才是开胃菜呢!”兰姆套上二代野猪护甲,稳坐在炮架座上,一串火龙射向比战车还大三倍的*龙蚁。他的臂力惊人,单手拉起操控三联钛射炮绝不是吹牛。两门大轮自行火炮车也随即加入战斗。打药机火炮车的“深蓝”主炮管仰起角度,落下两枚炸裂弹,瞬间灭杀大片面积的*蚁。清出目标后,兰姆连射四枚短程小型导弹。顿时爆炸浓烟四起,*龙蚁陷入到处火海的境地。

“操!这是人蚁的战争吗!”车夫们被眼前的场面震撼。

“小场面,小场面而已。”佣兵程风故作丰富识广,摇手指道。

爬行缓慢的*龙蚁受不住猛烈倾泻的火力,开始后退逃离。它依然用头部甲壳正面对着钛射炮的攻击。子弹无法射穿,没能造成多少伤害。战车队逼近,龙蚁一步步退离,缓缓钻入地下。火焰渐渐熄灭,*蚁的嘶叫不断,烧焦的黒木冒烟渐止。

.........

淡黄的铁杉树不断后退。在鲸鱼湖边生长了上百牛后,杉树群的一般高度都在百米上下,而靠近湖边的铁杉树生长得更好。若没有铁壳龙虾和磨牙的吞象鱼来打扰,铁杉树大概能存活上千年。旧黑点镇原本在铁杉树和黄沙荒土的边缘,但现在那里成了蚂蚁的巢穴。幸好居民们没有抵抗到底。反正有*龙蚁这样的庞然大物,居民们再怎么也是徒劳。

莫飞看到道路不断后退,道路上看得到水泥混凝土道路的碎石和路边失修锈蚀的排水管道。这以前应该是进入镇子的大道。小兰姆的梅式战车开在最前头,自行火炮并排跟在后头。

莫飞倒坐在a式装甲车的后排。运兵车是全封闭式,只有两排对置的座位,十四个士兵座,一挺格林轻火炮火力配置。伤员凯尔躺在左边座位,负责照顾他的王林早就疲惫地躺在车厢里睡着。地雷耶夫安静地插手坐着。猎人格兹还在计算这次冒险的收益,她的生意经永远不会停下。她时不时扫视从蚁穴中救出来的钟其,他现在在格兹眼中就是一笔可以走动的赏金,她要拿钟其去猎人公会兑现谷币。钟其赤脚新奇地到处走动。他在地底与蚂蚁度过了若干时间,差不多已经忘了自己原始人一样的打扮,不再需要穿衣服。当*蚁成群出现的时候,钟其早就忘了自己原本要去搭救同伴。他看到*蚁砍下强盗的头颅时,早就吓得尿裤子。一路就跟着地雷耶夫身后跑,这种时候大个子队友总是更有安全感。

程风受不了车厢里的臭味,便爬出来躺在运兵车的车上去。车顶有几面凹凸不平的通气扇和可装上机枪火炮的炮架。躺着不是很舒服,不过也正好不会掉下去。a式装甲运兵车的份量超过十吨,所以道路崎岖也不至于有太大的震感。

“原来你们还有一群维护世界和平的朋友,真是小看你们了。”程风喜欢戏谑地称蓝盔军为世界和平。他们的自诩名不副实。

“当然,如果高石没有向他的世界和平朋友行贿,那也许车队在西要塞大门前,他们就会像刚才射击*蚁一样射击车队。”莫飞轻描淡写。

“是...是吗,真是‘可靠的好朋友’”程风把喝下的清水都喷了出来。但如果真的只是交了钱,他们就会保护车队的话;莫飞觉得小兰姆仍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朋友,尤其是兰姆只带了八个士兵,就敢冲入蚁穴深处阵地解救他们。只不过,并不是所有的蓝盔军都是这样。他们中的大部分只收钱,而没有帮助朋友的义务。

“所以,你们是正好路过的吗?”雨过后的蓝天下,高石借兰姆的一根烟点上,把脚踩在剩下的两枚连体侧翼导弹上。兰姆穿了紧身背心,一直努力把他的短褐黄发往上竖起来。

“如果我说是收到了你的求救信号赶来的,你也不会相信的,对吧伙伴。所以事实是我们正好路过,而亨特又向我求救了。所以我就来了,不必感激我伙计,我们认识不是一两天了。”

高石拿起冰袋捂在自己脸上的伤口上。平时他只知道西要塞里是一群向他索要钱财的豺狼。但当狼和梅式战车出现时,高石只感到了自己在他们面前的弱小,他甚至想到了如果自己不交钱的后果。

“高石你今天真的很幸运。”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其实我现在正赶往波利斯,却在这里遇上你们。”

“波利斯?你去那干嘛?”

“我升职了,那桐将军已把我调离西要塞。”

“调离?”

“不知道,先去波利斯,我会带着我的狗屎弟兄们向他报道。然后去别的驻地吧。或许会去海上城,孔雀森林,要么北冰冢,谁知道呢,这个不再繁荣的世界,去哪里都是狗屎,只要那个地方有女郎就凑合吧。总之高石,以后你在西要塞想喝酒的话,得找别的坏家伙了。你也可能,要把钱交给另一个坏家伙手中。”

兰姆把高石一行送到在荒野上等待他们的谷源车队。“他妈的你们终于回来了!”亨特还是带着墨镜。老兵的脸上像被风吹得刀割石头。即使他看到高石或者自己被*蚁吃了一条腿也是这样的表情。卢见车夫们悉数平安归来,用袖口擦了一直没吃的桃子,轻松啃了一口。

“那么保重了,一路顺风,永远敢在路上的勇士们。”

“你也是,小兰姆,期待下次再见。”

“我快迟到了,再见可爱的车夫伙伴们!”小兰姆穿着人字拖站在炮台上挥手道别,梅式战车掉过头,驶上时隐时现的黄沙大道上去。

“再见。”梅式战车离开后,小兰姆没有向高石索要一分钱,算是免费为车夫们出了一次勤务。反正格兹是做不到,她绝不提供这样的无偿服务。

“介意让可怜的猎人们搭个车嘛?”格兹摊手一脸无辜道,“毕竟我们一路追随您,高石大人,现在连我们的战车都丢在深坑蚁穴之中。”

“你差点害死我们!”程风指着格兹的高鼻子斥责她对蚁后做出的愚蠢行为。但程风显然不知道格兹现在手上蚁素的价值。

“哦?有证据吗?是我招出了那些怪物吗?我只是跟随高石去拯救他的同伴,并且还助他一臂之力了,对吧地雷耶夫?”

“放心我没那么小气。中尉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送你一程。”高石慷慨道,“还有你,我们的债主程风,欢迎你上车。”同行的猎人和佣兵,这些乘客能在他去寻回同伴时不遗余力地帮助了他,高石心中确有几分敬畏的感激。